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韩晓榕:我与唐柏桥的交道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8月13日 转载)
    
    
     有朋友打电话告诉我,唐柏桥在网上发的一篇题为《唐柏桥正告刘建安》文章,扯上我丈夫刘青。我上网查找,其中提到刘青的一段是:“你说我从刘青处拿过多少钱,你这更是血口喷人。我和刘青现在没有任何来往,我们自公民议政解散后形同陌路,你可以去问他,我唐柏桥从他那里拿过多少钱。如果我唐柏桥个人从他那里拿过一分钱,我也从此离开民运。刘青现在不可能袒护我,我也相信刘青是个诚实的人,不会象你一样造谣污蔑他人”我告诉了我刘青这段内容,刘青说他不想再看到这个名字。但是我却有些话想说,既然唐先生选择了网络公开的方式,那么我也将与他有关的交道公开一下。

    
    唐柏桥说没有从刘青那里拿过一分钱,此话十分含糊不知所指为何。我想最大的可能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因为民运的事情而拿钱,一个是私人之间的拿钱。对于民运之间涉及钱的事情,我从来不参与民运,刘青也不会告诉我。但是如果唐的话涉及私人的钱财,下面二段我的遭遇,使我家为唐柏桥拿出或将要拿出约一万九千美元,算不算唐拿了刘青和我的钱,请读者看完文章后自行判断。
    
    2002年的一天,唐柏桥XXXX找到我,说唐要到哥伦比亚大学读书,申办学生贷款需要担保人。唐的XX说自己尚有学生贷款未还清,所以不能为唐作经济担保人,请我千万帮他们一个忙。唐并且对我说是刘青让他找我的,那意思似乎刘青同意只看我的了。我后来才从刘青那里知道,唐在找我之前已经找过刘青,请刘青帮助他做经济担保人。但是刘青以家里经济的事情他不做主, 婉转将这件事情推开了。刘青认为这件事情他已经处理了,所以也没有告诉我唐请我们经济担保之事。听到唐柏桥XX提出这样的要求,我感到十分突然和为难,因为事前没有一点精神准备,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和说什么。
    
    当面拒绝他们这一帮忙的请求,我感到会让他们和自己都难堪,情面上有些抹不开,但情面抹不开就答应我知道是不妥的。这时唐柏桥XX再三以人格向我保证,他们无论如何是有经济能力偿还学生贷款的,他们处事和作人的原则绝不会不偿还学生贷款,他们绝不会因为我的担保而让我惹上任何一点麻烦。他们一再和至少当时很诚恳的保证,还有我情面上抹不开难以说不,使我有些不情愿但还是答应为唐柏桥做了学生贷款经济担保人。
    这真是一场噩梦的开始!
    
    唐柏桥在我名下的学生贷款是从2003年元月开始,贷款银行 Sallie Mae ,贷款总额一万八千一百零八元美金。2009年10月16号是唐最后一次付款。到此唐为他在我名下的贷款偿还了$3201.92美元,欠款$14906.08美元。
    从唐柏桥开始偿还贷款不久,就偶然有过唐不按时还款,银行就会将交款月单寄到我的名下。我向刘青抱怨并要他告诉唐,得到不同的解释,包括忘记了和银行搞错了等等,但是唐还是说他会很快处理好,不会再有麻烦了一类的话。确实会有一段时间相安无事,但是短者数月长不过一年,相同的情况又会再次出现了。后来刘青因为公民议政出现问题并解散(此事涉及另一件与唐有关的经济问题,具体情况谈下件事再交代),不再与唐有任何来往,银行再来唐没有按期还贷款的通知,全都是我不得不直接打电话给唐。
    
    2009年上半年开始,唐柏桥连续出现不按时还款,一次我在电话中要求唐按时付款,唐告知他经济状况出现变化,不能还款 ,以前是唐XX付款,现在他XXX的帐户已分开。当我提到一个月一百多美金,请尽量自己想法解决时,唐才恍然大悟说到,每月一百多还可以想想办法,六百多是绝对还不起了。至此,我才知道唐先生居然不知在我名下每月还款额度,唐还有另一笔每月六百多美金的欠款不知在谁名下。我真不知是该气愤还是庆幸了。去年七月,我不得已又给唐电话,唐先生说出事了,报上都登了。处理完事后会付款的。见报后才知唐先生夜晚在卡拉OK被不明身份人士殴打。此后,我查银行月单,2009年10月16号唐先生还款$141.08 美金。从此,他再也不付所欠银行贷款了。我最后一次与唐先生通上话,唐先生明确的说,他没有能力还钱了,他不在意他的信誉。还告诉我像他对付银行一样的对付银行吧,别接银行的电话,别理他们就是了。唐先生连自己的信誉都不要了,怎还会在乎我的信誉?最终唐先生也像对付银行一样的对付我,不接我的电话,不理我了。
    
