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中华民族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27日 来稿)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中国有一句成语曰“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意指一个准备付诸实施的计划,其一切必要条件都已具备或成熟,就等一个决定成败的关键机遇的来到。此典故来自于小说三国演义中,诸葛亮设计要火攻被铁链连在一起、以保证善战却不谙水性的曹兵在上面稳若平地、继续强大的曹营舰船,来个以少胜多、以弱胜强。他的计划周密、安排妥当、十拿九稳。但是只有一个不能控制、却绝对不可或缺(否则将功败垂成)的因素,就是当时必需要吹东风,以便东吴军队可以借风势,将许多装满易燃物质且点着火的小船,吹向处于下风头的曹营,才能取得预期的效果。最后在关键时刻终于“天随人愿”、刮起了东风,出色地演出了一幕“火烧连营”的成功战例。也留下一句脍炙人口、可以多次反复使用,充分发挥中国文化的联想能力、让人心领神会的成语。到了已经进入二十一世纪现代化的今天,应用起来,仍然充满睿智和活力。 (博讯 boxun.com)

    
    可以认为,受惠于先进、优秀、科学而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的加工,个体绝对值智慧和能力都相对超强的中国人,无论从正反面,都屡屡创造过人类历史的辉煌。特别是近一百年来,海峡两岸的中国人,在自己领袖和统治团队的运筹帷幄之下,总是能不断做出令世人瞩目的事迹,经常成为世界关注的目光焦点之所在,更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以至于人们无论愿不愿意,东方的“龙”和西方的“神”,在客观潜意识上,已经重新获得了平起平坐的地位,任何只知一味妄自菲薄的人,都只能证明自己是这种文化加工出来的“残次品”。(欢迎不服气的人公开站出来,指名挑战笔者,从而证明他们不是上不了台面的“(文化)山寨版”)
    
    而所谓“龙”者,就是中国文化也,中国人就是这种文化加工后的产物。所以作为“龙的传人”的中华民族,对这种文化负有传承、保护的义务,和使其发扬光大的责任。与之相比,任何出于所谓“知恩图报”式的光宗耀祖思想、动机,都只不过像匍匐在如来佛坐下的“六耳猕猴”般,显得如此不值一提的渺小,甚至有点猥琐起来。因为正是这些狭隘、猥琐的动机,刺激并造就出历史上无数从“虚荣心”出发,为自己个人创建伟业、以便青史留名、族姓增光的帝王、领袖级伟人,自己往往都是比普通人还要“坏”的人,他们以真正人性做不到或不忍做的、千百倍的卑鄙和残忍,视大多数百姓的人命如草芥,不惜付出“一将功成万骨枯”的代价,来为自己建立“丰功伟绩”。却忘恩负义地、把所有功劳归于自己父母或自己的小集团。却完全忽略赋予他们以一切智慧、成就他们如此才干的文化“母亲”。一味根据“天性堕落”的自由落体运动和“逆水行舟”的物理科学规律,带头跟自己的属下团队一起,必然地从负面使社会逐渐制造出无数跟自己传统文化价值观完全背道而驰的“污泥浊水”。如此“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的结果,上千年积淀下来,今天终于把中国社会变成一个『可能产生的一切弊病的“集大成者”,而令全人类社会“无人能出其右”,自叹不如』
    
    由此可见,总是被“窝里斗、落后”困扰着的中国人和中华民族,似乎正面的确没有沾到一点“文化之光”。这才是我们的国家和民族,上千年来都不能真正崛起的原因之所在,因为从表象上看,中国社会的行为对传统文化而言,其实是整个一“反其道而行之”,这只要拿当前中国社会的行为表现,跟“忠孝仁爱礼义廉耻”等传统价值观,作一一对比就知道了。在那些掌权的帝王或领袖们,无一例外地都背道而驰的“成功示范”下,社会人始终活在蝇营狗苟、尔虞我诈、表里不一的权谋之中,心理阴暗、居心叵测。未成功前夹着尾巴做人,一付“猴气”。一旦成功,马上“小人得志便猖狂”起来,弄权、炫富者比比皆是,且无所不用其极。在这种氛围下,足以令国人自豪的文化,反而成了部分“代表少数精英利益的统治集团”的读书人“专门带出来露脸、走场面的二奶或小蜜”,或者是一块可以随时供出来拜拜的“牌位”而已,“谎言”成了中国人最具代表性的“特色”。要是不必然地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道德败坏”问题,反倒是咄咄怪事了。
    
    这更是包括毛泽东和蒋介石在内的中国历代帝王或领袖,最后无一不走上“专制独裁”之路的客观原因。除了符合构建真正民主社会不可或缺的的两个要素(领袖的独裁,和绝对、但有定义域限制的言论自由)外,他们无论从自己的实践经验或历史教训中,都发现“除此之外、别无选择”,因为他们从自己当年的革命实践经历中深刻体会到,要是一旦在中国实行起西方的山寨“民主制度”,让跟自己有同样品性的“民主小人”、成为“大众皇帝”的话,他们必将因“得志”而猖狂起来,更因“(小人)喻于利(酒色财气)”的社会规律,而可能形成“全民皆腐、无官不贪”的不堪局面(笔者声明对此结论负责),其后果是不堪设想的。不幸这恰恰正是当前中国社会的真实写照。怎么会这样子的呢?
    
