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施卫江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9月19日 来稿)
     那个极左疯狂年代成长起来的许多中国人熟悉这歌词。“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不是人民怕美帝, 而是美帝怕人民!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历史规律不可抗拒,不可抗拒!美帝国主义必然灭亡,全世界人民一定胜利!全世界人民一定胜利!”
    时代的疯狂之所以成为了疯狂的时代,就在于谎言千边成真理,中国的老百姓被灌输了太多的谎言,而中国的百姓向来缺乏自主的判断力,活着的中国人几乎都是虔诚的受众,只要感染上相当数量的非理性激励,情绪化思维就会膨胀起来,“爱国”热情大为激发,爱国捆绑爱党,再捆绑上爱领袖。或倒因为果曰:圣人崇拜,三忠于四无限,爱屋及乌,再爱党爱国。党国复将受激化的民意劫持住,绑架上阶级斗争的战车,于是乎,在“集体主义”道德“无产阶级”化的善行至上表象中,将本土的个人罪行、党派的恶行深深地掩盖起来。(莱•尼布尔:“群体不道德”)
     时过境迁,风水轮回。天地之颠倒,拨乱须返正。四十多年已过去,文革时代所谓的“东风压倒西风”,到了今天该重新阐释了。 (博讯 boxun.com)

    我们知道,八、九月份,对于中国东部沿海地区而言,是台风高发季节,在台风来临快要侵袭大陆的时刻,中国的东部沿海劲吹的都是东北风。在地理上,韩国位于中国的东方,日本又处于韩国的东方,任何参加演习的美军大都从位于日本和韩国的基地出发,这些东北亚基地背后还有关岛、中途岛、夏威夷等更加遥远东方的军事基地作后盾。所以说,每当美韩二国,或加上日本的三国进行的联合军事演习,针对于西边的中国必定有着相当大的威慑压力,这应该算是吹“东风”吧!“风”的形成原理就是空气从气压高的地方流向气压低的地方,美韩日三国加在一起的总体军事实力远在中国和朝鲜二国之上,由此构成硬实力“压力”;至于文化时尚方面,从韩国、日本飘来的东方“韩流”、“日流”,就更不在话下了,反过来,在韩日两国,倒是没有听说过什么“汉流”、“中国流”的“西风”飘来。至于政治自由等软实力世界排名,韩日远胜于中国数个档次。
    近日里,中国人又一次听到了“战鼓擂”!9月初韩国和美国联合宣布,又要在黄海进行新的一轮联合军事演习,届时日本也将出动军力助阵。在紧锣密鼓的雷鸣声中,9月9日美国国防部证实,航空母舰华盛顿号也将要加入到10月份的演习中来,这不啻是对中共政权嘲讽。因为前一段时间中共多次放出声音,说是美国海军欲投入参与演习的航母给中国的东风导弹“吓跑了”。
    上文已作了分析,现时期的“风向”应是从东北亚地区吹向中国的,而不是从中国起源,吹向东西方两边的自由世界的。然则换一场景,中共军方现今宣称,中国拥有“东风”这个家伙,即远程导弹的反威慑力量。但是这个武器系统恰如所凭借的名称那样,只是从过去年代以来所因袭使用的守旧名词,且已显得为档次落后的打击手段,而不是什么时新、强劲的“东风”了,构不成对美国航母有真正威胁。
    据美国智库列克星敦研究所的专家汤姆森博士说,“中国至今为止,还没有进行过实际意义上的常规武器弹道导弹的实弹测试。••••••更重要的是,人民解放军没有有效的手段能够侦测到在大海中活动美军航母特混群。侦测不到对手,那么导弹瞄准谁攻击呢?”反过来,美国海军有太多的手段可以用来否决中国的反舰能力。因此,汤姆森总结说:“那些用东风导弹来危言耸听的人,是对美国的军事战备了解不深。”
    “当然,假如真的一艘航母被击沉了,这将对美国民众的心理造成沉重打击,但是美国的回应必将会是暴烈的,中共当局很快会后悔莫及:中国外汇储备一万亿美元的价值会在一夜之间消失,中国进入世界上最富有的出口市场也将终止。中国的互联网络将在很大程度上停止运作。中国海上的补给线,从波斯湾石油到澳大利亚的矿产将被切断。这些还只是在炸弹落到中国领土之前的序曲。因此,虽然我们不可以绝对保证中国的领导人不会有朝一日做出攻击美国航母的愚蠢决定,当我们可以非常确定的是,他们将很快意识到他们犯了一个大错误。”
