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就河南血祸三致习总书记公开信/陈秉中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5月02日 来稿)
    法国加拿大日本污血案的查处与赔偿和中国河南污血案不查处反倒打一耙
     美国1981年6月发现首例,一个月后又发现多例艾滋病患者后的二三年间,法国、美国、加拿大和日本等国先后发生了输血感染艾滋病毒的案件。在这些国家发生一连串的感染艾滋病的悲剧10年后,中国河南卫生界不接受教训,在一味追求高额回报向钱看思想驱使
     下,违背医疗道德和操作常规,尽管众多有志之士和受害者举报和上访,都未能阻挡上述国家的悲剧在中原大地的重演,导致了比任何国家都更加严重的全球最大污血案。


法国输血引发的艾滋病毒传播事件
    法国输血引发的艾滋病毒传播事件发生在1980年代初。到1985年底,在法国国家输血中心输入由感染艾滋病毒的污血制成的血制品 “第八凝血因子”进行治疗的3500名血友病患者的检测中,1700多人感染艾滋病毒,其中200人已经死亡,其他疾病患者因输血还有7000人感染了艾滋病毒。1991年,法国《世界报》揭露了这起因输血感染艾滋病毒的重大案件,引起了国际社会的震惊。
    据《世界报》揭露,国家输血中心在确知血液已受艾滋病毒污染后,仍将血液制品投入市场。当时,有人指责是前总理法比尤斯挪用艾滋病研究专款、截留血液测试中心的经费等造成了这起严重事件。披露报端后,引起舆论大哗。直至1991年,在舆论压力下,法国卫生部才开始对输血传染艾滋病事件组织调查。这一丑闻轰动整个法国。
    早在1983年,法全国输血中心就得知输血是艾滋病传染的主要途径之一,却没有把这种危险告诉血友病人。凡是输了被污染的血制品的血友病患者,感染艾滋病毒都在所难免。美国在 1984年开始使用对艾滋病毒进行消毒处理的血浆,而法国为了省钱和保护本国研究机构的利益,既不进口经过消毒处理的血浆,也未采取必要措施。1985年7月,在法国掌握了杀灭血浆中艾滋病毒的技术之后,居然内部通知继续向市场投放库存的污染血浆。这一事实的披露进一步揭开了“输血感染案”的真相,激起法国舆论的强烈抨击,要求追究罪责、惩办首恶的呼声四起。
    历时7年之久的法国“输血感染案”后来有了进展。共和国总检察长布尔日兰曾先后两次要求对前总理和两位部长不予起诉,但是预审委员会的3位法官不肯轻易了结此案。他们坚持认为3位前责任人对“输血感染案”难辞其咎。 经过审查,预审委员会认为前总理法比尤斯犯有5项轻罪。对前部长迪富瓦的具体指控是3项“非有意杀人罪”和2项“损害他人身体罪”,前卫生国务秘书艾尔韦的罪名共达7条。法国政府将商业利益置于大众健康之上,社会各界对这种行为义愤填膺。人们责问:卫生部门为什么迟迟未作出献血者必须接受艾滋病毒检测的规定?美国1983年就发明了将血液加热至56℃便可以杀灭艾滋病毒的技术,并于第二年规定必须给血友病患者使用经加热处理过的血液,为什么法国拖到1985年7月才作出相应的规定?为什么输血中心要把受污染的血液投放市场?1991年10月下旬,涉嫌此案的国家输血中心主任加莱特、前卫生部部长雅克及卫生部实验室主任耐泰被起诉。
