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开东:不是每个青春都有“芳华”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2月30日 转载)
    
    来源:网络
    

    看完《芳华》,突然想起了朋友发的一条微信。“是金子,你终究会发光的;是银子,你终究会发亮的。是包子,你终归会露馅的。”
    
    是包子终究会露馅,这个下场已经够可悲的了;但如果是土包子呢,那就更加倒霉。
    
    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拥有芳华的。有的人的青春,就是一场劫难,或者就是噩梦。
    
    冯小刚的《芳华》就是讲这样的故事。《芳华》中包裹着严歌苓和冯小刚的双重芳华,也包裹着一代人理想的幻灭。
    
    故事在一个70年代一个文工团里展开。刘峰、陈灿两个男文工团员,再加上四个女文工团员:何小萍、郝淑雯、林丁丁、萧穗子。
    
    影片按照萧穗子的独白展开,萧穗子是一个线索人物。不少网友觉得不好,认为应该按女主心灵独白展开。这完全就是外行话。
    
    女主何小萍最精彩的一段是发疯的,怎么能让一个疯子作为叙述视角?这又不是《狂人日子》!其次,萧穗子家境一般,她的身份介于金子、银子和土包子之间,既能够在日后揣摩到有权有势之郝淑雯、林丁丁当年所思,又能往下层关注到刘峰和何小萍所想,正是最佳的叙述视角。
    
    男文工团员陈灿,女文工团员郝淑雯都是高干子弟。陈灿的老子是西南某军区的副司令员。陈灿是在文工团政委之前获知文工团要解散的消息,这就是所谓的通天。郝淑雯的老爸是军长,所以她张口闭口就是这江山是我们打下来的。也只有陈灿敢怼他。“是我们打下来的,但不是你打下来的。”但在这个小群体中,无疑这两个高干子女处于鄙视链的最上层。
    
    其次就是林丁丁。她来自大上海,不算有权,但家境殷实。如果把陈灿和郝淑雯看成是“金子”,有权人能发光,那么林丁丁就可看成是“银子”,有银子能发亮。林丁丁介于鄙视链的一二层之间。但由于林丁丁很漂亮,对于青春女人来说,尤其是对于文工团女人来说,美丽是刚需。所以她的地位又有所提升,可以算是鄙视链的第一梯队。
    
    最底层的是男主刘峰,还有女主何小萍。
    
    先说刘峰。他是一个木匠的儿子。因为童子功过硬,有幸被选进文工团,对于一个木匠家的孩子,这绝对是天大的造化。所以刘峰感恩戴德,他必须要成为一个活雷锋,巴结讨好所有的人,让他们感觉自己有用。
    
    炊事员的猪逃走了,刘峰要帮人抓猪;丁丁的手表坏了,他要张罗去修;班长结婚了,他还要帮人家做一对沙发;作为学雷锋的标兵,刘峰每次去一次北京,都要给北京战友捎东西,他简直就像一个卖货郎的,摇着拨浪鼓······
    
    那么,刘峰为什么要把自己变成雷锋?为什么要成为不食人间烟火的好人?
    
    因为在这条残酷的鄙视链条中,作为一个穷人,你要想获得存在感,只有把自己变成活雷锋。做一个天大的好人,牺牲自己的时间和精力,让别人获得好处,权贵们才会需要你。
    
    刘峰充分发挥了木匠儿子的专长,什么都会做,什么都会修,什么都能干,而且不怕吃苦受累,所以他做到了,他成为学雷锋的标兵,立了三等功,终于成为一个模范和神话。
    
    何小萍却无法活成神话,所以她注定只是一个笑话。我敢确信,如果刘峰做不了雷锋式的大好人,他的遭遇不会比何小萍好。
    
    何小萍的爸爸是一个劳改犯,妈妈果断和他划清界限,然后改嫁了。何小萍6岁那一年就离开了爸爸,跟随妈妈嫁到了上海。那是一个陌生的家,所有人都欺凌这个孩子,何小萍受尽了冷眼。
    
    妈妈为了讨好后夫,也对小萍很冷漠。为了获得妈妈的注意,小姑娘故意把自己冻伤,高烧40多度,妈妈才搂着自己睡了一个晚上。这就是这个小姑娘成人之前,在这个家获得的全部温暖。她小心地用这个全部的温暖赞助自己,拼命训练,终于成为一个舞蹈的好苗子。
    
    小萍第一次就被文工团分队长看中,但是被权贵挤掉了。那个年代文艺兵绝对是最走俏的。所以才会有军区副司令员和军长家的女儿这些关系户。第二年才找领导申请了一个名额把小萍招来了。
    
