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启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罗之三——百科全书的主帅与万森的囚徒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月01日 转载)
    启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罗之三——百科全书的主帅与万森的囚徒


    法国启蒙哲人狄德罗网络照片
    
    (法广RFI 特约专栏作者 赵越胜)[提要]狄德罗全身心投入《百科全书》的工作,他似乎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在繁重的编写工作中,他又撰写哲学著作、小说、寓言等等。但这精力奔逸的后果是得罪了一些宗教人士,又因说话不避人耳目,在咖啡馆大谈他的怀疑论思想,让密探听到了他正在写一部对上帝不敬的书,尤其是那部名叫《白鸟》的寓言集,人家硬说里面讽刺了国王和蓬巴杜夫人,结果狄德罗成了万森 城堡的囚徒。
    
    问:狄德罗获得了编《百科全书》的许可,可怎么又进了监狱呢?
    
    答:这事儿有点儿复杂,我们先说他编《百科全书》的工作进展。首先,他找了个人与他合作,这位先生就是达兰贝尔,他可不是个等闲之辈。他是大名鼎鼎的沙龙女主人唐森夫人的私生子,这位夫人写过不少风行一时的小说,她主持的沙龙是孟德斯鸠、丰特奈儿出入之地,人称“精神事务所”(Bureau d'esprit)。可她实在不是个称职的母亲,她生下达兰贝尔,就让人把他放在教堂的台阶上让人抱养,结果这婴儿被人捡起来送到皮卡迪的一位奶妈家哺养。还是他那位当御前侍卫的老爹把他找了回来,送到一个平民家里抚养长大。达兰贝尔是个大天才,他是流体力学的创始人,24岁就是科学院的助理院士。他的《动力论》一书,用数学来解释物理现象,成为了当时欧洲最有名的数学家,柏林科学院聘请他当院士。他为人低调,平静安详,和性格风风火火的狄德罗搭档,正好。要组织这样一个大规模的编写任务,不知有多少琐碎的细节要考虑、安排。狄德罗拟好条目,请人撰写时,常常会碰到撰稿人挑肥拣瘦,这个题目愿意写,那个题目不愿意写,为什么这个题目给别人写而没有给我,等等等等。特别是那些纯粹知识性、技术性的小条目,愿意接手的人很少。
    
    问:可是一部百科全书,大多数词条都是这种知识性和技术性的小条目啊?
    
    答:没错。怎么办?狄德罗自己干。他一个人几乎包揽了那些别人不愿意费力气的细小条目,结果全部和手工业行业相关的条目,他全包下来了。你看他手下涉及了多少领域:针织业、珠宝业、面包业、皮件业、制砖、制帽、制锅、金银首饰、造车、造纸,他撰写的条目,范围之广,性质之杂,不可能一一列举。上次我们谈到他在日耳曼市场结交很多手工业者,现在他把这些工匠请到家里,听他们详细讲述一门手艺的诀窍。他抄录成千的小册子,摘要,解说,描述,他的那些条目从古罗马哲学家伊壁鸠鲁,一直到算卦占卜,让人无法相信一个人能做这么多工作。但就在这么繁忙的工作中,他还抽空写了《哲学思想录》《怀疑论者的漫步》等哲学著作。另外,还写了《盲人书简》和《白鸟》。他万没想到,这些书竟然把他送进了监狱。说起怀疑论,我想听友们应该是很熟悉了。我们从蒙田开始,已经介绍了不少怀疑论的思想,听友们只要记住,在一个思想封闭、宗教偏执盛行,权力当局只许百姓信奉一种意识形态的世界,对真理的探求总是从怀疑开始。凡是宣扬盲从、死忠,宣扬类似文革中的三忠于、四无限那类东西的人,不是蠢货就是骗子,这是绝对不会错的。狄德罗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说:“如果人们的无知只是由于他们什么也没学过,那么你大概还可以教导他们。但是他们的盲目是成体系的,你不仅与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打交道,而且还与什么都不愿意知道的人打交道,你可以使无意犯错误的人醒悟过来,但是你从哪个方向冲那些对良知怀有戒备心的人进攻呢?”狄德罗的意思是说,那些顽冥不化的盲从者,从来不会怀疑,而不会怀疑的人,永远不可能接受真理。
    
    问:仅仅信奉怀疑论就被关进监狱了吗?
    
    答:讲怀疑论就已经是对上帝不恭敬,这已经引起了一些神职人员不满。但是狄德罗些的一些用来换稿费糊口的流行小说和戏剧才是大问题。比如,他写了一部戏,叫做《会泄密的首饰》,内容是宫女手上带的一枚戒指有魔力,它会把在宫廷中见到的那些男女私情、伤风败俗之事说出来。本来路易十五的宫廷就相当糜烂,你让一个戒指把这些风流事儿都说出来,不是让宫廷丢面子吗?狄德罗写这种通俗玩意儿,本来就是想让它卖的好,取悦大众,多换点儿稿费。谁知反而惹下祸,让人抓进了监狱。一开始狄德罗采取的方针是死不认账,书不是他写的,他什么也不知道。结果治安警察到书商那里一问就全知道了,因为稿子是狄德罗送去的。狄德罗没法子,只好认罪。这时候《百科全书》的编写工作就停了。那些出版商可就急了,他们给达·让松伯爵写了封联名信,信中说为了出版这部《百科全书》,我们共投入了25万利弗尔,1万多已经都花掉了,书就要问世,订单源源不断,可是我们认为唯一能完成这件事儿的狄德罗先生被捕了,这会让我们破产,希望阁下能放了他,我们保证他今后再不会犯此类错误。我们前面曾经讲过,卢梭这个愣头青,硬是给国王宠妃蓬巴杜夫人写了封信,要求释放狄德罗。如果不行呢,请把他也一块儿关进去,陪朋友坐牢。
    
