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廖祖笙:到底要我“就事论事”到何时?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10日 来稿)
    廖祖笙更多文章请看廖祖笙专栏
      中国的人权状况果然比美国好五倍!近日,我又被严厉告诫不要再公开发表文章,说即便要写,也只能“就事论事”(只能写有关我孩子的事)。另外我从侧面了解到,有人在拿我的政论文字大做文章,同时我确认了自己的电话,也还一样是处在被监听状态。
     (博讯 boxun.com)

      我不知道百般折磨我夫妇俩的反动势力到底要我“就事论事”到何时。今天是我孩子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的第696天,一起血淋淋的虐杀学生的恶性事件,发生了眼看就是两年时间,其间是一种怎样的悲愤况味,在我夫妇俩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在这段漫长而又难耐的日子里,我的生命基本消耗于“就事论事”,为我惨死的孩子苦苦鸣冤。然而,换来的又是什么呢?换来的是“亲民”的官员从上到下装聋作哑,换来的是杀人凶手逍遥法外,换来的是廖梦君死不瞑目,换来的是反动势力对我迫害的加剧……
    
      人生有多少个两年能用来这般“就事论事”?到底要把我夫妇俩逼入怎样的绝境,才能让这股猖獗的反动势力完全快意于我们的苦痛?哪条法律规定了一个作家家破人亡之后,就得完全按照某种剧本的要求,自我放弃写作的权利,只能像祥林嫂一般无尽“就事论事”?
    
      我“就事论事”念叨我孩子的事念叨得还少吗?我在广东省范围内求爷爷告奶奶折腾了一年多时间,前后为孩子的事也跑了4趟北京,给数十名官员寄出特快专递和挂号信几百封,最近一次去北京上访回来,也已是3个多月时间了……代表正义力量的国家权力又在哪里呢?
    
      难道党和政府所谓的主持公道,就是让我家乡的官方去看佛山市南海区官方的冷脸?难道广东省归福建省管辖?难道福建能命令广东方面拿出我孩子的尸检报告和尸检照片,并让律师调阅卷宗?或是福建能责成广东方面尽快妥善处理,以免我夫妇俩久陷在悲愤的泥潭中?
    
      这起人神共愤、绝人之后的校园惨案,水深雾大,迫害的迹象十分明显,是否放我夫妇俩一条生路,也全在公权的一念之间。我向胡锦涛先生、温家宝先生等党政官员“就事论事”已久,迄今未获回应。皇帝和宰相日理万机,那些真能管事的官员们,难道也个个日理万机?
    
      古训有云:“遇人急难处,出一言解救之,亦是无量功德矣。”在这件事上,“伟大、光荣和正确”的党之“无量功德”在哪?“为人民服务”的“人民政府”之“无量功德”在哪?到底要我“就事论事”到何时,或悲惨到何地步,才能1+1=2,而不再是1+1=9999.99?
    
      “立党为公”的金漆招牌高挂着,让人进出的门紧锁着,让狗爬出的洞敞开着……一个为民请命的作家,不过是为百姓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苦口婆心呼吁了几年,结果悲惨至此,到今天为止也还得忍受强权的压迫和凌辱,推己及人,你能这样一生“就事论事”吗?
    
      写作之于作家,正如耕耘之于农人,某农人负屈衔冤,没有任何人要求其今生就得按某种剧本要求做事:“你这辈子就只能为你被害的孩子喊冤了,不能再去种田了……”为什么一个作家的家庭和人生被彻底摧毁之后,就非得按某种剧本要求,无尽徒劳地“就事论事”?
    
      在任何时候的写作,我都只会用良知说话,任何人无权要求我违心论世。我在为儿鸣冤之余,写些文章谈论我对尘世间的某些观感,既是法律赋予给我的自由和权利,也是我的职责所在——作家就是干这个的!我没有和谁签定过按照某种剧本要求无尽扮演祥林嫂的契约。
    
      你可以在国内非法剥夺我的表达权,但你封锁不了整个国际互联网;你可以把我的文章视为“偏激”,可天下文章自古就多为观念之争,见仁见智;你可以不断在黑暗中封删我的网站,但新建一个网站,在我不过是几分钟的事情,在这个事件有个了断之前,我不怕麻烦。
    
      天下从来就不曾有过尽善尽美的政体,任何政体都需要不断完善,而且不该排斥逆耳的忠言。让国家这艘大船免于触礁,不但是忧国忧民的作家所该肩负的责任,也是每个中华儿女所该肩负的责任。强权压迫吓不倒民族的良知,即便我会倒下,也还是会有人不断站起。
    
      国人在端午节仍在纪念屈原当年的悲愤投江,现代人不干这类傻事,纵使悲愤投江,也不能在一夜之间促进一个国家的完善。我为民代言已久,剩水残山至此,对我继续加害,只会让世人看到人性的灭失和“盛世”的残忍,并不能让我党变得更加“伟大、光荣和正确”。
    