    本以为来到军队大家庭中,小萍会获得平等,因为大家都穿着同样的军装,自然是平等的。当刘峰带着何小萍来到军队时,正好下着一场暴雨,这就是一种隐喻,也是一个谶语,属于何小萍的凄风苦雨才刚刚开始。
    
    分队长介绍完何小萍,让何小萍露一手。何小萍一个精彩的旋转,但正好被摄影师搬东西遮挡了,等到下一个旋转时,何小萍跌倒了。大家注意到的只有何小萍摔倒的丑态。何小萍还要再来一次。所有人都哄笑。
    
    只有刘峰皱着眉头。他知道这是一个什么鬼地方。他事先提醒何小萍不要和别人说自己的生父,这是两个卑微人之间的体恤。
    
    紧接着何小萍身上发生了三件风波,第一是“军装事件”。何小萍第一时间没领到军装,但她渴望让坐牢的父亲,看到自己入伍的样子。她偷偷拿了林丁丁的军装,去拍了一张照。然后部队调拨演出,等部队回来的时候,何小萍的军装照竟然挂在了橱窗里。
    
    郝淑雯和林丁丁于是夜审何小萍。她们粗暴地翻遍何小萍的衣服,终于在床底下搜出了军装照。几个人大骂何小萍盗窃,不配做军人,人品有问题、肮脏。
    
    第二次是“打靶事件”。权贵子弟陈灿和郝淑雯斗勇,要比试枪法。郝淑雯说自己从小玩枪,谁输了就帮另一位背琴。结果打靶完毕,郝淑雯10抢竟然打出了103环,顺利胜出。原来何小萍看错了自己的靶子,都打到郝淑雯的靶上去了。何小萍更成了所有人的笑料,也让陈灿愤怒,捶胸顿足。
    
    第三次是“假胸事件”。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让正在游泳池里的女兵拿着衣服躲起来,当所有的衣服都收完。她们突然发现,一件衬衫中居然有两个海绵的假胸。何小萍又不在,她们理所当然认为是何小萍搞欺骗,革命军人为什么不能更真实一点?乳房有多大就该有多大,为什么要造假?她们取笑那两块海绵,已经被搓揉得不像样子了。
    
    在那个晚上,当何小萍一个人练功归来,她们在宿舍门口堵住她,一定要脱衣服检查······
    
    其实假胸是不是何小萍的本身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们要借助这样的事件来修理她。有权有钱的女人根本无需担心乳房,她们的乳房自然是丰满的,军长的女儿郝淑雯最大的苦恼就是自己胸太大了。而穷人正常的乳房都要被怀疑,到底是不是真材实料?
    
    虽然这起恶劣事件,最后被分队长查岗制止了,但分队长也无可奈何。她知道这些人的背景。当陈灿拒绝和何小萍伴舞时,可怜的分队长也拿他没有办法。
    
    何小萍的选择很有限,要不做刘峰这样的老好人,让渡利益给别人,赢得别人的需要和欢心,但这是傻。而且何小萍事实上也做不到。一是所有的好事被都刘峰承包了,大家不需要第二个雷锋;二是何小萍不具备刘峰什么事都能做的本领。
    
    要不就是坚持自己的一贯做法,那就是和自己较劲,拼命训练,苦练七十二变,笑对八十一难。每天何小萍都练得最玩命,她浑身都是汗兮兮的,结果就是臭。
    
    要不就是傻,要不就是臭,一个臭女人更不受待见。没有男人愿意和何小萍搭档。支队长发火也不行,而且都是当面指责何小萍身上臭。虽然刘峰受伤退出舞蹈队了,但他还是学雷锋做小萍的舞伴,只是他无法托起她······
    
    文工团似乎成了大观园,文工团怎么可能是大观园呢?但文工团不是大观园吗?大观园里和文工团一样,有勾心斗角,有鄙视链。有贾府的权,有薛府的钱,有林黛玉家道中落,父母双亡,还有妙玉的冷眼旁观,跳出三界外。
    
    大观园的幻灭,是因为傻大姐捡到了绣春囊,是因为性。文工团的第一层幻灭,也是因为性。
    
    那就是,活雷锋刘峰摸女人,这是第一层幻灭。刘峰爱林丁丁,默默爱了她好多年,从她第一次唱《金山上的太阳》就爱上她了。她给她修表;她不吃饺子,他给她买面条;她的脚上有泡,他给她挑了,说走不动,他背她······为了这个女人,刘峰放弃了提干,就是舍不得她,想要留在她身边。但他不敢说,一直等待一个契机。
    
