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左派应如何对待介入邓玉娇事件的右派/程意弘
请看博讯热点:邓玉娇杀淫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3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邓玉娇案由于高度集中地反映中国当代社会的严重问题和深层次矛盾,正在成为一件震动全国的重大事件,也就毫不奇怪地会导致各种势力的介入,又由于时间上的敏感性,形势变得愈加复杂化。这就需要我们左派以正确的策略去冷静应对。
     (博讯 boxun.com)

      现在,有的左派网友把攻击的矛头指向了介入这一事件右派人士,特别是邓玉娇的第一任辩护律师夏霖、夏楠和曾去巴东与邓玉娇见面的网客屠夫,理由是这两位律师是属于右派组织公盟的,而屠夫则是右派网站上的活跃分子,所以他们营救邓玉娇的行为是别有用心的,左派应当反对、揭露、批判。我这些左派网友的做法是极不明智的。这样做会使左派脱离群众,失去争取群众、扩大自身影响的机遇,等于将群众推向右派一边,倒帮了右派的忙,甚至可能被群众看成是巴东警方的帮凶,使左派陷于极其被动和不利的局面。
    
      为什么这么说呢?让我们分析一下关注此案的人群的构成,无非左、中、右三类,其中中间群体和部分右派是我们应该和可以争取的对象。中间群体人数最多,是我们争取的重点。这些群众一般是出于朴素的良知和正义感而关注此案,他们大部分人平时并不关心政治,也没有明确的政治倾向,甚至有些人对政治性讨论很反感。在这一事件中,他们对人的评判标准是:营救邓玉娇的人就是好人,反之就不是好人。那么那两位律师和屠夫是否做了对营救邓玉娇有益的事呢?只要你不是怀有成见,答案就是肯定的。在他们介入之前,邓玉娇完全处于巴东警方的掌控之中,外界对案情和邓玉娇现状的了解只能通过巴东警方的通报,在明显包庇强奸犯的巴东警方的处理下,案件的真相被掩盖在浓浓的迷雾之中。而两位律师和屠夫的介入突破了这层迷雾,使我们不仅通过实拍照片看到邓玉娇的现状,使邓玉娇更大程度上处于公众视野的保护之下,也使我们有了巴东警方之外的另一个信息通道,更重要的是得知了可信度更高的另一个案情版本,这些都对巴东警方施加了更大的压力,改善了邓玉娇的处境,使邓玉娇反抗强奸的正当防卫得到更有力的确认,使巴东警方企图以故意杀人罪定性受到更有力的否定。尽管他们在具体操作上可能有一些不足,例如:没能保住关键的物证。但总的说来功不可没。他们理所当然地受到广大网友的肯定和赞扬。对于这样的有功之人,如果我们左派仅仅因为他们的政治倾向就简单地对他们的行为全盘否定,甚至上纲上线攻击他们煽动颜色革命,捕风捉影、越俎代庖地大喊抓特务,怎么会得到广大中间群众的理解和赞同呢?只会引起群众的反感,使群众觉得左派不是真正营救邓玉娇,而是热衷于门派之争,甚至可能被怀疑为与巴东警方沆瀣一气。群众的逻辑很简单:人家远道去了现场,顶着压力与巴东警方周旋,尽力做事救人,你们没做什么也就罢了,却还对做实事的人抓辫子、扣帽子、打棍子,那你们是什么人就有疑问了。我要问一下这些左派朋友:这是你们想要的结果吗?这不正是某些右派想要的结果吗?
    
      如果我们那样做了,不仅会失去中间群众,也会失去争取某些右倾网友的机会。首先,右派也不是铁板一块,有很多人是在某种情况下可以成为我们的同盟军的,如革命年代里的民主党派一样。从他们对这次事件反应看就是如此,南方报系、新京报、CCTV的某些人就倾向巴东警方一边,而一些自由派学者、律师、记者则站在群众一边声援邓玉娇;其次,有的右倾网友之所以成为右派,也是思想上被洗脑受蒙蔽的结果,我们左派里面有的朋友以前不就是这样的吗?这样的右派是可能转变过来的。例如,这次事件里,有的右派网友看到了左派的表现,就改变了以前对左派的偏见,和左派一起与他们原来的右派战友论战。而如果我们采取前述的那种不明智举动,只会使这部分原本可以争取的右派成为更坚定的右派。
    
