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破译维吾尔族民歌《望河楼》/ 顾新勇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19日 转载)
    
     《望河楼》是一首以汉民族的建筑物命名的维吾尔族民歌,一直传唱流传在伊犁维吾尔族民间,可无人知晓歌名的具体含义和所指。百余年后,直到2005年,才在维、汉学者的共同努力下被破译。
     (博讯 boxun.com)

     谈到《望河楼》民歌就不能不提到塔兰奇人。伊犁塔兰奇人是维吾尔族的一支重要民系,“塔兰奇”在蒙古语中意为“种麦子的人”。在清朝统一新疆,设立伊犁将军府管辖全疆各地以前,大量维吾尔族人从南疆的喀什、和田、阿克苏和哈密、吐鲁番等地迁入伊犁河谷,他们大部分从事农耕,被强迫为贵族统治者耕田。他们与其他民族经过长期融合,形成了独具特色的伊犁“塔兰奇”文化。在“塔兰奇”民歌中,以联唱形式流传的“科那纳合夏”(意为古典民歌),从多角度、多方位表现了他们的生活,他们对封建剥削压迫的反抗,对自由、爱情的向往和追求,是维吾尔民歌的精华之一。《望河楼》民歌便是“科那纳合夏”中的一首。
    
     1775年(乾隆四十年),时任伊犁将军的伊勒图命惠远城满营协领负责修建望河楼和龙王庙。望河楼延续了伊犁满族官员权贵沿袭中原各地临河建楼的传统,登临望河楼俯瞰伊犁河,水天苍茫、视野开阔,远近景物尽收眼底,在当时的西域,堪称是前所未有的一座建筑物,也是风景极佳之地。因此也成为当时许多流放伊犁的文人和达官权贵们吟诗赏景的去处,惠远城内的达官显宦,戍客骚人,莫不以登楼望远诗酒风流为时尚。
    
     但望河楼从诞生的那一天起就面临着水患的威胁,望河楼修建在伊犁河边,为防范河水对望河楼和惠远城的威胁,1807年(嘉庆十二年),伊犁将军命人在河边修筑了防洪堤,时人称为李公堤,随着河水的冲刷加上河道变迁,1817年(嘉庆二十二年)的一次洪水过后,李公堤崩塌在了伊犁河中,惠远城的水患更加危急。清朝官吏便从各城乡抓徭役,摊派各种物资,在河边修筑堤坝保护惠远城,这就是清代伊犁最大最长的徭役 “望河楼徭役”,大量民工在望河楼下被监工逼迫着从事苦役,这种年复一年的徭役成为汉族农民和维吾尔族农民最沉重的徭役负担之一。这种徭役自1820年至 1864年伊犁农民起义爆发为止。1833年,望河楼在一次大水中沉入伊犁河中。它在伊犁河边整整守望了58年,当年维、汉民工在 “望河楼”下服徭役时留下的这首民歌流传了下来。这种相同的历史遭遇使两个民族结下了解不开的缘分,塔兰奇人以伊犁河边的望河楼作为谣歌的题名,或许正是对当年维吾尔族、汉族人民共同防洪筑坝时经历艰辛的一种记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