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信息公开透明:才能避免网络民粹化/韩咏红
请看博讯热点:邓玉娇杀淫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9日 转载)
    
    来源:联合早报
     韩咏红/湖北巴东县娱乐场所女服务员邓玉娇刺死寻欢官员的新闻,在中国互联网上如野火般延烧起来。事态发展到本周,除了律师后援团外,由国内一些知识分子与网民组成的司法正义观察团、青年网民后援团、舆论后援团也都诞生。 (博讯 boxun.com)

    
    原本寂寂无名、交通不便的野三关镇现在成为网络上的热门词汇,蜂拥而至的国内外媒体据说把本案相关人员都采访过了一轮。与此同时,政府侦查机关的每一次通报,都面对着舆论的逐字逐句解读。
    
    网络舆论持续性的喧嚣与公众关注,说明社会的集体情绪已被挑起。一起发生在偏远地区的杀人案,之所以能够造成轩然大波,互联网带来的传播条件是其中部分原因,而在邓案喧嚣声背后,中国社会的官民断裂现象则是民众情绪的更主要推进器。国内许多评论已经指出,5月10日邓玉娇案只是充当了民众对这几年来社会不公、司法腐败不满的宣泄口。
    
    但邓玉娇案还反映出更值得关注的现象,即中国网民对社会事件的介入热情愈来愈高涨,大规模介入的速度在提升,反应力加快,而且介入的方式从言论针砭时弊发展到更具体的社会参与。此外,一个以网络作为平台,又不介意从网络走向有形现实社会的公民知识分子群体正在缓慢浮现。
    
    有关互联网对中国的影响,西方观察者曾在上世纪末互联网刚进入中国时预言,互联网将给中共带来严峻执政危机。好几年过去后,人们发现这个预言并没有实现。中国互联网继续快速发展,到今年网民人数已经将近3亿人。进入2007年,博客、人肉搜索等网络工具的发展,网络的社会影响力显著提升,在“年画华南虎”、林嘉祥事件,周久耕案等系列案件中,官员因网民介入被拉下马,网络的威力连网民群体自己都意想不到。
    
    网络发展能够与社会稳定同在,按照中国互联网研究专家麦康瑞(Rebecca MacKinnon)的分析,中国政府对网络空间松紧把握使网络在充当社会出气闸的同时,又不会对社会稳定构成威胁。通过不断更新的网络防火墙、关键词过滤技术、网络监管部门与网络公司之间建立合作关系等方法,让互联网在一种“有监管”的环境下保持运行。其他国内学者更形象的说法是:中国从来就不是完全开放,但也从来不至于完全没有空间。
    
    可惜的是,在言论空间开放的过程中,司法的透明度未能同步提高,在邓玉娇案子里,与网民的介入热情并行的,是渐渐突出的“弱者即正义”的价值判断标准。未等司法调查,舆论早就判定邓玉娇是正义的一方,而丧命的官员属于强奸未遂,罪有应得。
    
    《南方周末》评论员笑蜀不久前撰文提醒:谨防理性成为奢侈品。他提出,公众不是不想问是非,不是不要理性,而是因为遭遇真相黑洞,没办法判断是非。而这种情况,往往是弱者处境最紧急的情况。为避免最坏结果,公众宁可只要站队,只要立场。
    
    真相的缺席造成理性失去号召力,避免网络民粹化的最佳出路,即司法的公开透明。然而,在邓玉娇案件情节逐步被揭露的过程中,外界看到的是:取证程序粗糙,最关键的证据:邓玉娇当晚的内衣裤都未有效保留。此外,案发后邓玉娇被当成精神病人关在医院里,公益律师突然被家属解除代理关系,以及官方侦查通报的几次修改,都让民众满腹狐疑。
    
    最近一两天,巴东县地方政府通报邓玉娇从刑事拘留改为监视居住。外界解读这是政府在巨大民意压力下采取的对策,并寄望这是邓玉娇案得到更合理解决的开始。然而,在真相彻底厘清以前,预计网民难以善罢甘休。再者,如果社会对司法公正的信心不能加速建立,每一次的社会不平事,都要牵动起网民集体且情绪化的介入,社会与政府的公信力为此付出的成本也将越来越大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要防止背地里折腾/韩咏红
  • 突然冒起的“中国制造”威胁论:China Free/韩咏红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