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英:甄京生在前哨义挺博讯韦石的全文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5月20日 来稿)
    
    〖张英按〗
    

    五一六那天,博讯首发的《张英致刘达文赞前哨支持博讯韦石》拙文,谈及香港《前哨》,今年4月号,有三篇专题文章,述评中共特务反水的郭文贵现象,义挺传媒先进的博讯韦石!
    
    老夫此件信札,开宗明义:这期前哨“大陆报道”,有甄京生先生揭批的《郭文贵跟踪令完成意欲绑架?》,点出问题要害:《献给中共贘罪拿回资产?》该文开头,点明起因:“郭文贵在一月二十六日爆料以后,在「推特」上,用自认为错别字很多的帖子对「博讯网」韦石泼妇骂街。”
    
    接着批郭,有二十六个段落,小标题,分别是:香港传媒没跟进,以贺锦涛吊胃口,在大陆倚仗贪官势力霸道惯了,编辑有权力删稿,老郭如有兴趣可报名传媒专业读书,谢建升并非通缉犯,私下录音属犯法,爆吴征料影射韦石白费劲,吴征用律师信回复了老郭,老郭皇帝不急太监急,阿海重获自由时应请韦石吃饭,所谓“民运人士”成“五毛”,“博讯网”的五毛留言,作为新闻网站须实事求是,郭文贵爆的是什么料,韦石录制视频反击,匿名英文信掲示郭文贵派人到美国,向“博讯”发动进攻,周永康安排攻击,要找的人包括令完成,帮侦探公司做事的人爆料,国安给钱郭文贵,周永康的暗杀系列,郭文贵的如意算盘,如意算盘可能适得其反,奉劝一下老郭“切莫高调”!
    
    多谢ForFour先生,今天传来甄京生的《献给中共赎罪拿回资产?郭文贵跟踪令完成意欲绑架?》原件全文。除了上述我五一六《致刘达文赞前哨支持博讯韦石》,已引用发表在前哨的二十六段小标题外,以及昨天《致秦晋兼及其它朋友挺博讯韦石》的信札中,详录了甄生此篇大作,其中《所谓「民运人士」成「五毛」》、《「博讯网」的五毛留言》两段,今悉甄生原文后面还有三节,小标题分别是:《郭文贵是侦查境外「反动」组织活动》、《郭文贵威胁要让数十名部级高官死》、《郭文贵手握李长春等常委的光盘》,共二十九段。所谓《郭文贵是侦查境外「反动」组织活动》,新的补叙见光,而另外两小节的内容,即《郭文贵威胁要让数十名部级高官死》、《郭文贵手握李长春等常委的光盘》,请参见前哨叶明先生的《郭文贵赖昌星是国安部“商干”特务》,兼谈《国安部干部录及海外间谍招募》,也有披露。现将甄生全文,一倂发表于下,以飱读者,伸张正义!🎐👏
    
    官逼民反,顺此奉告:我们民间,海外民运,抨击老共商干,郭文贵怪现象,义挺韦石等博讯网朋友的自卫,除恶务尽,这同纳粹中共内部的狼犬互咬,黑邦火拚,你死我活,百姓遭殃,性质不同,两码子事。切莫混淆,老是发神经病。大家纷纷在猜,郭文贵听命的“老领导”,江贼民集团的二当家,曾庆红也。果真如此,江曾团伙,火中取栗,自我毁灭。歹戏拖棚,鱼死网破,大快人心,老夫早就预料:“真真假假,真假参半,假作真来真亦假,真作假来假变真,乌呼哀哉,奈何奈何。小流氓居然叫板黑大老,郭文贵要玩老共团伙,让他玩吧,玩到自焚,当戱来看,也是乐趣。”!在此重申,稍安毋躁,等着👀瞧吧,👉要有耐心✌。
    
    附录原件全文
    
    献给中共赎罪拿回资产?
    郭文贵跟踪令完成意欲绑架?
    
    甄京生
    
    郭文贵在一月二十六日爆料以后,在“推特”上,用自认为错别字很多的帖子对“博讯网”韦石泼妇骂街。三月四日下午四时,郭文贵和韦石按在“推特”的约定,在法拉盛喜来登楼下餐厅见面。郭文贵的保镖提前赶到酒店大堂,对韦石、西诺等人拍照。韦石和一名纽约律师走向拍照男子,问为什么拍照,他回答说是学校的项目,拍酒店。这当然是胡说八道。郭文贵此行的目的,是向韦石送所谓的律师信。
    三月八日,郭文贵在“明镜网”爆料,被广泛认为雷声大雨点小—主要就是骂“博讯网”,其它猛料欠奉。
    
