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赵玲娣:在改革开放30年后的第一个两会(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0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改革开放让我奔小康,炒房贪官使我变乞丐
    身上断了七根胸、肋骨,心脏被打坏衰竭,命在旦夕!!!
    (写在改革开放30年后的第一个两会)
    
    今年的两会就要开始了,我的厄运已经开始了,警察已经上门来警告过了。每逢国家有重大会议,炒房贪官会不择手段镇压、迫害我,不是在我家门口设暗岗就是强行非法软禁。已经整整六年了,我都奔涉在国家各部门的上访部门,已求早日解决我的动迁后遗症,谁知六年中非但没解决还被打断了身上的胸肋骨共七根,内脏全部打坏,左耳打聋,左眼玻璃球、心脏被打坏,因无钱及时治疗而延误,如今已经心脏衰竭、双腿浮肿行走艰难。为求医药费,只能上街乞讨,现在命在旦夕……
    我本有一个幸福、美满、和谐的家庭。80年代在党的改革开放阳光照耀下、在党的政策鼓励下,夫妻双双辞职,成了专业个体户。我经营着上海市静安区曹家渡商业圈内、自家房子的店面,丈夫从事个体货运。正当壮年,起早摸黑辛勤的劳动着,婆婆、母亲操持家务,女儿外语学校读书。常言道“一铺养三代”,生活水平逐步走上小康,享受着改革开放好政策的幸福生活。在过好自己小日子的同时,我们也积极回报政府的关爱,尽力参加各种募捐活动,同时又是个体户定额最高的纳税人。
    动迁了!大难临头了!因夫妻两人都老实。受动迁单位欺负,拒不分配营业房,并以强迁要挟,由此砸碎了全家人的饭碗。根据《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实施手册》规定,拆除个体工商户的非住宅房屋,对必须从事经营活动才能取得生活来源的个体工商户,应用非住宅房屋安置。在两隔壁的个体户(一个人执照)都得到了个体营业执照赔偿金的比照下,我们两张个体营业执照却没有得到一分赔偿,营业面积的赔偿也只拿到了区仲裁时定下的1/4,更被迫从市区繁华的商业圈店面搬至偏远郊区。签订动迁合同房时,约定分的动迁房为小区大门旁,可破墙作营业用房(因是期房,也看不到),当办好进房手续后才发觉不能开。由此家人不满意要求调换。而丈夫的个体货运因路远无法经营而只得忍痛卖车,夫妻双双无一文收入,我急得去居委会请求帮助介绍工作,谁知王某说她自己也没饭吃。正值女儿考入名牌大学,见我急得病倒住院了,瞒着我悄悄收起通知单,白天打工晚上夜大坚持学业……所有的困难我们都支撑着,慢慢的熬着,从未向任何地方政府请求一分的帮助,同时也得不到任何的关心。凭借自己的健康身体招聘到相关单位上班,虽收入不如从前,但仍衣食无忧。
    谁知和动迁单位要求换房的一套合同安置房因没有合适的房源,换房未果。因我们都在上班没时间交涉而耽误了手续,所属物业(静安地产闵行分部)多次上门催办,并指使手下流氓和我商谈,让我出五万元替我搞定,我穷拿不出,只得去静安区政府寻求帮助寻找原来动迁单位,补办手续。
    但是,静安区建委和静安区动迁办表面上替我找原动迁单位协调,背地里却和物业互相勾结、通风报信,造成我房屋被物业强抢,财产被劫一空,90、85岁高龄老人双双被赶出家门,90岁的老母因惊吓过度,病发住院至今;85岁婆婆流离失所,至今寄人篱下,丈夫被气中风开除工作,无一文收入,使我状告无门,无奈只得上访。
    06年2月6日(年初九)11时许,占住12号房的青年打手在物业的唆使下,无故冲进我家门,一言不发迎胸口一拳,我仰面倒下,当场倒地昏死过去,又被揪住衣颈狠命摇醒,致使心胸骨骨折,脑后血肿多处挫伤,血压高达180。他又踢开房门,揪住我中风的丈夫并扬言“打死你们,房子就是我的了!”见我丈夫痴痴呆呆,又来揪我,并说“看见你一次打一次,再让我看见你,就灭了你的全家!”我拼命挣扎并趁机逃出家门,奔入对面的居委会拨打110求助。居委干部多人拉劝,但也不能阻止他的暴行,他叫嚣说“给我一天时间,我就灭了她全家”。110来后,在打人者亲口承认打人事实后,警号#42075不但不接警,反而责怪我胆子太大敢报警!110警车刚转弯还未离去,我就再次昏死过去。数九寒天,我穿着厚厚的羽绒大衣,但却痛得浑身直冒冷汗,内衣全部湿透。幸亏居委干部掐人中才及时救醒,并通知了正在上班的女儿。下午1时左右,在女儿的陪同下,打的去了警署要求开具验伤单,但管段民警拒不接待。女儿用手机打给所长求助,谁知被所长训斥得号啕大哭。在苦苦请求了2个多小时后,终于开出“打架”的验伤单!我们再三说明,是被人冲进家门殴打,但民警不理不睬,仍坚持能开出验伤单已经算不错的了。验伤摄片显示胸骨骨折待排。
