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邓玉娇案说明妇联该解散/卫金桂
请看博讯热点:邓玉娇杀淫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31日 转载)
    
    一个女孩子遭到3个男人的联合凌辱起而抗争,杀死一个伤一个,舆论为其拍手称快。当法律和政策,以及管理部门不能保护自己的权益时,就用刀子说话。可是,这位女孩子失去人身自由,让人无法高兴起来。
     (博讯 boxun.com)

    如果邓玉娇生活在皇权时代,虽然信息不发达,但地方绅士可能会对她大肆褒扬,奉为烈女,上报皇上,御旨一下,为其建立贞节牌坊,标榜进家谱族谱。而现在她却身陷囹圄,遭遇各种精神病测试,谁知受着咋样的待遇?
    
    我们的社会从表面上看,有许许多多保护神,比如,教师法保护教师的权利;工会保护工人的权利;法律和法制保护全体公民的权利,等等。可落实到具体问题和具体人,往往沦为官官相护。一个弱女子,指望不上法律、工会和妇联,或许她根本就没有动过这个念头,因为这些上层建筑离她这个修脚工太遥远了,于是用刀子说话,起而自卫。
    
    比较有意思的是,邓玉娇事件发生之后,反响强烈且积极为她主张正义的,不是司法机构,也不是政府部门,自始至终是媒体、民众和知识界。标榜其基本职能为“代表和维护妇女权益,促进男女平等”的妇联,更是看不到有什么表态。
    
    不过,一看妇联的任务,也就不再奇怪,人家主要的任务是团结、动员妇女投身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促进经济发展和社会全面进步,培养妇女人才,促进各界联合,为国家繁荣兴旺和世界和平做贡献。总之,是发动能人干大事的。一个修脚女,哪里敢跟这些攀上关系?就连那附带的所谓“代表和维护妇女权益”,也仅仅和男女平等联系在一起,更多体现的是女权主义者们的强势愿望,跟邓玉娇何干?
    
    这样的机构,就解散吧,因为例行官场的口号和言行,以及维护什么坚持什么的政治方向,妇联的工作人员作为公职人员,这些是早已规定好的,又何必叠屋架梁再来一番?何必连女人也不放过,用她们的名号挂羊头卖狗肉,尤其是女人对着女人。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邓玉娇爷爷代政府发出的第三份通报/严少雄
  • 邓玉娇:爸爸,他们打我!!爸爸,他们打我!!
  • 徐兆澜:巴东直说邓玉娇是疯子得了!
  • 槟郎:爱上邓玉娇你就追
  • 左派应如何对待介入邓玉娇事件的右派/程意弘
  • 邓玉娇案件中巴东公安设的“局”
  • 含泪兼吐血带便秘劝告邓玉娇家属及网民
  • 封杀邓玉娇帖,纵容淫棍邓贵大和黄德智证据
  • 烈女邓玉娇掀开的社会危机/云南大学教授宋家宏
  • 感谢邓玉娇,今夜开始,我不再是愤青!
  • 邓玉娇案,我们关注的是民众的自卫权
  • 李铁:邓玉娇案俺的三点看法
  • 邓玉娇是按照公安部的提示做的,属于无罪!
  • 从土家族少女邓玉娇案看少数民族生活的被边缘化
  • 刘进成:必须保护邓玉娇!必须提倡圣洁!必须传扬基督真理!
  • 邓玉娇凝聚了中国人50年来的屈辱和诉求/郭保胜
  • 邓玉娇用一把水果刀将全国人民团结起来
  • 对邓玉娇监视居住是公众辛苦努力换来的失败结果
  • 邓玉娇的新律师汪少鹏、刘钢可能正在帮巴东官方导演糊涂剧
  • 树立一个“邓玉娇”,挽救一批“邓贵大”
  • 新聘律师对邓玉娇涉嫌故意杀人有异议 (图)
  • 中宣部叫停报道邓玉娇案(图)
  • 得胜网:因邓玉娇案封锁2.6万QQ群的抗议和声明
  • 邓玉娇杀官案:六四敏感时刻,声援愈演愈烈
  • 某网站关于邓玉娇案件讨论的主贴已经全部清除/陶达士
  • 警方认定黄德智见义勇为,邓玉娇坐牢赔钱成定局
  • 加盟邓玉娇案女界声援团的倡议书
  • 邓玉娇杀官 凸显中国社会对立和分裂/RFI
  • 邓玉娇案法律后援团:紧急声明
  • 黄德智受伤竟然向邓玉娇索赔!太无耻了!
  • 记者采访邓玉娇案遭围殴 被强制写下书面材料
  • 中国各大媒体报道邓玉娇案出现一边倒的局面
  • “六四”临近中国当局封锁有关邓玉娇网络(图)
  • 邓玉娇的母亲说邓玉娇的胸罩有血迹
  • 邓玉娇案可以拖到年底再惩处
  • 邓玉娇母亲称仍有关键证据 (图)
  • 华尔街日报报道邓玉娇案件:中国命案引爆女权运动
  • 英国泰晤士报报道邓玉娇案件:中国民众强烈愤慨
  • 湖北邓玉娇与陕西王阳一对烈女子
  • 格尔木之鹰/野三关 邓玉娇 
  • 新拍案惊奇:三淫棍欢场施暴虐,邓玉娇义愤刺凶徒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