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后极权社会中的“反对派”和“异见分子”/陶东风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10日 转载)
    
    哈维尔比较了不同形式的反对派,指出了后极权社会中的“反对派”的特殊含义,反对派可以指“任何产生或具有间接政治效果的东西,也就是任何让后极权制度感到威胁、实际上也的确让受到威胁的东西。在这个意义上,反对派就是每一个生活在真实中的尝试,包括水果店经理拒绝在橱窗上张贴标语或写一首自由创作的诗。换言之,反对派就是任何一个以生活的目标超越制度设定的目标的行为。”[1]这就是“生活政治”的含义。后极权社会的特点是不让人活得有尊严和活得真实,所以任何想要活得真实或者活得有尊严的人都是反对派。
     (博讯 boxun.com)

    与此相关,关于“持异议者”也应该有不同的理解,它不一定是有系统的政治方案的政治家,而是任何坚持人的正常生活的人。哈维尔甚至反对“持异议者”这样的称呼,原因是“在我们的报刊中,‘持异议者’就跟‘叛徒’、‘卖国贼’差不多,但‘持异议者’并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叛徒,原因很简单:他们并没有否定和背叛什么,相反,他们肯定他们自己的人的身份(human identity),如果他们真的否定了什么,那不过是生活中的虚假和异化的东西,即否定‘生活在谎言中’。”[2]
    
    哈维尔强调的是:在后极权社会中,一个人不是因为特别热中狭义的“政治”(当政治家,从事党派活动)才成为“异议分子”的,而是每一个坚持生活在真实中的人、任何一个想要有尊严地生活、像人一样生活的人都会成为异议分子。过真正的生活就必然反极权,也就是说必然成为异议分子。在此,哈维尔表达了一个极为深刻的思想:后极权制度是与人性和人的真实生活为敌的制度,捍卫人性和真正的生活就必然反抗这个制度,也必然是“异议分子”。后极权制度不允许人过像人的生活。“生活在真实中”就是反极权,这就是“生活在真实中”的政治意义。他深刻地指出:“不同政见者”一词常常暗指一种特殊的职业,好像同正常的职业一样,有那么一种特殊的怨天忧人的职业。“事实上,一个‘不同政见者’不过是一个物理学家,一个社会学家,一个工人,一个诗人;他们不过是一群正在做他们觉得必须做的事的人,正因为这样,他们发现自己不得不处在与体制的公开冲突中。这个冲突并不是他们有意引起的,而是他们的思想、言行和工作的内在逻辑所导致的。换言之,他们并没有着意作一个职业性的不满分子;他们不过想作个裁缝或铁匠罢了”,[3]“他们没有决心作‘不同政见者’,哪怕他们一天24小时为之工作,也不是当成职业,而是作为一种存在的态度(existential attitude)。”[4]比如在“文革”时期,一个人想研究学术本身就是不允许的。
    
    哈维尔认为,“在真实中生活”这种生活的政治,是“独立的公民首创性”“不同政见者”或“反对派”此类政治运动的存在论意义上的起点,“在真实中生活”涵盖面很广,且含糊而难以界定,所以后极权社会到处是政治。
    
    当然,这种遍布日常生活的政治也可能转化为政治组织政治活动,转化为“更有意识、有组织、有目的的工作。”但是它与其他的生活之间并无极为严格的界线,在同一人身上常常是二者兼存。组织化的政治活动只是“一座冰山浮在水面的十分之一部分”,有意识有组织的政治是从最广义的“在真实中生活”这种“生活政治” 发展而来,是这个生活的清楚而具体的表现,“不同政见”也是逐渐从“社会的独立生活”中产生。
    
