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周止戈:中国各民族精神文明排座次:羌族第一,藏族第二,维吾尔族第三,蒙古族第四,回族第五,汉族第十五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0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中国各民族精神文明排座次:羌族第一,藏族第二,维吾尔族第三,蒙古族第四,回族第五,汉族第十五
     (博讯 boxun.com)

    周止戈
    
    
     2007年7月出版的《中国古典学》第一卷《中国西部文明研究•清江篇》将中国各民族按精神文明的高低排座次,结论如下:
    
    序号 族名 人口(1990年) 分布 主要信仰
    1 羌族 198252 四川 藏传佛教
    2 藏族 4593330 西藏、四川、甘肃 藏传佛教
    3 维吾尔族 7214431 内蒙古及全国 伊斯兰教
    4 蒙古族 4806849 内蒙古及全国 藏传佛教
    5 回族 862978 中国西北 伊斯兰教
    6 苗族 7398035 湖南、贵州、湖北 道教、基督教等
    7 土族 191624 青海、甘肃 藏传佛教
    8 撒拉族 87697 青海、甘肃 伊斯兰教
    9 东乡族 373872 甘肃、新疆 伊斯兰教
    10 保安族 12212 甘肃 伊斯兰教
    11 裕固族 12297 甘肃 藏传佛教
    12 柯尔克孜族 141549 新疆 伊斯兰教
    13 土家族 5704223 湖南、湖北、贵州 道教、汉传佛教、天主教
    14 侗族 2514014 贵州、湖南、广西 原始宗教
    15 汉族 1042480000 全国 ?
    
     排序是根据三项标准:群道、信仰、歌舞。“群道”典出《荀子》,即“群居和一之道”,《中国古典学》作者理解为民主,认为少数民族比汉族容易接受民主的游戏规则,因为:(一)少数民族都经历了长期的神权社会,神权社会是带有一定民主色彩的,因为只有非凡才能(以神性为外衣)的人才能当首领。(二)少数民族大多有宗教信仰,相信宇宙万物、人类社会都是有秩序的。要建立良好的秩序,必须有规则。(三)少数民族都有尚武的传统,这也是尊重个人才能、淡化个人出身等先天因素,与民主的游戏规则暗合。汉族的前身华夏族在先秦还是少数民族,靠武力杀开一条血路,有点像犹太人的复国运动,不容易接受和谈,最明显的是魏、蜀、吴三国,谁都想吃谁,都不愿意和平共处。
     《中国古典学》作者认为,在现实生活中的人不会仅仅满足于现实空间,而是另外构想精神空间,必然产生宗教。作者批评大陆媒体把宗教渲染得狰狞恐怖,认为宗教是人文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春秋(公元前770年-前476年)时期,人们将“神”定义为:“聪明正直而壹者也,依人而行。”这种“神学”实质是“人学”。 “依人而行”的意思是:行善得福,行恶遭报。这种观念虽然质朴,但构成了中国宗教发生学的基础,而且与几乎所有的宗教教义相通,为中国人接受道教、佛教乃至更晚的耶教奠定了思想基础,也使得几千年来普通老百姓相信天理,恪守天地良心,充分体现了宗教的教化作用。中国先民最早分出上、下,上是天下是地,天是圆形地是方形,地有中心(“极”)。人处于天地之间,组成“三才”。因而人为万物之灵、最为天下贵的思想在至迟在战国已经被响亮地提出了。因此我们还应当看到宗教弘扬人性的一面。少数民族多信仰宗教,比汉族“精神文明”高。从汉朝到清朝,汉族人的主流信仰是儒学,儒学不是宗教,但它起到了宗教般的作用。1949年之后,汉族彻底抛弃了儒学,也即抛弃了信仰。
     至于歌舞,反映了一个民族的生活态度,少数民族优势明显。
    
