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胡平:再谈如何解读中国的民意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29日 转载)
    胡平更多文章请看胡平专栏
    
     (博讯 boxun.com)

     7月23日美国的纽约时报发表文章,说:美国知名调查机构皮尤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发布其最新调查结果,由于多年经济的蓬勃发展和举办奥运的各项承诺,中国人对自己国家的经济状况和国家发展方向持最为乐观的态度,在受调查的24个国家中名列第一。
    
     这篇报道第二天就登上了中国的各大官方网站,引起很多评论。绝大多数网民对这份调查结果都表示怀疑,因为那和他们自己的感受太不一样。有网友挖苦道:"北朝鲜才是第一。""还有古巴呢。"联系到近日发生的瓮安事件、杨佳袭警案以及这些事件引起的公众反应,上述调查结果的可信度更是经不起推敲。自不待言。我这里要提醒的是,在皮尤中心这份报告的全文里关于"调查方法"一段中注明:本报告的"数据援引自零点研究咨询集团自行进行的调查'中国人看世界 '"。所谓零点研究咨询集团是一家在上海的中国公司,创立于1992年,现在的几个主要负责人都是海归。换句话,这份发表在西方媒体上的调查结果其实是" 出口转内销"。另外还要提醒一点,和以前几次类似的调查一样,这次调查也祇是在几个大城市进行的,广大的农村和小城镇不在其内。
    
     正像我早就讲过的那样,这类民意调查最大的问题是,中国政府自己就不相信。否则,它何苦还要花那么大的气力去压制言论自由、压制不同政见呢。
    
     美国开国元勋麦迪逊指出:任何政府都是建立在民意之上的。这就是为什么那些违反民意、蔑视民意的专制政府要千方百计地压制言论自由,想方设法地伪造民意的原因。不错,在今天的中国,政府控制言论的能力已经有所削弱;尤其是有了互联网,不同政见也获得了一定的表达空间。但尽管如此,我们仍不能低估政府操控舆论的力量。
    
     一方面,政府依然在搞以言治罪,公开发表不同意见反对意见还是要冒风险的。这就迫使很多人不敢讲真话。即便在下面接受非官方机构或境外媒体的采访调查时,不少人也出于保险的心理,宁肯人云亦云,不敢讲真话。应该说这种小心不是没有缘由的。过去,确实有过不少人仅仅因为接受外界采访调查讲了真话而被查明身份就受到惩罚的。今年3月爆发西藏事件,当局封锁消息,严禁境外媒体采访,同时它又设置陷阱,派特务冒充境外媒体,引诱别人讲真话再实行惩罚。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人在面对非官方机构或境外媒体时也不肯吐露真情,那又有什么可奇怪的呢?
    
     另一方面,当局通过它垄断的媒体大力宣扬主旋律,制造伪民意。老百姓虽然没几个会当真相信,但至少也会让很多人陷于困惑。正像麦迪逊阐明的那样:"人的理性,就像人自己一样,在孤独的时候是胆怯的和小心的,其坚定性和信心随着它所联系的个体的数目的增长而增长。"一般人在感觉不到自己的观点拥有广泛共鸣时,很容易心虚,对自己的观点失去自信,因此也不敢公开地表示。再加上中国缺少舆论监督的机制,不少人觉得,反正"说了也白说",那又何必那么叫真,非说出心里话不可呢?
    
     不错,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发展,一般民众的生活确实有所改善。但是我们不要忘记,在上世纪80年代,中国经济发展得也很快,民众生活也大幅提高,而且还没有今天这样悬殊的贫富差距,没有今天这样紧张的官民关系,然而却爆发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民主运动。今日中国,尽管不少人从经济发展中获益,但绝不是对现状没有批判意识。很多人都明白,中国的经济发展是建立在极大的伤天害理、不公不义的基础之上的。早先,共产党以革命的名义,化平民之私产为所谓全民之公产,现在,共产党又以改革的名义把属于全民的公产化为他们自己的私产。这样造成的财富分配格局,谁个会服气?祇因为共产党掌握了空前强大的镇压机器,人民暂时无力进行有效的反抗,于是不少人就转而接受现实,并努力从现实中捞取自己的一份好处;于是他们就变得似乎很知足很满意了。在互联网上你可以常常看到这样一句话,说到女人遭遇强奸,"如果你不能反抗,那就享受吧。"这大概就是今日中国某些人的心理。这大概也就是今日中国政府既要做出自信满满的样子,骨子里又极其胆怯,对自由民主深怀恐惧的原因。
    
    
    北京之春2008年9月号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平:京奥VS人权
  • 胡平:雪山狮子旗不等于藏独
  • 胡平:从5.12地震漏报看中国地震预报机制
  • 胡平:面对六四——从马建的小说《北京植物人》谈起
  • 胡平:从两本反右运动研究文集想起的
  • 胡平:也谈范美忠事件
  • 胡平:怀念陆铿
  • 胡平:人性伟大最凄美的体现──序周素子《右派情踪》
  • 胡平:有"中国特色"的爱国主义
  • 胡平:中国的经济发展建立在最大的不公不义基础之上 与民主自由背道而驰(图)
  • 胡平:推荐《中国大饥荒档案》网站
  • 胡平:反驳为"六四"屠杀辩护的几种论调
  • 胡平:一不怕天,二不怕民,那还得了?!―写在"六四"十九周年之际
  • 胡平:从"台湾地区正副领导人"谈起
  • 胡平:中国大饥荒研究的奠基之作―推荐丁抒先生《人祸》
  • 胡平:西藏问题之我见
  • 奇怪的示威抗议/胡平
  • 胡平:奇怪的示威抗议
  • 胡平:大饥荒年代中国农民为什么不造反?
  • 胡平:江泽民是个胆小鬼
  • 哗众取宠 可以休矣——评胡平《不比不知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