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英:仲维光再爆冯晓明对有关维吾尔人有关的报道封杀及编辑手段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1月14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仲维光更多文章请看仲维光专栏
    

    仲维光《再爆冯晓明对有关维吾尔人有关的报道封杀及编辑手段》
    
    再爆冯晓明对有关维吾尔人报道的封杀及编辑手段
    
    世维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先生
    在最近十几年,有关维吾尔人的消息对中国政府来说,已经超越了法轮功问题、西藏问题而成为最敏感、最必须操纵控制的消息。因此,自由亚洲电台中文部主任冯晓明对于有关维吾尔人的报道的封杀及编辑手段,可以极为典型地让人们看到他究竟是在为谁服务,他是一个什么人。
    在我准备揭露冯晓明对于维吾尔人报道的封杀问题、重新检索记录的资料的时候,我再次被深深地触动,它们让我感到,维吾尔人的死者和生者,都绝对不会放过冯晓明!我这样说绝不为过。因为这些事虽然都是我亲身经历的,但是,重新看到却依然让我为他的放肆及无耻感到震惊!而就凭这些事实,说冯晓明在封杀维人、消费维人的苦难及牺牲上天理不容、人神共愤,毫不为过!
    
    一
    
    长期以来,在共产党高压控制下的维吾尔人,比汉族及其它族群处于更不利的地位。这是因为第一,维吾尔人由于伊斯兰教的信仰以及异于内地的语言和习俗,在中国大陆地区文化上处于十分边缘甚至可说是分立的地位。在儒道释的汉文化传统中,藏族、蒙族民众信仰的佛教对占绝对多数的汉人来说是熟悉的,但是维吾尔人的伊斯兰教信仰基本上可以说是另外一种文化。
    第二,在封闭及被严密监视的中国社会,边远地区的新疆发生的一切更难以被国际社会了解。国际社会获得的信息基本上都是来自中国官方,以及亲中国官方的媒体。这种消息很多或是被扭曲或者根本就是谎言。
    第三就是二〇〇一年美国发生九一一事件后,让信仰伊斯兰教并且和伊斯兰世界有着天然的联系的维吾尔人处于更为不利的地位。不仅中国政府充分地利用了恐怖主义问题、丑化伊斯兰文化、镇压维吾尔人,而且为了它让为了自身利益的西方政客、商人,实用主义地对于维吾尔人的问题采取了漠视、甚至无视的态度。
    为此,在这种形势下,世界维吾尔人代表大会及多里坤等流亡维吾尔人维权领袖从九十年代末期以后一直被妖魔化为恐怖分子,它们不仅发声困难,而且甚至身处西方依然还会面临人身危险。同样为此,一九九七年发生的伊犁事件、二〇〇九年发生七五乌鲁木齐大屠杀事件,在国际社会引起的注意及报道不成比例地微小。我作为自由亚洲电台在欧洲的特约记者对此有亲身体会。所以一直到二〇一四年,多里坤通过了美国安全部门的审查,可以自由出入美国,世维大会正式获得美国民主基金会的坚决支持前,我对于维吾尔人的报道,为了尽可能地让世界了解他们,极其谨慎并且加双倍地注意中性,甚至刻意拉远距离而避免被封杀。但是,即便如此,在二〇一一年冯晓明担任中文部主任之后,他几乎可说是到了见到我关于维人的新闻及世维大会的活动报道,就一定会不顾一切地封杀的地步。而正是他的这种做法导致我很早开始对他怀疑和追踪。
    他不同寻常的爱憎让我相信,他绝对不是自由社会的记者!
    
