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螺杆: 毒奶粉的受害群体是中国穷人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1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螺杆更多文章请看螺杆专栏
    
     作者:螺杆 来源:博讯论坛 (博讯 boxun.com)

    
    记得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的农民企业家们还不懂得什么叫高科技,更不知道工业原料可以混入食品中造假。那年头,我曾从郊区的奶农那里订了份鲜奶,一直这么喝着,也没觉得异常,直到有一天喝出一条泥鳅鱼来,才知道这牛奶是兑了水的,而且是河沟里的水。这到没什么大碍,煮熟了的鱼奶汤反而增加营养,但从此我再也不相信什么鲜奶,包括那些有包装的产品。后来市场竞争厉害了,政府的苛捐杂税多了,小企业就顶不住了,就开始往奶粉中加豆粉,鲜奶中加豆浆,这也不算害人,反正都是蛋白质。但是再到后来,食品加工企业引进了外来先进技术和科技人员,害人的伎俩就多了。
    
    中国进入现代化建设以来,中国的食品加工业也在不断向公众普及着化学知识。从他们那里,我们知道了“吊白块”,化学名称为次硫酸氢钠甲醛,半透明白色结晶体,易溶于水。常用于米粉等食品的漂白;也知道了“瘦肉精”,盐酸克伦特罗,是一种治疗哮喘的药物,用于猪的饲养,可以让猪多产生肌肉;至于“苏丹红”,则是一种化学染色剂,主要是用于机油和其他的一些工业溶剂中,目的是使其增色,它可以使咸鸭蛋黄的色彩艳丽。
    现在我们又知道了三聚氰胺(英文名Melamine)分子式C3N6H6,,是一种三嗪类含氮杂环有机化合物,是重要的有机化工原料,为无味,微溶于水的纯白色晶体,近年来被大量用于生产复合地板。这玩意儿加入牛奶可以增加氮的含量,从而让加了水的牛奶在蛋白质检测中能够过关。
    
    能说那些参与造假的科技人员不知道三聚氰胺对人体有害吗?不是的,他们肯定明白内中的道理,明知害人偏要去铤而走险,这与杀人越货有什么不同?在这场事件中,中国政府称肇事企业为“不法商人”,煞有介事的大抓上自企业厂家下至奶农中的“不法分子”以平息众怒。殊不知,这岂止是个别“不法商人”的问题,而是整个中国社会的道德观,政治与法制和经济体制都出现了问题。众所周知,在中国,象三鹿集团这类企业,都是地方政府的宠儿和纳税大户,要说责任,可以说政府也是个同谋。
    
    更重要的一点是,在中国,由于低收入者占社会主体,所以消费结构必然会制约生产的质量水平。为迎合低收入者的消费需求,必然会出现一个以制造和生产低档产品为主的利益链条。这个利益链条在成本的压力下,加上政府睁只眼闭只眼的监管,生产出来的低档产品最后变成低劣产品这个过程在所难免。
    
    这些年来,像毒猪肉、毒大米、腐肉腌制品、毒腐竹、大粪沤的臭豆腐,毒酱油,以及掺入滑石粉的面粉、加入剧毒防腐化学剂的罐头食品、毒粉丝、工业酒精勾兑的白酒等等,一直都在大量充斥市场。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假冒伪劣商品屡禁不绝呢?关键是有大批的穷人消费群体,卖方的利润取决于买方市场,穷人的低收入决定了自己不得不去购买那些质差价廉的商品。
    
    中国人有句俗话:便宜没好货,好货不便宜。穷人也并非不知道他们消费的是伪劣食品,但是没办法,三鹿奶粉比其它同类产品便宜两块钱以上,为什么不省下这两块钱呢?好在穷人不象富人那么娇贵,吸收毒素多了就产生了抗体,就如老鼠蟑螂,多少毒药也没灭绝掉。如果是成年人,结石也不算什么绝症,中国的穷人总比美国的宠物抗毒性强。但小孩子就不成了,痛起来就要哭闹,重则危及生命,这次三鹿集团是栽在婴儿上了,而且最先受害的地区也是中国最穷的省份甘肃。所以我的结论是,中国社会与其查办那些不法商家厂家,还不如尽早改革政治,消灭越来越悬殊的贫富差距。共产党不是讲消灭剥削阶级吗?消灭了大半个世纪,自己倒变成了大资本家和大地主,几千年的封建社会和半个世纪前“旧中国”都没有过的丑恶,今天全都让共产党给造就出来了。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候哥和老樵关于“三鹿婴幼儿有毒奶粉”的精彩对话/赵女
  • 陶君:毒奶粉和恶霸李炳灿肆虐河北大地
  • 浦志强:别因为欢呼神七,就忘了问责毒奶粉
  • 毒奶粉事件中不能允许舍卒保车/张鹤慈
  • 老乔:含泪劝告起诉三鹿毒奶粉事件的家长 ——和含泪大师的《含泪劝告情愿灾民》
  • 旧金山的颜太太谈毒奶粉经过:人命连一条狗都不如
  • 毒奶粉危机持续蔓延 特供食品引非议
  • 何平:毒奶粉事件凸现“两个中国”的内部危机
  • 毒奶粉事件是中国的又一大劫难/吴玉琴
  • 毒奶粉事件与中国市场经济的信心危机/李弥
  • 毒奶粉能够作孽,其实并不容易
  • “不及时上报”令毒奶粉案事态升级/BBC
  • 毒奶粉之源在制度/劉曉波
  • 三鹿毒奶粉事件中共丢车保帅开辟惩罚党官先例/ 甄爱国
  • “才死六个人?!”——以三鹿“毒奶粉”事件与爱国华侨商榷/舍禾
  • 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关于“三鹿”毒奶粉事件的声明
  • 毒奶粉跟沙士疫潮一樣可怕/盧峰
  • 毒奶粉事件再次给我们的启示/金煊
  • 未普:谁的责任?─-三鹿毒奶粉
  • 旬邑男童食用毒奶粉夭折 家属向三鹿索赔73万
  • 禁止律师毒奶粉索赔 “和谐社会”不如清末
  • 毒奶粉受害人告三鹿:广州市法院竟不予立案
  • 毒奶粉广东首例告三鹿:广州市法院竟然不予立案
  • 中国对外国许诺赔偿毒奶粉损失
  • 毒奶粉事件 河北警方抓获“蛋白粉发明者”
  • “毒奶粉”也让拉萨孩子变成“结石宝宝”(图)
  • 中国仍有逾万名毒奶粉患儿住院(图)
  • 毒奶粉:菲律宾政府要求中方赔偿进口商
  • 有毒奶粉丑闻的影响超过了文化大革命
  • 一周新闻聚焦:毒奶粉危机远没有结束
  • RFI:毒奶粉继续引发不安,新闻管制罪责难逃
  • 国家质检总局针对毒奶粉事件发的通知影印件(图)
  • 毒奶粉事件显示的不只是一个道德问题
  • 石家庄政府:奥运前已知毒奶粉致病
  • 为三鹿毒奶粉事件立此存照(修改稿)/宋林松辑录
  • 石家庄政府承认毒奶粉三失误
  • 石家庄政府道歉:毒奶粉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 中国媒体为何仍回避毒奶粉根源?
  • 由四年前的案件可知现今毒奶粉事件缘由/赖锦东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