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徐德煊关“《多维月刊》:她是赵紫阳的孙女(1)”的评论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01日 转载)
    
    徐德煊关于“《多维月刊》:她是赵紫阳的孙女(1)”的评论
     (博讯 boxun.com)

    我先对赵紫阳说几句从来没有人说过的三条:
    第一条,赵大军赵二军当年专门干的走私也好,或者倒卖批文也好,捞的黑钱,仅次于康华。如果赵紫阳是知道他的两个儿子的所作所为的,这就不是同流合污的问题了,而是,根本就是赵紫阳本人贪赃枉法,让儿子当替身。如果赵紫阳不知道他儿子干的这些严重的贪赃枉法的事,那也是赵紫阳的大错:身边的两个儿子干出全国第二的贪赃枉法的事,总理竟然不知道,那你这个总理是怎么当的?
    他不能当总理。
    第二条,赵紫阳在骨节眼上,对胡耀邦落井下石。这不是推论,这是有会议记录可查的。
    第三条,1989年逃出中国的赵紫阳旧部,什么政改所的,还有什么什么所的,要文化,没文化,要人品,没人品,就更谈不上骨气,或者说是气节了。叫人都不好说他们。只有一位是好人,他,就是严家祺。但是,严家祺是个老实人,他是海外民运人士,但是,他没有拿过台湾的钱,他没有拿过美国什么什么机构的钱,他自食其力,几百美元买个旧汽车,送外卖。很好。但是,太老实,老实得真叫人不敢相信当年会被选拔到赵紫阳的政改所里面去。从严家祺身上看到,赵紫阳就是不被赶下台,一直当中国总理到现在,他所搜罗的人才如此,能干出什么?
    
    爷爷不过如此,这样的爷爷,他的一个孙女,又有什么可以值得这记者或者作者写上这么若干若干页?
    中国也好,外国也好,现在,都是在多事之秋,一大箩筐的事,您去研究研究,去写上那么一写。
    不要写这些根本就不值得写的什么孙女。
    小伙子,听我的劝,您还会大有作为的。
    徐德煊更多的文章,请去下面的网址:
    
    http://www.londoninstituteforinternationalstrategicstudies.com/
    
    
    录以备考:
    《多维月刊》:她是赵紫阳的孙女(1)
    DWNEWS.COM--2008年9月30日20:12:28(京港台时间)--多维新闻网
    多维社记者高伐林/赵可可,中共中央前总书记赵紫阳的长孙女,有一段独特的经历。这个正值青春芳华的女孩,14岁在父母——赵紫阳的长子赵大军、长媳王小蔼陪同下,来到美国。赵大军不能久留,很快离去,留下母女俩在异国他乡隐姓埋名,相依为命。在几乎孤立无援的情况下,可可刻苦学习,几年后以优异成绩被多所名校录取;她拿到沃顿商学院金融专业和宾州大学国际关系专业双学士学位,先后在ZS顾问公司和苏富比艺术品拍卖公司担任市场分析师。2008年,她被哈佛商学院MBA项目录取。(
    从不泄露爷爷是赵紫阳
    
      多维社记者是2004年底在新泽西见到这母女俩的。此前一年,赵可可从宾州大学沃顿商学院毕业,经过一番求职的波折,在位于新泽西普林斯顿附近的ZS顾问公司找到工作,母女俩搬到新泽西高地公园镇(HighlandPark)一个公寓群居住。居住数年,不论是华洋邻居,还是当地社团,没有谁知道她们的来历。(据她俩告诉我,此前她们在马里兰、在康涅迪克、在纽约皇后区都居住过;而此后不久,可可从新泽西调到纽约工作,她们又搬到了曼哈顿。不论到哪儿,都从没有泄露过家世背景,迄今为止知道内情的人屈指可数。
    
      “报考大学、毕业求职、跳槽和报考MBA……难道,都没有透露自己是前中共中央总书记的孙女?”多维社记者感到有点难以置信。
    
      没有。唯一的一次不得不透露,是2005年元月赵紫阳去世,可可请假赶回北京,由于官方坚持不肯给予赵紫阳公正的评价,向遗体告别仪式迟迟不能举行,以致可可到了休假期满仍在等候。她必须向公司主管说明自己超假的理由,只好透露自己身为赵紫阳的长孙女,实在无法按期回美上班。
    回美销假,让可可高兴的是,公司主管并没有张扬她的这一重身份,也没有从此对这个中共前领袖的孙女另眼看待,她的工作,她与上司、同事和客户的关系一如往常。(chinesene逃亡半年,母亲托孤
    