    二
    
    流亡巴黎的著名知识分子81岁的姜友陆先生
    
    在关于维吾尔人的新闻报道的对垒中,我和冯晓明的关系真的可谓是一场猎人和狐狸的智斗。我丢了几只鸡,一些对维吾尔人来说急需的报道被他封杀,可他露出的是“尾巴”。
    有心的读者、尤其是维吾尔人很清楚,二〇一一年维吾尔人所处的难以发声的困境,为此维吾尔人的问题迫切需要曝光率,以引起国际社会及中国民众的关注。对于这个问题,早在二〇〇九年我就开始特别注意,极力从各个方面报道有关维人的消息及反馈。但是,就是这不多的消息,在二〇一一年冯晓明就任中文部主任后,立即就遭到他直接和间接地可说是全方位的封杀。
    我在本文发表的曾经被他封杀的报道,极其典型地代表了他封杀的全面性。大家可以看到,其中包括对八〇年逃亡到法国的著名知识分子姜友陆先生,九十年代末期就开始支持多里坤、世维大会的资深民运人士张英先生,以及国际社会的非政府民间组织联合在欧盟举行的对于维吾尔人问题的支持的会议采访报道;还有世维大会第一时间对于维吾尔地区发生的事件的揭露及呼吁;以及德国社会最重要的人权组织对于维吾尔地区事件的关注和呼吁。这些被封杀的消息,每一个都是中国政府最不愿意听到的声音。因此人们不得不怀疑,冯晓明若不是心领神会地遵从中国政府的意向,就一定是授有直接的命令。因为如果封杀的只是一个,他还可以用偶然以及甚至任何别的借口来为自己搪塞,但是,每逢事关维吾尔人的敏感重大事件必封杀的事实,让他绝对无法再为自己辩解。而这也使得那些倘若还说相信他的人,根本无法为他辩护。
    事实上,为了证实我的预感并且获得更多的证人,我几乎在每次发这样的报道的时候,每当我感到这个报道一定会让中国政府不快而可能遭到冯晓明封杀的时候,我都会事先知会一些朋友,如世界南蒙古大会主席席海明、世维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汉族民运领袖及异议人士张英、吴江、陈忠和、姜友陆、贝岭······。我告诉他们,虽然我会如实地报道,但是我知道,冯晓明肯定会封杀这个报道!而事后,我的预言总是不幸被言中。
    如果说这样的预言三次被言中,就可以让我基本相信冯晓明有问题,那么在百分之百地言中了几十个后,实在说,它们让我对冯晓明的大胆放肆及愚蠢瞠目结舌。这种放肆地愚蠢甚至让我怀疑,这个编辑部都已经如奥威尔在《一九八四》中描写的那样,被诡异地控制、屏蔽了!所以自从二〇一一年夏天以后,尤其是在一五年,以前的主任退休后,我从不敢随便和编辑部中的人,乃至台里的其他负责人联系!
    
    三
    
    流亡荷兰的著名民运首领张英先生
    我附在文后的五个报道,对于这些附件,读者尤其要注意报道的日期及当时的形势,为此,我希望读者自己判断,这些报道是否如我所说,都是让中国政府感到极端非常不快,以至会直接或间接地指令冯晓明一定要封杀?这些报道是否即使到今天,也仍然没有失去其现实意义及重要性?
    
    1.被封杀的2011年8月2日对巴黎姜友陆先生的采访报道:
    姜友陆先生直接针对中国政府宣传的维吾尔人地区的所谓恐怖活动真相,进行了解析。他告诉广大汉人民众,维吾尔地区发生的事件的性质不是恐怖和反恐,而是政府的民族政策,对民众普遍施行的迫害及控制的反弹,维吾尔人所面临的问题实际上是所有中国人面临的问题,只不过他们的问题更为严重和尖锐。维吾尔地区发生的每个事件,都是内地发生过的事件的再现,如北京八九年的六四大屠杀及普遍存在的维权事件。这个看法让汉人消除对对维吾尔人的误解,而这是中国政府最不愿意看到的。
    
    2.被封杀的汉族民运人士及团体对于世维大会和多里坤的支持:
    流亡荷兰的资深民运人士张英先生,是最早支持维吾尔人流亡组织的汉人。他从九十年代末期就开始声援、支持多里坤及维吾尔人的活动。在2013年3月1日采访报道中,他特别强调了他所多年熟识的多里坤先生绝对不是恐怖分子,世维大会是受到包括美国民主基金会等海外一百多个民间组织支持的合法组织。由于事实上,中国政府利用反恐的说法,妖魔化世维大会和多里坤至今也没有停止,而且在很多地区,例如台湾至今还受这种说法的很大影响。每一个读者和听众都会看到,这个四年半前的报道,至今仍然没有过时。
    
