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贵州瓮安事件,中共已经黔驴技穷?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3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1. 国内新华社报道再次用了“不明真相的群众”这个特殊词组。我从小很熟悉的一句话是: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所以我感觉大家的眼睛到底好不好不是自己说了算,而是新华社说了算,说你亮你就亮,说你瞎你就瞎。
    
     2. 以前给一起集体事件定性最方便的是“这是一起反革命事件”,现在反革命罪取消了,所以定性起来比较复杂,说阴谋颠覆政府吧,这么个偏远的县城里一些十几岁中学生闹起来的,实在是和颠覆国家政府挂不上号。最后只好含含糊糊地说这是一起打砸抢事件,没有原因,没有解释,只有现象。 (博讯 boxun.com)

    
    3. 这起事件里出现了有人要抢尸体,企图毁灭证据的事件。我记得在好莱坞电影里,如果有人企图销毁证据,这个行为本身就可以成为检方的有力证据,因为我们根据常识就可以知道,如果一方要不顾一切毁灭证据,这个证据肯定是对他不利的。毁灭证据意味着他做贼心虚,企图妨碍司法公正。陪审团可以根据这个行为就把他定罪。
    
    4.这起事件本身反映了一些地方官僚欺压百姓,腐败堕落。这让我想起了反右那一段历史。其实反右之前毛泽东是想搞干部整风运动,因为在土改,三反五反运动后,共产党政权已经稳定,毛泽东感觉到到当时存在的一些主要问题是一些地方干部,特别是农村基层干部,有脱离群众,欺压百姓,甚至作威作福的现象,一些群众意见很大。他想发起一场运动来整一下干部作风,换来老百姓对共产党的信任。他想先让大家对共产党提提意见。结果发现知识分子的意见很大,意见提得很尖锐。他一看苗头不对,结果干脆变成了反右。为了给自己个台阶,他搞了个“阳谋”的说法。这么多年过去了,其实这个问题一直存在,越是偏远落后的地区,地方官员胡作非为的可能性越大。没有真正的舆论监督,真正的民主制度,宪政体系,靠三讲教育,三个代表,保先教育,八荣八耻,肯定没用。
    
    5.我们国家前不久搞了个反腐败的五年规划。在我看来,这个规划一搞,政府官员规模又得扩大了,消耗的财政资源又得增加了,纳税人的负担更重了,我们国家已经有了各级党的纪检委,检察院反贪局。随着经济发展,我们只会看到的贪污数目越来越大。与其搞这种规划,不如列个开放新闻言论自由的时间表。有了真正的言论自由,舆论监督,官员就会自我收敛,类似瓮县事情就不会闹得这么大了。瓮县烧毁的汽车和政府大楼,毕竟都是公共财产。
    
    6.随着互联网的发展,3G时代的到来,新闻封锁越来越难了,希望当局能够看清这个形式,别再干傻事了。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流言止于真相,冲突止于对话——中国和解智库就贵州瓮安民警冲突局势建言
  • 瓮安公民抗暴大起义:《纪念李树芬君》
  • 6.28贵州瓮安事件的意义
  • 就瓮安事件性质和处理方针措施等紧急致胡温/陈泱潮
  • 从贵州瓮安县公安局和政府大楼被烧谈起/孔强(图)
  • 贵州瓮安,我不知道我该愤怒还是流泪
  • 昝爱宗:贵州瓮安事件不是第一起也是最后一起
  • 廖祖笙:从瓮安群体事件看官民底线的逾越
  • 瓮安事件之我见/悼红轩
  • 贵州瓮安:拘200人,武警進駐,禁車輛入城
  • 贵州瓮安当局欲盖弥彰,限3日内葬死者,销毁证据
  • 贵州瓮安骚乱最新视频:示威抗议先锋是中学生
  • “姜延虎厅长”是瓮安暴乱最关键的嫌疑人!
  • 官方对瓮安事件定性 政治局常委曾作重要批示
  • 汉族版的拉萨事件--贵州瓮安骚乱定性严重刑事犯罪
  • 贵州瓮安抗暴 军警开枪镇压传3死
  • 瓮安骚乱,如此草菅人命,岂能不酿成民众骚乱?/李平
  • 官方封锁瓮安骚动网上消息,网民狂轰
  • 天涯社区黔地瓮安事件帖汹涌澎湃
  • 瓮安事件之我见—悼红轩
  • 贵州瓮安民众反抗暴政的正义性与合理性
  • 贵州瓮安戒严部队紧急通告:当局决心镇压来维护恶官(图)
  • 全城戒严!网友更新贵州瓮安目前情况
  • 贵州瓮安黑幕:流氓勾结政府作案,很多女孩被害!
  • 瓮安事件有感
  • 大陆[强国论坛]检索“贵州瓮安事件”
  • 【瓮安事变】国内发生的事要到国外网站去看!悲哀啊!
  • 面对瓮安学生遇难北大清华集体沉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