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廖祖笙:胡锦涛和温家宝只是一缕空气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2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廖祖笙更多文章请看廖祖笙专栏
    
     廖祖笙:胡锦涛和温家宝只是一缕空气 (博讯 boxun.com)

    
      胡锦涛和温家宝上任这么多年来,对中国具体有哪些建树?这两个人给你最深刻的印象是什么?你开动脑筋使劲想,哪怕想破了脑袋,结果也不难发现他们并无显见的建树,中国在胡温“领导”之下,许多方面非但没有进步,反而倒退至远古时期。他们给你最深刻的印象是什么呢?应该也就是是胡锦涛的口号和温家宝的眼泪。胡温掌权时代,其主要构成元素说破了,其实就是胡锦涛的口号和温家宝的眼泪。
    
      “别把口号看成解决问题的办法”(爱德华·R·穆勒),胡锦涛崇尚的却似乎只是口号治国。他抛出了一些乍听之下十分动听的口号,至于怎么将这些口号转化成现实,则语焉不详,同时也没拿出什么得力的措施,国人在这个乱世被“和谐”得纷纷欲哭无泪。原来所谓的“和谐”,就是在血泪斑斑之上强行打造“莺歌燕舞”,人民得甘于受压迫,受凌辱,受杀戮,受掠夺……所有反对者最好都给我闭嘴。
    
      温家宝上任后,在摄像机或摄影机面前流淌了一些眼泪,也时而千里迢迢“亲民”,可他的“亲民”始终显露着这样的怪异:每次的“亲民”活动,无不是他自上而下“主动出击”,可当百姓自下而上希望他赶紧来“亲民”时,却总也看不到他的身影。他用繁体正楷亲笔给香港小学生回信,给江西赣州市小学生亲笔回信,给北京师范大学实验小学学生亲笔回信……访民写信向其鸣冤,则一概如同石沉大海。
    
      对所有沉陷在人生苦难中的访民而言,这个世上根本就没有胡锦涛和温家宝这两个人的存在,即便存在,他们也只是两具僵尸、一缕空气。中国几千万个访民,每个访民的身后都有一本血泪史,在上访过程中,看到的也基本上是无边的黑暗,有几个访民得到了“主席菩萨”和“总理菩萨”的解救?有哪个访民能让这两个“菩萨”亲笔回信?胡锦涛和温家宝对小学生来说或许存在,对访民而言只是一缕空气。
    
      一些走投无路的访民求到了胡锦涛和温家宝的门前,得到的“亲民”待遇是被撵、被抓、被关……倘使中国的信访机制不是愚民的把戏,有谁愿意吃饱了撑的,去无端烦扰“敬爱的胡主席”和“人民的好总理”?胡温不是经常千里迢迢“体察民情”吗?可就在你们的眼皮之下,甚至就在你们的家门前,真实的民情是一种怎样的状态,也清晰显现着,你们怎么不轻移尊步“体察民情”?怎么又悄然化作了空气?
    
      昨天我激愤地写道:“胡锦涛先生,温家宝先生,我在重复‘我替你们感到羞愧’这句话的同时,我要郑重提醒你们:此时此刻,一个已经被百般折磨了两年的母亲,和大量的访民正在那个类似于集中营的地方经受不该有的苦难。如果你们两个对访民来说还确真存在,如果你们也有自己的母亲和妻子,如果你们还知道什么叫人性什么叫人权,那么,你们就自己看着办好了!”结果,这两个人仍然是一缕空气。
    
      我的言说地带长期受到官方的严密监控,我的电话一直被监听,我夫妇俩光在北京给胡锦涛和温家宝寄出的同城快递就有好几打,京城某报为我孩子的事向国务院写过内参,我的新浪博客被封删前不少网友自发把我的申诉材料打印出来寄给胡温,有些位高权重的人也帮我给中央递过材料,我曾历时一个半月每天在网上向胡温乞讨一句话……然而,眼看就是我孩子遇害两周年了,这两个人仍然是一缕空气。
    
      福建方面迫于北京的压力,这两天多次与我夫人接触,广东方面则干脆公然耍赖,不再露面。难道我孩子是被虐杀在福建的校园之内?难道是福建卡住了我孩子的尸检报告和尸检照片,不让律师依法调阅卷宗?难道是福建出尔反尔,就连绝人之后的命案要“协商解决”,到现在玩的也是哄、骗、拖?如果胡锦涛和温家宝只是一缕空气,那么干脆把你们两个的交椅,让给佛山市南海区的那两个官员去坐好了。
    
      从方方面面看,这起史无前例的迫害事件演变成而今这局面,不像是地方行为,更像是国家行为。如果胡锦涛和温家宝仍然是一缕空气,如果自谓“伟大、光荣、正确”的党能继续让这样的迫害无尽延伸,那么我只能这般理解:正因为我深居简出、少与人交,又总是念叨百姓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不幸成了黑手精心选择的迫害对象。通过杀害一个无辜的孩子迫害一个作家,从而试图完成某种“震慑”。
    