    中国的宣传教育喜欢引用马克思的名言:“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质的东西只能用物质的东西来摧毁。”这是其唯物主义的一贯思路,用在军事思想上,它只是表明,军事对抗的胜负在人的感官上能直接显现出物质层面状况的只能是依靠双方军事力量的强弱对比来决定的规律,但是我还得说,军事实力较量表层的背后所较劲的还是在于全面的文明对抗,尤其是在当今信息化时代,战争已经成为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支撑着前线作战部队的背后有着广泛的文化和制度等软实力因素。在这个意义上,现今我们谈论的“东风吹”还是如极左年代所声张的一样,蕴含在价值层面上,首先是意识形态上的较量。当然,极左时期鼓吹的“东风”,尽管是妖风,妖孽歪理十足,却是非常强劲而蛊惑人心的。君不见1968年西方世界的学生造反运动?其时,还有不少的西方大牌知识分子来到北京“朝圣”、“敬拜”,更有日本共产党还高举毛泽东像、手捧红宝书组织大游行呢!所以,那时候中共擂起“战鼓”来,恰有“借东风”之意。
    风向和风力是由大气层的压力差所推动决定的,人类中各自的威慑力是由对抗者的实力差距决定的,而这最终落实在人的功能性素质和能力之上。
    古希腊神话中早就萌芽着“人是使用工具的动物”的思想,美国的全能天才富兰克林率先把人定义为:“制造工具的动物”。马克思主义哲学也主张把制造工具和使用工具看作人的最基本的本性。的确,动物的生存不需任何工具,连搏斗也如此,单靠自身躯体和器官就行;而人,不仅生产劳作需要工具,文化创造需要工具,娱乐需要工具,就连打仗也离不开工具,即武器。
    武器,当然是由人制造出来的,而不是上帝创造的,更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武器就如其他的各种工具一样,其先进落后与否直接、简直地体现出社会的发展状况和文明水平,由此进一步推论出该社会中武器制造者,乃至使用者主体素质的先进性与否。一般情况是,制造者的创造力强、科技素养高,劳动技能高、生产组织水平高、社会的经济和政治制度等发展程度高,文化发达,那么制造出的武器就先进。反之亦然。
    反过来,关于战争中人的打仗能力的强弱与否,空洞、抽象地谈论无甚意义,唯有以其制造出武器的先进性与否,以及使用武器能力的强弱,才可论及人的先进落后与否。通常,武器的制造能力及使用能力总是与人的战斗素质密切相关的,用概率论和数理统计语言描述,两者之间存在着很大的相关系数。在哲学上讲,人若与自身使用的工具无甚关系,则人失去了本质特征。
    可是在红色中国,统治者一贯要愚弄百姓,尤其要蒙蔽军人、欺骗士兵。说什么,军人打仗,武器的先进性与否是无关紧要的,唯有人才是重要的,似乎“用小米加步枪去战胜飞机大炮坦克”才是红色军队的本色传统。为了继承发扬之,宣称:单单凭借人自身的躯体和思想就能体现出真正的价值来,而红色中国的军人官兵思想观念恰恰是世上最好,阶级斗争意识最强,路线觉悟最高,所以战斗力最强,“战无不胜”云云,以此来偷换概念,转移视线,掩盖住党国自身在社会制度、文化思想、乃至人的主体素质等各个方面的落后状况,从而欺世盗名,“增强凝聚力”、“团结在党的周围”。
    打仗、战斗,就如人的其他社会实践活动,是主体施之于客体的过程,作为能动的人的主体性素质其重要性当然要超过被动的客体的武器。上述分析了,人的先进性程度是与武器的先进性程度高度相关联的大概率事件。诚然,这里还存在着相对少见的反例,即有些落后国家也同样可以搞到先进的武器,因为可以从别的先进国家进口得到,这样,就成为了由落后国家中的士兵来操作先进武器的状况,那么他们同先进国家打起仗来,获胜概率如何呢?
