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拿破仑是德意志统一的先驱——由此联想到现代的中日关系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2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在《德国的效率来自劣等种族》一文中,我曾经写道:
    

    不论是劣等种族普鲁士人的血液造就了德国的强盛,还是德国殖民者通过奴役普鲁士人而获得了走向强盛的训练——德国的“优秀”都和劣等种族的存在密不可分。而就历史过程来看,“劣等种族普鲁士人的血液造就了德国的强盛”和“德国殖民者通过奴役普鲁士人而获得了走向强盛的训练”这两个要素,其实是事物的“一体两面”。
    
    现在,我想谈谈事物的另外一个“一体两面”:德国的宿敌法国才是德意志统一的推手,而法国独裁者拿破仑就是德意志统一的先驱。
    
    例如,拿破仑一生的重要成就之一,就是摧毁了“神圣罗马帝国”(962–1806年)的结构,将拥有超过一千个邦国的神圣罗马帝国改组成三十九个邦国,这些邦国组成了“德意志邦联”,成为1871年建立的“德意志帝国”的基础。
    
    普鲁士宰相俾斯麦能将这三十九个邦国统一成一个德国的前提,就是拿破仑先从神圣罗马帝国的尸体中制造了这些国家。
    
    这个所谓的“神圣罗马帝国”全称为“德意志民族神圣罗马帝国”(德语:Heiliges R?misches Reich deutscher Nation;拉丁语:Sacrum Romanorum Imperium nationis Germanicae),是个连首都都不明确的可怜虫,只有一个“帝国议会”从1594年至1806年设在里根斯堡,就像现在的欧洲议会。单是常用语言就有拉丁语、德语、意大利语以及诸种西日耳曼语系、罗曼语系和斯拉夫语系等语言。
    
    神圣罗马帝国奉行“选举君主制”,版图以德意志地区为核心,包括一些周边地区,在巅峰时期包括了意大利王国和勃艮第王国。在帝国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它由数百个附属单位组成,其中有侯国、公国、郡县,帝国自由城市和其它区域,像是现在的俄罗斯那样五光十色。和前苏联、现在的俄罗斯相似的是,神圣罗马帝国早期是由拥有实际权力的皇帝统治的国家,中世纪时演变成承认皇帝为最高权威的公国、侯国、宗教贵族领地和帝国自由城市的政治联合体。神圣罗马帝国的法统,十分奇怪地追溯到德意志(日耳曼)人的死敌罗马帝国那里,所以称之为“神圣罗马帝国”。
    
    这个演变的起源在公元476年,西罗马帝国解体,其末代皇帝被西哥德人废黜,发出退位诏书,宣布西罗马帝国不复存在,帝国的所有殖民地均可自行独立。只有东罗马帝国保留下来,后来史称“拜占庭帝国”。
    
    西罗马帝国虽然于476年瓦解,然而罗马人在巴黎地区的统治一直持续到486年,那一年日耳曼民族的一支法兰克人的某部首领克洛维彻底打败了罗马人,建立了法兰克王国墨洛温王朝。其后法兰克王国不断发展壮大,到800年王国在加洛林王朝的查理大帝的统治之下达到鼎盛,征服国土范围到今法国、德国、荷兰、瑞士、北意大利、波希米亚、奥地利西部、伊比利亚半岛东北角的领土。其后至800年查理曼在罗马礼拜时被教皇加冕为“罗马人的皇帝”,整个法兰克王国也被称为查理曼帝国。
    
    840年,查理曼之子路易一世去世,他的帝国也随之分崩离析。843年,路易一世的三个儿子订立凡尔登条约,分全国为三部分。其中查理大帝的长孙洛塔尔(795—855年)承袭皇帝称号,并领有自莱茵河下游以南、经罗纳河流域,至今意大利中部地区的疆域,称为中法兰克王国。而他的弟弟路易(804—876年),被称为日耳曼人路易,分得莱茵河以东地区,称为东法兰克王国。另一个弟弟秃头查理则领有除此之外的西部地区,称为西法兰克王国。
    
    基本上在差不多时候的九世纪早期,于五世纪从欧洲大陆进入不列颠的日耳曼人盎格鲁、萨克逊等部落的后裔也在不列颠岛上形成统一的英格兰王国,并将本土不列颠人征服。
    
    查理曼死后,西罗马帝国皇帝这个头衔,始终由东法兰克王国和西法兰克王国的加洛林君主轮流拥有。然而,胖子查理于887年被废黜之后,加洛林帝国自此瓦解,再也没有统一。自胖子查理之后,罗马帝国皇帝的头衔拥有者大多是由教宗加冕的意大利国王,意大利国王的实际统治范围极其有限,仅限于意大利东北部,而那些国王几乎是清一色的意大利本土贵族,最后一位本土国王是贝伦加尔一世。
    