      从上述情形中可以得出什么结论呢? 结论是:以自己的方式参加健康的社会生活,但又并非都是“不同政见”面目出现,这些人实际上就是不同政见者,“他们可能就是些作家,按自己的愿望写作而置官方的审查和要求于不顾,当官方出版社不予以发行时,他们则由地下方式发表他们的作品,他们也可能就是哲学家、史学家、社会学家,或进行任何独立学术研究的人,如果不能通过官方渠道,他们则通过地下方式散发他们的著作,或者组织秘密的讨论会、讲演和专题研讨班;他们也可能就是老师,秘密地把官方学校不允许的知识传授给青年;他们可能是牧师,无论是否任神职或被褫夺了传教的权利,也努力坚持自由的宗教生活;他们可能是画家、音乐家或歌唱家,不顾官方机构对他们的看法,尽管去作自己的工作;他们可能是分享和帮助传播这个独立文化的任何人,可能是用一切手段来代表和捍卫工人利益的人,致力使工会工作有真的意义或组织独立的工会;他们可能是大胆向官方呼吁,要他们注意不公正的事情,力争绳之以法的人,他们也可能是各种青年团体,竭力摆脱控制并按照自己的价值观而过独立的生活。这些人的名单还可以列下去。”
    
    “持异议者”的目的是生活在真实中,这个要求是每个个体的真实的要求,也是所有人的共同要求(个人的就是人类的)——而不是小团体的,“持异议者”决不代表特殊利益的团体,而是代表整个要求正常生活的人。“‘持异议者’运动的出发点并不是发明什么制度革新,而是于此时此地为更好的生活进行日常工作。”“至少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生活为自己所能够找到的政治组织系统将是不完善的,有限的,容易遭到削弱的。”这句话非常重要,在制度化的革命条件非常不成熟的后极权时期,以真实的生活为核心的政治形式是多样的。
    