    那一年老人家去世了,影片营造了黑云压城、大祸临头的悲壮气氛。很多人都是黑纱,文工团停止演出了。
    
    但很快就是陈灿带来了录音机,带来了邓丽君的靡靡之音,与黑纱不一样的是,年轻人听邓丽君的歌,用红布把白炽灯笼罩起来听,营造了浪漫的气氛。
    
    所有人都被邓丽君打动了。刘峰更是觉得每一个字都往心里钻,他终于忍受不了。而且林丁丁入党的预备期已经过了。于是刘峰借助林丁丁来看自己做的沙发。大胆向心爱的人表白,还紧紧搂住林丁丁,也许刘峰的手放到了不该放的地方,谁让有钱人的那个部位太大了。
    
    丁丁很愤怒,而且还被两个男人发现了,说丁丁腐蚀活雷锋。丁丁哭着怒骂刘峰耍流氓。这个问题就严重了。
    
    刘峰不是活雷锋吗?活雷锋不是只干好事不留名吗?活雷锋怎么能有性欲呢?怎么还厚颜无耻地摸女人呢?活雷锋不该有性欲,有搂抱,不该触碰女人的乳房。一旦有了荷尔蒙的冲动,过去的一切烟消云散。
    
    就像萧穗子猜测林丁丁的心理,“一个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神,忽然坠落凡间,还对你说他惦记你了很多年,她心里觉得紧张害怕,觉得肮脏恶心。”
    
    别人都劝说林丁丁,别人也揩油,也抱你、摸你,你为什么不反感呢?
    
    林丁丁哭着说,“谁都可以,就刘峰不行,谁让他是活雷锋呢?”
    
    为什么倒霉的都是活雷锋?其实倒霉的不是活雷锋,是活雷锋的傻劲。但本质上也不是傻,而是穷。刘峰不仅傻,还穷,穷才是致命的。一个穷人企图通过自己傻乎乎的活雷锋举动就打动女人,那也太低估女人的智商了。
    
    嫁给一个穷人,享受别人对他的歧视,而且他还痴呆地为别人忙前忙后,被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林丁丁当然不会做此选择。他选择了那个顶替刘峰提干的男人,后来又甩了那个男人,嫁给了一个澳洲华侨,去国外享受美好生活去了。美丽是有价值的。可惜刘峰不明白。
    
    当活雷锋伸出摸女人的手,刘峰就注定崩塌了。他被审讯,被羞辱,被流放到边境伐木。只有何小萍一个人来送他。站在大门口,又是一场风雨,何小萍在黑暗中敬礼。“一个始终不被人善待的人,最能识得善良,也最能珍视善良。”
    
    刘峰被下放到中越边境,何小萍对文工团彻底失望了。后来卓玛摔伤,分队长让何小萍演A角,在过去这正是何小萍梦寐以求的。但现在她不想演,她觉得恶心,和那些自己不喜欢的人集体表演。
    
    她假装高原反应、发烧。但她调换温度计,又被她的宿友拆穿。她们从来不相信她,这一次也不例外。
    
    老谋深算的政委不让拆穿,反而将计就计,让何小萍带病演出。结果何小萍带病举动,获得了前线战士的高度赞赏。文工团演出获得圆满成功。
    
    演出回来后,团里抓住庆功会的机会,把何小萍赶出了文工团,让她上前线野战医院锻炼。
    
    随后,前方缺少报道的人,政委又立即命令萧穗子也上前线去了,当晚就出发。刘峰、何小萍,还有萧穗子,文工团上战场的人,哪一个是高干子女?大家都心知肚明,政委更是不糊涂。
    
    刘峰也在对越自卫反击战的前线,他带领驼队,运送辎重,结果遭遇越军伏击,英勇作战,损失了一条手臂。
    
    这条手臂恰恰就是当年摸林丁丁的手。这条手臂该断,但刘峰更希望自己能够战死,能够成为一个烈士,然后被林丁丁知道,让她唱着歌颂自己的歌曲,在歌曲中最终领悟自己的真情。然后流下清纯的眼泪,感到悔恨,他希望这样,如果真能这样,那该多么完美······
    
    但这一切都是转眼成空。
    
    何小萍在救助战士的过程中,用生命掩护受伤的战士,一跃成为英雄人物。从过去不受待见,人见人嫌,何小萍突然成了一位人人欢呼的英雄。如同范进中举的巨大刺激,何小萍支撑不住,精神崩溃,突然发疯了。
    
    刘峰和何小萍,这两个苦人儿的奋斗之路,最终殊途同归。一个神话成了笑话,流放到边境。一个笑话成了疯话,被送上战场。所幸的是,他们都活了下来,只不过一个成为残废,一个成为疯子。残废和疯子已经是他们最好的归宿。
    