    大约在900年,东法兰克王国地方势力崛起,形成了四大公国,它们是:萨克森、法兰克尼亚、士瓦本和巴伐利亚。当加洛林家族的最后一位国王孩童路易于911年去世后,东法兰克贵族没有选择西法兰克王国的加洛林家族作为路易的继任者,而是选举法兰克尼亚公爵康拉德为新一任国王。康拉德临终之时,指定宿敌捕鸟者亨利为继任者。919年,萨克森公爵亨利在众多东法兰克王国的公爵当中,被推举为东法兰克王国国王,亨利去世后其子奥托继位为东法兰克国王。 962年,东法兰克国王、奥托王朝的奥托一世在罗马由教皇约翰十二世加冕称帝,到973年在位,成为罗马的监护人与皇帝和罗马天主教世界的最高统治者。
    
    1157年,这一帝国得到了“神圣帝国”的称号。1254年,帝国第一次开始使用头衔“神圣罗马帝国”,1512年的科隆帝国会议后颁布敕令,使用“德意志民族的神圣罗马帝国”,此后作为官方名称沿用直至1806年。
    
    教宗利奥三世认为公元800年查理曼大帝的加冕标志着神圣罗马帝国的开端,然而大多数人还是认为那时的帝国应该叫做法兰克帝国。
    
    在955年,奥托一世在对阵马扎尔人的列希菲德战役(Battle of Lechfeld)中赢得了一场决定性的胜利 。在951年,奥托一世帮助阿德莱德(Adelaide),一位意大利的寡妇王后击败了她的敌人。他接着娶了她并控制了意大利。奥托一世于962年被教皇加冕为皇帝。从那时起,日耳曼王国的事务就与意大利和罗马教廷的事务缠绕在一起了。奥托的加冕仪式使日耳曼国王们成为了查理曼帝国的继承人,并通过帝国继承原则也使他们成为古罗马的继承人。
    
    这也重新引发了与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的东罗马帝国皇帝的冲突,尤其是在奥托一世的儿子奥托二世自称为罗马人的皇帝之后。尽管如此,奥托仍然以迎娶拜占庭公主提奥法努(Theophanu)的方式保持了与东罗马帝国的联姻关系。他们的儿子奥托三世把注意力放在了意大利和罗马教廷上,并开展了广泛的外交,但是他却于1002年英年早逝。继位是他的表亲亨利二世,他则专注于德意志内部事务。
    
    当1024年亨利二世驾崩时,康拉德二世,萨利安王朝的第一位统治者,仅仅经过与众公爵和贵族的一番辩论后便当选了国王,这逐渐演化出了“选帝侯”制度。
    
    神圣罗马帝国的存在,基本上得力于日耳曼和意大利这两个主要成员,而日耳曼人也并没有消除多少野蛮的特性,但是他们从意大利的文化、科技和贸易等方面获利良多。意大利人欣然接受由帝国确保的和平与稳定,因为他们曾经受到蛮族入侵。由帝国所提供的保护防卫了罗马教廷,并且让意大利的城邦国家得以开始发展。
    
    然而,皇帝和教皇之间的对抗,间接的形成了日耳曼的未来命运。这项对抗是关于皇帝对主教职位的授予,和日耳曼境内其它教堂神职人员的任命。教皇格雷戈里七世反对这项措施,因为如此一来导致教堂神职人员的职位买卖,成为主要的贪污腐化来源。神职人员的职位常常落到出价最高的竞标者手里。在长期数字教皇和皇帝之间的竞争,教皇赢得选择主教的权利。在这场争执中,帝国就在日耳曼爆发了内战。
    
    削弱了皇帝们在日耳曼和意大利的统治权。当皇帝被暂时逐出教会并且投注于对抗罗马的战争时,帝国的政权就已失去效力。在未受到皇帝的干预或帮助之下,地方上的日耳曼亲王团结自己的力量并与维京人作战。在意大利,兴起中的城邦国家联合起来组成伦巴底联盟,并拒绝承认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地位。
    
    因此随着德意志各诸侯离心倾向的加剧,皇帝的地位不断下降。1356年卢森堡王朝的查理四世颁布《金玺诏书》(《黄金诏书》)以后,皇帝实际由王国境内七大选帝侯选举产生,他们是最古老同时也是最具权势的三大教会诸侯:美因茨大主教、科隆大主教、特里尔大主教;四大世俗领主:波希米亚国王、莱茵—普法尔茨伯爵、萨克森—维滕堡公爵,勃兰登堡藩侯,本身代表帝国的成员国不再认为皇帝与帝国有实际价值。
    
