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始于北京的驱赶是对人民的宣战/陈光诚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2月06日 转载)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始于北京的驱赶是对人民的宣战/陈光诚

    
    十天前开始的中共政权对所谓“低端人口”的大规模驱赶,据说已波及超过三百多万人。这些进京谋生的打工者携妻带子被中共的党卫军——公安、城管们敲开、砸开甚至用斧头劈开出租房的门,驱赶到了寒风凛冽的大街上,连必须的准备搬家的时间也不给。
    
    中共为了迅速驱离他们,不顾房主以前已经与租户签定的合约,在当局逼迁之下,租户已交纳的房租、押金等一概不予退还。公安和城管们还把断水、断电,砸碎家具等以往强拆民房、霸佔土地时所用的那些阴损手段一起全都用上了。
    
    有人把1938年11月9日到10日,德国纳粹煽动流氓驱赶犹太人、打砸犹太小区住所、列队阻止犹太人回家的照片与目前北京中共的党卫军驱赶携带家眷的打工者只许出不许进、列队阻止他们再回到小区的照片放在一起,来说明两者是何等的相似。
    
    对中共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这样大规模的驱赶行动肯定不会是某人一时兴起就能做得了的,一定是事先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经过各级开会,密谋决定并安排好了,才会有大家看到的由中共党政各部门互相配合实施的驱赶行动。
    
    古今中外当权者每一次作恶,都少不了事先准备或事后杜撰说辞,或找各样借口给自己开脱。不管是董卓屠市,秦王禁铁,还是菜刀实名、买打火机查三代······
    
    这次用的是所谓“低端人口”,无论如何掩盖不住当局的说法和行动是在公然实行等级隔离、开历史倒车的实质,无异于是直接抛弃宪法、向人民宣战。
    
    以前我说过,对于中国公民的觉醒和中国即将发生的变革,西方人还没有意识到和准备好。现在通过这次起于北京的大规模行动来看,中国人自己也没有准备好,尤其是在心理上。 因此,面对迅速到来的中共的这种别样宣战,各方匆忙应战有点手忙脚乱,不知所措。
    
    中共的腐败、作恶、逆向淘汰是制度系统缺陷造成的,而且向来是上行下效。北京的做法很快就会被其它省市效仿。该来的总会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面对中共的宣战,人民应该沉着应战以智取胜。以前没准备好,那就从现在开始准备吧。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准备的,人民只要真正赢一次,建立起社会良性运作的宪政民主制度,就永远赢了。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95044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法回声报:北京驱赶低端人口行动引发质疑 (图)
·林忌:法西斯清退低端人口
·特权之下 谁不是“低端人口” (图)
·“低端人口”从来是暴政的“沉船”者/李波宏
·从盲流到低端人口/雪地鸿爪
·低端人口?说法不科学、做法不厚道 /龙七公 (图)
·程映虹:“低端人口”——社会达尔文主义政治的不祥之兆 (图)
·为什么北京驱离“低端人口”引举世公愤 /北木观察
·比較印度低端種姓和中共低端人口/张三一言 (图)
·当今中国的顶戴红翎当年也是“低端人口”/北木观察
·清理低端人口北京成为权贵阶级的城邦/陈维健
·共产党与“低端人口”为敌/张三一言
·二哥:“低端人口”真的有高端牲口的思维方式吗?
·陆学者大讲治理奇迹 只字不提“低端人口” (图)
·清理“低端人口”引众怒后 京官现身街头说啥? (图)
·驱赶低端人口应验《北京折叠》的梦魇 (图)
·清理低端人口野火燎原 上海深圳浙江跟进 (图)
·多视频:艺术家华涌走访北京排华、驱赶低端人口现场
·对“低端人口”掠夺成成瘾,福州当局将上世纪房屋当违法建筑强拆 (图)
·周锋锁:驱逐“低端人口”是六四镇压的延续 (图)
·北京驱逐低端人口 美促中国确保弱势福利
·清理低端人口之后 北京的快递外卖都慢了
·北京赶人地图曝光 上万低端人口流离失所 (图)
·19死大火后驱逐低端人口 大兴区区长辞职 (图)
·北京清除低端人口 美杂志编辑也被撵走 (图)
·被驱赶的“低端人口”:北京难觅住处 (图)
·北京排华!暴力驱赶“低端人口”27日最新:砸汽车 (图)
·清理低端人口说惹抗议 当局忙澄清
·北京:驱赶低端人口毫无根据且不是目标 (图)
·北京义工团体救援“低端人口” 遭当局强制解散
·北京租户遭驱离 受影响者不止“低端人口” (图)
·民间自发救助北京“低端人口”官不悦 (图)
·秦伟平:北京清理“低端人口”的背后秘密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从“圣战”到“牲战”——伊斯兰主义与石油泡沫
  • 韩亦言他們來了:致男人華涌
  • 藏人主张「郭文貴現象」折射出中共強權的極端脆弱
  • 点滴人生港事漫談﹕什麼派﹖當然是民主派
  • 东海一枭最大的国耻
  • 曾节明归家历险记
  • 生命禅院HowtoPredictYourOwnAfterlife
  • 东海一枭历史螺旋式上升论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31-2:荧惑守心似无主2
  • 郑恩宠陈光诚:李苏滨等律师们生活本可十分富足
  • 谢选骏上海终于开始创新了
  • 吴倩你们的耶稣:请诵念《祈祷运动》祷文之(92)为获得毅力的
  • 谢选骏谢选骏:“净化”的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 东海一枭儒词训解之十六:自作自受
  • 徐永海肢体们看望了遭刑拘的维权人叶氏兄弟的家人
  • 生命禅院《传道篇》二十七:如何知道自己的前世
  • 郭知熠最近对于“超存在主义”的一些思考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