    香港传媒没跟进
    
    采访郭文贵的视频播出后,香港没有电子传媒跟进;隔天的报刊,包括经常引用“明镜网”、“博讯网”消息的《苹果日报》都没有跟进。这是为什么呢?
    据笔者了解,这是因为香港传媒的专业素质高,认为应该由能不断追问郭文贵、迫他说出真相的资深记者主持采访才专业,否则等于为郭文贵捧场。
    比如说,新闻学中有一种“挖坑技巧”,让访问对象无意中掉进去。采访者如果是有受过专业训练的记者,一定懂得这种技巧。
    看郭文贵的视频,觉得他前后互相矛盾的东西很多,如采访者用“挖坑技巧”,郭肯定要掉到“坑”里。
    郭文贵骂“博讯网”,早在网友的意料之中,他除了谩骂外也没有什么料,而且他的有关“博讯网”的料基本上都在他的“推特”中爆完了,只有爆了吴征,说是和“博讯网”老板韦石有关,但网友对此根本不感兴趣,在最后的提问环节中没有问到“博讯网”问题。
    
    以贺锦涛吊网友胃口
    
    郭文贵说中共政治局前常委贺国强之子贺锦涛是李友公司的负责人,但因为如果曝光他的问题,马上会引起千万人上街,有一名郭的“老领导”(是否曾庆红?抬举他了吧—编者)要郭不要讲,郭真的乖乖听话了。
    老实说,老子如不是为稻粱谋,何必辜负泡妞时间,枯坐逾三小时看那像老太婆裹脚布的又长又臭枯燥无味的视频,看得几乎打瞌睡。心里自怨自艾:这真不是人干的!如果不是追看“新科明星”贺锦涛,早就关灯睡觉了。
    郭文贵虚晃一枪,吊足了网友和笔者的胃口,却发现“贺锦涛”是镜花水月,徒成提高收视率工具。
    因而,网友不甘被吊胃口,在最后网友提问环节一窝蜂地追问贺锦涛的问题,但老郭仍然笑而不谈。
    
    在大陆倚仗贪官势力霸道惯了
    
    笔者是“博讯网”的“粉丝”,每天都看“博讯网”:该网不但有许多被证实了的中共内部消息,还有很多小百姓的维权示威动态。大陆的维权民众,是最弱势的一群,他们无端端房屋被强毁,田地被抢夺,工作拿不到工资,而许多所谓的“民主网站”,从不登这种消息为低层民众申冤。
    因而,笔者看不惯为低层百姓出气的“博讯网”被骂,两肋插刀赶来助阵。郭文贵在大陆时,倚仗贪官势力,霸道惯了,以为美国也是这样,只要依附什么势力,就能为非作歹。
    
    他为什么骂“博讯网”呢?
    他说“博讯网”刊登了他的负面消息。笔者上“博讯网”查了一下,确实有有关郭文贵的负面消息—全世界所有网络上,对这名声名欠佳的亿万富豪,负面消息还少吗?
    但“博讯网”也有郭文贵的正面消息—记得二○一五年,有一篇“博讯网”记者西诺访问郭文贵的文章,全文都是郭文贵为自己所作所为辩护。
    
    编辑有权力删稿
    
    郭文贵说“博讯网”删了访问记的部分。这就是老子骂郭文贵霸道的原因之一了—传媒的编辑有一项主要职权,就是红笔一挥,删稿—编辑如果不能删稿,还算什么编辑?
    老子也干过编辑。记得当年上大学新闻系时,那时还没有计算机,教授教学生,记者写稿要用“倒三角法”。就是记者写稿时,要在最后多写有关新闻背景的可有可无短短几段,最后那段字数要最少,然后逐段加一些字,所以叫作“倒三角法”,方便编辑因篇幅关系,有必要时从最后那段开始,逐段逐段删掉。
    
    老郭如有兴趣可报名传媒专业读书
    
    编辑删稿除上面所说的篇幅原因外,还有其它情况,如文字或内容和该传媒的风格不合拍;说不清楚的段落;露骨的色情描写;可能引起诉讼的骂人东西••••••老郭如有兴趣,可以去报读传媒专业进修一下,就会知道删稿是编辑不可剥夺的权力。而且,这也可以帮老郭改正“推特”上的错别字。
    在自由世界,编辑拥有独立自主的编辑权力,总统、总理都不能指挥传媒该编什么或该删什么。
    只看人家刊载负面消息,不看人家刊载正面消息,这也是我骂郭文贵霸道的原因之一。要全部登载你的正面消息,不可能!
    