     《中国古典学》作者惋惜汉族精神文明“陷于枯竭”,汉族本身都面临找回传统的问题,更不可能为少数民族提供精神文明来源。可是中国的一切大政方针都是汉族制定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多达9人,全是汉族),因此《中国古典学》作者呼吁汉族回到“不臣异俗”的文化传统,最保守的办法是将元、明两朝本来就有的土司地区都建设成为自治地区,最开明的办法不如把整个昆仑区建成自治地区,即新疆(已经是自治区)、内蒙古(已经是自治区)、宁夏(已经是自治区)、甘肃、青海、西藏(已经是自治区)、四川、云南、广西(已经是自治区)、贵州、重庆、湖南、湖北。自治区的最大特点是给予人民普选权,打消他们对中央下派官员的反感(实际上在64年前,在野的中国共产党就呼吁:要彻底地、充分地、有效地实行普选制,见《新华日报》1944年2月2日)。也就是说,少数民族的前途是以日为师,“脱亚入欧”,率先实行普选。既然是直选,一人一票,被选举人当然不分民族,汉族人才集中,他们在少数民族地区当选的可能性也很大。这样就从根本上解决了民族矛盾。《中国古典学》作者将当今中国的现实概括为四个方面:盗版、投毒、污染、血汗工厂,认为少数民族地区基础薄弱,如果不早日进行适合自己的制度建设,谈何跳跃式发展。难道少数民族地区也要重复盗版、投毒、污染、血汗工厂等迈向现代化的老路吗?
     《中国古典学》第一卷编者和主要作者吴锐是中国上古史专家和中国思想史专家,土家族,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曾任台湾佛光大学历史系客座教授,主要代表作是专著《中国思想的起源》三卷(山东教育出版社,2003年9月)、《神守传统与道教起源》(台湾三民书局,2008年9月)汇编著作《古史考》九卷(任执行编辑,海南出版社,2003年12月)。2007年被海内外学者推举为“400专家诉超星盗版”召集人。2008年创立中国古典学研究会。
     为什么列羌族为精神文明之首族呢?吴锐认为,中华民族号称是炎黄子孙或者黄帝子孙,与黄帝结盟通婚的炎帝族成者为王,没有与黄帝族结盟的败者为寇,就是羌族。炎帝族、羌族“同一个世界,不同的命运”:炎帝族与黄帝族结盟,属于“顺我者昌”的命运;羌族不与强势集团结盟,属于“逆我者亡”的命运。吴锐引用了古史辨派创始人顾颉刚1950年的一篇长文:羌、戎至少已有三四千年的历史,和中原发生关系极早,自甲骨文到《诗》《书》全都有记载。所谓华夏之族不少由羌、戎分出,不过其中进握中原政权的已自居为华夏,而停留在原来地方的则仍称羌、戎而已。中国正统文化,实在都从羌、戎区域里发源,及至传进了中原然后大大地扩展的。昆仑是他们的宗教中心,四岳也是他们的宗教中心,这些宗教的仪式传进了中原,于是有“封禅”的大典礼,这些宗教的故事传进了中原,于是有整整齐齐的一大套中国古史。中国古史人物是由神话人物转变而来,而这些神话人物则由羌、戎的宗教故事而来。因此,羌、戎的宗教转变成了中国的古史。这是东方人接受的西方文化,也就是西方的宗教变成了东方的历史。中国西北出土了很多带十字架纹饰的陶器,还有卍字符,吴锐认为可能是十字架的变种,可能都有尚中的寓意。有的和羊头形图案( )结合在一起,可能出于羌族的创造,这就是后世中庸思想的源头。作为史学大师杨向奎(顾颉刚早期学生)的助手,吴锐引用了杨先生和他的一次谈话,杨说黄帝系统的文明好比硬件,炎帝系统的文明好比软件。杨的意思是说,黄帝族系打下天下,建立“硬件”,而思想文化方面的建设,是炎帝族系的创造。吴锐写道:“先生去世已经八年,现遵循先生遗教,列羌族为精神文明之首族。”
     吴锐列藏族为中国各民族精神文明的亚军,如果结合顾颉刚藏族即羌族的观点,也可以说藏族是中国各民族精神文明的冠军。作者对藏族的偏爱可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