    这么多年,我在唐先生欠款问题上通过不上十个电话,自感不得已对他形成骚扰。然而我在近一年的时间里每天有至少二个以上银行电话。我上夜班十二年,长期昼夜颠倒的生活令我困扰,我还要应对银行无休止的电话和留言。我面对的是一个当初誓言保证不会给我惹上麻烦,现在却是决心不还欠款的人,从而将我推入无休无止的经济纠葛之中。我存在三个难以逾越的问题:第一是我不还唐的贷款就是拒绝承担法定的责任,经济担保的法定责任就是贷款人不还担保人要还,我不遵守便是违背法律和美国社会赖以运转的信誉规则。第二是我不还唐的贷款必将付出沉重代价,美国社会许多必要的经济行为都是建立在信誉之上的,信誉被败坏我就无法再向银行申请我自己所需要的银行贷款。第三是我无法像唐一样让银行找不到自己,因此我将面对神经难以承受的银行无休无止的催讨。今年三月二十四号,我第一次为唐支付欠款562.18元美金。这些钱从法律意义上来说毫无疑义是被唐拿走了。
    
    ​半个小时前银行的电话又来找我,要我还钱。因为又有二个月的欠款外加迟付罚款。这就是我轻信唐先生留下的后果。
    
    二
    
    2006年的一天刘青对我说,他需要三、肆仟块钱将公民议政的事情了解掉。我很不理解为什么动不动就要拿钱出来,刘青说公民议政被税务局催着缴税和罚款,因为公民议政至今还没有申请非政府组织的免税帐号。而免税帐号问题在公民议政多次理事会提出,并在一年多以前的理事会上形成决议,责成公民议政执行主任唐柏桥在最短时间内完成申请,为此公民议政的其他日常工作,都可以放一放完成免税申请后再做。刘青说这件事情是必须由唐去做的,因为他是公民议政唯一拿薪全职工作的理事,而申请免税帐号是办公室责无旁贷的工作。刘青说事实上其他理事还是对此事提供了帮助,例如韩东方请一个与他关系密切的律师帮助唐申请,但是一年多过去直到要结束公民议政时,公民议政的免税帐号的申请都还没有进行。没有免税帐号的组织的经营就必须缴税,超过一年之后税务局还会增加罚款,所以要依法关闭公民议政就必须付清税务局的这些钱。在公民议政最后的理事会上,主席韩东方和刘青表示承担这件办公室失职所造成的后果,公民议政所欠税款和罚款韩东方和刘青每人承担一半,交由封从德来处理公民议政的关闭问题。
    
    而为什么坚决要关闭公民议政呢,刘青说公民议政实际上被唐柏桥劫持了。公民议政理事会形成决议要做的事情,唐作为执行主任往往一拖再拖不了了之;公民议政理事会通过决议禁止的事情,唐可以完全无视动用公民议政资源照做不误。这一点最集中体现在与法轮功的事情上,公民议政理事会曾经通过决议,为了落实公民议政的初衷,即进入大陆并设法开展政党政治,公民议政不与法轮功合作,更不可以让公民议政变成一个支持协助法轮功的办公室。刘青说并不赞同完全不能与法轮功合作,但是一旦通过理事会形成决议,办公室就不可以公然反其道而行之。由于唐完全不理会公民议政理事会的决议,以及公民议政本身的工作根本无法开展,所以公民议政主席韩东方提议,免除唐柏桥的公民议政执行主任一职,并在公民议政内部协商新的执行主任。唐柏桥回敬韩东方的手段是,他通知韩东方并告知其他理事,他不再挽留韩东方担任公民议政的主席。这就是说公民议政章程规定的最高领导人,被他提议的行政官员罢免并勒令走人。唐何以做下如此荒唐悖理之事,刘青估计当初决定由唐在纽约注册公民议政,注册中可能就有了能够最终决定组织的地位。不论真实情况究竟怎样,刘青和除唐柏桥以外的其他理事都同意支持韩东方结束公民议政的提议 。2006年9月15号,我在极不情缘,抱怨中为此开出了第一张支票,金额$3,400元美金,支票号码1579,支票左下角用中文注有“公民议政补税”。几天后刘青说还需追加$1,000美金。我又按刘青与韩东方共同承担约定,开出$500元美金支票。支票日期2006年9月24号,支票号码1582,支票左下角注有“公民议政补税”。这张支票是封从德到我家,我亲手交给他的。
    
    以上就是我和我家与唐柏桥曾有过的二段交道。也是一个提醒,与人交往,千万不要听他说什么,而要看他做了什么。以我为鉴!
    