    谢建升并非通缉犯
    
    新闻的一个原则是“有闻必录”,因而难免存在一些问题稿。说文章不实决不是一个人说了能算,必须拿出证据!
    另外,现在网络发达,网站如牛毛,但是稿件不够,所以,网站对稿需要量大。网站编辑会在网上搜索,能用的稿就会复制下来,放在自己的网上。老郭如要追究网站刊登不利于他的稿,应该找到源头。
    你要韦石撤稿,韦石真的替你撤了,但这有什么用?源头不解决,其它的网站还会复制,你不是白忙?
    郭文贵要求“博讯网”删除的其中一篇文章,据说是有关郭与河南商人谢建升纠纷的文章。郭在视频中,竟还称谢是“通缉犯”。
    其实,去年河南当局应该也是发现谢的冤屈,因而派人到谢流亡的加拿大和谢沟通。谢现在已经平安回国,仍然做他的酒店生意,当局并没有拘捕他,因而他不是“通缉犯”。
    郭在大庭广众面前,称谢为“通缉犯”,有可能触犯“诽谤罪”。主持人其实当时应该制止郭,不然对谢不公道,也会给自己惹麻烦。
    
    私下录音属犯法
    
    谈谈郭文贵所爆出的吴征料。
    郭文贵公布了吴征和他的电话录音,吴征称和韦石联系,为郭文贵删对其不利的稿。电话录音中,吴征和郭文贵商量删帖价钱,意思就是钱要送韦石。
    首先,私自录音是犯罪行为,而且打官司时也不能作为呈堂证据。一般人不会把亲朋好友的话都录音,除非是间谍。
    笔者不是美国警察,无权下令这是否需要跟进,还是让美国警察去搞掂吧,笔者不想掠人之美。但这证实了很多传媒对老郭的不利报道—老郭私自录像,用“妖精打架”录像搞倒了北京副市长刘志华看来属实。
    都是中国人,提一个醒,郭同胞,这里是讲法制的美国,不是中国大陆—偷录了人家“妖精打架”的录像也没事,还立了功,讨回了自己的地块。在美国,行事一定要小心,行差踏错一旦触犯了美国法律,可就要“吃不了,兜着『坐』”—坐牢!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爆吴征料影射韦石白费劲
    
    老郭只公布了吴征的录音,却缺乏韦石的录音,这怎么能证明韦石收了老郭的钱呢?或者老郭公布的录音是真的,但钱全部被吴征“黑吃黑”暗地里赚走了—或者韦石看在吴征的面上,真的删了对老郭不利的稿,但根本就没有收到钱,根本不知道钱被吴征赚走了。
    另外,老郭说他和吴征沟通几分钟后“博讯网”就删帖。
    这恐怕是胡说八道,这样说要拿出证据,也就是和吴征通话的时间记录和要吴征和韦石沟通删哪篇文章的通话内容,以及“博讯网”当时删前和删后的网页备份。不然谁信你的鬼话!
    老郭大概也知道这不足证明韦石收钱删稿,所以,在访问视频中,他要吴征站出来指证韦石。
    
    吴征用律师信回复了老郭
    
    但吴征却用律师信回复了老郭—在刘刚先生主持的“中国茉莉花行动部落网”上,刊载了吴征、杨澜等的纽约律师PhilipForlenza给郭文贵等的律师函,要郭文贵等立即停止诽谤并公开道歉,还要求赔偿所有的损失。但不知此信是真是假。
    这里应该肯定一下老郭—把吴征的共谍身份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老郭说韦石刊登的对其不利文章令他损失了几次几十亿,这和鄙人二十多年前的一件趣事异曲同工—二十多年前还没有手机,有一次,寒舍的电话坏了,打电话叫电话公司来修理,预约时间竟要拖好几天,鄙人很恼火,就说,本人正和人家洽谈一笔一百亿美元的生意,如果因为没有电话而导致生意无法成交,谁负责任?说得电话公司的客户服务员都笑了。当年年轻,比老郭口气大,牛得多!
    
    老郭皇帝不急太监急
    
    郭文贵指责韦石向中共出卖了高瑜、阿海、北风等。以前好像还指责韦石出卖“博讯网”在大陆的记者,但这次“主动撤控”,没有再说此事,算是进步。
    高瑜怎样被抓走,从她被抓那天起,网上都有有关她如何被抓的文章,也就是所谓“七不讲”,可以说“案情”一清二楚,中共的所谓《判决书》也基本上是这样阐述高瑜案,这和“博讯网”及韦石没有半点关系。高瑜最近也带话给韦石,说她被抓与韦石无关。
    这就是老郭不对了,用香港话说,叫做“皇帝不急太监急”。
    
    阿海重获自由时应请韦石吃饭
    
    阿海被抓是由“博讯网”最早报道的。笔者就是从“博讯网”知道这件大事的。据说,此报道震惊了全世界,人们认识到中共无法无天,竟冒天下之大不韪越境抓人。
    后来,“博讯网”又报道了阿海最后的身影—二○一五年十月十七日开车离开所住大楼的视频,阿海此一去至今不复还;还有十一月三日,国安四名特务去阿海家时,在阿海居住的大楼电梯里的视频。
    有关“铜锣湾书店事件”的所有发展,笔者都是通过“博讯网”了解的。
    笔者有朋友和阿海是朋友,他经常对笔者说,阿海重获自由时,我一定告诉阿海,“博讯网”为你出了很多力,你应该请韦石吃饭。
    至于北风,韦石已经有解释,此处不赘。北风要韦石,或者韦石要北风发布的视频,是外逃奸商王精的。韦石了解王精的来龙去脉,可能因为如此才不发表。
    这几件事的事实摆在那里,如果采访郭文贵时的主持人是资深记者,经不起记者的追问,郭文贵恐怕对这些都无话可说。
    