    还有,1985年4月在美国亚特兰大举行的世界第一次艾滋病大会提出,应对献血者进行艾滋病毒检验。法国政府到6月才发布验血的决定,8月1日才执行。起诉书说,为的是保护法国巴斯德研究所的同类产品。有的受害者愤怒地说,一剂试剂只有区区20法郎,可是政府却以国家利益为借口置民众生命于不顾。有关单位为了赚钱,不仅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反而对此守口如瓶。
    丑闻披露后,舆论哗然。受害者要求赔偿,政府却拖延不办。受害者方面,按受害程度,他们仅仅获30万、10万、1万或5000法郎的赔偿。宣判结果一公布立即引起广泛谴责。在法庭上一位受害者的母亲悲愤地喊道:“一个孩子的生命仅值5000法郎,天理难容!”有人高呼:“国家是杀人犯,法庭是同谋!”一些人则表示要继续斗争。在法庭外,预防艾滋病协会的会员躺在大街上示威。
    到1999年2月26日,6年前成立的法国共和国司法法庭结束了庭审过程。前国家输血中心主任被判处4年监禁和10万美元的罚金;前国家输血中心输血研究部负责人被判处4年监禁缓期2年执行;上述二人共同向受害人支付158万美元的赔款。卫生部长因此事引咎辞职。前总理和部长均坐在庭审的被告席上,这在法国第五共和国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提起这桩污血案,谁都会不寒而栗,百感交集。应当说,这个事件应该负责的是整个法国政府。
    法国对由于输血和血液制品感染艾滋病的患者进行了赔偿。这些年来,赔偿数额增加了很多倍。法国也有不同的基金为赔偿提供支持。1989年,法国政府为由血液制品而感染的患者提供了5298到30088美元的赔偿。同时,公共团结基金一项由保险公司专门为感染艾滋病的血友病患者及其家庭设立的基金,根据感染者病情的严重程度,患者的年龄,损失的收入和家庭情况,提供5128到29052美元的赔偿。当证据表明全国输血中心明知血液制品可能已经受到污染,但仍将这些产品分销下去,民众的情绪极其激愤;同时面对医疗成本的不断上涨,这些款项根本满足不了受害者的需要,法国面临潜在的大量诉讼。于是法国建立了一项新的基金,为受害者每人额外提供一笔高达417377美元的赔偿。

日本污血案
    在日本,因在1980年代出售带有艾滋病毒的血液制品而造成输血者感染艾滋病毒,一家日本医药公司的三名行政人员在2000年2月24日被判入狱。这起曾在日本造成轰动的污血丑闻,使得当时约1800名血友病患者在不知不觉中感染了艾滋病毒,其中约有500人已经死亡。但三名罪犯被判入狱的时间都很短,最长的刑期仅有两年。
    这家名为“绿色十字”的日本医药公司在1980年代经营进口血液制品。尽管当时已经知道未经处理的血液制品很可能带有艾滋病毒,而且日本政府也已宣布了加热处理的安全措施,但这家公司却出于经济利益拒绝执行上述规定。当时的公司总裁害怕库存的血液被处理后公司赔钱,于是在1985年3月同意出售这批进口血液,而且在1986年公司开始出售经过处理的血液时,没有对已经售出的污血回收,这直接给患者造成难以挽回的危害。
    这三名公司的主要行政人员在1997年即被起诉,但官司一拖再拖,最终在2000年才被宣判。受害者家属对三名罪犯被判如此之短的刑期也感到非常失望。