      我们有的朋友在坐而论道时自称是毛派,可一到现实斗争中就忘了毛泽东思想的两大法宝:群众路线和统一战线。急于表现自己最革命,到处树敌。
    
      有的朋友指责律师和屠夫做秀,我要说这或许还是我们要向人家学习的地方。人家毕竟做了一般人没能做到的事,所以人家有做秀的资本。抓住机会宣传一下自己及自己所属的团体,正是人家的聪明之处。再说,这种做秀增加了事件在媒体的曝光机会,对营救邓玉娇也不是没好处。退一步说,即使这样不对,也是小错而不是大过。抓住这个小辫子不放,反倒让人觉得你心胸狭窄。
    
      有的朋友可能会说,他们现在做的事也许确实有利于营救邓玉娇,但最终会利用这件事达到他们的某种不良目的。我要说,即使是这样,也只能等到他们的不良目的明显地暴露出来以后再说。事情是分阶段发展的,还没到那个阶段,就不适宜做那个阶段的事。就像当年蒋介石没有全面发动内战之前,我们明知他耍花招也要去重庆进行和平谈判,只有当蒋介石撕毁和平协议后,我们才能喊打倒蒋介石一样。否则,你就失去了群众,现在就输了,到了那时候岂不是更无法与之抗衡了?
    
      总之,我认为我们当前正确的策略是,以营救邓玉娇为首要标准,对于介入事件的人,不论其政治观点如何,只要是有利于营救邓玉娇的行为,我们都应该给予肯定。当然,我们肯定的是他们的营救行为,但并不支持明显超出这一范围以外的行为,也不赞成他们对这一事件的解释。右派的解释是中国没搞西式民主,而左派则认为这是官僚资本主义复辟的恶果。邓玉娇案事实本身更符合左派的解释。这从右派在这件事上的分裂就可以看出来。很多右派察觉到了邓玉娇反抗的意义对他们是不利的,而对左派是有利的,所以他们才站到巴东警方一边。对事件进行解释和剖析就是在宣传自己的主张,就是在争取群众。我们要在这方面和右派展开竞争。与右派相比,左派在组织化程度、经济实力、媒体资源、外援等方面都不占优势,因而必然在行动上处于劣势,但我们的主张更符合现实、更符合群众利益、更贴近群众的心理,我们应当利用这种天然的优势,抓住机遇,在营救邓玉娇的过程中,扩大影响,让更多的群众了解我们、理解我们、支持我们、加入我们。让我们牢记伟大导师的教导:政治就是把拥护自己的人搞得多多的,把敌人搞得少少的。而这样的事件就是把自己人搞得更多的很好的机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左派对“邓玉娇一案”的“四点”启示/王志光
  • 新左派思潮影响下的89民运
  • 拉美左派为何能赢得民心/马克•韦斯布罗特 
  • “北京模式”死局难解 新左派集会乱开“药方”
  • “北京模式”死局难解——新左派集会乱开“药方”/牟传珩
  • 黄佶:中国左派和右派——请摆脱偏执和幼稚
  • 警愓金融海嘯中的左派亢奮症/李平
  • 傅煜东:法国左派的异化和边缘化
  • 许章润: “左派 ”的谱系
  • 中国政治大格局:左派、右派与当权派
  • 左派与右派的区别/安锦
  • 《零八宪章》一石激起千重浪——大陆毛式“左派”也疯狂/牟传珩
  • 左派和右派,中国特色的“一奶同胞”/周新京
  • 雷颐:哈贝马斯谈中国新左派
  • 曹长青:欧洲左派频频败落
  • 葛孚学:左派分钱VS右派攒钱
  • 警惕“中国新左派”/郭宇宽
  • 劳动合同法成为左派无可奈何的挽歌和绝唱/何必
  • 铁流:威胁胡温新政的不是右派是左派
  • 民间左派 穿上民族主义大衣
  • 中国左派京报抨击改革派南方周末
  • 全国左派群众纪念毛主席诞辰115周年活动总汇(图)
  • 御用左派学者讨伐温家宝:中央政府在找替罪羊?
  • 杨继绳:左派开倒车沒出路
  • 异议知识分子与党的关系解冻,“新左派”尤其亲政府
  • 国学热和新左派结盟不是好现象
  • 《读书》杂志易帅:中国“新左派”失势先兆?
  • 批判胡锦涛改革一度被封,左派网站恢复登录
  • 胡锦涛不容忍左派出来搅局 (图)
  • 中国关闭左派网站“毛泽东旗帜网” (图)
  • 左派围剿物权法:两会会场附近开大会
  • 中国左派猛攻物权法:已到「最危险的时候」 (图)
  • 两会将审物权法草案 左派续炮轰瓜分国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