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阅评论]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由王娅想起薄熙来的儿子薄瓜瓜/姜维平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03日 转载)
    姜维平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专栏
    自由亚洲首发
     薄瓜瓜是名人,海外不少人了解,而王娅呢,我今天才通过《重庆晚报》知道她的名子,看了这家在薄熙来严密控制下发行的报纸,竟披露了一个不幸的孩子,她的遭遇使我止不住落泪,所有的被薄熙来甜言蜜语所忽悠了的善良的人,都不会相信,所谓的“宜居城市”重庆竟还有这样贫困的家庭和孩子。文章的标题是,《记者调查:重庆彭水山区学生因条件限制不吃午餐》,{2010年01月20日重庆晚报},由此我想起了共产党的封疆大吏薄熙来的儿子薄瓜瓜,心中很不是滋味。 (博讯 boxun.com)

    文章说,彭水县山区学校,有3万余名孩子和老师,他们在学校吃不上午饭,很多孩子天不亮在家吃了早饭后,要等到天黑回家,才能吃上第二顿饭。这里的大多数孩子,身高和体重严重不达标。“饿!”孩子们都这样说。
    记者举例说,为了“经饿”,王娅早上总吃糯米饭,吃了口渴,就喝自来水。记者叙述了情节:14日,距县城66公里山路的彭水县朗溪乡很冷,早上人们出门,发现地面全给霜冻住了。7岁的王娅坐在教室第一排,身高不足1米,在朗溪乡中心校上一年级。中午1时20分,放上午学后,孩子们不是吃饭,而是涌向操场追逐、嬉戏。同桌的冉诗鑫拿出个桔子,看着他嚼动的嘴,王娅吞了一下口水,走出教室。她觉得有些口渴,就走到操场边的自来水龙头前,弯着腰,将嘴凑过去。冰冷的水灌进领口,她打了个冷颤。太饿了,她又多喝了几口。这个自来水管,解决了全校400多名学生的吃水问题。
    作者又写道,王娅的家在大堡村1组,到学校的路几乎全是山路,“跑的话,要两个小时。”
    王娅不知妈妈长什么样,只知道妈妈生下她不久就走了,爸爸长年外出打工,是姐姐把她带大。姐姐,在同校上六年级。因离学校太远,姐妹俩每天早上5点过就得起床,6点过就得吃完饭出发上学,下一顿,得等到晚上回家才能吃。午餐,是断然不敢想的——学校没食堂,场镇距学校还有些路程,即使校门外能买吃的,姐妹俩也没钱买。家里收入全靠父亲打工,没有多余的钱让她们买零食吃。因为早上这顿饭要管至少12小时,姐妹俩常吃糯米饭。大多数晚上,姐姐带着她放学回家后,都会做一大锅糯米饭,再炒点白菜下饭。早上再将糯米饭热着吃,下咸菜。 “姐姐说,糯米饭吃了经饿。”但每到中午,王娅还是觉得饿。班上的同学也觉得饿,没吃的,只能到操场上去玩。
    那么,王娅的贫困是否是个别现象呢?记者以铁的事实,做了否定的回答。他写道,全班46人,今天就只有两人带了“午餐”——冉诗鑫带了个自家种的桔子,包时雨家条件稍好一些,妈妈给他准备了一个苹果。读者可以想一下,条件好的,中午吃一个苹果,不好的,就只能喝凉水了!
    那么,为什么还要克服困难去读书呢?记者转述文章主人翁王娅的话说,“我想读书,姐姐说,不读书就会一辈子饿肚皮。”
    读文至此,只要是一个正常人,都不能不心痛,重庆怎么了?一个县就有3万个孩子中午吃不上饭!重庆号称是“三个代表”的官员哪里去了?重庆打黑运动累死一个公安干警,薄熙来下令奖励了100万,王立军搭航班飞北京汇报打黑除恶成绩,来回都坐头等舱,钱要上万!薄熙来太太谷开来打一个官司,要律师费150万。。。。。。薄熙来调离大连后,占据和留下的房产价值多达960多万元,这些我先不论,再看看一位属名“三木匠”的网友对薄瓜瓜学费的调查。
    他文章的题目是《薄熙来的巨额财产来自何方?》,其文说,据说薄熙来的儿子在英国的“哈罗公学”就读。下面的网站,http://www.harrowschool.org.uk/default.aspx?id=93说的是该校的学费,摘录于下:
    The school fee for academic year 2009/2010 is £9,515 per term (£28,545 per annum) and includes,board, tuition, textbooks, a stationery allowance and laundry. For any subject requiring additional tuition there is an extra charge.。这位有心的网友写道,按今天{2010年1月1日}的汇率,£1=¥11.082,£28,545,折合人民币,¥316,335.69。由此我们看到,这笔令人震惊的学费与薄熙来的收入,明显不符,所以“三木匠”说,他又在网上查到,2007年吴仪退休时,提到她的年薪是¥12万。于是大声质问:请问:薄熙来的巨额财产来自何方?{三木匠19:29:10 01/01/2010}。我想,同一年薄熙来任商务部长,在吴副总理的领导下工作,相信他的薪水不会高于她,但他的贪腐此文暂且不论,我想说的是,就是这样一个非常富有而高调的人,在其领导下,重庆的农民竟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小学生连午饭都吃不起,不用说,象薄书记鼓吹的那样,干部整天“围着穷人转”,只要薄瓜瓜少喝一杯酒,少泡一个妞,薄熙来少吃一筷子饭菜,少发一封红色短信,重庆小学生王娅就能中午吃饱肚子啊!薄熙来真的是拔一毛利天下而不为!
