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仿鲁迅:《纪念邓贵大君》/姚文嚼字
请看博讯热点:邓玉娇杀淫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1日 转载)
    
     姚文嚼字:http://blog.sina.com.cn/yaowenjiaoziyzy
     (博讯 boxun.com)

    
    公元2009年5月15日,就是凯迪网友超级低俗屠夫只身前往湖北巴东县进行调查的第二天,我独在互联网上的论坛门口为是否跟帖以及跟帖后会不会导致跨省追捕进而导致躲猫猫一类事件发生而犹豫徘徊,遇见程君,前来问我道,“先生可曾为邓贵大同志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她就正告我,“先生还是写一点罢;邓贵大同志出事前就很关注先生的文章。”
    
    
    
    这是我知道的,凡我所写的关于官员腐败之类的文章,大概是因为言辞太过激烈之故罢,纸质媒体一向是封杀的,而论坛上也一向多遭删帖和屏蔽,能看到的人于是就甚为寥落,然而在这样的艰难处境中,毅然回帖反驳的就有他;他总是将我对于惩治腐败以及要求言论自由和政治民主的言论痛骂为里通外国的卖国行为。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死者毫不相干,但在生者,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相信官员自律就可以防止腐败的鬼话,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 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全国成千上万网民和网下屁民对于死者邓贵大君的指责和咒骂声,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此后几个所谓学者文人所谓含泪劝告之类的阴险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待贪者”的菲薄祭品,奉献于先驱者的灵前。
    
    
    
    二
    
    
    
    真的猛士,敢于天天大肆公款吃喝,敢于公款吃喝以后又到娱乐场所公款消费,敢于在普通消费以后还要求特殊消费,敢于特殊消费的要求得不到满足时强行霸王硬上弓,敢于硬上弓不成时掏出一沓人民的币抽打被消费者,敢于质疑为什么娱乐场所居然还有不提供特殊服务的女性存在……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屁民设计,以时间的流逝,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竟然容许屁民们肆无忌惮咒骂官员的似人非人的网络世界。我不知道这样容许匿名发帖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
    
    
    
    我们还在这样的世上活;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5月10号母亲节邓贵大君被邓玉娇拿修脚刀刺死也已有两多星期了,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姚文嚼字:http://blog.sina.com.cn/yaowenjiaoziyzy
    
    
    三
    
    
    在无数公款消费的官员中,邓贵大是我的偶像。偶像云者,我向来这样想,这样说,现在却觉得有些踌躇了,我应该对他奉献我的悲哀与尊敬。他不是“苟活到现在的我”的偶像,是为了中国和野三关镇招商事业而在娱乐场所英勇献身的英雄。
    
    
    
    邓贵大的名字第一次为我所见,是数月前巴东新闻里。那时,新闻里登有他关于反腐倡廉的大篇幅文章;然后是在上个月,在巴东县野三关镇招商工作如何为创建和谐社会做贡献的研讨会上,带头发言的一个就是他;但是我还不甚了然。直到后来,在巴东县野三关镇招商办关于领导干部严格自律的光荣榜上,才有人指着一个图片告诉我,说:这就是邓贵大君。其时我才能将姓名和实体联系起来,心中却暗自诧异。我平素想,有着数十年革命经历,做过无数场慷慨激昂反腐倡廉动员报告,发表过若干如何创建和谐社会文章的一名最基层的公仆邓贵大君,无论如何,总该是有些桀骜锋利的,但他却常常微笑着,态度很温和。待到美国金融危机爆发,最后殃及中国乃至野三关镇经济的时候,他才始又来回我的帖子,说其实金融危机对中国影响不大,自由资本主义国家才会介意云云。于是论战的回数就较多了,也还是始终微笑着,态度很温和。待到野三关镇实在找不到一笔投资的时候,我才见他虑及自己的前途,黯然至于泣下。此后似乎就不相见。总之,在我的记忆上,那一次就是永别了。
    姚文嚼字:http://blog.sina.com.cn/yaowenjiaoziyzy
    
    
    四
    
    
    
    我是在十六日早晨,才知道有关野三关事件的报道;下午便得到噩耗,说野三关镇招商局邓贵大君等一行三人在雄风宾馆“梦幻城”发生意外。但我对于这些传说,竟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下劣凶残到这地步。况且始终微笑着的和蔼的邓贵大君,更何至于无端地在一个娱乐城的弱女子的怀中倒下呢?
    