    3. 被封杀的欧洲政界及人权团体对于世维大会及新疆地区人权及环境问题的关注和支持:
    2012年2月欧洲议会的一些议员和非联合国会员国家及民族组织、世维大会计划在29号联合在欧洲议会举办题为,“在五十年五百九十六次核试验后:中国在东土耳其斯坦的核计划及对今天的影响”。就我的了解,这个活动在欧洲地区、欧盟可以说是最近三十年关于维吾尔地区环境、人权问题最重要、最有影响的一个活动。而正是因为它们重要、敏感且影响重大,所以2月24号的这条报道和前述两条一样立即遭到冯晓明的封杀。而我之所以也立即记录下来,并且一直在等待着重新发表的一天,不仅因为封杀这样的报道,是一个不用论证的说明冯晓明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证据,而且也同样是因为信息“重要”,它事关环境、人生的根本问题。现在我希望,通过这过去的一禁及现在的一发,把它们的影响重新发挥出来,并且更大。
    
    4.被封杀的、最迫切地并且最具时间性的采访报道:
    2013年4月24日对迪里夏提的采访报道涉及的是,关于三月一号被捕的维族青年努尔买买提•司马义在被关押五十天后必须依法释放,世维大会即时发出的声明,而更严重的情况是,就在这个报道的同时,在新疆再次发生有二十多人死亡的暴力冲突事件。由于我知道,这是一个极其敏感的时机,冯晓明绝对不会在第一时间,在社会最需要真相的时候发出有关新疆的新闻,因此采访时我就明确地告诉迪里夏提:这个新闻有可能被封杀。他不十分相信,而事后证明果然如此。为此在报道被封杀后,为了让迪里夏提更深刻地记住这件事,我又给迪里夏提写信重复提醒他说:“你看,这个广播他们真的没用,尽管如此,我还是转发给你过目,因为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你能说出毛病在哪里吗?”现在,在重新发表的时候,我也务请读者,尤其是维吾尔人读者仔细阅读这个报道,看看它是否真是一则在自由社会不应该发表的报道?
    
    四
    
    德国著名人权活动家德利奥斯先生
    
    在有关维吾尔人的报道中,当然最令人发指的是,我一个月前发表的,冯晓明居然对2012年6月28号的采访进行的无耻伪造,但是无独有偶,还有另外一则冯晓明在最关键的时刻不顾一切、更为疯狂地下毒手的事件——这就是2014年9月23日在伊利哈木被判刑后,我第一时间发出的对于德国人权团体的采访报道。对于这则报道的处理,不仅显示出在前述的628以及本文提到的几个报道的那种在关键信息报道问题上,冯晓明的丧心病狂,而且更显示出他的处心积虑、在手段上的无所不用其极!而这也就一而再地让我们看到,他的封杀都绝非偶然!
    2014年9月23日,北京时间的上午中国政府宣布判处维吾尔族著名维权教授伊利哈木教授无期徒刑。由于时差,消息传到德国恰好是早晨,德国的人权团体立即做出了极为强烈的反应。《德国支援受迫害族群协会》(GfbV)谴责中国政府的同时向德国政府和社会发出强烈的有针对性的紧急呼吁。我认为,这应该说是国际社会人权团体在第一时间发出的最直接、有力的反应。为此,我未敢有任何迟缓,在德国时间中午就把这则报道发到了台里。因为这样的新闻,不是第一时间就几乎完全失去了它本来的效应。
    我知道,由于六月中旬后,我已经获得了冯晓明的上级的支持,按照我对他的印象,他应该不敢直接封杀这个报道。但是我却也不相信,他会不制造任何麻烦地放行。果然这个最早发到台里的报道,如以往任何他无法直接封杀、而只能够消弱它的影响的报道一样,被拖延到最后一刻,即德国时间晚上二十二点多,美国时间下午五点下班的时候才上网。而上网的时候,当然又是一如既往地把我原来的有力度的题目改成了一个老生常谈,谁都不会注意的题目,即把“德利奥斯(Delius)针对对伊力哈木的判决,认为德国政府应该立即停止和中国的人权对话”,改为“伊力哈木被判无期徒刑,德人权团体发声明谴责抗议”。尽管如此,我还是松了一口气,退而求其次庆幸这次报道正常地上网、播出。但是,让我始料不及的是,十月初,我收到九月份稿费账单,核对的时候居然发现在这则报道没有被列入,为此,会计查对之后告诉我,文字虽然上了网,但是实际上没有广播,所以没有被记录到账单上。我目瞪口呆,这才知道,对于这样一个如此重要的即时报道,冯晓明竟然采取了如此非常的方法阻止的它的传播和影响:它居然上了网却没有被广播!难道这是在美国,在一个号称向亚洲地区宣扬民主自由的电台发生的事情?
    冯晓明难道不是太放肆了吗!!
    