    所谓“民运人士”成“五毛”
    
    在这场中共特务郭文贵对支持民主的“博讯网”的进攻中,所谓“民运人士”扮演了很无耻的角色。他们哪里是什么“民运人士”,他们是一群地地道道的郭氏哈巴狗!
    “博讯网”报道了那么多低层维权消息,这是难能可贵的,笔者看另一家也算是民运的网站,从来不报道小百姓的维权消息。如果真的是“民运人士”当然应该支持民运,对“博讯网”,你不支持也就罢了,哪能还跟着中共狗特务中伤?
    可能有人给了一些钱,要他们向“博讯网”进攻,他们看在钱的份上,就成了无耻的“五毛”。
    其中有一个叫做唐伯桥的,此人不事生产,曾传出骗钱消息,这次成了向“博讯网”进攻的急先锋,在某宗教网站吐出了一大堆垃圾;有人和郭文贵勾结,提供给郭文贵向“博讯网”进攻的假资料作为炮弹。郭文贵在视频中感谢了一大堆所谓“民运人士”。
    “博讯网”如果被郭文贵搞垮了,谁最高兴?当然是中共;谁最痛苦,当然是大陆那些风餐露宿的访民!海外网站还有谁会替他们发声,还有谁会替他们申冤?可所谓的“民运分子”却巴不得“博讯网”倒台。
    
    “博讯网”的五毛留言
    
    韦石为人太忠厚,虎还没有落平阳就被犬欺了。
    “博讯网”的新闻报道后面让人跟帖,一些政治势力就豢养一些“五毛”,经常在“博讯网”的新闻报道后面跟帖。
    “博讯网”的新闻报道很平实,有什么就说什么,但这些跟帖者在主子的指使下,用肮脏和极端的语言咒骂,骑劫“博讯网”的新闻报道。
    笔者一名朋友,和韦石相识,曾劝韦石不要让人留言了,但韦石忠厚,仍然留着留言。
    这一次,这些无耻之徒可能拿了谁的钱,经常上帖的几个人,如什么“东方来”、“啊啊啊”、“朱仕强”(网友称其为“猪屎强”)全部倒戈相向,留言骂“博讯网”,骂韦石。下面是“猪屎强”的留言:
    韦石坐不住了,先是自爆郭文贵说他要求郭文贵投资博讯是假的,又爆郭文贵派人跟踪他,还删了郭文贵的帖子,看来博讯和郭文贵是咬起来了,狗咬狗啊。
    若我下边两条言论被删,说明博讯是专制网站,没有言论自由,一切都是虚假的,是它想给你看你才能看到的,是真是假都不可信!
    这狗混蛋老虎屁股摸不得,以为自己是谁了!
    “猪屎强”居住在加拿大,可能是无业游民,因而充当五毛。他在网上不眠不休,每天都在“博讯网”留下几十段留言,比“博讯网”的报道还要多,因为上的留言段数多,以段计算,赚的钱就多。
    他上的段子,很多都是重复,反正就是为了多赚钱。一个有职业的人,有可能这么有业余时间不眠不休“工作”赚外快吗?而一个无业游民,没有钱他有兴趣这样做吗?
    这些什么“啊啊啊”、“东方来”、“猪屎强”等,很多都是“多面”“五毛”,谁给钱叫他们骂谁他们就骂谁,骂马英九是台独给的钱,骂“博讯网”、骂韦石就是共产党给的钱。
    
    作为新闻网站须实事求是
    
    以上这些狗东西,还有那些所谓“民运人士”抱怨“博讯网”反共不彻底。人家作为一个新闻网站,当然要实事求是。
    对此,韦石在他反击郭文贵的视频中发出感慨:
    “博讯”从来没有说“拥护习近平”的口号,很多人批评我们为什么不反习近平,说我们可能拿了中央的钱;那现在郭文贵公开说了不止一次“拥护习近平”,大家为什么不说,就是这些人不说半个“不”字呢?
    
