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周农建:朝鲜之于中国的价值几何?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月09日 转载)
    
    朝鲜之于中国,自古以来,就几乎未带来过利益。朝鲜古称高丽。虽然秦汉魏晋时期,朝鲜半岛的一部分曾经被纳入中国版图,但自晋代以降,朝鲜半岛就基本上独立于中原政权之外。2000多年来,朝鲜无论是其作为中国的边远郡县,还是作为藩属国,对中原朝廷而言,它都是一个屡服屡叛的不羁之地。
    

    隋朝时,为了一个高句丽,隋炀帝三次东征失败,死伤无数,最后激起民变而亡国。唐朝建立后,又继续东征。旧戏《薛仁贵征东》,说的是唐朝名将薛仁贵收复辽东,征服高句丽的故事。不过即便强盛如唐朝,还有后来的元朝,虽曾一度征服高丽,也只是分别延续了短暂的几十年。
    
    后来历代高丽王采用奉表称臣,接受册封的策略,满足了中原天子的面子,但对中国而言,朝鲜之于中国,谈不上实际好处。相反,在很多情况下,它甚至成了宗主国的负担。清末朝鲜内乱,清廷为援助朝鲜王室而出兵,与日本发生甲午之战,最后以中国战败告终:北洋水师全军覆没,签订《马关条约》,赔偿日本2亿两白银。受此重创,清朝不久后亡国。
    
    60多年前,中国又一次被卷入朝鲜。当时朝鲜以三等小国,立国未久,不自量力地挑战美国的势力范围,驱兵进攻韩国。此举导致美国出兵,金氏几乎亡国。其时正逢中国改朝换代,北京的决策者刚刚横扫六合,正踌躇满志,因而力排众议,主动向斯大林请求,出兵援朝。此举虽帮他人复国,对自己一方,却无利益可言。
    
    为他人赴汤蹈火,而死伤本国数十万军人,耗费亿万资财,失去当年统一台湾机会,并被人孤立打压数十年,结果换来的却是一个不知感戴,没有回报,闭关锁国,民生困苦、孤立偏执的政权,而且遗患至今。一直以来,平壤一意孤行,不断试射导弹和进行核试验,挑起事端,导致区域紧张局势不断升级,危及中国的国家安全与和平发展的外部环境。
    
    在中国,对朝鲜之于中国的价值,一直以来,存在着一些似是而非的认识。
    
    其一是所谓的朝鲜缓冲论,认为朝鲜是中国的战略缓冲。其实,当初的所谓保家卫国,拒敌于国门之外的说法,只不过是一种鼓动民众支持出兵的宣传口号而已。试想,中国海陆边疆万里,中朝边境只占一小部分。区区一隅,纵然铜墙铁壁,固若金汤,也不过是在万里边疆修了一小段城墙。他人真欲亡我,“绕过马奇诺”,他处可乘之机多矣!一密百疏,于事何补?
    
    再说,迄今美军在新疆边境外的阿富汗驻军十余年。中阿之间的“战略缓冲国”又在哪里呢?倘若美军真要攻击肢解中国,从一直不安定的、天高地远、难以驰援的新疆入手,扶植疆独势力,在那里制造分裂,岂不是最易得手?
    
    其二是所谓美帝亡我之心不死。美国试图遏制共产主义和颠覆共产党政权不假,但遏制、颠覆与征服、吞并是不同的概念。一个共产主义的古巴,近在其咫尺,如美国真的要动用其强大的军事力量征服它,弹丸岛国早就玉石俱焚了。中国之于美国,比古巴强大何止万倍?
    
    退一步说,就算美国有灭亡中国之心,如上所述,朝鲜对中国的国防屏障价值也几乎为零。在当今世界,大概也只有最蹩脚的军事家会认为,要进攻中国,必须按中国人预想和设防的进攻路线,从中朝边境开打,而不是绕过这一隅之地,从他处乘虚而入。
    
    其三是将朝鲜当作中国的意识形态盟友,因而视支持朝鲜为理所当然。持这种观点的人没有看到,当年中苏、中越都是意识形态盟友,最后都反目成仇。
    
    其四是认为,朝鲜发展核武,是为了对付美国,对中国有利无害;或者,它对美国安全的威胁大于对中国安全的威胁。这些人没有看到: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但有战火、核爆,中国近在咫尺,首先受害,而美国远在万里之遥,未必伤到其毫毛。
    
    再说,倘若一旦未来朝鲜家天下政权面临生死存亡的时候,它来个鱼死网破,其核弹射向万里之遥的美国,可能不济,扔向同族的韩国,可能于心不忍,而扔到近邻的中国,恩将仇报,却易于反掌。倘若真如此,则因朝鲜而伤国本,重演隋、淸两朝故事,亦未可知。所以,朝鲜拥核对近邻中国和北京当局的可能危害,远远大于对太平洋彼岸美国的危害。
    
