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所谓爱国主义/陶东风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11日 来稿)
    
    ——答《南方都市报》记者问
     (博讯 boxun.com)

    
    
      关于年轻人的特点及原因
    
      当代年轻人综合了很多矛盾的因素。比如说他们很清醒,相比于像我这个年纪的人,年轻时曾经被宏大的话语体系迷惑过,疯狂过,现在的年轻人则有一种清醒得多的对冠冕堂皇的大话的清醒认识。但他们又有一种“实利主义”和犬儒主义的态度。比如,既不相信官方和学校的意识形态宣传,但另一方面,为了现实的好处,他们完全可以把自己的清醒隐藏起来,去做官方或者学校喜欢的事情。我打个比方,他们不写信或者很反感××部的各式宣传,什么“×讲×美×热爱”“×荣× 耻”等等,但如果该宣传部门来招公务员,他们马上会很积极、很蜂拥的去抓这个机会,(假如真的有幸进入该工作以后)他甚至可以编一套自己完全不相信的、厌恶的、假大空的东西。总之,他们既很清醒、很明白,又很犬儒、很现实、很虚无、很世故。行动原则和思想原则是分离的。
    
      青年人的教育背景跟他们这种特点的形成有很大关系,我们现实生活中所遵循的行动原则和意识形态的教育本身就是脱节的,年轻人就成长在这样一个环境里。学校里的思想政治教育基本上脱离现实。比如,虽然这两年教科书对意识形态的宣示渐渐淡了一些,但仍没有把公民素质教育和社会主义道德教育分离开来。我看过国家颁布的公民道德教育纲要,第一条就是要坚持马克思主义。这很滑稽。因为公民身份与信仰无关,不一定非要相信马克思主义(或者别的什么主义)。
    
      当然,还有对新一代年轻人产生影响的社会大环境。这方面可以想到许多。独生子女、应试教育、就业和竞争的压力,等等。除了这些之外,人们关注不够的的重要的一个方面是,整个社会大面积的弥漫着一种虚无主义和犬儒主义。整个社会都在做一套和说一套,思想和行动分裂。大家生活在谎言的社会里,同时自己也在说谎。指导我们行动的宏大理论已经没有人相信了,但是却没有建立起一套跟现实生活相吻合的新价值观和行动规范。但需要指出的是,虽然整个社会都处在同样的分裂下,但至少我自己(我相信也是我们这一代人)还有一种痛苦、分裂的感觉,我自己感到两种做人原则的矛盾分裂,并且痛苦。但现在的年轻人好像根本不觉得这是一种分裂,他们麻木,他们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是自相矛盾的,他们缺乏反思自我和反思环境的能力。原因何在?原因之一可能是与经历过60年代、70年代、80年代的人相比,当下年轻人并没有一个参照,这种矛盾分裂已经通过教育和成长内化为他们自身的一部分。
    
      还有扭曲的竞争环境带来的心灵的扭曲问题不能不提及。大家都说现在竞争压力大,但是这不是问题的根本。如果竞争、就业带来的压力是正常的,亦即仅仅因为人口多岗位少,那年轻人所采取的释放方式可能和现在不同,会比较正常,比较遵守规矩。这就涉及公平竞争的问题。现在年轻人的压力还不完全是由于竞争激烈本身造成的,特别是他们的愤恨情绪,他们为什么牢骚满腹和颓废,这不仅仅是竞争太激烈的结果,而且跟竞争的环境有关,是扭曲的、不公正的竞争环境造成的。他们的价值观和行为的扭曲,也是由于这种竞争不公造成的。到处可以见到不公正的权力在操纵竞争,使得竞争不再是自由竞争。更糟糕的结果是,这会导致他们也跟着仿效,会同样采取不公正的竞争手段以及反社会的情绪,不再真爱我们的公共世界。
    
      值得我们担忧的不是社会充满了问题,而是大家居然采取各种损害公共世界的方式来回应这些问题,没有一种比较健康的、意在优化公共世界的回应方式。我说的意思是,既不是顺应这个公共世界的不合理的竞争法则,又不是退到自己的私人小天地里。
    
      关于青年人的爱国主义
    
      最近这些年,学生爱国主义举动常常发生,但是我觉得它带有一定的盲目性,原因有三:
    
      一、信息不全面。也就是我们对西方国家(包括这次的法国)作出的举动及其原因常常并不真正了解,不要说学生,我本人也无从知道事实的真相。这个时候做出的行动就不能不带有一定的盲目性。我自己的原则是,在信息获取不全面的情况下,不轻易采取行动,否则是很盲目的。我相信很多学生比我更不知道真相。
    
      二、90年代以后,我们对爱国的理解存在片面性,我们常常只是讲我们要爱国,但是并没有讲我们的国家要如何变得可爱。相比之下,80年代的时候有很多这方面的讨论,比如,爱国是不是无条件的?我认为,我们要爱的是一个可爱的祖国。如果祖国不可爱,你还爱她,那是盲目的,而且是对祖国不负责的。所谓“可爱”,当然有一套超越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的标准。打个比方,一个伊拉克的公民,在自己的国家侵略了科威特时,如果不谴责自己的国家,而是维护它的侵略行经,这就不可取,因为这违背了普世价值。这是对外而言;对内而言,如果自己国家政府不奉行民主自由,而是奉行独裁专制,还无条件爱它么?所以,爱祖国和爱政府不是一回事。如果把爱国等同于支持政府,在这种 “爱国”之外没有一个更高的评判标准,就会变得很盲目。就像父母爱孩子一样,游子爱故乡一样,真正爱故乡就应该让故乡变的更可爱;真正爱孩子就是要教育孩子成为一个善良正直的人,而不是溺爱他。
    
      再说一遍,真正的、理性的爱国是要让国家变得更可爱。遗憾的是,这方面的东西我们在90年代没有讨论,而现代年轻人恰恰成长在这个时期。年轻人的脑子里并没有超越于爱国之上的普世价值观念。
    
      三、现在很多学生,“爱国”情怀和势利原则好像也是分裂地并存(请原谅,我只能用这个矛盾修辞法才能准确表达我的意思)的。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在美国驻南使馆被炸时,当时很多学生坐学校的车子到美国大使馆抗议。但是抗议完了却留在那里申请去美国的签证,到美国留学(而且我估计如果可能,他们不会回国)。这好像很荒诞,但绝对是现在很多人奉行的现实主义原则。
    
      既然你那么恨美国,你为什么要削尖脑袋去美国去呢?这就是你们的爱国么?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