    郭文贵爆的是什么料
    
    但并非所有的民运人士都那么无耻。资深民运人士杨巍有篇网文评论郭文贵的“爆料”:
    关于郭文贵的爆料,几点不明,求教网友,是否有人可以解释?
    一、博讯当年究竟登了关于郭的什么负面内容,以致郭如此坐立不安,千方百计地要博讯删帖,为此愿意花几百万美金(相当于博讯年经营经费的数十倍)的大价钱?
    海外网上吵架,指控,辱骂,造谣,都司空见惯,内容或有不实,虚构,幻觉,都有什么了不起?多少人会关注这些是是非非,乃至非要如此大动干戈,必欲删除而后快?这样做岂不是让那些转眼就会被人遗忘的帖子永留人们心间?
    二、郭既然肯出大价钱,为何不直接找“博讯”谈判,非得如此费尽周章,找到吴征出面去谈判。从“爆料”看,吴征也非“博讯”之领导,只是个中间人的角色,但是又突然对着郭,变成了高层的代言人。
    三、郭称已经以刑事罪向美国法院诉讼韦石,西诺,究竟是什么刑事罪?诽谤?敲诈?间谍?
    据我知道,刑事罪在美国是公诉案(跟英国不同),对于刑事罪应该先向警方或检察机构报案,让他们调查后公诉。是不是这样?
    四、郭与其说是爆了“博讯”的料,不如说是爆了吴征的料,为何不直接向美国政府举报美国公民吴征是中国间谍?
    
    韦石录制视频反击
    
    郭文贵在爆料中说,他的女儿已经被允许回他的公司主持工作。这是不是郭文贵以搞垮“博讯网”与中共做的交易?看看韦石的爆料吧。
    三月七日,韦石录制了视频,三月八日在“博讯网”发布,作为反击郭文贵的一部分,用他几年搜集到的材料,爆出郭文贵是中共国安特务。现将视频整理如下(非逐字记录):
    我对他(郭文贵)的认识就是从二○一五年一月开始,博讯受到网络攻击,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当时己经报道了李友的负面消息,李友刚抓起来,我们开始有郭文贵的相关报道。
    
    匿名英文信揭示郭文贵派人到美国
    
    有一封匿名的英文信,引起我的注意。这是我们认识郭文贵的开始。二○一五年一月三日第一封匿名的英文信说:
    一个香港商人在美国要雇用一家美国公司,让“博讯网”站瘫痪,因为网上有他的一篇文章,并且授权要建一个网站。这个网站有一个链接,这个链接可以让计算器专家把点击链接的人的计算机控制住,然后搜索商人要的信息。
    这个商人的代表,已经从香港来到纽约,带着指示,对美国的几个家庭和办公室进行监视。
    这些家庭和办公室是通过IP,通过网上的IP找的,也就是在这之前,已经通过“博讯网”找到一些IP。“博讯新闻”是不记录IP,但“博讯论坛”是第三方的。
    我们“博讯论坛”的密码被人篡改了好多次,这一年半年来才没有被篡改,因为被篡改后我们就重置。这些IP密码都是写在本上,不会搞错的。所以他们已经进入了网络攻击,可以拿到一些IP,包括我个人的IP。可以找一些住处。
    这个代表,提供了一些中国人的名字,在美国生活的重要人的名字,有护照号码,还有其它证件。所以美国的侦探公司,可以为这个商人找到这些人。
    
    向“博讯”发动进攻
    
    这个商人还在二○一二年,授权黑“博讯”,并且要他们把“博讯”服务器瘫痪掉。二○一二年,“博讯”受一次最大的攻击,当时是黑社会式的。
    当时,他们(指郭文贵方)给“博讯网”的域名服务商写了一封信,说“博讯”对他们公司刊登了有害信息,你们域名服务商为“博讯网”服务,必须停下几个小时,不然我们有能力把你们瘫痪。这家公司没有理会,他们就发动了最大的攻击,这家公司收到了最大流量的攻击。这家公司后来对“博讯”说对不起,你这个域名必须转走。
    转到第二家公司,这家公司没几小时就打电话来,说对不起,我们不能为你服务。这公司没有说原因,但我知道什么原因。
    
    周永康安排攻击
    
    我们又转了第三家公司—我们求助于一家技术公司,这家技术公司就替我们推荐了另一家公司,这家公司说我们不怕,不怕威胁,不怕攻击。第三家公司算是没问题。
    这件事当时在美国引起很大的轰动,当时美联社、BBC,所有主流传媒都有报道。这是二○一二年四月份,当时我们正在报道薄熙来和周永康。当时周永康名字刚刚出来。我们了解这次攻击是周永康安排的。
    这是对美国基础设施的攻击,影响数百万个网站服务。
    