    [1] 《哈维尔文集》71。英文54
    
    [2] 《哈维尔文集》74。英文58
    
    [3] 74,58-59
    
    [4] 《哈维尔文集》第74页。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整个社会的道德风险加大/蔡细历
  • 社会集资并非洪水猛兽/王东京
  • 乡村社会:“秩序”与“文化”的提问/扈海鹂
  • “社会在动荡中前进”/廖双元
  • 小学生揪出黑社会是十足丑闻‎/椿桦
  • 中国社会面临的,是一场政治危机/王伟
  • 社会组织用欺诈手段争夺社会资源问题凸显(图)
  • 程天权:不能为社会服务,就不可能成为一流大学
  • 林蕴晖:探索社会主义毛泽东的成与失
  • 中国腐败的司法部门是社会上最大黑恶势力
  • 慎言家庭养老转变为社会养老/刘燕舞
  • 社会观感不佳,自我感觉良好:“社会文化罪”能助扁脱罪?
  • 做善事还被抓:上海政府还需要社会有正义感吗?(图)
  • 冯怀燕:全国党代会和六十年国庆之前再遭当地噪扰强烈呼吁社会观注!(图)
  • 中国黑社会何以沉碴泛起/ 邓聿文
  • 沪上禁止“保姆陪睡”引社会争议
  • “格物致知”谈资讯系统在民间社会运动当中的杠杆作用之一
  • 社会文化罪 法界“扁有幻想症让法律人无颜”
  • 绩效必须最大程度地凸显其社会公益性/谌新民
  • 组织化的强盗们对维权民众滥用黑社会手段
  • 湖北水产研究所被要求强迁,科学家寻求社会各界声援
  • 多里坤·艾沙:国际社会不把我当恐怖分子(图)
  • 国庆倒计时之际 北京访民张淑凤向全社会呼救
  • 北京新街口发生爆炸引起欧洲社会强烈关注
  • 广东男子制造爆炸报复社会被判死刑
  • 张清扬:重庆黑社会老大坐牢如度假(图)
  • 中国下一代领导班子:社会科学出身崛起
  • 15家企业遭媒体点名被指缺乏社会责任心
  • 重庆1名黑社会成员潜逃内蒙古放羊被抓获
  • 贵州瓮安事件所涉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获刑
  • 惊曝!!和谐社会里的通辽市政府制造的“文字狱”
  • 易中天:期待形成公民社会
  • 收入分配调节说易行难,社会危机风起云涌
  • 天津全面加强社会面管控 确保国庆治安稳定
  • 朱廓亮:胡锦涛被迫放弃“和谐社会”?
  • 乌鲁木齐市人民政府关于打击犯罪维护社会稳定的通告
  • 中共加紧培训法官应对社会问题
  • 中国式反黑30年:现在官员也成为黑社会组成部分
  • 山东新泰:中共乡村干部沦为社会垃圾
  • 不是黑社会而是社会黑(上海南汇周浦的最后掠夺!!!)
  • 转内地的一个帖子,看看这个社会
  • 刘佩章:新时代新社会比黄连还苦的人!!!
  • 官商勾结雇用黑社会将李建军、白刚人头活活砍下/李庆元
  • 官匪勾结疯狂打击举报人李玲,包庇黑社会/杜鹃
  • 江苏铜山黑社会承包计划生育办公室 大肆抢劫
  • 全国各地出现“不明身份”的打砸抢叛乱队伍:中共已经彻底黑社会化
  • 黑社会打人有理 小百姓自卫有罪?
  • 青岛公安局成著名黑社会 公然欺压当地军人
  • 冤!黑社会谋杀妙龄女子、警察还殴打家属:江苏受害人家属的紧急呼吁!!
  • 福建莆田政府部门犹如黑社会
  • 湖南衡阳居民:“合谐社会”不允许重演72家房客
  • 重庆真实版“黑社会”性质暴行(图)
  • 退伍军人蔡光武见义勇抓捕黑社会,深圳警匪勾结将其劳教
  • 高密是黑社会的天下?夏庄镇綦家村一位七旬老妇被打
  • 刘松元:广州天河黑社会的情况反映
  • 东北黑社会制造的另一起惨案
  • 《中国之春》杂志评论法轮功-妥善处理社会矛盾
  • 北京市房山区窦店镇刘平庄村村官乡官黑社会化!
  • 历来社会的贫困都是政治性的贫困
  • “门头沟绿岛家园业主的呼唤”,没认清当局和黑社会勾结的本质!
  • 看南京白下区政府拆迁办怎样和黑社会勾结!/政文(图)
  • “卖小孩,买一送一”,狠狠抽了小康社会一记耳光/史人潮
  • 当今社会为何只有民工工资难兑现?
  • 经济导报: 如此穷奢极欲哪来的社会和谐?
  • 强烈抗议黑社会化暴力迫害人权卫士
  • 浙江省台州市黑社会猖獗/路不平
  • 律师杨在新控告广西合浦县公安局的黑社会打击报复行为
  • 沈阳东宇公司雇黑社会强迁致村民脑浆迸裂死亡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报道:“共产党万岁,黑社会万岁!!”
  • 社会主义掠夺:古稀老人私房被占投诉无门
  • 投诉:强占耕地 黑社会棒杀村长
  • 中国政府黑社会公开化: 西安碑林祭台村被官匪蹂躏数日后上层袖手旁观,打砸继续恶化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进展:黑社会把持午夜管理,政府纵容,业主生命受威胁(图)
  • 营救清水君、扬建利签名活动:致社会各界人士的感谢信!(附签名402人)
  • 社会纪实:非典时期,我们被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干部敲诈
  • 黑社会欲强拆千年古刹
  • 世界日报:大陆流动人口 反映社会难题
  • 民工的声音:这社会没人把「公平」两字写清楚
  • 峻宏投稿:二千万买举报人人头,徐州的黑社会真猖狂
  • 真实的社会黑暗... ...民不聊生!
  • 祖上留下来的房产被强拆,北京“法制”形同黑社会
  • 天理何在!? --警察和黑社会一起对大学教师施暴令人发指
  • 社会主义中国岂能容忍侵害劳工权益
  • 上访等同扰乱社会秩序?铁路职工铁道部上访遭刑拘
  • 我所目睹的社会考试之怪现状:替考的人比比皆是
  • 【博讯特稿】问:严打措施的社会基础。谈:所谓黑恶势力产生的根源
  • 少女被逼跳脱衣舞300天:这社会还有正义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