    那个何小萍掩护的小战士,只有16岁。他浑身都被烈焰烧焦了,但还在想象何小萍美丽的样子,问什么叫果丹皮。他肯定没有听过邓丽君,也没有抱过女人吧。但他们很多很多人都长眠在蒙自。这是第一层幻灭。
    
    第二层幻灭是,文工团要解散了,这是代表整齐划一集体生活的幻灭。文工团最后的一场演出是慰问越战英雄。作为英雄的何小萍也在。当她看到熟悉的旋律,熟悉的舞蹈,一个彻底发疯的人,竟然不知不觉被往日的身体记忆唤醒。她不知不觉走出礼堂,在雪地上完成了一个人的独舞。这是何小萍一个人的独舞,也是一个人的涅槃,更是一个精神生命的觉醒。
    
    在不同的空间里,她们在同一个节拍完成舞蹈,天衣无缝。但何小萍是单独的,是迥异的,是个性的。她用生命完成了这一曲独舞,这是何小萍的致青春。她的精神疾病奇迹般的复原了。
    
    其实何小萍深深爱着刘峰,那一天她一个人送刘峰。她多么想对刘峰说,“你抱抱我。”潜台词就是你可以摸我。但爱情往往是盲目的。我之琼瑶,恰恰是他人之毒药。
    
    另一个悲剧爱情就是萧穗子,她深爱着陈灿,为他无怨无悔。在陈灿出车祸,撞坏了牙齿之后,她把自己珍藏的一条金项链拿出来,一定要给陈灿做牙托。好让他还能留下来,继续吹小号,大家还能朝夕相处。这是另一个痴情人。
    
    但在离别的那天晚上,郝淑雯告诉萧穗子,说,“陈灿和我好上了。”平生第一次写下情书,刚偷偷放在陈灿箱子里的萧穗子一下子风化了。她傻乎乎地问:“你们不是经常吵架吗?你不是最讨厌他吗?”
    
    郝淑雯笑笑:“是的,过去我最瞧不上他,后来发现他也不算坏,我们两家也算门当户对。”其实郝淑雯是最后才知道陈灿家的身世,非同凡响。龙配龙,凤配凤,麻雀就配稻草洞。萧穗子还有什么话可说呢?
    
    在军车的黑暗行进中,萧穗子偷偷从陈灿的箱子里摸出情书,在泪流满面中撕毁,扔向广袤的大漠。这是她的青春,这是她的爱情,这也是她的挣扎。
    
    很多年之后,老同学聚会。但还是有权有钱人的聚会。萧穗子考上了大学,勉强成为了一个中产,也勉强挤进了同学会。她在海口经营着一家书店。
    
    陈灿和郝淑雯结婚了,强强联手,早已经发了大财。这都是赤裸裸的现实。说漂亮点,叫做将门虎子。说不漂亮点,叫做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我们都明白,富起来的一部人都是谁。
    
    郝淑雯说:“白亏了你的那条金项链,陈灿早就不吹小号了,他吹起了商业的大号。他在海口拿地,倒买倒卖。”
    
    只有刘峰,战斗英雄有个屁用。没钱娶媳妇,后来在红灯区娶了一个妓女,但这个妓女后来还是跟一个大货车师傅跑掉了。注意,不是跟一个有钱人,而是跟一个大货车师傅。过去刘峰虽然是一个穷人,但他是一个正常人,还是一个大能人,但现在他是一个残疾人,一个残疾人不如一个大货车师傅。
    
    在朋友的指点下,他也来到了海口,甩着一条空荡荡的衣袖,给书店运书,挣一点辛苦钱。这就是一个战斗英雄的后本生的人生故事。
    
    不幸的是,他的车被扣了。要交1000元罚款。刘峰买了一条香烟,想要通融通融。他讨好、献媚,但联防队长就是不肯通融。刘峰说要看罚款的依据,但却遭到一顿毒打。
    
    英雄末路,只能卑贱地讨生活,这是第三层幻灭,但也是最大的幻灭。理想主义的死去,让位于可怜的现实。
    
    这一幕正好被郝淑雯看到,郝淑雯大骂:“草你妈的,你们打一个残疾军人,打一个战斗英雄······”
    
    我以为这一次军长女儿要主张正义,把这些狗娘养的一个个收拾了。但结果还是罚款1000元了事。
    
    郝淑雯带着刘峰来到萧穗子的书店。郝淑雯和萧穗子一起聊天,他们拿着一张林丁丁在澳洲的图片,开玩笑的问刘峰,看到她这样的样子,怕是你用假手也不愿意摸了吧。在她们的眼里,刘峰当初真的想要摸林丁丁。但天地良心,刘峰当初只是摸到林丁丁后背上的纽扣。
    