    这样的、只有在噩梦中经历的事情,绝对不仅只是发生在我对维人的报道中,在冯晓明上任后,在我和他打交道的六年多中,已经成为我工作中的一个梦魇!凡是在敏感的时候,在中共需要不遗余力地封锁的时候,冯晓明一定是尽力,一定有各种反常的“编辑”行为,我不止一次地经历过。为此,在每个敏感时机,在对我蒙古人维权活动的报道中,在对台湾民主社会动向的报道中,在对法轮功及异议人士活动的报道中,在对欧洲政界重要人物特别对中国问题的言行的报道中,我都不仅充满警惕,而且白纸黑字地记录下他的举动。对此,我将还会继续有专文揭露。
    
    市之讹言,宁莫之惩······哀今之人,胡为虺蜴?为人如果服务于残暴、为虎作伥,不仅封杀死人灵魂,而且往活人伤口撒盐,令人发指。为天倘若有眼,不会看不到这奸邪,为神假使有灵,不会纵容这邪恶,人间只要还有一丝正气,就一定会有人出来剪除这类龌蹉奸佞之人!为此,我相信,枪炮下的维人及其受难者绝对不会放过冯晓明!
    子故待之······。
    
    被中国政府终生监禁的著名维人异议知识分子伊利哈木教授
    
    五
    
    附件:五个被冯晓明封杀的报道
    
    1.2011年8月2日:巴黎姜友陆认为新疆近期发生的事件绝非恐怖分子事件
    七十五岁的流亡巴黎的著名汉族知识分子姜友陆先生认为,最近新疆喀什、和田发生的事件并非是恐怖分子事件,而是和中国内地不断发生的民众反抗事件一样的事件。充分尊重维吾尔族人民的生存权利是解决新疆问题的根本方法。以下是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七月中下旬,在中国维吾尔族地区的喀什和和田分别发生了民众冲击警察等流血事件。事件有蔓延,并且有形成民族间冲突的可能。关于如何看待在新疆发生的这些事件,记者采访了流亡法国的七十五岁的著名汉族知识分子姜友陆先生。
    关于新疆发生的事件是否是恐怖分子事件,姜友陆先生对记者说,“在我看来,共产党是利用本拉登袭击美国商业大楼这样的恐怖袭击,让人们有这样的联想。我觉得,首先这就是共产党宣传方面的引导。其实,我相信绝对不是恐怖分子的恐怖袭击。要是恐怖袭击,有手拿砍刀、斧头这样的恐怖分子?我相信如果真是恐怖袭击的话,那些恐怖集团一定会有相当的周密的安排、准备。而且绝对不会只是拿着砍刀、斧头。这样的恐怖袭击有多大的效果呢?”
    对于如何看待这些事件,姜友陆先生说,“我想,这完全是共产党在新疆的民族政策的结果,对当地人没有真正考虑到他们的习俗,他们的利益的结果。这个统治集团在那里实行的是跟中国全国各地的剥削、欺压、掠夺老百姓的政策完全一样的政策。所以他们根本就不可能维持一个正当的能够让维族人保障他们的利益的政策,本来人家有自己的习俗、自由,但是都被共产党限制了。所以我觉得实际上和前两年在上海发生的杨佳杀警事件应该是同样性质的事件。”
    姜友陆先生认为,对于这些事件不是民族之间的矛盾,而是共产党的政策在不同地区的不同反应结果,“因为他们向那里移民了大量的汉人,而这些汉人完全在那里掠夺人家的利益,那么人家当然不满意,而共产党只会镇压。越镇压,今后新疆也好,当地维族、百姓的反抗就会越激烈。我想,共产党应该想到它在那里的后果,和全国是一模一样的。”
    