    要找的人包括令完成
    
    要找的人包括令完成,当时叫王成,我不知道是令完成。
    后来讲到商人的姓,叫KWAK,和郭文贵的KWAKS相似。后来一封信讲到商人的名字,叫HOWANKWAK,他的助理叫作小苹果。
    KWAK还雇用公司,散布一些中共官员的负面消息,提到刘淇。邮件里有小苹果给侦探公司的原始邮件,这是二○一五年一月四日的邮件,提供了三个人的名字,还有中国的身份证号码、生日,要查他们住在美国的什么地方。
    第一个人出生于一九七四年一月二十四日,身份证四三○五••••••五二七,第二个人出生于一九六二年十月十七日。第三个人叫马凯,一九七四年出生。
    邮件里有十个人的名字,包括令完成的不同证件,令完成有三个证件,在香港和澳门的三个通行证号码都有。
    
    帮侦探公司做事的人爆料
    
    这些东西都是匿名,是帮侦探公司做事的人爆料。可能发现郭文贵这样做不正义,可能违反美国法律,所以拒绝给郭帮忙攻击博讯。
    但他们帮郭文贵做了追踪令完成的事情。他们拒绝攻击博讯,郭文贵就不付款。后来我和侦探公司的负责人见了面,口头讲的更多。
    二○一五年一月二十六日,侦探公司一名技术人员电邮里有这么一段,郭文贵命令监控美国这些人,告诉侦探公司特工,说这些人偷了他们的信息,在网站攻击了郭先生。
    郭先生还命令攻击两个网站,一个是“博讯”;另一个是中国国内的股吧,是一家很著名的股票公司,可能是上市公司。郭文贵说他只是给钱,不是下命令,说明他是指挥者,但他说不负责任。
    二○一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助理的邮件说,郭先生让你(指侦探公司)把住在那房子的人的名字给找出来。这说明郭负直接责任。他们拿到那人的地址、录像,四十多岁,男的。还有令完成女人的名字、年龄、护照号码,还有他太太。
    
    国安给钱郭文贵
    
    郭服务国安部是没有疑问的。“博讯”有渠道了解一些事情,郭文贵搞这些事的钱是哪来的?国安给的,总政联络部也给了一部分,但军队的钱比较复杂,主要是国安给的。
    国安替郭文贵办了几个身份,以维稳和针对反华势力为借口做了开支。说明郭是在编的情报人员,不是官商勾结占便宜的。来办事有铁证,还有人证。这是我的信息源告诉我的,这个信息源是可以知道习近平和李源潮在今年两会之前,他们两个谈了一晚上。
    追查令完成那么庞大那么高级的秘密行动,二○一五年七月,“博讯”第一家把这个捅破,所有的秘密人员都撤回。
    
    周永康的暗杀系列
    
    二○一五年一月,郭文贵被中纪委约谈,逃离中国,但他主动立功,对“博讯”就是这样。他知道北京需要这些东西,这时他主要花自己的钱。
    二○一二年有个暗杀计划,两个媒体人和一个非媒体人在周永康的暗杀系列。还有德州的那个灭门案,(男主人)是个关键人物,和周永康有关系。我们报道以后,执法部门曾找我们。二○一二年郭文贵找我的信息,找我的住处。
    
    郭文贵的如意算盘
    
    郭文贵和儿子只身逃出,老婆与一个女儿,还有兄弟都在大陆。公司也在大陆。他称在海外赚了多少钱,谁知道是真是假!人是逃了,但大陆的钱拿不到。
    如上韦石的视频已经说明,郭文贵的两大任务是搞垮“博讯网”和追踪令完成。现在先分析搞垮“博讯网”。网上已经有一篇署名“空椅子”的文章分析了此情况,该文章说:
    唯一可以替郭文贵保命保财的,只有中国政府。但是郭文贵要想得到中国政府的庇佑,让他可以来回自由,那么自己一定要戴罪立功。于是,我们就顺着这个逻辑来合理地推测一下:郭文贵得到中国的秘密指示,要想保住性命,要想拿回财产,那么就得把“博讯”干掉。
    如果这个推测是正确,那么我们就可以理解郭文贵第二次曝光的举动和言论了:贺国强、傅政华、李源潮只是一个引子,他的真正目的就是完成自己的秘密任务:干掉博讯。于是给韦石发短信要出资二千万,于是要起诉博讯,于是要指控韦石和西诺是特务,于是要派人跟踪威胁韦石,于是在前一天突然住院,伪装自己可能被“特务们”的威胁干掉来证实韦石的能量,于是吴征也躺着中枪,成为韦石和中国政府之间的秘密联络人。当然,也许吴征也是政府安排的舆论牺牲品••••••再分析一下跟踪令完成这事。看了韦石的视频,郭文贵找令完成找得那么急,这是为什么?
    看来也是要和中共做大买卖—如果能将令完成绑架回国,那对中共可是大礼物—令完成拿了许多绝密中央文件,被海外传媒称为“政治核弹”。郭文贵把令完成绑架回去,去掉中共心病,一定会获中共重赏—这是比搞垮“博讯网”更大的功劳。
    当然,也有可能郭文贵把令完成绑架后,逼令完成交出中央绝密文件,然后以这些文件为筹码,与中共讨价还价。
    