    刘峰看着已经发福的林丁丁,眼睛里仍然流淌着爱恋。
    
    在越战的陵园里,刘峰和何小萍相遇。我看见孤零零的陵园里,来看望这些人的只有他们的战友。何小萍说,送你走的那天,我想对你说,你抱抱我。刘峰用一条残臂抱着何小萍,后来他们在一起,他们没有结婚,相依为命。
    
    不是每个青春都有资格叫芳华,有的人青春散场了,留下的是一地鸡毛。这其中有冯小刚,也有严歌苓。
    
    小钢炮用电影,严歌苓用文字,他们还在挣扎,芳华不在了,但还有残阳如血。但愿刘峰和何小萍也是如此。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31045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芳华》是中国的军妓电影——冯小刚慰安妇卖肉记
·中国国防部首次回应《芳华》!提到这些 (图)
·视频:芳华欠反思 学者:冯小刚聪明应对审查
·《芳华》上映 每场派至少有5个警察监控 (图)
·《芳华》终上映 网传警方观影观民众反应 (图)
·芳华上映 昆明老兵全副军装举红旗进场
·芳华除越战老兵阴影 习去越赴会话题或不合适 (图)
·《芳华》和《出租车司机》的被审查
·电影“芳华”撤档 闯中越禁忌红线?
·冯小刚《芳华》被禁播 十九大后中国电影业将经历凄风苦雨
·罗芳华被带走 “成也令家 败也令家” (图)
·央视财经频道制片人罗芳华被带走 系谷丽萍弟媳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子虚乌有的莎士比亚
  • 國民黨成為過去式,中國的新歡是郭跟柯?袁紅冰說法一出讓
  • 神准灵媒也无法预言自己的死亡
  • 台北金石堂城中店袁紅冰教授《刀鋒上的台灣》新書發表會
  • 中国光有自由民主不行——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
  • 印度有能力分成二十多个强国吗?
  • 瑞士的佛教化
  • 让国家伟大还是让自己伟大
  • 钱钟书与杨绛是毛派疯狗咬人吗
  • 强盗法官、泼妇舞蹈团——“红色时代”终于咽气
  • 游击战是胆小鬼的行业吗
  • 你为什么不幸福?----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七)
  • 鐗熶紶鐝:璁挎皯涔嬫瓕
  • 牟传珩:访民之歌
  • 巴列维和霍梅尼谁是伊朗民族的叛徒
  • 再论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 博客最新文章:
  • 郑恩宠中国人权律师不会被灭种!
  • 曾节明中共为何要维持高房价?高物价?
  • 江中学子(图)江西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3
  • 谢选骏专制创造自由,自由成全专制
  • 刘蔚春晚9:决定人生活的第一是
  • 槟郎狗屁寡妇年
  • 曾铮《靜水流深》再版序:靜水流深穿破暗夜
  • 生命禅院人间八道——《传道篇》五十二
  • 郑恩宠香港与中国内地律师地位天地之别
  • 谢选骏中国首先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种文明
  • 藏人主张《刀鋒上的台灣》第二場新書發表會新聞稿
  • 谢选骏“第三中国”得到认同
  • 曾铮《靜水流深》中文版再版亞馬遜網站全球發售
  • 谢选骏杨开慧算是出租子宫吗
  • 蔡楚蔡楚主編:《刘晓波纪念文集》下载(图)
  • 谢选骏法庭判决导致赌城屠杀
  • 金剑平阶级斗争是民族毁灭的动力——原创
    论坛最新文章:
  • 美国后悔支持中国加入世贸
  • 巴黎是否放弃申办2025年世博会?
  • 叙利亚军队夺回一个战略机场
  • 日本拟助亚非国家切断平壤外汇源
  • 土耳其猛炸叙北库尔德飞地 掩护叙叛军占领该地
  • 美国副总统彭斯晤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
  • 韩民众低调关注玄松月金正恩关系 重视冬奥会
  • 德社民党表决是否参与组阁
  • 新疆维族人面对的露天监狱
  • 美国“养狼计划”扶持中国壮大 川普班农分手也因对华政策
  • M503航线惹出安全舆论风波
  • 朝鲜代表玄松月率团抵韩国踩点
  • 特朗普:民主党送我一个不错的礼物
  • 平昌冬奥会:111名俄运动员初审被淘汰
  • 美副总统彭斯抵达约旦继续中东敏感之行
  • 法国“美食教皇”保罗·博古斯去世
  • 平昌冬奥会:朝韩运动员开幕式将共同入场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