    日本1993年制定优厚的赔偿方案。 该方案为感染艾滋病的所有成年血友病患者每月提供2328 美元的赔偿,此外血友病患者若因艾滋病相关疾病(如机会性感染)住院,每月还另外提供318美元的补贴。同时日本也提供抚恤金。失去主要劳动力的家庭将得到为期十年,每月1575美元的补贴。如果是非主要劳动力死亡,家庭会获得一笔63257美元的赔偿,以及1352美元的丧葬费。尽管一开始这些赔偿并没有延伸到二次感染(例如,由于使用血液制品而感染艾滋病毒的血友病患者传染给其配偶),1994年对赔偿方案进行了修订,将配偶纳入赔偿计划。这项赔偿基金由日本政府和医药公司共同资助。
    另外,日本在“二战”后推行的幼童全面接种疫苗计划过程中,因重复使用针筒,导致43万国民感染病毒性乙型肝炎,成为日本历史上最大的医疗事故。1989年,北海道5名乙肝病毒感染者以政府不及时禁止重复使用针筒、疏于管理为由,提出民事诉讼。在经过长达10多年的诉讼后,日本最高法院于2006年作出终审判决,认定5名原告确是因接种疫苗感染乙肝。判决生效后,厚生劳动省却声称不准备全面救助感染患者,这导致630名受害者先后组成原告团,从2008年3月起向全国10个地方法院提出诉讼。日本政府终于承诺向所有感染者进行赔偿,受害人同意接纳法庭提出的和解方案,结束了这宗多年的争议。日本政府为此每人赔偿1250万至3600万日元,赔偿额视个人健康状况而定,需赔偿总额为3.2万亿日元。

加拿大污血案
    1980年代,成千上万的加拿大人因输血感染艾滋病和丙型肝炎,被认为是加拿大医疗史上最严重的一次医疗卫生灾难。据加拿大血友病学会透露,大约有1100名加拿大人因输入了污血而感染艾滋病毒,另有1万至2万人感染丙肝,死者不在少数。
    1990年代中后期,加拿大有关机构曾为此案举行过广泛深入的调查听证,建议政府向受到危害的至少12000名加拿大人提供赔偿。1998年,加拿大联邦政府和有关省政府批准了一项高达11亿加元约合7亿美元的赔偿计划。
    与此同时,加拿大皇家骑警也收到投诉,指控污血事件涉及刑事犯罪,呼吁警方介入。于是,在1997年,皇家骑警就对此立案展开调查。
    加拿大皇家骑警在2002年12月份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经过5年的调查,加拿大乃至整个国际社会关注的20多年前大规模污血感染事件终于有了结论。警方污血案调查小组以刑事疏忽罪、危害公众安全罪、未及时依据食品及药物法发布通告罪等将4名医生、加拿大红十字会和一家美国药厂告上法庭,为成千上万的受害者讨了说法。
    加拿大也给血液污染事件的受害者提供了一个广泛的赔偿方案。政府的赔偿开始于1988年,每人一次性获得12万美元免税的赔偿金。各省还额外提供每年高达3万美元的补贴和5万美元的丧葬费。他们还提供免费的抗病毒治疗,为孩子提供后续教育培训基金及支付护理人员的费用。

德国因输血感染艾滋病毒案例的赔偿
    德国的赔偿计划是这样的,基金主要由药物保险公司提供,为每个感染者提供一笔最高数额为367724美元的赔偿,同时也对配偶的赔偿和丧葬费用提供补偿。
     利比亚跨世纪艾滋病传播大案终获解决
    1990年代末,利比亚发生了震惊世界的“艾滋病传播大案”,400多名儿童在一家医院输血时感染了艾滋病病毒。事后,利比亚认为责任在于正在该医院工作的5名保加利亚护士和一名巴勒斯坦医生。利比亚地方法院曾先后两次判处这6人死刑,后减轻为终身监禁。几年来,利比亚在审理此案过程中一直受到强大的西方压力。保加利亚、欧盟、美国和一些国际组织认为,导致这些儿童感染艾滋病病毒的真正原因是当地医院卫生条件不合格,因而要求释放这6名外籍医护人员。保加利亚外长伊瓦伊洛•卡尔芬表示,保加利亚将尽一切可能以最快速度引渡5名护士以及新近加入保加利亚国籍的巴勒斯坦医生回国。
