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广大无知弱智的网民果然被邓爷爷耍了
请看博讯热点:邓玉娇杀淫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24日 转载)
    
    邓正兰果然操弄利用了民意(广大无知弱智的网民果然被邓爷爷耍了)
     (博讯 boxun.com)

    刚刚从网上看到,据6月17日的南方都市报等媒体报道:邓正兰,曾在法院工作10余年,做过庭长,思维缜密,措辞严
    谨。
    
    真是不好意思,又一次被本人猜中了,关于邓玉娇案,广大愚蠢弱智的网民果然被邓玉娇的爷爷邓正兰耍弄利用了,所谓的网络主流民意果然被操弄利用了。
    
    其实上个月底,海外论坛(如《独立评论》)上就有人发帖说:“据闻邓玉娇的爷爷邓正兰是巴东县法院的退休法官,做过多年法庭庭长。”(原意,非原文引用)当然这种声音是非常微弱、非常微不足道的。只是网友发帖中转述的一个传闻,就那么一两句话,我也从未敢正式引用作为自己立论的确凿依据。但是现在法院一审结束后,国内正规严肃的大媒体采访报道中这样讲了,印证了早先海外论坛上偶尔有网友发帖提到的传闻,且南方日报报业集团的南方都市报、南方周末是仅有的国内异议人士公认的可信度最高的媒体、最有公信力的媒体,而且这(邓正兰退休前的职业)本身并不是一个深刻的很难查证的复杂问题,而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所以邓正兰做过十多年的法院法官这一点已可确定。而且南都报这篇报道配有邓正兰的照片,打眼一看,就是一个退休干部或者知识分子而不是普通的农民或者工人。
    
    但是没有媒体讲邓正兰是在哪一家或者哪几家法院做过十多年法官,又在哪一家法院做过法庭庭长。是巴东县法院?恩施州中级法院?湖北省高级法院?还是其它的法院?合理推测一下,假定邓正兰是在最低一级的法院基层法院工作,是在他家门口的基层法院——巴东县法院,而事实上这种可能性也最大。县法院院长是副县处级,副院长是正科级,庭长一般是副科级,个别劳苦功高、资历很老的可能会享受正科级待遇,或者退休后享受正科级待遇。而且在中国,实际享受的待遇比其行政级别高一级的比比皆是,很正常。因此,邓正兰在当上法庭庭长之后是副科级,此后至少享受副科级待遇,退休后享受正科级待遇的可能性更大一点。如果不是在县法院,邓正兰的级别只能更高。
    
    老老邓是正牌的国家干部、公务员,正宗的“官儿”,老邓呢?官方没有对此做任何通报,根据一般规则,镇政府招商协调办主任,最多有个事业编制。黄德智、邓中佳已经公布了,是连事业编制也根本没有的合同制工人,标准的过去所讲的“临时工”,黄德智工作关系所在的镇农业服务中心也根本不是什么政府机构。如果说邓贵大黄德智(很多人还一直坚持把案发现场老邓一方说成三个人)是官员干部,那邓母张树梅还在野三关镇派出所做饭,还是派出所后勤人员,是不是也是贪腐的官员干部?!邓母和黄德智、邓中佳在身份上其实完全一样、没有根本差别呀。被反共情绪冲昏了头、无条件地“逢共必反”的异议人士和被“仇官仇富”情绪冲昏了头、“逢官逢富必反”的一干网民,借邓玉娇案大搞阶级斗争,搞了一个多月轰轰烈烈、热闹异常也激烈异常的阶级斗争,却把斗争靶子都完全弄反了:小邓真的是阶级斗争中的弱势一方、受压迫受欺凌的一方吗?老邓真的是阶级斗争中的强势一方、欺压百姓的中共贪腐官僚的代表吗?老邓老黄根本就不是什么官儿,根本就不是公务员,其实际势力也仅局限于小小的野三关镇;小邓的爷爷老老邓却是正宗的国家干部、正牌的官员,其在巴东县公检法系统、政法系统无论如何都有着老邓老黄想都不敢想的势力和关系、人脉。老邓死了,老老邓就是没有利用现在社会的“民心民意”、充分利用无知弱智的网民发动巨大的舆论压力,他只要出面参与他孙女的事情,老邓家属和黄德智一方在与老老邓的博弈中孰弱孰强,双方的资源、力量对比孰若孰强,最后法院的审判有可能会偏向于哪一方而枉法裁判,亦显而易见。
    