    问:卢梭当时和狄德罗关系极好,可惜后来两个人闹翻了。
    
    答:这事儿牵扯到太多的个人恩怨,我们就不多说了。卢梭后来有点儿被迫害妄想狂,几乎和所有的人都闹翻了。可其实狄德罗一直是保护卢梭的,他是个心怀坦荡的人,只是有时说话不太在意,口无遮拦,卢梭呢,又太敏感,所以闹得不愉快。好,我们接着说狄德罗被捕的事儿。在大家求情之下,当局把他从万森监狱的主塔楼放了出来,但不是释放,是让他住在旁边的庄园里,可以读书写作会朋友,直到入秋,国王才签署了释放令。狄德罗可以回到巴黎继续他的工作了。他一共被囚禁了三个月。出狱后狄德罗拼命工作,书的预定工作也很顺利,可以说当时上流社会中那些有点儿文化的人都来订,成了个风气,谁没有订《百科全书》就有点不好意思见人。本来说到了1751年5月1日就不再接受新订户了,谁知硬是停不下来,只好把截止期延长。这部书的境遇反映出当时欧洲的社会状况,人人都感觉一个新时代来了,所以1751年第一卷出版时,巴黎文化界真是喜气洋洋。《百科全书》的指导思想,是直接来自培根的理念“知识就是力量”。它抛弃了几百年来禁锢人们头脑的经院哲学的方法,而推崇试验,推崇人的感觉经验在寻求真理中的作用。它让人知道,要创造新的社会生活,获得人的尊严,不再靠上帝的启示和恩典,而要靠人的理性。后来,在1764年的新版中,卷首增加了一幅画儿作装饰,这幅画画的是在希腊风格的神庙里,真理女神身披金纱驱散乌云。她身边是理性和哲学之神,而代表神学的人则跪着接受天上射下的光。这幅画很有象征意义。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02183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郭文贵为何如此值钱
  • 《姑妄言》的文學造詣與藝術成就(上)
  • 我所認識的何志平
  • 我的槐花梦
  • 「台灣宿命地成為當代國際政治最敏感之點!」
  • 陆文:肾盂肾炎6
  • 列宁为何没有道德?
  • 野鸡大学还是雄安大学
  • 《歷歷在目》25.真誠朋友
  • 朝核问题最新透视:习金抱团,韩左作孽,川普中计
  • 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 当无产阶级专政的淫威渗透美利坚加拿大
  • 佛教为制毒窝点保驾护航
  • 人类与围墙、篱笆和边界之我见
  • 除了太监谁没有两个弹
  • 要是胡适多一点宽容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当总统是最好的享受
  • 陆文陆文:肾盂肾炎9
  • 贵州公民论坛贵阳活石教会苏天富牧师故意泄露国家秘密案将于4月26日开
  • 谢选骏除了法院没有特权
  • 江中(图)高格非:寻找中医失落的传承
  • 陈泱潮二十五、666与神为敌,中国国家安全处于空前的危险之中
  • 孙丰“内涵段子事件”支持“共振”,但不支持“5.1”这个限定
  • 李芳敏14400028你們所有勞苦擔重擔的人哪,到我這裡來吧!我必使你們得
  • 郑恩宠快讯:上海检察官、法官遭内部举报
  • 藏人主张台海大動盪──組建保衛自由台灣國際志願軍的必要性
  • 谢选骏对川普的误判还是对文明的误判
  • 独往独来黄浦江不死的游魂石挥
  • 胥志义胥志义:精英与领导
  • 陆文陆文:肾盂肾炎8
  • 东海一枭善极不会返恶,圣佛不会堕落
  • 郑恩宠巴西大豆危机和北大学生觉醒
  • 谢选骏台湾正式升格为美国盟国了
    论坛最新文章:
  • 廖天琪:2018国际笔会年会聚焦“世界和平”
  • RSF:仇恨记者及独裁政权文宣皆为民主威胁
  • 马克龙提新版伊核协议 对特朗普的妥协?
  • 中国如何用钱打通欧洲?
  • 美国没把日本当做朝鲜问题的真正当事人
  • 马克龙:新伊核协议应包括4个基本点
  • 反犹主义再次引发法国媒体热议
  • 东京要朝韩峰会撤印有日韩争议岛屿的甜点
  • 台独言论与军演意图导致两岸又互呛
  • 日本外长财长牵制美国贸易保护主义
  • 大批拉美难民抵美墨边境 特朗普下令防偷渡
  • 北大性侵案公开信遭删 可用“区块链”永存网上
  • 韩正:习对港澳发展有“新观念新思想新战略”
  • 中纪委:薄“搞独立王国”孙恃“最年轻政治人物”
  • 伊朗核协议新版:法美总统形成共识
  • 唐伟康:贸易问题上美对中发出的是“黄牌”警告
  • 会晤马克龙后 特朗普或暂缓从叙利亚撤兵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