    在利比亚法院一次次开庭审理“艾滋病传播大案”的同时,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之子赛义夫领导的卡扎菲发展基金会在受害儿童家属与西方之间进行了大量的调停努力。赛义夫曾表示,利比亚不会对这6名医护人员行刑,根据两国间的引渡条约,利比亚方面会将其引渡给保加利亚政府,但前提是受害儿童家属的赔偿要求得到满足并为受害儿童提供长期医疗保障。最终,在各方努力下,受害儿童家属同意接受向每名受害者提供100万美元赔偿的方案,从而为解决这一持续了8年的危机铺平了道路,为持续8年的跨世纪“艾滋病传播大案”画上了句号。

河南无视他国教训一意孤行酿成世界最大污血案

河南“血浆经济”始作俑者刘全喜
    早在1980年代末1990年代初,河南省一些地区就存在农民卖血现象,后来有“艾滋厅长”之称的刘全喜1992年担任省卫生厅长后,大力鼓吹“以血致富”,将卖血谋利作为卫生系统“第三产业”,使河南农民卖血成为风潮,一时间 “以血致富”成为河南农民脱贫致富的一种产业和生存方式,从省一直到乡和村的各类血站,在豫东南遍地开花。有的农民一天卖二三次血的不足为奇,有的因抽血过多竟当场晕倒,惨象环生。

包庇怂恿并成为刘全喜保护伞的李长春
    由于1992年先担任河南省长之后任省委书记的李长春的渎职和对卫生厅长刘全喜这个“血浆经济”始作俑者的包庇与怂恿,未能采取果断措施刹住卖血风,眼瞧着艾滋病疫情一步步漫延。当卫生检疫医生王淑平1995年向河南省当局披露已大面积扩散的疫情时,但不认可她的检测,继续放任卖血。后经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确认王淑平检测准确无误时,河南当局又指责她向中央泄露河南疫情,对其停职停薪,大加迫害。1996年有中国民间防艾第一人之称的高耀洁教授经走访上百个艾滋病村得出是血传播的调查数据,向外界揭露河南艾滋病疫情的严重性并指责当局蓄意隐瞒时,说她为反华势力服务,将其软禁。李长春政府对举报者的疯狂打压,就这样由当初的一般渎职发展到属于犯罪行为的蓄意隐瞒,将可防可控的疫情推向完全失控的人为造成的重大灾难。灾难发生后尽管一些市县向省委举报刘全喜,但置若罔闻, 在李长春左膀右臂操纵下还推举刘全喜为十六大全国党代表和全国人大代表,到北京参加会议,俨然成了河南卫生战线的英雄。

前赴后继投怀送抱一心维护李长春的李克强
    1998年当李长春在河南已无法维继执政时,当时的党总书记江泽民挑选能接替实在干不去还要维护卸任者权威的李克强作接班人。李克强原本与河南艾滋病大流行无关,他继任后如能一反前任掩盖疫情的做法拨乱反正,会令局势转危为安。然而为了仕途,不辜负李长春后台对他的信赖与重托,一心投入到李长春后台的怀抱,在隐瞒河南严重疫情这一重大原则问题上与前任不耻为伍,同流合污,而且对举报者和受害上访者的打压力度超过前者更肆无忌惮,以至深陷河南艾滋这个漩涡而不能自拔,原来严重的疫情不仅没有得到遏制反而恶化了。此时,河南蓄意隐瞒疫情就这样由李长春一人,发展到李克强前赴后继也加入到这一行列的合夥行为。再后来隐瞒疫情则发展到由充当李长春和李克强后台的江泽民和胡锦涛两位党总书记举全党之力合谋隐瞒的犯罪行为。如果说卫生厅长刘全喜是始作俑者即祸首,那么李长春则是罪魁,李克强是帮凶。