    我在此举例说明。1895年(甲午年)的那场中日黄海大海战中,双方出动的军舰吨位总数是接近的,大清帝国的海军中有2艘从德国进口的重型装甲军舰,是在当时的亚洲号称最为先进,战斗力最强大;尽管日本已经推行明治维新,进行了资本主义的全面改革,脱亚入欧,政治面貌焕然一新,可当时日本国的综合国力还不及大清国,没有进口最先进的军舰。战斗结果是,大清海军的10艘军舰中被击沉了4艘,而日本海军的12艘军舰全部返航,掌握先进武器的中国惨败给武器相对落后的日本。
    十九世纪末,华北的拳匪闹事。1900年,西方国家组织了“准联合国”部队——八国联军,出兵前来平定拳匪的暴乱,而大清国的官兵也助桀为虐,一道参与拳匪的暴行,灭绝“洋鬼子”。八国联军从渤海湾登陆大沽后,一路进发,直扑天津、北京,势不可挡。当时的清王朝已经历了几十年的洋务运动,拱卫京师的部队是晚清新式陆军武卫三军,装备优越,远超过了远涉重洋劳师而来的洋人部队。可就是再装备精良也无济于事,被八国联军打的一败涂地。
    1931年9月18日日本入侵中国东北三省,其时蒋介石预感到中日未来必有大战,乃未雨绸缪,图精励治,花费巨资购买全套的德国武器装备,聘请德国军事专家来华训练国军,为国军的精锐打造成德国式全副武装的最精锐之王牌师。可是在1932年和1937年的二次淞沪战争中,这些最精锐的德国式师在与装备相对落后的日本师团交上手时候,并不占据上风,未起到应有的王牌作用,反而每次参战都损兵折将,损失惨重,最终消耗殆尽,事倍功半。
    以上这些例子证明了,战争决胜的最终因素确实还是人,在于国民素质的重要性,国民素质又是与社会制度和文明开化程度密切相关的,而不是中共所宣传的那种空泛的扭曲的“优越性”,典例如“最高指示”:“中国工人阶级大公无私、领导一切”。实际上,近现代中国历史中对外战争的胜负常规就是:“东风压倒西风”,所谓“东风”,是指从中国的东方,即从海上来进犯中国大陆的武装力量。因为从海上泊来的力量都是属于海洋文明,标志着资本主义精神的工业文明,必定要比西部内陆的亚细亚生产方式的农业文明来得高级、先进、强盛。
    但是,人的先进性落后性与否是一个“高价”的价值判断。人不如其他的各种客体,如物质性东西那样具有相当确定性的客观属性。因为被判断的客体——人,作为对手,同时又可作为判断的主体,反作用于对手的判断,从而在各自的判断中,互相牵涉相互干扰,呈现出相当大的主观性判断来。有社会经验的人都知道一个常识,凡是人的生理疾病都能够被病人接受,但往往就是心理的、精神的疾病很不容易被病人接受。我以为,人的素质状况当与人的本质属性的工具能力相挂钩时候,其客观性就比较明确了,这是一种可取的思路。
    对于军事我是外行,但这并不等于说,我缺乏最基本的军事常识。所以,我还是有能力利用我的哲学素养,来审察一番,在人类历史长河中,军事上的胜负规律与社会文明水准的关系。为此,我将人类社会的战争史阶段,依照使用武器的类型,划分为三阶段:冷兵器、热兵器、信息化武器。
    在冷兵器时代,人类武力的较量极大地是以短兵相接为特征的,这种场面的拼杀以体力,勇猛,凶狠,野性,刚强,坚忍等等生理能力为极大的基础,是以野兽般的人格素质要求实施其中;另一方面,又不像动物的肉搏格斗,冷兵器毕竟是工具,熟练地运用需要学习,高超地运用还得研究武艺,这就用得上人的智慧和灵性,进一步地,人类的战争又都是以高度组织化的形式集团作战,须策划谋略,须运筹帷幄,为此得大大运用智慧。根据拉马克的用进废退原理,人的智力和道德发达了,就会变得温文尔雅,体力和野性就会衰退,反之亦然。所以,冷兵器时代的战争既要运用动物般的本领,又要运用人的智慧本领,这两者必然呈负相关关系,所以战争的胜负与人类社会发展的状况及文明水平的关系相当混乱,规律很不明显。人类文明史越早,规律性就越差。