    如果不是因为“当局者迷”的话,找到其“病根”是一点也不困难的。那就是『迄今为止,包括精英读书人在内的中国人或中华民族,其实从来没有认识、也没有掌握过科学、先进、优秀,却因压缩而始终没有被正确、全面阐述过的中国文化真谛,更遑论用来指导自己的社会实践』而今天的中国社会现状,只能说明中国从古至今的所有精英读书人,从“代表少数精英利益的统治集团”利益、以及天性需求的“实用主义”和自私功利考量出发,对自己其实也莫名其妙的文化,“拉大旗作虎皮”般、进行了胡乱“解压缩”,从而让中国社会走向自己文化价值观反面的结果。他们之间往往经常会发生没完没了的“文字官司”的事实,就是证明。而中国之所以总是不断陷入“专制、独裁”的历史轮回,更与他们的“(学术)无能”脱不了干系。因为包括毛泽东和蒋介石在内的中国近代伟人级领袖(请勿指责这种相提并论,以免逻辑上自取其辱),之所以最后也要走上“独裁之路”,就是因为他们手中始终没有掌握一个科学而正确的社会理论,面对自己因为文化加工、已经具备通情达理条件的中国民众,却完全拿不出一个可以“以理服人”的道理,只能再次拿起在“马戏团”中,根据“条件反射理论”、用来对付高等动物的“以力服人”法宝,并在尝到甜头后,就“一条路走到黑”了。这一点在毛泽东身上表现得特别明显,当年他在延安窑洞中,面对来访的黄炎培等国民党统治区来的精英读书人代表,提出所谓如何避免“历史周期率”的问题时,踌躇满志地对之以“新民主主义”的方略。可惜当他取得政权,并靠民众赢得“镇压反革命运动”的胜利后,却在随后的“整风运动”中碰了一个“大钉子”,在面对知识分子对党提出的大量未必不正确的意见时,却因为手中没有“以理服人”的道理,只能在党内相当一部分革命“同志”的压力下,以“阶级斗争”的名义,再次抡起了“以力服人”的大棒,从此走到自己当年“民主”理想的反面,并以自己在文革中的彻底失败事实,画上历史的句点。究其原因,就是因为毛泽东一生所取得的成功,其实都是建立在对中国文化“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具体权术谋略,或兵法策略的低层次实用基础之上。所以“毛泽东思想”的要害,就是始终没有、也不可能(因为还没有“解压缩”)靠中国文化建立起一个可以“以理服人”、从而真正发挥每一个个体中国人“主观能动性”的革命理论。现在这种“后遗症”已经开始显现出来了。
    
    这更是他参与创建的中国共产党,九十年来还要跌跌撞撞地“摸着石头过河”的主要原因。因为从西方在自然科学领域中、取得的成功经验相比,可以有把握地说『“用正确的理论来指导正确的实践”跟“靠实践出真知”的认识,是绝对不在同一个水平档次上的认识。完全等同于要用“天圆地方”的认识,来设计、建立现代化的交通秩序或规则。所以失败是不可避免的』!
    
    对全人类社会而言,不幸的是,在自然科学领域取得巨大成功的西方。在面对自己的社会问题时,却因为没有正确的社会理论来指导,也不得不爬回同一个低档次上去“摸石头”了。这恰恰是他们的“短处”,根据历史的经验,如果不加以克服的话,也许最后可能还是要根据丛林法则,靠发动以力服人的“肉体战争”来解决。这是最值得世人担忧、警惕和要“防患于未然”的问题!
    
    但是对中国社会而言,这可能恰恰是脱困和“再次崛起”的机遇。因为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中,其实早已经蕴含了解决包括自己和贪污腐败在内的、人类社会问题的全部启示。
    
    所以可以认为,在面对必须攻克这个世界性难题时,中国人其实已经“万事俱备”了。而所欠的“东风”,就是通过解压缩中国文化的基础上,形成如西方自然科学理论般,既可以先“以理服己”继而“以理服人”的科学而正确的社会理论。在示范解决自己的社会问题的基础上,带领全人类,用“精神战争”来取代原始野蛮、恐怖残酷的肉体战争,解决包括经济在内的所有社会问题(不服气的话,笔者愿意在公平、公开的适当场合下,欣然接受诸如“沙盘推演”式、来自东西方任何方面的挑战,并乐见自己从正面理论上,被有真知灼见、而不是被掌握主流话语权的嘴尖皮厚者,狐假虎威地,以封杀或屏蔽的不光彩手段,从背后偷袭而“打翻在地”),最后跟世人一起,从思想精神上真正走出以丛林法则为代表的“(动物思维)丛林”!
    
    这难道不正是自喻作为“三个代表”的中国共产党、和“无所畏惧”的共产党人,真正体现其存在的价值和必要性之所在的表现吗?
    
    值此中国共产党创建九十周年之际,仅以此文作为诤友般的“献礼”,并立此存照!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6890854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潘一丁:中国文化不屑出低档次的“世界级大师”
·奥巴马不听老牛言吃亏在眼前/潘一丁
·潘一丁:大众皇帝到该下“罪己诏”的时侯了
·论“矿难”/潘一丁
·货币白条-世界经济行为之“鸩”/潘一丁
·潘一丁:伊朗的总统选举是山寨版“民主”的典型表现
·潘一丁:高等动物对成龙的围攻
·潘一丁:寄语博鳌论坛
·潘一丁:钱能留住什么样的“人才”?
·2008年的世界,怎一个“衰”字了得!/潘一丁
·潘一丁:麦道夫现象和艾滋病
·潘一丁:中国本来是救得了世界的
·潘一丁:周正龙案还是不能结
·潘一丁:“改变”,如何改?怎么变?评奥巴马的当选
·潘一丁:“乌鸦”的还是“啄木鸟”的,社会需要什么样的嘴?-评经济学家郎咸平
·潘一丁:全球经济危机的表象和本质
·潘一丁:周正龙案不能结!
·潘一丁:中国人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吗?
·潘一丁:美国救市新措施的启示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