    如果没有李长春和李克强对疫情的蓄意隐瞒,也没有两位党总书记为他们撑腰,就不会有艾滋病泛滥,没有艾滋病泛滥也就不会有至少30万卖血者感染艾滋病毒和至少10万感染者死亡的重大灾难。这还不包括因输了由河南污血血制成的血制品“第八凝血因子”感染艾滋病毒的数万名血友病患者,其中仅上海一地就有近万名,有的已经病亡。
    一些发达国家艾滋病疫情发生后,由于早确诊早治疗又舍得提供疗效好副作用小的抗病毒药,死亡率很低,而且有些国家多年前就实现了艾滋病“零死亡”。河南如果也像发达国家那样,大批死者本可以不死或将死亡率降到最低。然而令人恐怖的是,中国当局不但没有及时检测确诊和投药救治,还将疗效好副作用小的进口的骨干药物拉米夫定换成疗效差和副作用大的国产药,偷梁换柱。对于感染艾滋病毒同时又感染丙肝和乙肝的患者,国家本应承担治疗费用,然而竟分文不拿,导致丙肝和乙肝病毒感染者转为肝硬化和肝癌大批死亡。这表明,河南艾滋病患者并非死于艾滋病毒这个病魔,而是死于在后台保护下蓄意隐瞒疫情的李长春和李克强生灵涂炭的人魔。

在两位后台卵翼下飞黄腾达的二高官
    河南艾滋病泛滥成灾大批卖血者发病并死亡险象发生后,成千上万的艾滋病患者纷纷到省会郑州后又到北京上访,均遭到疯狂打压,而罪恶昭著的李长春和李克强却受到嘉勉,双双当选为政治局委员,后又双双晋升为政治局常委,李克强十八大后更是火箭般窜升为执政党二号人物和国务院总理。人们还有所不知的是,此人任河南省长期间的2003年3月,河南焦作一家录像厅发生火灾,造成74人死亡;同年10月洛阳又一家歌舞厅大火,造成309人死亡的乃建国以来的第二大失火案,因有后台保护巧妙地逃脱追究,更为严重的河南污血案他照例躲过被问责一劫。不管劣迹斑斑的李克强有多少和有多大问题,纵你有多大本事,就是几十万受害者和死者家属多年苦苦哀求和举报,身后总有高层决策者为他护驾,逢凶化吉。他就是中国官场上谁都告不赢的不倒翁,并受到几位党总书记的青睐。这就是执政党的价值取向和价值观,李克强就是这一价值观的产物。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的河南污血案的反咬一口倒打一耙
    上述发生输污血感染艾滋病的国家, 他们都把造成数百、数千和上万名患者感染艾滋病毒事件,看成是本国医疗史上最严重的一次医疗卫生灾难。尽管这几个国家在查处污血案过程中都一拖再拖,但最终都对事件责任人该判刑的判刑,该罚款的罚款,对受者及死者家属都给予了赔偿,为解决污血案画上了园满句号,赢得了世界的尊重。唯独污血案比任何国家都严重的中国河南例外,不但不立案问责,反而对举报者和受害的上访者反咬一口,倒打一耙,嫁祸于人。还令人不解的是,中国当局根本就不承认河南污血案的存在。20年来的每届党代会和每年的人代会都只字不提河南污血案,而且将其作为会议的禁区不得谈论;中宣部发出禁令要求国内所有媒体亦不得沾这个边。当局如此对待全球最严重的污血案事件的态度,理所当然地遭到国际舆论的抨击和谴责。
    有比较才有鉴别。用事实说话是最好的见证,仅举几例为凭。