    当晚伤痛难忍,女儿又叫车陪我去医院急诊,又摄片显示只差一点就碰到心苞,胸骨下段可疑骨折。因病情严重,急诊医师勒令强制住院吸氧。第二天CT显示胸骨骨折。但是三天后,病床医师一反常态,取走我所有的摄片和摄片诊断报告,隔天送来了一份全新的报告:胸骨骨折改为欠佳。并不顾我浑身伤痛强行赶我出院!在女儿和朋友的扶持下,我拖着因病痛折磨冒着冷汗的身体,含泪慢慢走出医院。由于未得到完善的治疗,至今留下严重的后遗症。
    在住院期间,女儿曾两次去警署要求警方严惩打人凶手,但管段民警不接待不受理!而且在我出院后仍没有作过任何口供笔录。在无奈之下拨打了上海市公安热线转闵行区公安求助后,管段民警来电承诺第二天一定来我家了解情况,但在我苦苦等候了一天后仍未出现。
    我实在害怕打人凶手再次上门,危及全家人生命。当晚只得带着药品、含泪忍痛,在朋友的搀扶下艰难的离开了生我养我的故乡,去往他处治疗被摔散的肩胛骨。
    06年3月,我按市公安局指示去闵行区公安局投诉,局长劝我“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在我坚决要求作司法鉴定后,警署带我去作司法鉴定。但是按照警方授意,鉴定处篡改华东医院CT鉴定报告,并强制陪同我去中山医院作骨折扫描,掩盖胸骨骨折事实,但没想到却查出我同时断掉五根骨头。为置我于死地,让我去医院作骇人听闻的核医学,这是受伤病人绝对不能作的,可导致骨癌!!!两次司法作假,从轻微伤到彻底无伤!!
    因为警方的授意,两次司法作假,使我求助无门。距被打已两年半有余,打人者至今逍遥法外。这一拳打断了我的胸骨,同时又断了四根肋骨还有一根骨裂,一拳打散了我全身骨架,使我一直生活在痛苦之中。胸骨肋骨锥心疼痛,常常一夜无眠,健康每况愈下。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打人者至今还逍遥法外,并多次在我家附近伺机用车撞我,想置我于死地。司法两次作假,使我得不到应得的赔偿和补偿。“侵权不赔偿”、“打了白打,活该!”,这是区公安和新镇路警所有关部门拒绝接待和不予解决的理由。这是和谐社会、文明小区里我受到的待遇!健康人生被一拳打毁!!
    06年4月21日我拿到相关凭证去物业办理有关手续时,却又一次被故意打伤,打坏左眼玻璃球,打伤脸部三叉骨神经,至今脸上留有疤痕。
    在静安区、上海市政府无人问津、无人受理的情况下,只得上访到北京寻求帮助,06年5月1日在北京又遭上海便衣警察无理扣押、无故被三名上海接访警察打伤,血压高184、心跳130,急性肾挫伤出血4+,左耳被打聋,左手被扭伤,内脏全部打坏发炎,差点遭灭顶之灾。二个多月中连续被毒打三次!!!06年11月3日在北京,由北京警方送至遣送站时,因警车转弯速度太快,致使我跌倒撞断第八根肋骨,并伤及肺、致使肺炎,因无钱及时治疗,引起肺积水、轻度肝硬化。
    06年12月20日,因到上海市党会秘书处送材料,被静安公安(警号#027274)教唆其他警官拗伤左手。06年12月22日,因到静安区区政府寻找有关领导反应此事,又被区保安两次打伤摔倒在地,撞击头部,造成轻微脑震荡。
    07年4月12日,在静安区信访办,又无故被警号#027689的警察迎心脏一掌,以致心脏多次停搏,当即医院要我手术装心脏起搏器,因无钱只得作罢。经专家半年多治疗、卧床休息后总算捡回一条命。半年后的11月1日再次从信访办回家的路上,又被同一人(警号#027689)从马路中间拖回,拳打后脑勺,脚踢后腰部,衣服被扯破,当场昏过去,颈椎严重受伤,后经诊断颈椎良性病灶。静安110接警后不予受理!