    其实,朝鲜之于中国的价值,包括国防屏障价值,与越南、缅甸或阿富汗等近邻小国没有什么不同。如果要说不同的话,那就是麻烦更多。回首千年,为了一个朝鲜,隋亡其国,淸受重创。60多年前,又是为了这个朝鲜,中国再次付出巨大代价,而结果却是延续了一个家天下的三代世袭政权,至今成为中国的包袱。可见从古至今,朝鲜之于中国的价值基本上是负面的:鲜见其利,却屡受其累。
    
    对于朝鲜,今日中国人有一种纠结的心态:如果放弃朝鲜,就等于过去所付出的巨大的生命和经济代价都成了白费;不仅如此,那些与政权、意识形态和几代人的成长教育相关的党史、军史、国史、英明神武、个人荣誉、文艺作品、英雄偶像等等,都面临改写的难题。这当然情非所愿。
    
    而如果继续支持朝鲜,则任何付出又同样是零回报。因为朝鲜并不因为中国的支持付出而听中国使唤。而且,支持这个政权,既影响中国的道义形象,又因其不时挑起事端,引发东北亚地区美日韩三国军事力量的集结和升级,危害中国的区域安全。
    
    目前,朝鲜问题似乎陷入一个死结。无论其结局如何,对中国都谈不上获益。尽管朝鲜对中国并无实际价值,但是它却可能给中国带来麻烦甚至灾难。所以,对北京而言,处理朝鲜问题应摆脱意识形态和情感纠结,剔除那些似是而非的、因袭已久的价值评估,不求其利,但求控制风险和损害。
    
    来源:《联合早报》2018年1月9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124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周农建:特朗普当选与中美及两岸关系
·周农建:特朗普当选的意义及未来影响
·周农建:南海仲裁案与中国海洋权益
·谨防文革又重来/周农建
·周农建:50周年 谨防文革又重来
·台湾九合一选举后的两岸关系/周农建
·香港问题与政治自信/周农建
·民主制度是如何被虚化的/周农建
·周农建:关于西藏问题的认识盲点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司法部整顿律师业:统统姓党
  • 俄国占领的远东与外蒙古都离不开中国的滋养
  • 财富就是毒药
  • 释迦牟尼的佛教徒与毛泽东的“粉丝”
  • 蔡楚:纪念中国植物生态学家刘照光先生(图)
  • 九一八国难,张学良为什么不抵抗?
  • 热爱毛泽东?先审查你有没有那个资格!
  •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四)
  • 專制政權恐懼與憤怒的,往往只是良心的概念
  • 台湾舆论谴责当代东厂----促转会
  • 也评瑞典逐客事件
  • 德国的反穆斯林难民示威与特朗普种族歧视不同,不宜片面否
  • 强烈抗议万维网对歌颂魔鬼的文章大开绿灯!
  • 以習近平為首的太子黨及幕僚群,整個思想的形成期是中國歷
  • TheUnitedNations,China,andHumanRights
  • 厉害了,我的国—有感于我的日本行
  • 博客最新文章:
  • 独往独来巴山老狼的博客:爱毛高风险,毛粉要谨慎:小心丢老命!
  • 谢选骏主教徒所信的不是基督而是教皇
  • 李芳敏1440006他心裡說:「我必永不搖動,我決不會遭遇災難。
  • 谢选骏英国的澳大利亚经验得到新疆推广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196期)
  • 谢选骏中国确实需要一点复古主义
  • 东海一枭云飞风起看秋潮
  • 移民秘笈“过去的迫害”申请庇护也可能被拒绝
  • 谢选骏商品房预售是黑社会做法
  • 东海一枭瑞典事件微论
  • 滕彪AlphabetCityQ
  • 谢选骏瑞典是打酱油的国家吗
  • 李芳敏1440005他的道路時常穩妥,你的判斷高超,他卻不放在眼內;他對
  • 谢选骏朝鲜是中国的少数民族
  • 独往独来文庙的博客:中美经贸脱钩,军事对抗和冲突将成为选项
  • 邱国权爱毛高风险,毛粉要谨慎:小心丢老命!
  • 平宽译室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9)
    论坛最新文章:
  • 伊朗总统鲁哈尼谴责美国破环伊朗稳定
  • 托克维尔之十二:对法国大革命的基本分析
  • 联大下周开会 特朗普将首执安理会议事棰
  • 全球女外长齐聚加国 为外交政策注入女性观点
  • 教皇“危险的中国梦”
  • 大学生说“不爱国” 学校称其“辱国”取消学籍
  • 辱华节目促摩擦升级 信息不对等如“鸡同鸭讲”
  • 不安全?中国驻瑞使馆2月内5发旅游安全提醒
  • 习仲勋才是真正的改革开放设计者?
  • 挽回国际声誉 泰拟明年大选
  • 中美新一轮关税战进入倒计时 美联储预升息
  • 高铁通车 “一地两检”犹如特洛伊木马入港?
  • 越南的中秋习俗
  • 美国制裁 中方“强烈愤慨”采取系列回应措施
  • 港高铁今通车林郑承认出差坐高铁“未必适合”
  • 广电总局拟禁止港澳台艺人主持或制作节目
  • 大陆地下教友悲“血白流了” 港媒遭公安“送客”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