    一是河南污血案导致至少30万卖血农民感染艾滋病毒和至少10万感染者命丧黄泉,这比上述几个国家感染和死亡人数总和还要多十倍八倍。尽管重大疫情本应在第一时间公示于众,隐瞒疫情是“零容忍”, 但中国高层因害怕曝光真相主要责任人和后台将遭到清算,河南艾滋病疫情至今仍在隐瞒中。
    二是河南污血案久不查处已超过20年,何年何月能立案查处,尽管受害者像盼星星盼月亮那样渴求,但仍遥遥无期,与已经查处的国家相比,不论道义和国际形象等方面,不是差一星半点,而是矮了一大截。
    三是何时能如上述国家那样给予受害者和死者家属国家赔偿,还是白日做梦,只能望洋兴叹。
    三是隐瞒力度大,不仅负罪者从疫情一发生就谎报瞒报,从不说真话,两位党总书记又百般包庇,并举全党之力进行隐瞒,卫生部也屈服于二位高官跟着话假话,灾难真相至今扑朔迷离。法国和加拿大等国的国家元首没有像中国这样包庇犯罪,卷入其中,谓之清廉。
    四是河南灾难发生后不是首先全力控制和扑灭疫情,而是把打击举报者作为重中之重,直至把最知情的王淑平、高耀洁和万延海三位专家学者都撵出国门,才觉得太平。法国和加拿大等国以及所有流淌着充满爱和良知血液的人们,对此无不感慨万端,愤愤不平。
    五是对受害的上访者不仅没有像上述国家那样给予赔礼道歉和经济赔偿,反而极尽抵赖诬陷,反咬一口,倒打一耙。对上访讨说法的以“冲击国家机关”和“聚众闹事”等莫须有罪名,或训诫和拘留,或被判刑关进大牢,对有上访危险倾向的受害者限制出村,被收缴身份证者不计其数。河南汝州市现仍有5名春节前上访的受害者被刑事拘留至今在押。我曾两次向中央高层呼吁被拘留者是没有任何过错的受害者,应尽快放人,春节让他们回家过年,但无动于衷。不仅如此,汝州市法院发布公告,4月10日对受害的上访者开庭问罪判刑。因中央巡视组进驻河南怕名声不好,故等待巡视组走了再判。如此邪恶地将受害者打入冤狱,法国和加拿大等国都未曾发生。
    六是以多种手段控制舆论,全方位封锁河南艾滋病大流行信息,特别是在这场草菅人命的“以血致富”运动中,有多少卖血者感染艾滋病毒和有多少感染者死亡的惨烈后果,并不为大多数国人所知;当然也无从知晓河南艾滋病大流行的主要责任人就是李长春和李克强;至于前两位党总书记坐在盖子上阻挠查处的实情,就更鲜无人知了。这与上述国家的新闻机构敢于揭露真相和舆论监督,国民有知情权,无法比拟。
    还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有人在高层示意下竟居心叵测地抛出 “河南艾滋病大流行无过错论”,还提出拟把给予受害者“国家赔偿”改为“无过错补偿”的论调,妄图为河南艾滋病泛滥成灾的主要责任人“金蝉脱壳”,也为自己因延误确诊和延误治疗的“双延误”,和高感染率与高死亡率的“双高”导致的草菅人命洗清身。

寄希望于习总书记主持正义为查处河南污血案画上圆满句号
    时过境迁20多年了,衷心期盼习总书记以 “关键时刻要站得出来敢于担当”、“敢于啃最难啃的硬骨头”和“我就要始终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的位置,牢记责任重于泰山” 的感人肺腑之言为指针,不徇私情,力挽狂澜解决河南污血案 ,让几十万受害者 “一立案,二问责,三出台艾滋病毒感染者和死难者家属依法给予国家赔偿方案、出台给予艾滋病和丙肝及乙肝患者良好而妥善治疗方案、出台“艾滋孤儿”和受艾滋影儿童的健康与生活保障方案以及出台给予被拘留和判刑的冤屈者赔礼道歉和赔偿等方案”的中国梦成为现实!
