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邓玉娇案法援风波:哭哭啼啼的律师引争议(图)
请看博讯热点:邓玉娇杀淫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5日 转载)
    
    来源:《方圆法治》杂志
     邓玉娇案法援风波
    
    作为一名法治记者,犯罪之于我并不陌生,接触执法者、司法者和当事人构成了我工作的最主要部分。从常识判断,邓玉娇案就侦查的手段和技术而言,并没有难点;从纯粹的法律层面上看,无论是防卫过当还是故意杀人,也应该是事实之上的判断;从危机公关的角度看,巴东县的信息公开应该说还算及时与到位。如果一定要寻找这个由简单变复杂的案件的缘由,其中充斥着 “不信任”三个字。所以,流言满天飞,谁也看不清对手,甚至分不清真假。我甚至感受到:张树梅这样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当一波波疯狂的媒体和所谓的援助扑向她时,她该是恐惧的。她心中朴素的关于好人坏人的判断,已然无法让她搞清楚谁是她值得托付女儿性命的人。
    
邓玉娇案法援风波:哭哭啼啼的律师引争议

    
    事件过程示意图
    
    手边放着一本英国学者伊冯・朱克斯的《传媒与犯罪》,其中提及:“即使是最极端的犯罪----谋杀,也要服从各种层次的兴趣。只有那些针对某些被害人的谋杀才包含着足以引起人们的兴趣并达到为每个人构建一种公共唾弃和哀悼的气氛所必需的强度。”
    
    邓玉娇案充满了这样一些要素----“官员与女服务生”,矛盾中后者明显处于弱势,律师的痛哭流涕加强了媒体观众自身的弱势感,更加博得来自底层民众的注意力与同情心,但这种违反法律理性的做法却很容易引起其他同行们的“兴趣”。而来自当权者的消息,由于累积在人们心中的不信任感触发,反倒使得事件出现了偏离中心式的发展。在这个过程中,传媒成为各方搏击的工具,表层安静下骚动的气泡不断破灭,流言也自然而然产生,触动了社会的文化不安与道德恐慌。对于邓玉娇案来说,发展至此已经不再是其案情单纯的真相追问,而是对社会底线的一次探究。
    
    起因:官员之死
    
    5月10日晚,湖北省巴东县野三关镇政府项目招商协调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邓贵大陪着客人走进了野三关镇“雄风”宾馆休闲中心“梦幻城”。随行的黄德智见到了女服务员邓玉娇,提出了特殊要求,被拒绝了,在一阵争吵之后,愤怒的女服务员将一把水果刀刺向了邓贵大,他没能活着走出这个温柔乡。
    
    案件在第一时间得到媒体和社会关注的原因是:血腥的气息、色情的场所以及双方悬殊的身份。
    
    巴东县公安局5月18日给出的关于此案的通报中叙述了这样的情节:黄德智进入水疗区一包房,见邓玉娇正在洗衣,黄误认为邓是水疗区服务员,遂要求邓提供异性洗浴服务,邓以自己不是水疗区服务员为由拒绝,双方为此发生口角,邓走出包房进入隔壁服务员休息室。黄认为邓态度不好,尾随其进入休息室并继续与之争吵。此时邓贵大闻声进入该房,亦与邓玉娇争吵。邓贵大称自己有钱,来消费就应得到服务,同时拿出一沓钱炫耀并朝邓玉娇头、肩部扇击。邓玉娇称有钱她也不提供洗浴服务。争吵中,休息室内另两名服务员上前劝解,邓玉娇即欲离开休息室,邓贵大将其拦住并推坐在沙发上,邓玉娇又欲起身离开,邓贵大再次将邓玉娇推坐在沙发上,邓玉娇遂拿出一把水果刀起身向邓贵大刺击,致邓贵大左颈、左小臂、右胸、右肩受伤。黄德智见状上前阻拦,邓玉娇又刺伤黄右大臂。邓贵大因伤势严重,经抢救无效死亡。法医检验验明:邓贵大左颈部刀伤割断动脉并划破气管,右胸部刀伤穿透胸腔刺破右肺,两处均系致命伤,死亡原因为失血性休克死亡。
    
    案情看上去很清楚。犯罪嫌疑人自首,当场也有两位见证人,调查的难度应该并不高。
    
    也是这天上午,两名来自北京的律师夏霖和夏楠抵达恩施,与邓玉娇的母亲签订了委托代理协议。夏霖和夏楠是主动找到邓玉娇之母的。业内人士称,这种情况在近些年来发生的一些具备社会影响力的案件中越来越常出现,不足为奇。但也正是这一点,他们在此后被攻击“靠邓玉娇炒作”。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邓玉娇案的幕后真真黑手
  • 北京律师眼中的邓玉娇/王和岩
  • 从邓玉娇案看令人担忧的官民对立意识
  • 洛克断邓玉娇案:法律一停止,暴政就开始了/邵建
  • 从邓玉娇“防卫过当”说开去/娄献忠
  • 邓玉娇案的定格观念:“民仇官”与“官敌民”的社会历史
  • 谁判邓玉娇有罪,我们就判他有罪!/ 杨世锋
  • 邓玉娇有罪生女儿的哭吧!
  • 邓玉娇案巴东官方一意孤行踩油门加速亡党
  • 巴克:邓玉娇还是要坐牢
  • 追寻邓玉娇案真相就是一次正义救赎/汤劲松
  • 邓玉娇案件终局已定/朱明勇
  • 为侠女邓玉娇“树碑立传”/于士超
  • 记者触动邓玉娇案的哪根神经/笪祖煌
  • 邓玉娇案说明妇联该解散/卫金桂
  • 邓玉娇爷爷代政府发出的第三份通报/严少雄
  • 邓玉娇:爸爸,他们打我!!爸爸,他们打我!!
  • 徐兆澜:巴东直说邓玉娇是疯子得了!
  • 槟郎:爱上邓玉娇你就追
  • 王克勤:邓玉娇案采访遭遇记(图)
  • 公安太子进巴东,质疑毁罪证,志愿者六四凌晨溅血/邓玉娇案
  • 让邓玉娇的悲剧不再重演!——北京大学法学院妇女法律研究与服务中心的声明
  • 最高院回应邓玉娇案:办案法院应"理性"
  • 血腥人证:六四大屠杀,柴玲,杨佳与邓玉娇
  • 中国最高法院回应邓玉娇案
  • 邓玉娇案发酵网络抗议升级:网民拒绝当局斗争思维
  • 萧瀚: 邓玉娇案提起公诉前的一点小结
  • 邓玉娇案:杨立勇是李济的女婿,铁矿有他的股份
  • 张清扬:上海律师解读邓玉娇“防卫过当”
  • “邓玉娇”案侦结 警方认定邓玉娇属防卫过当
  • 中共通过邓玉娇案转移民众对六四关注度
  • 巴东邓玉娇案最新消息(图)
  • 中共巴东县纪委等严肃处理邓玉娇案涉案人员
  • 树立一个“邓玉娇”,挽救一批“邓贵大”
  • 新聘律师对邓玉娇涉嫌故意杀人有异议 (图)
  • 中宣部叫停报道邓玉娇案(图)
  • 得胜网:因邓玉娇案封锁2.6万QQ群的抗议和声明
  • 邓玉娇杀官案:六四敏感时刻,声援愈演愈烈
  • 湖北邓玉娇与陕西王阳一对烈女子
  • 格尔木之鹰/野三关 邓玉娇 
  • 新拍案惊奇:三淫棍欢场施暴虐,邓玉娇义愤刺凶徒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