    当人类战争进入了热兵器时代,战场上士兵的杀伤极大地是借助于以火药为助力,将子弹头或炸弹爆炸的碎弹片打入敌人人体。这种场景,野兽般的本领需求大为下降,而是作为工具意义的热兵器则显得重要性陡增,于是,武器越是先进的,往往越是能赢得胜利。而制造出先进武器,则是社会制度及文化等先进性的反映。在哲学意义上,人的制造和使用工具能力的增强,就是人逐步从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的过程,表现出人的主体性活动能力的释放,体现在两军相遇勇者胜的较量中,力量的提升。
    当今世界已进入了信息化时代。上世纪80年代,美国战略学家克莱因曾推出他的“综合国力方程式”,那是属于前信息时代的产物,到了现今显得陈旧落伍了,因为有了信息技术,大大激化了知识创新所能转换成的强大的军事实力。
    现时代的信息化战争是非接触的战争。在信息技术头号强国的美国军方看来,凡是战斗中需要“接触”的事情几乎都可以由武器——机器——工具来取而代之,留下来不能取代的事情,就是“思想”而已。人的本质体现在工具制造和使用上被凸显出来。
    如果说人类以往制造的工具仅是人类四肢躯体和感觉器官的延伸,那么计算机是代替人脑进行信息加工的工具,则是大脑的延伸,几乎是接近于人的本质的直接体现,因为“人是有思想的芦苇”,而信息技术是处理知识的知识,是高价的知识,有助于人的思想。尽管计算机还不能“思想”,但是自从有了计算机并借助于信息技术,人的思想需求——创造性被大大地激发出来。人们普遍知道,电子信息产品的更新换代之频繁和快速,远在其他产品之上,就是如此缘由。
    人的创造与自由,乃至思想,都是属于同一事物性质的不同形态,而处在不同的侧面和层面上。没有自由就没有创造,此话就好比,不让马儿吃饱草,怎让马儿跑得快?创造天赋的培育,须有自由的心灵来滋润和灌注,而中国的学生从小学开始,到初中、高中、再到大学,需要多少次的军训来禁锢心灵的自由?更不用提课堂上的种种个性自由压制。当一个已经长大、毕业了的学生(甭谈军校的学生了!),经历了数千上万次的“向左看齐”之后,就会习惯成自然,以为“向左看齐”就是唯一的“客观”方式,就是人生的“正道”了,却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右边的更加精彩纷呈的图像。既然“自由”这词,在红色中国的集权主义价值体系里,一贯属于异端邪说,是敏感词汇,划入理论禁区,该打入冷宫,那么我们怎么可以去想象:红色中国还拥有什么样的创造力,从而研发出先进的武器,以此充实底气与头号自由主义大国——美国去军事对抗,去叫阵:“究竟谁怕谁”?
     施卫江
     美国纽约2010-9-18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从中澳关系解冻看“世界上到底谁怕谁?”
  • 金柏松:中日经济博弈究竟谁怕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