    韩晓榕 5/31/2010
    
    注:刘青太太韩晓榕是作家曹禺的外甥女,中国科技部长万钢的表妹,原北京民族学院教师。来美国后一直在邮局里三班倒打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30101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易改:唐柏桥再露狰狞面目面对高智晟妻女 附袁建斌访谈
·知情者谈唐柏桥:距离产生美,残酷的美学定律
·易改:唐柏桥是个什么东西?
·唐柏桥痛斥柴玲:“每年六四都感到喜悦”?
·唐柏桥等紧急呼吁各界关注严正学的处境
·事关伍凡唐柏桥:特务与骗子谁更可爱?
·布托之死吹响了第四波民主化浪潮的号角/唐柏桥
·胡温的最后选择/唐柏桥
·从罢扁案看两岸政情/唐柏桥
·又逢”六四”------纪念”六四”屠杀十七周年/唐柏桥
·高智晟激进吗?/唐柏桥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中国面对的五大挑战类似秦国
  • 習近平國師王滬寧與中共全球擴張戰略方案
  • 严家祺:鹅群对一只被人类暴力杀害的鹅的哀嚎
  • 自由之火,生生不息——论刘晓波的精神遗产
  • 自由之火,生生不息——论刘晓波的精神遗产
  • 自由之火,生生不息——论刘晓波的精神遗产
  • 沙特阿拉伯是伊斯兰恐怖主义的策源地
  • 丰富而单纯的槟郎
  • 无知是另外一种知识
  • 台灣普通人以「常識性道理」想法對中共認知的謬誤
  • 祖先崇拜与等级制度——封建礼教是一种优生学
  • 北京驱逐"低端"人口的制度根源
  • 北京驱逐"低端"人口的制度根源
  • 祖先崇拜与优生学的内在冲突
  • 创造权与所有权
  • 欧洲人也意识到莎士比亚的谬误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无神论是犹太人进攻基督徒的思想武器
  • 滕彪AtrocityintheNameoftheLaw
  • 李芳敏14400011惡人謀害義人,向他咬牙切齒;12但主必笑他,因為知道他
  • 走向大自然我在LAMAR的那些日子(一)初到与大陆同学(下)
  • 谢选骏“长生天”(Tengri,腾格里)甚至可能是“天子”的音读转
  • 独往独来彭德怀留下的惊天秘密
  • 谢选骏新教主要以日耳曼式的小镇作为背景
  • 藏人主张「郭文貴現象」折射出中共強權的極端脆弱
  • 东海一枭儒词训解之九:止于中道
  • 冯正虎冯正虎编著:《我要立案(第5集)》
  • 陈泱潮国际人权日70周年在哥本哈根市政厅广场的演讲
  • 藏人主张澳洲政府對中共作出強硬反擊
  • 独往独来【曹长青访谈】怎么看川普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
  • 东海一枭阴阳微论
  • 谢选骏中国基督教化有望实现吗
  • 金光鸿习近平,你是中国人吗?
  • 东海一枭儒词训解之八:天下归仁
    论坛最新文章:
  • 1917-2017:俄罗斯面对十月革命遗产的纠结
  • 尼泊尔立法选举左翼联盟胜利在望
  • 91岁江泽民再露面 专家解读有敲打意义
  • 美国减税,中国为什么暴跳如雷?
  • 拯救气候协定 巴黎举行“同一个地球峰会”
  • 耶路撒冷是谁的首都?美以说了算吗?
  • 核心原则遇挑战:世贸组织如何走出危机?
  • 美媒担心朝鲜不仅造核武也能生产生化武器
  • 解放军无人机军中建制升级将配置到旅级
  • 中国媒体云集日本关注女留学生被杀案
  • 胡鞍钢指中国经济科技与综合国力都超过美国已是世界第一
  • 高金素梅:推动“原住民族转型正义条例”盼民进党勿杯葛
  • 中俄及去年再举行反导弹演习 称不针对第三方
  • 金正恩登长白山顶疑为宣布平壤有核大国作秀
  • 特朗普耶城决定迫使盟友以色列陷入内外困境
  • 内塔尼亚胡前往布鲁塞尔 欧盟立场是否一致受考验
  • 世贸部长级大会未开已闻火药味 美中都是头疼话题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