      这是个官方言行高度脱节的时代,也是一个公权堕落得无以复加、厚颜无耻的时代,在胡锦涛和温家宝亮出了“亲民”幌子的同时,国家权力常常犹如一条疯狗,咬的已经不只是某个信仰群体,作家、记者、律师、维权人士、异议人士、访民等等,凡是对暴政略有微词者,都要被暴政反咬一通,被咬了之后,一概无处申冤。你向胡温乞哀告怜,结果发现他们只是一缕空气,温家宝说:“中国是法治国家。”
    
      8岁的日本小男孩松田浩季问:“胡爷爷,您为什么想当主席?”胡锦涛答:“我要告诉你,我本人没有想当主席,是全国人民选了我,让我当主席。”全国人民选了一缕空气来当主席?被逼入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就业难的十几亿人选了一缕空气来当主席?有冤没处申的几千万访民选了一缕空气来当主席?全国人民何时选了一缕不管事或不敢管事的空气来当主席?一缕空气也能构建出“和谐盛世”?
    
      哪怕你行的是暴政,人民也有权向暴政问责,同时也有权要求形同一缕空气的主要领导人下台。倘使在民主、自由的国家,像胡锦涛和温家宝这般无视苦难,应该下台一百次也不止了。当人民受苦受难的时候,当人民千呼万唤,也看不到党和国家领导人在哪里的时候,这样的领导人对人民来说就并不存在,就没有意义,就只是面对着一缕空气。胡锦涛先生,温家宝先生,你们何时能一展风范,引咎辞职?
    
        2008-06-21(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死不瞑目第707天!)
    
    ■廖祖笙近期网站和博客(服务器全在海外,在国内需用代理访问):
    http://liaozusheng.runhost.net/
    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
    http://liaozusheng.gethosted.info/
    http://liaozusheng.myhosting247.com/
    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index.html
    http://lzslmj.freehyperspace2.com/index.php
    http://lzslmj.freewebhosting360.com/index.php
    ■廖祖笙电话:13799156861 13860527331 13528908198
    ■廖祖笙邮箱:[email protected](不保证来函都能收到)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廖祖笙:胡锦涛和温家宝又耍赖了(图)
  • 廖祖笙:所有的访民都是暴政的见证者(图)
  • 廖祖笙:沦陷的中国没有首都只有秀场(图)
  • 廖祖笙:在邪恶的粪缸里祭出以人为本的旗幡
  • 廖祖笙:尸横遍野面前敲锣打鼓的狂欢
  • 廖祖笙:杀人部部长周济又在惺惺作态
  • 廖祖笙:已然亡党亡国,何来的党和政府?
  • 廖祖笙:耍赖党居高临下“体现大爱”
  • 廖祖笙:温家宝只能做个有限的好人
  • 廖祖笙:张德江任副宰相是中国的失误和耻辱
  • 廖祖笙:到底要我“就事论事”到何时?
  • 廖祖笙:温总理好像遭绑架了(图)
  • 廖祖笙:“开放”的背后是雾锁中国
  • 廖祖笙:屠夫们没有洗去满手的血污
  • 廖祖笙:独裁的本质就是为所欲为
  • 廖祖笙:同时掩埋的是全中国人民的苦难
  • 廖祖笙:独裁者必须向孩子们忏悔并赎罪
  • 廖祖笙:人民何时邀请或推选了无赖来奴役自己?
  • 廖祖笙:官场无赖在世俗的权力中批量催生
  • 作家廖祖笙检举国务院窝藏犯罪嫌疑人
  • 两会期间维权人士郑明芳和作家廖祖笙因上访遭拘捕
  • 廖祖笙夫妇1月28日追问胡温
  • 廖祖笙:求到了温家宝的家门口
  • 廖祖笙:北京对雪天露宿的访民无动于衷
  • 廖祖笙:申请注销廖梦君户口
  • 快讯:廖祖笙被押回佛山
  • 廖祖笙夫妇再次被"人民公仆"非法绑架后
  • 廖祖笙:以邪恶伎俩掩盖血腥于事无补
  • 廖祖笙:用无耻、无赖、残暴和邪恶构建不了和谐社会
  • 廖祖笙:人在中国 自求多福
  • 廖祖笙:请胡主席和温总理为遇害学生主持公道
  • 廖祖笙:中国近期人权状况只能用极度恶劣来形容(图)
  • 廖祖笙:当今中国,怎可以混乱、堕落到如此地步?(图)
  • 廖祖笙:惨案幕后的“上面”是谁?
  • 廖祖笙夫妇8月6日要求张德江、黄华华等公开道歉(组图)(图)
  • 廖祖笙反驳“新闻发言人”的一派胡言
  • 作家廖祖笙的儿子被谋杀!!/廖祖笙(图)
  • 廖祖笙:强烈要求僵尸党自证清白
  • 廖祖笙之子廖梦君遇害72天,家属仍然拿不到尸检报告(图)
  • 廖祖笙哀告:廖梦君遇害的第58天,杀人凶手仍被包庇!(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