      我近期所为,不过是在法律许可之下做了一个作家和父亲所该做的事,我俯仰无愧,对得起天地良心。我无意与谁为敌,在心力交瘁当中,早想找个地方养伤,可有人在公然逼我“反党”,逼我让这任的皇帝和宰相脸上不太好看,无奈若我,怨不得我今天仍在敲打文字。
    
      没有谁甘于受压迫,受凌辱,受杀戮,受掠夺,我乃肉体凡胎,大抵也难免俗。我在“就事论事”继续哀求“亲民”的官员放我一条生路的同时,也难免会有自己的血性和脾气。因此,在我能够疗伤之前,请原谅我不能完全按照你们的某个剧本,就这样无谓地耗尽余生。
    
      我有我的社会理想和信念,你们越是对我百般折磨,越是在坚定着我的理想和信念。一个单个的生命或存在或消亡,或幸福或苦难,的确是算不得什么的,但社会的进步,正是因为有了无数个单个生命的前赴后继才得以实现。我受够了哄、骗、拖,所以我会做我该做的事!
    
        2008-06-10(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死不瞑目第696天!)
    
    ■廖祖笙近期网站(服务器全在海外,在国内均需用代理访问):
    http://liaozusheng.gethosted.info/
    http://liaozusheng.runhost.net/
    http://liaozusheng.myhosting247.com/
    http://lzslmj.freehyperspace2.com/index.php
    http://liaozusheng.freeweb7.com/index.php
    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
    http://lzslmj.freewebhosting360.com/index.php
    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index.html
    ■廖祖笙电话:13799156861 13860527331 13528908198
    ■廖祖笙邮箱:[email protected](不保证来函都能收到)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廖祖笙:温总理好像遭绑架了(图)
  • 廖祖笙:“开放”的背后是雾锁中国
  • 廖祖笙:屠夫们没有洗去满手的血污
  • 廖祖笙:独裁的本质就是为所欲为
  • 廖祖笙:同时掩埋的是全中国人民的苦难
  • 廖祖笙:独裁者必须向孩子们忏悔并赎罪
  • 廖祖笙:人民何时邀请或推选了无赖来奴役自己?
  • 廖祖笙:官场无赖在世俗的权力中批量催生
  • 廖祖笙:是中国共产党?还是中国无赖党?
  • 廖祖笙:“坚信党和政府”?母猪都会上树!
  • 廖祖笙:2008年5月27日由“个案”看今日中国
  • 廖祖笙:国家机器何以变异成了绞肉机?
  • 廖祖笙:2008年5月25日由“个案”看今日中国
  • 廖祖笙:2008年5月24日由“个案”看今日中国
  • 廖祖笙:“公仆”为何总是煞有介事忙碌于灾后?
  • 廖祖笙:唱罢“深切哀悼”的大戏怎么唱问责?
  • 廖祖笙:2008年,人类史上的耻辱年!
  • 廖祖笙:人民经受得起多少类似变相的杀戮?
  • 我们还该哀悼些什么?/廖祖笙
  • 作家廖祖笙检举国务院窝藏犯罪嫌疑人
  • 两会期间维权人士郑明芳和作家廖祖笙因上访遭拘捕
  • 廖祖笙夫妇1月28日追问胡温
  • 廖祖笙:求到了温家宝的家门口
  • 廖祖笙:北京对雪天露宿的访民无动于衷
  • 廖祖笙:申请注销廖梦君户口
  • 快讯:廖祖笙被押回佛山
  • 廖祖笙夫妇再次被"人民公仆"非法绑架后
  • 廖祖笙:以邪恶伎俩掩盖血腥于事无补
  • 廖祖笙:用无耻、无赖、残暴和邪恶构建不了和谐社会
  • 廖祖笙:人在中国 自求多福
  • 廖祖笙:请胡主席和温总理为遇害学生主持公道
  • 廖祖笙:中国近期人权状况只能用极度恶劣来形容(图)
  • 廖祖笙:当今中国,怎可以混乱、堕落到如此地步?(图)
  • 廖祖笙:惨案幕后的“上面”是谁?
  • 廖祖笙夫妇8月6日要求张德江、黄华华等公开道歉(组图)(图)
  • 廖祖笙反驳“新闻发言人”的一派胡言
  • 作家廖祖笙的儿子被谋杀!!/廖祖笙(图)
  • 廖祖笙:强烈要求僵尸党自证清白
  • 廖祖笙之子廖梦君遇害72天,家属仍然拿不到尸检报告(图)
  • 廖祖笙哀告:廖梦君遇害的第58天,杀人凶手仍被包庇!(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