    如意算盘可能适得其反
    
    另有一篇网文说:郭文贵的做法是,中共如果不解决他提出的问题,他就继续爆料,直到解决问题为止。我知道想看中共出丑的人很多,但是我个人为郭文贵自身的处境担心,第一,国家机器的力量远远大于个人。第二,如果郭文贵恐吓成功,那么就马上出现第二个第三个郭文贵,中共怎么办?郭文贵的如意算盘不可能打响,而且可能害死自己。
    郭文贵难道不知道中共和他一样心狠手辣,翻脸不认人吗?如果郭文贵真的搞垮“博讯网”,绑架了令完成,居功至伟,中共请他回国,他欣然回国,那就是自投罗网!
    
    奉劝一下老郭“切莫高调”
    
    奉劝一下老郭,“切莫高调”!至今,中共还没有把你列入“红色通缉令”名单,但不要以为就没事。这样疯狂张扬,肯定是自掘坟墓找死。“红色通缉令”由国际刑警而不是由中共发出,一旦中共把你列入“红色通缉令”,美国警方无论如何都得抓。你到处张扬,唯恐人家不知道你的存在,美国警方要抓你很容易!本来,美国警方可以以“找不到人”搪塞中共,现在不行了,非抓不可,因为你又是上电视,又是上酒店和人约会吵架,无法以“找不到人”搪塞中共。
    郭文贵认为,在他与韦石在纽约喜来登会面后,《环球时报》发文“黑”他,因而《环球时报》是支持韦石的。其实,这与韦石无关,而是警告,你“爆料”不离口,中共会不担心?
    三月十四日上午十点许,新浪微博“公安部打四黑除四害”(公安部治安管理局暨打四黑除四害专项行动办公室官方微博)转载一部视频,并配发文字:“『邪性富豪』郭文贵的一些往事,你会感兴趣”。这是由公安部发出的,警告意味不言而喻。
    三月十四日,明镜电视在YouTube上开设的“明镜火拍”等频道被关闭。“明镜火拍”上传了郭文贵爆料视频。打开“明镜火拍”的YouTube连结,页面上写着“由于屡次违反或严重违反了YouTube关于垃圾内容、欺诈行为和误导性内容的政策或其它服务条款,此账号已被终止。”这只有中共才做得到。
    老郭,好自为之吧!
    
    郭文贵是侦查境外“反动”组织活动
    
    第二种人是半在编的,在圈子里被称为“商干”。说他们是半在编,就是因为这些人的名字上了国安部计算机排列的人员序列,但是没有进入情报系统的行政编制。这种人是比较接近于密干的,有的上了国安部的储备干部名单,有的发了警服或证件。福建省厦门市远华特大走私案的主犯赖昌星,就是国安部(也是总参二部)的正处级“商干”特务,有工作证、有拘捕权,还有国安部和总参二部的全国特别通行证。
    二○一五年三四月间闹得纷纷扬扬的郭文贵案件,表明郭文贵也是“商干”特务。郭文贵因被财新网等媒体起底,并被爆与落马国安部前副部长马建勾结敛财,引发郭文贵和“财新网”总编胡舒立的口水大战。郭文贵在接受海外媒体采访时,扯上王岐山。一个商人如何敢挑衅王岐山?“博讯网”披露,郭文贵敢打着国家安全部的旗号,与他早年与国安部的“密切合作”经历有关。因郭文贵持有美国绿卡,以及香港护照,他曾被国安部列为合作对象。他长期为国安副部长马建主管的国安部第十局工作。第十局是对外保防侦察局,主管驻外机构人员及留学生监控,侦查境外“反动”组织活动。
    
    郭文贵威胁要让数十名部级高官死
    
    此前,有海外媒体爆料称,郭文贵手中握有一套涉及中共“国家安全”的保密文件,以此要挟王岐山接受他的两个条件。其一,本人不能继续被查处,他的“民族证券”和国内的所有财产不得予以冻结,仍然属于郭文贵家族。他本人不回国接受调查。其二,他的各级下属不得受到查处。
    郭文贵还威胁说:“如果共产党让我死,我会让数十名部以上高官死,会启动在中国大陆和香港的黑道程序,将让郭文贵不爽的人血流成河。”他宣称,他手上有马建交给的中共驻外情报网的一份绝密名单,此名单一旦公布,将导致中共情报系统的致命重创。据称,郭文贵握有这套涉及“国家安全”的保密文件是因为马建落马前预感大事不妙,于是派郭文贵前财务总监急赴美国去见郭文贵,将文件送到郭手中。这就不仅是互相勾结,利用国安特权敛财,而且是叛党叛国。
    
