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北京律师眼中的邓玉娇/王和岩
请看博讯热点:邓玉娇杀淫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4日 转载)
    
      从通州到慈云寺的路不短,但昨晚,我到的很准时。
     (博讯 boxun.com)

      差几分就晚7点,我来到了夏霖、夏楠两位律师所在的单位附近。给夏霖发短信,没有回复。致电,接电话的是夏楠,说他们还在讨论邓玉娇案。
    
    
      无论是在巴东的10天,还是回京后的两天,他们一直在忙。因而约见的时间、地点只能就他们的方便。
    
    
      在附近楼下的“真锅咖啡”里叫了一客冰激凌,慢慢吃,半个小时后,他们来了,还好,我没等太久。
    
    
      就近捡了一间餐厅,刚落座,夏霖就问:“你觉得我们对邓玉娇有没有尽到法律和道义上的职责?”
    
    
      只此一语,这些天他们所承受的各种压力显露无遗。
    
    
      之后,他俩断断续续地聊了令他们动容难忘的会见邓玉娇一些片段。
    
    
      5月21日,整整一天他们都在会见邓玉娇,做了长达8页的笔录。
    
    
      在两位律师看来,长相清瘦的邓玉娇,尽管身穿看守所的马甲,但比网上的照片还要漂亮。
    
    
      为了舒缓邓玉娇的情绪,会见中,夏霖还时不时讲一些笑话给她听。
    
    
      “网上把你称作‘玉娇龙’,知道‘玉娇龙’吗?”夏霖问。
    
    
      邓玉娇摇摇头说不知道。
    
    
      夏霖说:“就是《卧虎藏龙》里章子怡扮演的角色。”
    
    
      邓玉娇不好意思地笑了:“我没有章子怡漂亮。”
    
    
      在夏霖眼里,“邓玉娇还很仗义”。临近会见结束,邓玉娇突然向他们咨询起有关债务纠纷的事情。原来同号的狱友家里发生了债务纠纷,知道邓玉娇去见北京来的大律师,托她向律师咨询。
    
    
      上午,他们主要向邓玉娇询问案发时的情况。而这些情况,邓玉娇说之前在GA那里都已经说过。
    
    
      下午会见,邓玉娇向两位律师诉说了她在恩施优抚医院的遭遇。
    
    
      邓玉娇说,在恩施优抚医院,她被控制在床上,整整五天粒米未进,全靠打针。优抚医院的精神病人打她,尤其是一个胖的女精神病人。打她很厉害。而医院穿白大褂的护士也打过她。
    
    
      在医院,邓玉娇服用的治疗失眠的药氯硝西泮也被停了。直到会见时,邓玉娇已经有整整11天没有吃过药。
    
    
      两位律师说,交谈中,邓玉娇很开朗,谈吐流利,看不出有任何精神病的迹象。
    
    
      5月25日晚,在多家媒体的见证下,他们向巴东警方提交了控告书,并在网络上予以公布。
    
    
      “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主要是因为到5月25日,邓玉娇14天的拘留期满,次日当地检方可能就要批准逮捕邓玉娇。我们以代理律师身份进行控告,就是为了阻止这件事情。”
    
    
      提及他们向外界强调邓玉娇没有精神病的初衷,夏霖说:“我不能再让他们以精神病为借口把邓玉娇再次送进恩施优抚医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