    老老邓果然老辣。他很清楚现在中国社会普遍弥漫的强烈的非理性的“仇官仇富”情绪,恰当地把自己孙女塑造成社会最底层的孤苦无助的令人怜惜的打工女孩,面临野蛮骄横的贪官污吏兼恶霸淫官的不法侵害时誓死不从、勇于自卫,另一方的老邓老黄则放任媒体和网民去把其主观想像成标准的恶霸淫官、贪官污吏,当前贪腐、骄横、淫逸、奢侈的官僚的代表。其实,老老邓很可能并没有进行什么人为加工塑造,他根本就不需要,他只需要巧妙地充分地利用当前的“民心民意”、利用广大网民的愚蠢弱智。至于在邓案爆发初期(上个月中旬),他有没有操纵媒体,需要有证据才能说话,有没有都有可能。
    
    老老邓操作这种事情,以其经验和智慧,必然驾轻就熟,必然比哈尔滨的林松岭的父母更高明更成功。事实证明,几百万的网民都被老老邓牵着鼻子走,当动物园里的猴子耍,玩儿得团团转,狠狠地利用了一把。
    
    其实,也不是老老邓太老辣,主要还是网民太弱智,老老邓只是小小的利用了一下而已。刘军宁先生说:“即使每个雅典公民都是苏格拉底,公民大会仍然是一群乌合之众。” 我说:“即使每一个网民都是博士教授,聚合于民意之下的网民的平均智商一定在70以下。”为什么网民的集体智商如此低下?为什么网民的思维逻辑能力、认识分辨能力、分析判断能力如此低下?还是我在《民主远远不是一切》一文对直接民主的批判中分析的那些原因。此外,应当强调的是:有太多的人被某种情绪、某种急功近利的主观目的的需要冲昏了头脑。
    
    所谓的主流民意,表现出的平均智商只能在70以下,任何执政者如果以民意的群体智商高于70来作为决策依据,一定会跌跟头;任何观察者如果以民意的群体智商高于70作为依据来发表评论,也一定会出丑闹笑话。
    
    当然,“主流网络民意” 与中国人民的“民意” 又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补充:把此文发在一个Skype公共聊天室里后,某戏子MM质疑:如果邓正兰在巴东县有这样的关系、人脉,还能让他孙女到哪种场所工作?苦笑,只有苦笑。 唉,我对该MM的智商和提出类似质疑者的智商也只有苦笑。邓正兰在巴东县公检法有一定的人脉资源,就一定能为邓玉娇安排工作?就一定要为邓玉娇安排工作?以为邓玉娇是西南政法大学法律本科毕业? 第一,早先传闻的平时邓玉娇和爷爷的关系并不亲密很有可能是真的,但是平时可以不管,发生了杀人这么大的事情,他本身又是退休法官,怎么可能还坐视不理?当然要尽全力保护孙女了;第二,邓正兰能够在发生这种大案后调动利用其在巴东县公检法系统的关系资源保护孙女,跟他没有给孙女安排一个象样的工作有任何矛盾冲突吗?邓玉娇一个初中毕业、没有任何专长和专门技艺(如果有,自己早去做象样的工作了)的女孩,任何需要一点专门知识和专门技艺的工作都不会,什么都不懂,她爷爷能给怎么安排?!安排她去巴东县法院当书记员?当法警?当书记员起码要正规大学本科毕业,会电脑打字速记,当法警也起码要警校毕业。安排她去县公安局当警察?去检察院当检察官?还是去县政法委当秘书?看大门大概可以,但是邓玉娇自己未必肯干,而且门卫岗位就那么几个,从来没有安排这么年轻的小姑娘做的。 他给邓玉娇安排到一般的工厂也许可以,但是不知道没给安排,还是安排不成,没给安排的话,只能说明平时祖孙关系并不亲密而已,说明不了在发生这种大案时爷爷还会不管孙女。
    