    郭文贵手握李长春等常委的光盘
    
    郭文贵还手握部分高官的问题录像,主要是政治局常委淫乱遭偷拍的视频。郭文贵在北京拥有神秘会所,核心部份是在一座极隐秘的四合院。来这个会所寻求放松的要人都是副国级与正国级的,正部级的连门也摸不着。这只是一个粗泛的标准,但作为其政商合伙人的国安部副部长马建自然随便进出。还有马建仕途恩人、前国安部长许永跃也随便进出。部分高官的淫乱录像协助制作的技术人员统统为国安部特工。
    已知被录光盘的有前政治局常委李长春等人。据说,有若干现任政治局常委也被录了。有人认为,若干现任政治局常委是属于江泽民派系的。马建和许永跃当然不会被摄录,而是摄录其它政要,以便将来要挟、讹诈。
    马建公器私用,屡次偷拍讹诈。他曾为郭文贵征地而策划、主导了偷拍前北京副市长刘志华淫乱视频,并导致刘志华二○○六年下马,二○○八年被判刑,从而使得被刘志华没收的郭文贵的繁华市段土地失而复得。马建主导偷拍刘志华的证据被中纪委取得,成为决定抓捕刘志华的关键证据。然而,这也是导致马建落马的直接因素之一。
    二○一七年一月二十六日,郭文贵接受“明镜”采访,爆料说他的公司虽然是民营公司,却是国安部的联络单位,由马建及其部下负责联络。这就证明,郭文贵的公司为马建的国安部工作,其实也充当白手套,为马建等国安部干部非法敛财服务。
    马建案件和郭文贵案件暴露出国安部的贪污腐败已经相当严重,病入膏肓,难以医治。这两个互相关联案件的背后折射出中共国安系统内部管理已出现严重问题。而由于其职责的敏感性和关键性,国家安全系统的任何疏漏都有可能导致对中共高层和党国安全构成直接威胁。中共高层已经失去对国安部的有效控制,国安系统被整顿势所必然。这就是习近平任命其亲信陈文清就任国家安全部部长,全面整顿国安部的背景及原因。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08061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张英:致秦晋兼及其它朋友挺博讯韦石
·张英:致刘达文赞前哨支持博讯韦石
·答相林缅怀蒋纬国悼念六四28周年/张英
·张英:祝贺马克龙当选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新总统
·张英:法国总统大选结果揭晓不出早先所料
·张英:林郑月娥香港上位是国妖小德子张赢假核心习大大
·张英:张德江将险胜习近平香港小圈子选举特首歹戏
·张英:荷兰大选是欧洲叫停民粹的风向球
·张英:守岁辞岁迎岁和爆竹烟火是东西方文明风俗的共性
·张英:大雪重霜气候变冷 室内玩耍户外溜冰
·张英:中国狱中的将军新兵连花名册补新报到上将
·张英:从阿密图书馆婴儿阅览室谈起
·张英:含饴弄孙想起七十年前儿时顽皮
·张英:蒋经国生母毛太夫人墓碑失而复得记
·祝贺杨斌恢复自由/张英
·张英:梁山桥义建中国远征军将士孤军墓与纪念碑
·张英:终于找到马航MH370西印度洋随海残片证实预见正确
·张英:简评今天香港立法会改选和预估明年特首选情
·张英:严家祺《儒家文明的“人生游泳术”》及附评
·张英:公刘独评徐水良近作三篇
·国资委揭秘雄安最悲催网红张英森的真相 (图)
·河北张翠磊、王军平、张英在巡视组驻地被打 (图)
·张英先生吁请习近平等新领导推行还政于民的新四项基本原则
·陕西神木死亡国保警察张英或为他杀
·民运人士张英:十八大完全继续中共过去道路
·文革趣事:张英借痰装病/拓和提
论坛最新文章:
  • 法新社:中国开发水电应对气候变化
  • 马克龙承诺将向联合国递交世界环境公约
  • 萨德受阻驻韩美军提前部署远程空对地导弹
  • 北爱尔兰DUP党魁回伦敦与特雷莎·梅谈判
  • 美俄谍战争议浓 普京问候海外俄间谍引关注
  • 平壤客气拒绝文在寅同组奥运队邀请
  • 刘晓波肝癌晚期医院救治刘霞陪侧 官方缄默
  • 10年来中国每天催生千万富豪400个
  • 特朗普掉进了习近平的陷阱
  • 吓阻赌博 澳洲皇冠度假村职员遭沪法院判刑
  • 中国隔日再派四海警船巡弋钓鱼岛引关注
  • 蒙古大选 3候选人涉贪腐与去中国化为共性
  • 地中海俱乐部恢复了盈利性增长
  • 海航创办人陈峰亲口驳斥郭文贵“一派胡言”
  • 黑布盖金紫荆像“迎”习 象征真相被蒙蔽
  • 挪威首相访华前夕刘晓波获释? 官方说不知
  • 马英九:须在和平民主环境下 才能谈统一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