    在日耳曼和意大利的政权,自此从皇帝身上转移到地方上的亲王和城市。皇帝的军队叛乱,占领由他们驻守的城市和城堡,并宣布这些地方被解放。而当时的皇帝为重新夺回意大利,对日耳曼地方上的亲王作了很多的让步。到了十三世纪中期,神圣罗马帝国便已名存实亡,皇位更虚置达二十年。日耳曼的亲王只关心自己所保有的东西。意大利的城邦国家并不接受日耳曼的统治者,而且他们也强大得足以防卫自己。
    
    中古时代的皇帝是由日耳曼的亲王推选出来的,但仅徒具空名,对地方的控制力远远不及他们对自己家族庄园的掌握。几个世纪以来,日耳曼只能算是欧洲的一股小势力。
    
    16世纪时,哈布斯堡家族试图重振皇权,但因欧洲各国和德意志诸侯的联合反对而作罢。
    
    神圣罗马帝国到了12世纪至13世纪期间,皇帝因为皆为家族少量力量以政治手段和联姻取得王位和帝位,因此缺乏强大的王室领地,来作为税收来源和王权扩张的基础,对于皇帝名义上可向帝国内成员收取的只有定额军事征收税。帝国的原始设计是依靠教会提供权威和支持来成立,但随着皇帝和教会这个最大合伙人决裂、斗争,使得皇帝的实力和权威一口气被掏空,权力逐渐衰弱。
    
    而因资本主义发展而富庶的北意大利城邦,如威尼斯、佛罗伦斯、比萨等等,持续地吸引着皇帝的注意和精力,使帝国对日耳曼与意大利其它地区的专注也减弱。
    
    此外,帝国欠缺公认的王室继承法,因此一旦皇帝去世,往往造成各选帝侯继任皇帝的纷争,因而导致帝国的内战和陷入无政府状态。继位皇帝必须以武力战胜其它不支持的诸侯,或者必须想办法赢得多数诸侯的拥戴,才能维系皇帝的权威;在这种情况之下,神圣罗马帝国虽然有各成员国集结成一个核心“国家”之名,实际上却逐渐演变成为一个松散的“邦联组织”。
    
    17世纪初,日耳曼爆发了三十年战争。当这场席卷欧洲的战争结束后,因为《威斯特伐利亚和约》,神圣罗马帝国内的诸侯可享有自主权。这使得皇权进一步的被削弱,帝国境内的诸侯各自为政,他们的领地有如一个独立的王国。到了18世纪,波兰王位继承战争、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和七年战争,长达三十年的烽火连天,使得日耳曼的经济倒退了近200年,犹如回到了农奴制的封建时代。整个帝国形成三百多个大小邦国,神圣罗马皇帝也成了徒有其名的傀儡。
    
    1789年,法国大革命爆发。神圣罗马皇帝利奥波德二世的妹夫、法王路易十六被推翻。而他妹妹,法国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被法国共和政府处决,面对“平等、自由、博爱”思潮的扩散,利奥波德二世极力联合欧洲各国君主,以武力保卫法国的君主制。1792年利奥波德二世正式与普鲁士缔结同盟,准备以武力干涉法国。他却在这时暴毙,不过他的儿子,神圣罗马皇帝弗朗茨二世继续了他的政策,更于次年与普鲁士、萨丁尼亚、英国、荷兰和西班牙组成第一次反法同盟。但这个联盟在1797年,因联军被拿破仑所率领的法国意大利方面军打败,被迫议和而土崩瓦解。
    
    1799年,欧洲列强趁拿破仑的军队被困埃及的契机,再次发起反法战争。这次神圣罗马帝国联同英国、土耳其、俄罗斯组成了第二次反法同盟。但同年底拿破仑只身返国,发动雾月政变并取得法国军政大权,成为法国第一执政。此后拿破仑亲自指挥意大利方面军,回头对付反法各国,于1800年打败联军,神圣罗马帝国不得不与拿破仑议和,并解散反法同盟。而拿破仑在政变结束后三周发表的公告中,宣布“大革命已经结束”,从革命领袖摇身一变为反革命领袖,令欧洲列强稍微安心,再加上他们的实力受损,因而暂时放弃反法的行动。但拿破仑的侵略扩张野心令欧洲在几年后再起干戈。
    
    1804年5月18日,拿破仑称帝,这无疑是向神圣罗马发起致命一击,是要连根拔除后者的法统,并由自己这个科西嘉的乡巴佬来充当罗马帝国的继承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弗朗茨二世见到法国大革命和拿破仑的崛起加剧了德国诸城邦的分化,担心法国顶着“帝国”的名义再次扩张,与神圣罗马帝国抗衡。因此,他为了保住帝国的法统,决定与英国、俄国、瑞典、那不勒斯组成第三次反法同盟。1805年,神圣罗马帝国在俄军支持下入侵法国的盟国巴伐利亚。而那不勒斯则和神圣罗马帝国一道进攻拿破仑在意大利的盟国。不过拿破仑迅速做出反应,自本土挥军渡过莱茵河。12月2日,法、俄、神圣罗马三国皇军,在奥斯特利茨(Austerlitz)打了一场“三皇会战”。拿破仑最后不但守住巴伐利亚,更攻入哈布斯堡领地摩拉维亚,更将神圣罗马帝国军赶出意大利,并在普鲁士境内打败沙俄援军。
    