    原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 陈秉中
    2014年4月25日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附件:
    1、李长春和李克强隐瞒疫情导致河南艾滋病大流行罪不可赦必须问责 致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投诉信
    2、河南艾滋病泛滥成灾久不查处该问责谁? 致习近平总书记投诉书
    3、李克强河南艾滋病大流行拒不认错应该下台 致中共中央政治局、人大常委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开信
    4、放火的州官当总理蒙冤上访的百姓坐监牢 国际艾滋病日质问党中央百姓何日能点灯
    5、已经到了对河南血祸责任人立案问责的时候了 致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公开信
    6、有腐必反还是选择性反腐放过李克强 全国人代会继续掩盖河南艾滋病真相致习总书记公开信
    7、在艾滋和丙肝双重病毒摧残下无助的村庄 在抗病一线向习总书记报告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1024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陈秉中:有腐必反还是选择性反腐放过李克强
·万延海评论:退休的卫生官员陈秉中先生
·在艾滋和丙肝双重病毒摧残下无助的村庄/陈秉中 (图)
·哭诉南阳“非正常上访训诫中心”罪行/陈秉中 (图)
·陈秉中:对河南血祸责任人李长春和李克强立案问责 (图)
·因维护同性恋人权和力主对男同性恋者进行健康干预遭受打压何罪之有/陈秉中
·关注艾滋病问题:赴陈秉中教授之约/刘倩
·“艾滋病村”村头惊心动魄10小时/陈秉中
·前卫生部高官陈秉中探访艾滋村,遭当地警方阻拦
·陈秉中一行访问艾滋病重灾区商丘柘城县上庙村受阻
·陈秉中:李克强河南艾滋病大流行拒不认错应该下台
·王淑平声明支持陈秉中要求追究污血案艾滋病流行的责任官员
·陈秉中致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公开信:“血浆经济”受害者仍绝望中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马来西亚出兵耶路撒冷,中国出兵马来西亚
  • 暴行,以法律的名义
  • “清真”就是“纳粹”
  • 学者解析中共执政密码
  • 「銳實力」為刺破民主制度的「匕首尖」,台灣正處於「刀鋒
  • 中国的和平演变已经完成了
  • 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修订版
  • 修订版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
  • 中国已经告别了列宁主义
  • 修订版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
  •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 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
  • 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
  • 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
  • 博客最新文章:
  • 点滴人生港事漫談﹕什麼派﹖當然是民主派
  • 东海一枭最大的国耻
  • 曾节明归家历险记
  • 生命禅院HowtoPredictYourOwnAfterlife
  • 东海一枭历史螺旋式上升论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31-2:荧惑守心似无主2
  • 郑恩宠陈光诚:李苏滨等律师们生活本可十分富足
  • 谢选骏上海终于开始创新了
  • 吴倩你们的耶稣:请诵念《祈祷运动》祷文之(92)为获得毅力的
  • 谢选骏谢选骏:“净化”的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 东海一枭儒词训解之十六:自作自受
  • 徐永海肢体们看望了遭刑拘的维权人叶氏兄弟的家人
  • 生命禅院《传道篇》二十七:如何知道自己的前世
  • 郭知熠最近对于“超存在主义”的一些思考
  • 谢选骏俄罗斯国家开始消失了
  • 郑恩宠中国人权律师李苏滨去世
  • 谢选骏土耳其语和日本语的亲缘关系
    论坛最新文章:
  • 马英九忍无可忍告台北地检署「三中案」泄密
  • 文在寅访重庆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旧址
  • 十字架报:中国维吾尔人遭文化宗教的双重压制
  • 美移民局逮捕纽约和加州非法移民1华人在内
  • 拉胡尔·甘地任印度国大党主席迎接挑战
  • 看年终欧盟峰会四大议题
  • 朝鲜不提对话反要外界承认它是拥核国家
  • 《议事规则》修改通过 港议会监察力被削弱
  • 习近平赞林郑月娥在港推广党务有何意味?
  • 深圳现「空櫈」寓意不自由作品旅法画家一度被带走
  • 蒂勒森:朝鲜必须自己赢回谈判桌的机会
  • 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残奥会会徽正式揭晓
  • 关注驱赶“低端人口”艺术家华涌逃亡中被捕
  • 西班牙法院批准引渡121名台诈骗犯至大陆
  • 居民DNA信息成维稳工具?
  • 东亚日报:中国请来“国宾”难道这样慢待无礼吗?
  • 南京清理杨卫泽作序书籍 清理遗毒渐成标配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