    以上是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2.2012年2月24日
    欧洲议会议员和非联合国会员国家及民族组织,以及比利时维吾尔族协会、世维大会,二十九号将联合在欧洲议会举办题为,“在五十年五百九十六次核试验后:中国在东土耳其斯坦的核计划及对今天的影响”。以下是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去年一月底,关注中国维吾尔族地区的欧洲人权、环境保护团体、流亡海外的维吾尔族团体和欧洲议会的议员,联合在布鲁塞尔欧洲议会举办了有关新疆地区文化古城喀什保护问题的报告讨论会。报告讨论会吸引了四五百听众参加。时隔一年,记者获悉,二月二十九号,一个题为,“在五十年五百九十六次核试验后:中国在东土耳其斯坦的核计划及对今天的影响”的报告会将在欧盟议会大厦举行。为此关于这个报告会的情况,二十三号记者采访了会议筹备组。
    该筹备组的德语发言人雅娜女士对记者介绍说,“这次会议是由多位欧洲议会议员联合总部设在荷兰海牙的非联合国会员国家及民族组织,以及比利时维吾尔族协会、世维大会联合举办的。地点是在布鲁塞尔欧洲议会大厦,时间是二十九号上午。
    组织者认为,虽然人们都知道中国在东土耳其斯坦地区进行了五十年的核试验,但是对于中国的核计划在这一地区所造成的各种灾难性的影响,却一直被世界所忽视,中国政府一直禁止专家和国际组织到这一地区进行公开的调查和研究。人们至今不知道有多少人受到损害。据日本的一个研究机构说,至少有十万人以上受到直接的原子污染,如癌症、畸形儿,更广泛的危害则涉及几百万人。为此,我们希望通过这个会议这个问题引起国际组织的注意。”
    对此,关于会议的目的,雅娜女士具体说,“通过会议我们的第一个要求是,中国政府公开独立的专业的调查研究国际组织到这一地区进行调查。其二对于受害者提出赔偿。”
    关于在会议上的报告人,雅娜女士说,“报告的有一位专门研究核辐射医学的维吾尔族医生,一位关于中国政府在西藏地区开发铀矿问题的专家,法国一位专门从事核辐射危害赔偿问题组织的代表,以及德国支援受迫害族群协会的代表。会议已经受到中欧地区各国很多人权,环境保护团体的关注和支持,究竟会有多少人参加还很难估计。”
    
    以上是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3.2013年3月1日,欧洲汉族民运团体预祝世维大会在日内瓦的研讨会取得成功
    