    12月16日,法国和帝国最终签订《普雷斯堡和约》。和约签订后,拿破仑决定成立以自己为护国公的莱茵邦联,以整固自己在德意志地区的盟友。1806年7月12日,在拿破仑的威逼利诱下,十六个神圣罗马帝国的成员邦签订了《莱茵邦联条约》(Rheinbundakte),脱离神圣罗马帝国,加入法国纠集的邦联。此举严重削弱神圣罗马帝国的主力奥地利在德意志地区的领主地位,令弗朗茨二世大为不快。拿破仑为了吸引更多国家加入邦联,决定亲手终结神圣罗马帝国。因此他对奥皇弗朗茨二世发出最后通牒,要求他解散神圣罗马帝国,并且放弃“神圣罗马皇帝”和“罗马人民的国王”的称号。因为法国文人伏尔泰早就说过了:“神圣罗马帝国既不神圣,也不罗马,更非帝国。”这也从侧面反映出神圣罗马帝国在历史上未有过正统的根源与名号,与前罗马帝国几无任何关系。在拿破仑这个科西嘉岛上的拉丁野人看来,日耳曼人怎能自称是“罗马人民的国王”?罗马人毕竟是拉丁人,科西嘉人比日耳曼人更有资格充当其皇帝。
    
    神圣罗马帝国存在的理由,只是由于961年地位虚弱的教皇约翰十二世请求奥托一世进入意大利称王来保护他。962年2月2日,约翰十二世为奥托加冕,称他为“罗马人的皇帝”。而1804年12月2日,罗马教皇庇护七世亲自在巴黎圣母院为拿破仑举行加冕仪式,这就使得神圣罗马帝国失去了法统,其末代皇帝弗朗茨二世不得不于1806年8月6日放弃神圣罗马帝号,仅保留奥地利的帝号,神圣罗马帝国正式灭亡。
    
    神圣罗马帝国虽然徒有其名,但其消亡却制造了一个人为的权力真空,使得德意志民族主义趁机崛起。
    
    科西嘉乡绅拿破仑败亡之后,战胜国在1815年召开维也纳会议,规定德意志邦联成立,德意志分为四十八个邦国,事实上不利于德国统一。
    
    这是因为列强组成欧洲协调的制度,持续压制德意志民族主义抬头:
    
    1、原神圣罗马帝国的主角奥地利是一个多民族国家,其首相梅特涅不愿民族主义抬头而令奥地利帝国解体,极力压制德意志地区的民族主义和自由主义。
    
    2、东欧强权俄国不愿看到西边有强邻出现,支持一同反对自由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奥地利,1850年联合奥地利逼迫普鲁士就统一问题让步
    
    3、西欧强权法国不愿看到东边有强邻出现,阻碍法国向东扩张。
    
    4、海洋强权英国不愿德意志崛起破坏欧洲大陆均势。
    
    、、、、、、、、、、、、、、、、、、
    
    就上述意义而言,日本才是现代中国统一的先驱,而中国的真正复兴,也必定以日本为练手的对象,直到把日本真正战败,并让其心悦诚服地归顺,就像历史上一样,那样,中国才算是多少恢复了一点历史的地位。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12053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皇帝制度是一种僭主制度
·谢选骏:华人为什么缺乏殖民精神?
·“商鞅变法”?习近平政权的法家思想/谢选骏
·谢选骏:公历和红十字会在中国的基督教意义
·谢选骏:美国可能运用香港事变​制裁中国
·谢选骏:中国需要克服的仅仅是一个挑战
·谢选骏:第一期中国文明与第二期中国文明
·谢选骏:客卿与家奴
·谢选骏:中国正在整合全球市场
·谢选骏:普京可能加速俄罗斯联邦解体
·谢选骏:伊斯兰教的扩张与礼制的天下统治
·谢选骏:奥古斯丁为什么推动圣徒崇拜?
·谢选骏:佛陀出家的“托尔斯泰路线图”
·谢选骏:专制(组织)者的工作秘籍
·谢选骏: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历史?
·谢选骏读史笔记:埃托利亚人的政治胸襟
·谢选骏:为习近平争取诺贝尔和平奖
·谢选骏:穆罕默德与《撒旦诗篇》
·谢选骏:天子观念是中国文明的特征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