      “六四”之前,王小蔼在广东省对外经贸研究所工作,独生女儿可可在广州上小学。她品学兼优,是学校少先队的大队长。"六四"爆发,赵紫阳被软禁,联络断绝,远在南疆的王小蔼不知道公公遭到了什么厄难,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她记忆犹新的,是"文革"中因父辈受冲击而家人子女受株连抄家挨斗的恶梦。中国的政治斗争极其残酷,这一次又真的动枪见血,对方会不会乘机对失败的一方斩草除根?丈夫也不知去向,托人带信来告诉她,要从最坏处打算——带着女儿,赶紧逃,赶紧躲!她带着可可,逃到了上山下乡在广东东莞落户的妹妹家。 这个文弱的女性,设想了应对方案,对女儿和来自河南老家的小保姆叮咛了又叮咛,听来真有“托孤”的悲壮:如果发生危险,她将挡住来人,让孩子逃走;小保姆一定要将可可带回河南躲藏,千万不要泄露真实姓名和身世,雨过天晴之后,家人会设法去寻找……
    
      中国历史和现实中,这样的故事还少么?
    这些安排,对一个孩子来说自然有很大压力。可可对藏匿的岁月记忆犹新:她们在这里躲了半年,怕暴露行踪,不敢打电话,也不敢写信,不能去学校,与外界完全音讯隔绝,只能默默祝愿天各一方、生死未卜的亲人都安全。
    
      可可时刻有大祸临头的忐忑。幸亏母亲在身边,外公外婆来这里探望,亲人们的关爱减少了她的恐惧不安。
    
      半年多后,形势有所缓和,有人找来报信,她们可以回城了。可可回到学校,大队长换了人——赵紫阳的孙女哪有资格再佩戴少先队的三道杠;学校经常要对学生进行平息动乱的教育,要批判前总书记并肃清其影响,老师和同学们看她的眼光都是怪怪的,对于一个不满十岁的儿童,无形的压力实在太沉重了。
    
      中国之大,却待不下去了,只有出国。将女儿的健康成长看得高于一切、重于一切的母亲,毅然决定,给孩子寻找到美国念书的机会。通过她的一位中学同学兼同事的联系,因可可学习成绩优异,马里兰一所私立学校录取了她,并提供免一年学费的资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花了整整一年,克服了种种人为阻碍,才如愿成行。
    
    一定要跨过这道坎
    可可与母亲来美初期,经历过一段十分艰难的困境。
    
      美国的教育条件十分优越,这所私立学校如同一个美丽的大公园,教学楼、运动场、室内体育馆,无不让刚来美国的母女俩啧啧称赞。但是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王小蔼说,原来的生活技能仿佛全丧失了:我不懂英文成了聋子、哑巴,不会开车成了瘸子,手的功能也减退了——我不会使用电话、洗衣机、烘干机,甚至不知道如何打开邮筒投信……
    
      他们租住在一个华人家庭里,除了主人的老少家庭成员,还有其他房客和主人的亲友一起居住,母女俩感到生活、饮食尤其是卫生习惯彼此格格不入,行动受限。她俩住的小房间只比一张双人床大一点,靠墙放了床后,只放下一张比床头柜长一点的小桌子。可可放学后就直奔桌前,母亲就坐在地上,以床为桌,陪孩子读书。
    
      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母女俩难免生出“寄人篱下”的思绪。  所有这些,今天回头看来,都属新移民到了异乡要吃苦的题中应有之义,她们并没有例外。母女俩过去身为权贵家属、走到哪里人们笑脸相迎,尽管她们一向刻意以平常人的身份待人接物;如今去国万里,与萍水相逢的人们相处,心理上有个调适过程,也可以想见。母亲早有思想准备,也时刻观察女儿的情绪变化,帮她调整。
    使来美的困难加倍放大的,是不能泄露自己的身份。王小蔼告诉多维社记者,“第一是为保护自己;第二,更重要的一条,是为保护我们在国内的家人”。在国内认识的熟人、朋友,有不少来到美国,但赵紫阳地位剧变,谁知道这些人的态度如何变化?轻者划清界线,重者落井下石;她们也不敢参与当地华人社团的活动——母女俩都不会说谎,若别人出于关心问起家世,怎么回答?更糟的是让媒体知道,纷纷来采访,就难以招架了。当然,也不敢让美国人知道自己是谁,尤其不能让美国的政要知道——她们不想贻人以口实,给已经身陷囚笼的赵紫阳增添哪怕一丝新的麻烦。王小蔼形容当时“草木皆兵,最担心的是万一不慎,会给国内的家人带来‘杀身之祸’”。
    
      与亲人联络的渠道也不畅通。当时互联网不普及,住处电话由另一个房客把持,他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屡屡对要找可可母女的来电说一声“不在”就挂断,还常吹牛说李鹏办公桌上的电话他随时可拨;他常去某中央领导家,就在赵紫阳家对面……弄得可可躲在自己房间里笑得不亦乐乎。
    
      唯一的联络渠道,只能是通信。王小蔼给远在大洋彼岸的老人写过很多信,起初写了就寄走,后来写了之后抄一份留底,保存下来美打拼的珍贵记录。多维社记者看过其中若干,这些信,文字朴实无华,字里行间映出的是既要汇报自己的真实境况,但又不想让老人担心的矛盾态度,以及母女情深、在美国自立自强的拳拳之心。
    
      (《多维月刊》,未完待续)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徐德煊的评论:《二号极大罪犯布莱尔造的孽!》
  • 我对救灾的意见/中国国学大师 徐德煊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