    世界维吾尔族代表大会三月十一号将在瑞士日内瓦举行国际研讨会。二零零三年该组织及其主要领导人曾经被中国政府定为恐怖分子组织,为他们制造了很多莫须有的困难。对此,十几年来一直支持他们的流亡欧洲的资深民运人士张英先生对此有深切体会,并且为此预祝会议成功。以下是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二零零一年九一一事件后,二零零三年中国政府宣布世界维吾尔族代表大会和其一些主要领导人为恐怖分子。尽管德国及很多欧洲国家并不接受这个判定,但是在国际上还是给世维大会和其一些领导人造成了很多困难。去年十一月,该组织领导人多里坤在经过多年审查后,终于再次获得美国签证访问美国,这意味着该组织和它的一些领导人确立了自己的形象。三月十一号,该组织将在瑞士日内瓦举办一次大型国际研讨会。
    流亡欧洲的汉族民运团体负责人张英先生,多年来一直支持世维大会。关于这次会议,张英先生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首先对记者说,“世界维吾尔人代表大会主板的,由美国民主基金会(NED)支持,联合国无代表国家及组织(UNPO)和世界支持受威胁民族协会等的协助,以‘东突厥斯坦、西藏、南蒙古;人权、民主、自由——中国新一代领导人面临的挑战’为主题的学术研讨会定于三月十一号到十三号在瑞士日内瓦举行。与会会有100多位来自各国各界的精英代表。我因病不克与会。在这里代表中国民主党中央委员会和中国民主联合阵线预祝这次国际学术研讨会圆满成功。”
    对于世维大会及其一些领导人所经历的困难,张英先生说,他自己也体会很深,因为他为此多年来也受到孤立和封锁。对此,他介绍说,“中共污蔑多里坤是所谓的新疆四大恐怖主义头子之一。我是一九九八年接触了维吾尔族精神领袖,联合国无代表国家组织的主席阿肯先生,并经过阿肯先生介绍认识了多里坤先生。二零零零年十月我应多里坤主席邀请,率领中国民主党中央代表团出席了在爱沙尼亚首都塔林召开的世界维吾尔族青年代表大会。所以我是了解并且深知多里坤先生是一位温和、理性和非暴力的族群领袖。二零零九年乌鲁木齐发生中共国家恐怖主义制造的七五事件。第三天我们代表中国民主党中央和中国民主联合阵线发表万言严重声明,指出七五事件是中共长期对维吾尔人的政治迫害、文化摧残和暴力镇压的邪恶结果。”
    为此,张英先生说,“奥巴马总统政府弄清真相,去年十一月终于修正了拒绝多里坤入境美国。这次世维大会主办的日内瓦学术研讨会,美国民主基金会给予强力的支持,我们表示肯定并且为之高兴。”
    
    以上是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4.2013年4月24日
    迪里夏提,你好!
    你看,这个广播他们真的没用,尽管如此,我还是转发给你过目,因为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你能说出毛病在哪里吗?
    天溢(维光)上
    
    世维会强烈谴责中国政府非法逮捕维族青年努尔买买提•司马义,德国报刊广泛报道新疆地区的造成二十多人伤亡的暴力冲突。
    
    中国政府三月一号逮捕喀什市的青年努尔买买提•司马义,至今五十多天。对此总部设在德国慕尼黑的世界维吾尔人代表大会发表声明谴责这一毫无法律根据的迫害事件,再次指出,中国当局压制和禁止维吾尔民众的信仰直接将会继续刺激当地局势的动荡。以下是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因为维护自己的信仰和生活方式而遭受到中国政府迫害而不得不流亡到海外的维吾尔族民众,在二零零四年四月联合成立了世界维吾尔人代表大会,总部设在德国慕尼黑。成立后密切关注中国境内的维吾尔族民众生存问题。四月二十三号,世维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针对喀什市二十三岁的维族青年被逮捕事件向欧洲和国际社会发表了声明和呼吁。
    关于这个事件,迪里夏提先生说,“世维会根据当地反馈的消息说,二十三岁的当地维吾尔青年努尔麦麦提•司马义在喀什市艾提尕尔清真寺附近开了个百货店,在3月1日在店里营业时被喀什市国保大队的人员张琪带走,指控他在店里非法出售《古兰经》,实际上是古兰经点读笔。现在已经五十多天。家属多次试图探望都遭到中国当局拒绝至今,当局也没有告诉家人关押的任何消息,只是告诉他们案件正在调查。”
    关于这个案件涉及的当地的情况,迪里夏提进一步介绍说,“世维会从喀什反馈的信息是,中国当局在整个该地区所有范围的书店当中不准出售古兰经,此外当地警方在喀什地区在进行拉网式的搜查维吾尔人的房屋,强行收走古兰经。”
    对此,迪里夏提代表世维会声明说,“我们世维会强烈关切维吾尔青年努尔买买提•司马义目前的状况。超过五十天的关押本身就严重地践踏了中国自身的法律。”
    第二,迪里夏提说,这件事让人们再次看到当地对维吾尔族民众所采取的非法的残酷的迫害。他说,“另一方面从这个案例中可以看到中国在维吾尔人居住的地区所采取的长期非法关押,在关押期间对关押者采取的各种酷刑折磨。这样的案例在当地非常普遍。”
    为此,迪里夏提说,世维会特别谴责中国政府对于当地民众信仰的压制和禁止,并对可能带来的后果再次发出警告。“中国在整个维吾尔人居住的地区对于所有的书店,所有的音像制品商店都进行拉网式、地毯式的搜查,严禁所有的商店出售古兰经,或者涉及古兰经的电子点读笔,圆珠笔,点读器等。也严禁人们在家里收藏任何涉及宗教的刊物、光碟,或者是图片等物品。中国对于维吾尔族民众信仰的压制和禁止将会直接刺激当地动荡的形势。世维会强烈谴责中国当局在当地对于维吾尔人的宗教信仰采取的非法的压制。”
    据记者了解,二十三号大约与世维会声明的同时,中国新疆再次发生有二十多人的暴力冲突死亡事件。到记者发稿为止,二十四号中午,几乎所有德国各大媒体,电视台都报道了这一严重冲突。
    