    我想,王娅哪一点比薄瓜瓜差呢?她每天要跑两个小时的路,才能赶到学校,薄瓜瓜呢,在大连实验小学读过不长时间的书,但我亲眼看到他天天坐着豪华房车,还要薄熙来的秘书吴文康护送,他高中没毕业就由王老板赞助去了新加坡读英文,接下来又由谷开来亲自陪送去了英国哈罗公学,最近又进了英国牛津大学深造,另一个前妻生的儿子李望知则在美国哈佛大学读书,薄熙来自我吹嘘瓜瓜拿得是全额奖学金,就算如此,两个孩子在海外生活花销也是天文数字,何况薄瓜瓜又当选了“欧洲先生”,动辄一身名牌服装,挥金如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薄熙来的儿子是“天之娇子”,重庆彭水县的王娅是农家赤贫,薄熙来为何不拿出一点钱帮帮这些可怜的饥饿的孩子呢?他讲的比唱得还漂亮,但对眼皮底下的吃不上饭的孩子却视而不见,铁石心肠,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当然,我不否认,象王娅这样的小孩所在的贫困县,并非一时之困,俗话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他的前任汪洋和贺国强等都要承担责任,薄熙来2007年才当市委书记,不能全怪他,但别人心虚要脸不敢吹牛,而薄熙来任职后,一边干坏事,一边讲大话,以至还安排瓜瓜利用暑假接受《青年周末》记者的采访,为自已的“艳照门”辩解,殊不知,当他夸夸其谈之时,王娅的父母还挣扎在贫困线上,不用说喝洋酒,她连喝一口热水,吃一顿午饭都做不到,薄熙来要是有良心,不用指责他人“围着富人转”,就把自已这个富儿子北大演讲时雇保镳的钱捐给王娅吧,做到这一点,也算是“毛主席的好战士”!
    我想,上述王娅姐姐告诫她的话,也对但也不太准确,读书,的确能够改变一个人的命运,但在一党执政的体制下,还得有个好爸爸,就象薄瓜瓜一样,不然大学毕业没工作的也比比皆是,再说,薄熙来和儿子瓜瓜也读了不少书,但对弱势群体冷酷无情,根本没有同情心,他以权谋私不算,还大搞做秀骗人的鬼把戏!为什么?因为他们的权力是上级给的,不是王娅及父辈之类的民众选举的,他搞的反贪打黑是源于权斗,是为了忽悠百姓,是给胡温看的;他有时也装腔作势下基层,抱抱农村小孩啦,问问民众温暖啦,但这都是给记者和群众看的,记者心里也知道他在造假,所以等他一走,类似上述王娅的故事就出现在报端了!我相信,一点点长大的王娅,终有一天会明白,他和薄瓜瓜究竟差在哪?改变这个“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社会的途径是什么!我也期待中国会有一天真正地实现宪政民主,农家子弟王娅能和薄瓜瓜一样到海外读书,他的农村兄弟能过上幸福温饱的生活!那就是,能用选票把薄熙来这样的两面派赶下台!
    2010年1月20日于多伦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薄瓜瓜的专业在中国能建立吗?
  • 人民网用热比娅为薄瓜瓜遮羞?/姜维平
  • 致既得利益集团薄瓜瓜的一封公开信(图)
  • 薄瓜瓜的旋风因何刮进北大/严少雄
  • 薄瓜瓜偶尔走出黑幕作秀 挽救不了中共危局/林逾冬
  • 红红的孩儿薄瓜瓜不喜欢中国的学校/金丛林
  • 薄瓜瓜试图赢得网民同情
  • 薄瓜瓜請勿歎息/古德明
  • 薄熙来的红色短信与薄瓜瓜的灰色照片
  • 薄瓜瓜 黑领瓜/魏俊兴
  • 致薄瓜瓜的一封公开信
  • 英国政党党内纪律监察制度/薄瓜瓜
  • 小太子党薄瓜瓜比富家子强 没有开车撞死人
  • 范跑跑奋斗了20年,也没有能够和薄瓜瓜坐在一起喝咖啡
  • 毛新宇薄瓜瓜 已成“红三代”话题人物
  • 尹明善之子2500万购豪车 掩护薄瓜瓜
  • 薄熙来说了实话:儿子薄瓜瓜水份多
  • 薄熙来的儿子-薄瓜瓜在北大演讲全记录
  • 薄瓜瓜回应网传夜店照:只是化妆舞会照片(图)
  • 薄瓜瓜:不能自己是“太子党”就荣耀(图)
  • 组图:薄瓜瓜英国淫荡糜烂生活全纪录(图)
  • 小太子党薄瓜瓜比富家子强:没有开车撞死人(图)
  • 薄一波的孙子、薄熙来的儿子:牛津大一薄瓜瓜档案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