    08年3月13日两会中,上访自北京回沪后,被静安区曹家渡警署警号#028447强制送至静安区正航商务酒楼软禁。刚进门,就被一男子一拳打出一米多远,头部着地,当场昏死,被掐人中醒后,该男子冲到我面前污言秽语,还用手解自己的裤子门襟作下流动作,并抢走我的随行全部物品及鞋子,我已年近六十,受此污辱,实在难以忍受,只得含泪服40粒安眠药,绝食三天。醒后又遭四人围攻辱骂,再次割脉自杀……后经CT诊断,右脑被打出血,常常引起脑部疼痛难忍,只能靠药物止痛。
    08年4月,在信访办王强的关心和努力下,多次和静安区控股集团构筑协调平台,因原来店面和现分房子差价太大,控股集团不肯拿出来那么多,双方达不成共识。
    在区信访办的帮助和协调下,控股集团同意以募捐、援助、献爱心方式在经济上资助我走出困境以解决静安动迁后遗症和静安上访发生中的一切事由,并已达成解决方案,约定三天后签定协议。谁知,被静安分局原稳定科科长吴洪深(现任大动办协调科科长)知道,强行转往他手中手中,由于大动办是造成我上访的直接元凶,从此,更深更重的迫害使我差点遭灭顶之灾。
    6月底,吴洪深初次和我谈话时就推翻所有已定解决方案,并声称自己是国有资产监督人,给我钱就是国有资产流失……他多次假意协商,假意达成8月1日全部解决静安区动迁后遗症的意向,并虚假承诺8月6日正式签约后撤离暗岗,让我在家安心看奥运开幕式。但是却暗岗变明岗,同时又增派至16人,在他的指使下明目张胆的坐在我家门口、非法软禁我在家不准出门,并天天在我家门口恶意中伤我是法轮功,使我遭受严重的精神折磨,连累家人无法抬头做人,甚至连老邻居去世都不让出门参加追悼会。我被气得高血压急性心梗于8月6日半夜送八院抢救;8月8日半夜因急性心脏衰竭送至中山医院抢救。在奥运期间上访人都有一笔经济补助,但吴洪深在我病危抢救之际却扣压款项见死不救。入院两天,因无力承担昂贵费用,无奈我只得要求出院……差点遭灭顶之灾。与此同时,他们仍四处造谣,说我装死,不要脸,敲政府竹杠。在吴洪深的恶毒报复下,我实在无法忍受,只得抱重病逃出家门……
    在区政府有关方面的劝解下,吴洪深郑重承诺和我见面立即签约解决。谁知回到上海却直接被强行送往嘉定宾馆,非法软禁。并在入住当晚又遭吴洪深恶毒辱骂,开口要操我妈妈还做我老子,并踢中我左腰,使我摔倒,右后脑着地,当场昏死过去,至今左腰疼痛行走不便、右后脑常常头痛难忍,记忆严重衰退。还扬言“捏死你像捏死只蚂蚁,无论你写信给谁都转到我手上,静安区上访问题都是在我手里解决,我代表政府,我是静安区第一把手,我说了算,我是静安区国有资产监督人,就是监督这笔钱不会流入到你手里,你这辈子不要想在我手里拿到一分钱,我还能做公安十四年,脚踩在你身上十年,就是不解决,我知道你等钱装起搏器,就不给你装,等你死了一分钱都拿不到。我代表共产党,你如果说我不好,就是反对共产党……”。我气得嚎啕大哭,他却说我是一级演员,唱作俱佳。伤心至极,被迫绝食一天……
    从8月22日至9月19日,我一直被非法软禁在嘉定。期间身体一直不好,又被嘉定的狗咬伤。此一连串事件对我健康打击甚深,如今心脏衰竭已到后期,实在没钱住院,生命垂危。吴洪深怕我出来后告他,所以在9月18日晚写了张“情况说明”,承诺国庆节后(10月6日)办理有关手续,一次性解决。但是骗过奥运骗残奥,骗过残奥骗十一、党会,这些都结束了,我的事情也结束了,吴洪深曾表示“就是骗你的,你能怎么样?”。11月21日,我去大动迁找吴洪深要求他履行承诺,谁知他恼羞成怒指着我说“赵玲娣,我分分秒秒可以叫上访人来灭掉你,现在你的事情不要来找我了,你去找信访办……”。但信访办如今也无奈了,我被他骗了七个多月,最后不了了之!他有时间花天酒地、公费旅游,却没时间替我解决。当晚半夜,我被电话铃声惊醒,真的是他指使上访人来警告我如果再不给他面子,就对我不客气!!
    改革开放已30周年,回想当年我和丈夫及家人受到党的改革开放的恩惠,凭借自己的双手辛勤劳动,早已过上小康生活。我们也积极回报政府,尽力参加各种募捐活动和按个体户最高标准缴纳税收。但是如今,都因店面动迁的后遗症,而造成我们的小康生活被毁,幸福家园不复存在。91岁老母因心脏扩大住院至今,86岁婆婆因患鼻窦癌开刀后仍居无定所。我和丈夫一个中风;一个多次被打,全身伤痕累累,内脏严重损伤,身上断了七根胸、肋骨。为了看病早已债台高筑,难以偿还,几年来一直生活在炒房地产的迫害中,如今高血压、心脏衰竭,只能苟且偷生。改革开放30年后的第一个两会,昔日的个体户如今被炒房贪官互相勾结、迫害成重伤残废,命在旦夕。谁能救救我???
    上海市民:赵玲娣
    2009年3月2日
    
    手机:13512106516赵玲娣:在改革开放30年后的第一个两会
    赵玲娣:在改革开放30年后的第一个两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赵玲娣:炒房贪官使我变乞丐,身上断了七根胸(图)
  • 上海维权人士赵玲娣在保定遭遇人身攻击
  • 视频:上海访民是温梅勇、陈建潮、赵玲娣、余康平摆脱看管来京
  • 上海访民赵玲娣、陈建潮等控诉遭遇(视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