    以上是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5.2014年9月23日
    原标题:德利奥斯针对对伊力哈木的判决认为德国政府应该立即停止和中国的人权对话
    (笔者注:这个报道不仅被拖到不能够再晚的时候才上网,而且题目被改为:“伊力哈木被判无期徒刑 德人权团体发声明谴责抗议”,事实上比这更为严重的是,十月初在核对九月份账单时发现这则报道没有列入,才知道这个重要报道竟然没有广播!!)
    
    九月二十三号早晨从中国传来重判中央民族大学维吾尔族教授伊力哈木无期徒刑的消息。这个消息立即在德国社会引起震动。《德国支援受迫害族群协会》亚洲事务部主任德利奥斯认为,德国政府必须采取有实质内容、有效的行动。以下是本台特约记者天溢发自德国的采访报道。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gr-09232014082604.html
    
    九月二十三号,德国时间早晨,从中国传来中国的法庭判处中央民族大学维吾尔族教授伊力哈木无期徒刑的消息。这个消息立即在德国社会引起震动。德国最重要的几个国际性的人权团体都立即在网页上发表了谴责及抗议声明。《德国支援受迫害族群协会》(GfbV)更直接强烈要求德国政府立即采取有实质内容,有效的行动表示德国社会对此的愤怒和抗议。德国政府应该停止和中国政府的所谓人权对话。
    记者上午十一点采访了该协会亚洲事务部主任德利奥斯(Ulrich Delius)先生。
    德利奥斯首先对记者说,“我在周末还和在德国的维吾尔族人士碰面,谈到这个判决。他们对我说,大概会判十年。我对此表示怀疑。就我对中国共产党政府的了解,我认为判决一定会非常严重,但是死刑不大可能。因为中共政府害怕这样可能在国际社会会引起真正的大规模的抗议。尽管如此,我相信判决一定会十分重”
    关于德国支援受迫害族群协会如何看待这个审判和判决,德利奥斯先生说,“我们认为这个判决是十分不合法的判决。因为整个审判是非常不公正的。他们没有提供可信服的证据,也没有公正的法律。这个审判结果将会产生不可估量的、广泛的影响。因为这种不公正将会刺激已经存在的暴力反抗进一步升级。对此,大家应该进一步看到在新疆发生的这些暴力事件的原因是什么。这个审判告诉我们:中国的法律系统对于社会的暴力事件和动乱负有明确的责任。当人们对于法律的公正不再相信,并且完全失望的时候,当然暴力事件就会增多。”
    为此,德利奥斯先生说,“我们今天除了抗议和呼吁外,还直接要求德国政府采取真正有效的行动。我们要求德国政府立即停止和中国政府的所谓人权对话。因为这个审判说明,中国不是一个合法的法制国家,中国的法律系统也不是一个公正的机构。这个审判告诉人们,他们根本就没有兴趣向正常的法制国家演变。法律等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橱窗。中德对话也只是他们装扮自己的工具。”
    德利奥斯先生最后说,“对伊力哈木的重判只是中国今年一系列严重破坏人权事件的一件,因此国际社会绝对不能忽视中国的人权问题,任何与中国政府的交往,人权问题必须成为中心问题。为此对于中德政府十月份在德国进行的第三轮的磋商会议,我们一定会到总理府前举行抗议活动。如果对于习近平上台后的一系列践踏人权事件政府不能采取有效反应,这将是一个丑闻。”
    