    
    
    然而即日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他自己的尸体。还有一位,是随同的黄德智君。而且又证明着这不但是刺杀,简直是疯刺,因为已经不但肩膀处有伤,而且脖颈和胸肺部也有着致命伤。
    
    
    
    但就有报道,说他是“霸王硬上弓”!
    
    
    
    但接着就有流言,说他是公款嫖娼的。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不高兴的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一直不高兴着。
    
    
    
    五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我没有亲见;听说他,邓贵大君,那时是饮酒以后欣然前往的。自然,消费而已,稍有人心者,谁也不会料到有这样的结局。但竟在有多年消费经历的镇雄风宾馆梦幻城内倒下了。先是刺中肩部,然后是颈部和胸部,已是致命的创伤,只是没有便死。同行的黄德智君上去帮忙,也被刺,于是也倒下了。
    
    
    
    始终微笑着的和蔼的邓贵大君确是死掉了,这是真的,有他自己的尸骸为证;沉勇而友爱的黄德智君也被刺伤了,者也是真的,有他自己身上的伤口为证;只有一样沉勇而善辩的同事邓某,还独自在家中吓得筛糠。
    
    
    
    当三个招商办公仆从容地转辗于文明人所发明的娱乐场所里的女子的奋力反抗中的时候,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伟大呵!中国公仆为人民服务的伟绩,和谐盛世的太平歌舞,不幸全被这几缕血痕抹杀了。
    
    
    
    但是中外的屁民们却居然昂起头来,兴高采烈的不知道个个脸上有着血污……。
    
    
    
    六
    
    
    
    时间永是流驶,街市依旧太平,有限的几个公仆的倒掉,在中国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无恶意的屁民以饭后的谈资,或者给有恶意的屁民作“流言”的种子。至于此外的深的意义,我总觉得很寥寥,因为这实在不过是最基层公务员的低级消费。人类反腐前行的历史,正如官员们在主席台上的报告,当时是用了大量的篇幅和异常美丽激动人心排山倒海的词汇,结果却只是一小点动静,但陪同客人去娱乐城消费是不在其中的,更何况是同一个办公室的三位同志一同前往。
    
    
    
    然而既然有血迹了,当然不觉要扩大。至少,也当浸渍了亲族、师友、爱人以及官员们的心,纵使时光流驶,洗成绯红,也会在微漠的悲哀中永存微笑的和蔼的旧影。有人说过,“官员或余悲,屁民亦以歌,死去何所道,追悼会前车马多。”倘若如此,也就够了。
    
    
    
    七
    
    
    
    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外。一是网民竟会这样地幸灾乐祸又义愤填膺,一是受害家属竟至如此之低调,一是中国的主流媒体竟如此之沉默。
    
    
    
    我目睹中国官员的办事,是始于数十年前的,虽然不是全部,但看那干练坚决,百折不回的气概,曾经屡次为之感叹。至于这一回在飞舞的修脚刀面前互相救助,虽殒身不恤的事实,则更足为中国官员的勇毅,虽遭奋力反抗,压抑至数十年,而终于没有消亡的明证了。倘要寻求这一次被刺者对于将来的意义,意义就在此罢。
    
    
    
    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不畏烈女之反抗而继续奋勇前行。
    
    
    
    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记念邓贵大君!
    
    
    
    http://blog.sina.com.cn/yaowenjiaoziyzy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