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胡平:必须追查毒奶粉事件真相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02日 转载)
    胡平更多文章请看胡平专栏
    
     一种有毒食品演变成全球性事件,这在人类历史上大约也是头一遭。 (博讯 boxun.com)

    
    说来,这次三鹿毒奶粉事件的曝光有其偶然性。因为它是婴儿食品。婴儿的食品最单一,吃出毛病来很容易查出罪魁祸首。才几个月大的婴儿,查出有肾结石,有的甚至死于肾衰竭。
    
    这些婴儿从生下来到发病进医院,进口的东西就祇有两样,一样是水,一样是三鹿奶粉。不是水有问题,就是奶粉有问题。然后就查出奶粉有问题,而且是可能致命的问题。厂家无法抵赖。如果是成人的食品就不好办了。成人的食品成百上千种,如果吃出了毛病,除非是当下就有反应,就急性发作,否则很难确定元凶。厂方自然会抵赖,再有政府的封锁消息,于是整个事情便遮盖过去了。
    
    三鹿毒奶粉已经曝光。令人惊讶的是,中共官方竟然发布公告,说含乳食品可以存有三聚氰胺。有科学家发表讲话,说微量的三聚氰胺对人体无害。这无异于把毒奶粉合法化。问题在于,三聚氰胺并不是正常的食物添加剂或附着物。如果我们从超市买来一瓶果汁,查出其中含有防腐剂,或者是买来一把蔬菜,查出其中含有微量的农药残迹,那可能是难免的、正常的。因为我们在食品中加入防腐剂是为了给食品保鲜,给蔬菜喷洒农药是为了防治病虫害,尽管在上市前要对农药加以清理,但通常很难做到100%的清除干净。因此,祇要这些添加剂和药物残迹的含量低于一定数值,就是可以允许的。但是,如果我们买来一包辣椒面,却查出其中含有红砖头的粉末,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厂家不能用食用少量的红砖头粉末对人体无害这种话来搪塞。因为在这里,我们要问的是你为什么要加入红砖头粉末;而红砖头粉末并不是食品必要的添加剂或附着物。在辣椒面里加入红砖头粉末纯粹是鱼目混珠,是为了牟利而蓄意欺诈。三聚氰胺的情况与此类似。更何况三聚氰胺还对人体有害。问题就更严重了。
    
    日前,《纽约时报》发表比.威尔逊(Bee Wilson)的文章“潲水奶消失了”(The Swill Is Gone)。文章说,毒奶粉事件,也许是西方资本主义早期现象在中国式社会主义中的重现,因为在世界历史上,中国并不是第一个发生此类案情的国家,在严格的规定和现代测试设施产生之前,甚至如美国这样的国家都曾经发生经年累月的牛奶食品造假和官商勾结舞弊丑闻,并导致无辜的数千名婴儿死亡。比.威尔逊说得不对,因为中国的毒奶粉事件,不是发生“在严格的规定和现代测试设施产生之前”,而是发生在严格的规定和现代测试设施产生之后。三鹿奶粉是经过了中国国家质检总局的检查,被评为优质产品,并获得免检资格。所以这和早年美国的情况有根本的区别。中国的毒奶粉事件,决不祇是个别黑心商人的问题,也决不祇是个别腐败官员的问题,而是体制的问题。
    
    不错,三鹿毒奶粉事件曝光后,当局也采取了一些措施,若干地方官员被免职,三鹿企业董事长被拘押。但是,当局至今仍未对整个事件的真相作出交代。当局祇是抓了几个奶农和“蛋白粉”即三聚氰胺的制造商。然而我们都知道,三聚氰胺微溶于水,如果奶农在牛奶中加入较多的三聚氰胺会有沉淀,奶粉厂在收购时很容易发现。所以问题必定还发生在奶粉制作过程中。我们务必要查明的是,三聚氰胺是怎样在奶粉制作过程中加进去的?三鹿奶粉又是怎样通过国家质检总局的检查,怎样获得免检资格的?另外,三鹿奶粉的问题早就有人反映给厂方和政府部门,厂方和政府有关部门又是怎样掩盖的?如此等等。我们可以断言,在三鹿毒奶粉事件的背后,一定存在着严重的官商勾结,贪污腐败。
    
    今年5月汶川地震,最悲惨的一幕莫过于大量豆腐渣校舍倒塌,导致数万名中小学生死亡。当时,群情激愤,很多人都提出要彻底查清豆腐渣校舍背后的罪恶。当局则采取拖延战术,蒙混过关。如今,在毒奶粉事件上,当局又重施故伎。这就提醒我们,务必要持续不断地向当局施加压力,彻底查清毒奶粉事件真相,并借此推动政治改革,首先是推动言论与新闻的开放。
    
    作者:胡平 首发《北京之春》08年11月号 _(博讯记者:远望)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平:「六四」屠杀与中国「奇迹」
  • 胡平:中国人苏醒结束中共祸害
  • 胡平:对日关系 有
  • 胡平:怎么能让梁朝伟演易先生呢?—电影《色戒》的败笔
  • 胡平:《请投我一票》观后感
  • 胡平:基督信仰在中国—读余杰新著《白昼将近》
  • 胡平:Massacre(屠杀)与Miracle(奇迹)
  • 胡平:中共为何又推出惠藏政策?
  • 胡平:再谈如何解读中国的民意
  • 胡平:京奥VS人权
  • 胡平:雪山狮子旗不等于藏独
  • 胡平:从5.12地震漏报看中国地震预报机制
  • 胡平:面对六四——从马建的小说《北京植物人》谈起
  • 胡平:从两本反右运动研究文集想起的
  • 胡平:也谈范美忠事件
  • 胡平:怀念陆铿
  • 胡平:人性伟大最凄美的体现──序周素子《右派情踪》
  • 胡平:有"中国特色"的爱国主义
  • 胡平:中国的经济发展建立在最大的不公不义基础之上 与民主自由背道而驰(图)
  • 胡平、高大维谈毒奶粉事件
  • 胡平:江泽民是个胆小鬼
  • 哗众取宠 可以休矣——评胡平《不比不知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