    邓玉娇的母亲张树梅不是到野三关镇派出所做后勤烧饭了吗?有可能是她公公邓正兰安排的啊。
    
    
    正因为邓正兰当过十好几年的法官(且做过法庭庭长),专业经验丰富且思维缜密,所以当他发现代理律师有些不对劲、两个戏子律师根本不是从法律本身出发维护其孙女的合法权益而是别有自己的用心之后,果断地说服张树梅解除了对两个戏子律师的委托。事实也证明,他这一招做得非常正确,也还算及时(对于邓玉娇是及时的,对于这个事件对中国社会的影响来说,已经太晚了)。
    
    还有一个有趣的问题:一帮网民在邓玉娇案民意最汹汹的时候去巴东县找到了在乡下的邓玉娇的外婆,拍了好几张照片发到网上,小邓外婆家果然是极度贫寒、非常破烂。她的外婆一大家人都是极端贫穷的农民,看上去。为什么没有人去巴东县城小邓爷爷家看看、去她爷爷家拍几张照片发到网上?!
    
    而且,不幸又被本人猜中了,邓玉娇爷爷和外婆这姻亲两家果然是生活水平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其实这非常正常也很常见。
    天涯社区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末路专制的力不从心(一)——邓玉娇案暴露中共体制内失控趋向/曾节明
  • 萧翰:刑法学家在邓玉娇案的冷血表演
  • 林云海:好人们,都醒醒,我们的邓玉娇还在待救中!
  • 法院违反“无罪推定”原则枉法裁判邓玉娇有罪/张律师
  • 其他邓玉娇们又如何?
  • 自从整倒胡耀邦,邓玉娇们就遭殃!
  • 顾晓军:谁敢让邓玉娇人间蒸发,我们给他一个说法
  • 清朝抗暴杀人无罪判词和邓玉娇有罪判决比对
  • 我看邓玉娇案件/张鹤慈
  • 邓玉娇案对流氓官员的两点警示
  • 为什么没人对邓玉娇深表歉意?/林云海
  • 美国华裔教授谈:邓玉娇事件对媒体和民众的价值(图)
  • 邓玉娇之二次营救出巴东
  • 牟传珩:刑法工具主义的充分表演——邓玉娇案宣判刺向公论的一刀
  • 林云海:为什么没人对邓玉娇“深表歉意”?
  • 邓玉娇被判有罪说明中共官官相护/费良勇
  • 宝马为何遭抵制?邓玉娇为何成英雄?
  • 刘水:邓玉娇案一审判决后的十个追问
  • 邓玉娇案判决无耻加违法
  • 邓玉娇和强奸在网易成屏蔽词:刑法被屏蔽/思闻
  • 闽清“严晓玲”比东巴“邓玉娇”悲惨一万倍!(图)
  • 从邓玉娇案件谈民意与司法的内战
  • 思宁关于没有报道《邓玉娇失踪全家抗议被剥夺上诉权》的声明
  • 后援网友爆料:邓玉娇失踪全家抗议被剥夺上诉权(图)
  • 邓玉娇失踪全家抗议被剥夺上诉权(录音及图片)(图)
  • 邓玉娇事件中的几点内情:四百名特警维持秩序
  • 邓玉娇案搅动中国 考验政府公信司法独立((图)
  • 邓玉娇案:网上“屁民”的胜利(图)
  • 邓玉娇案体现了交易的结果和舆论的阳光
  • 邓贵大和邓玉娇一样 是悲剧主角
  • 邓玉娇案四大后援团联合声明:惩办罪犯黄德智
  • 邓玉娇案的尾巴
  • 张凯:邀请邓玉娇辩护律师公布辩护词公开信
  • 邓玉娇案法律后援团对判决结果发表声明 倡议“5·10”为“公民正当防卫日”
  • 邓玉娇案巴东实地访谈:路人皆知后台是谁
  • 网友封为「烈女」,邓玉娇童年坎坷(图)
  • 邓玉娇:心存感恩欲回报社会 改名“邓清零”(图)
  • 中共退休高干集体上书: 邓玉娇无罪
  • 湖北邓玉娇与陕西王阳一对烈女子
  • 格尔木之鹰/野三关 邓玉娇 
  • 新拍案惊奇:三淫棍欢场施暴虐,邓玉娇义愤刺凶徒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