    特约记者:天溢
    
    2017.11.4 德国·埃森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39134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张英:祝贺多里坤先生当选世维大会主席
·张英:德国大选结果揭晓不出张英半年前所料默克尔连任总理
·张英:衷心祝贺民运元老吴国昌区锦新当选连任澳门立法会议员
·张英:新加坡新总统未经投票当选就任遭示威抗议
·张英:感念旅泰中国民运老战士梁山桥先生
·张英:新加坡选举形同虚设马来裔自动当选总统
·张英:李明哲被认罪越彻底越令人怀疑
·张英:黄靖伉俪被迫撤离威权帮国新加坡返美
·张英:新加坡原告判官内政部驳回美国黄靖教授上诉
·张英:苹果专访《前哨》刘达文爆强力部门乱港
·张英敦请一道谴责新加坡非法驱逐美国黄靖教授的国际事件
·张英:新加坡驱逐美国终生教授黄靖博士的随感
·张英:斥网上妖怪谰言“张英的确可疑”之二
·张英:斥网上怪妖烂言 “张英的确可疑”(一)
·张英:鲍贡迭《中共绑架王炳章彭明的帮凶郭宝胜》
·张英:香港前哨刘卫平《郭文贵背后小人赵岩》
·香港前哨揭开郭文贵赵岩“老领导”面纱/张英
·张英周末勿答独评网友王一平先生问
·严家祺惠札和张英致太极门师门信札
·张英:民主抗共,仲维光《反共是做人的底线》
·张英伟不再担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纪检组长 (图)
·张英呼吁支持王全璋竞逐荷兰郁金香人权奖 (图)
·国资委揭秘雄安最悲催网红张英森的真相 (图)
·河北张翠磊、王军平、张英在巡视组驻地被打 (图)
·张英先生吁请习近平等新领导推行还政于民的新四项基本原则
·陕西神木死亡国保警察张英或为他杀
·民运人士张英:十八大完全继续中共过去道路
·文革趣事:张英借痰装病/拓和提
论坛最新文章:
  • 埃及一清真寺遭受恐怖袭击:至少235人死亡
  • 伦敦地铁站被曝疑似恐袭 警方表示“虚惊一场”
  • 沙特王储炮轰伊朗最高领袖为“新希特勒”
  • 埃及清真寺大屠杀 已知的情况
  • 巴黎市区内老虎游荡 造成短暂惊慌
  • 德足协:中国U20在德友谊赛被推迟明年进行
  • 中朝友谊桥暂遭关闭 北京:朝方需要维护桥面
  • 图斯克:英“脱欧”协议任有可能但面对巨大挑战
  • 陷涉嫌猥亵虐童丑闻 红黄蓝公司股价美国大跌
  • 波恩气候峰会COP23的成果与不足
  • 阿根廷潜水艇消失之谜
  • 津巴布韦新总统承诺保护穆加贝一家人安全
  • 世界报:一带一路冲击国际地缘政治格局
  • 中国公安“大数据”系统引发担忧
  • 美国人怎样过2017年感恩节?
  • 津巴布韦新总统姆南加古瓦正式就职
  • 刘晓波纪念奖得主鲍彤:争取民主自由是初心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