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官场潜规则惹祸 一农民骗倒一群高官/孔强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1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官场潜规则惹祸 一农民骗倒一群高官/孔强
     (博讯 boxun.com)

    2006年1月25日,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了原黑龙江省地税局党组书记、局长张心愿受贿案。法院审理查明,张心愿在任黑龙江省地方税务局党组书记、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贿赂款物合计人民币494万余元。法院依法判处被告人张心愿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张心愿垮台的背后,还有一个非常离奇的故事———这位堂堂的正厅级高官,竟是被一位不识多少字的农民骗倒的!
    年长厅官患上“权力饥渴症”
    上世纪90年代初期,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农民张臣因为在村里承包鱼塘遭遇不公平对待,一次次跑到双鸭山市的有关部门上访,并在一些人的建议下,摸准时机,直接找到了时任双鸭山市市长的张心愿。
    这个时候,由于张心愿从常务副市长升任不久,想通过为民办一些实事来树立威信。对于张臣反映的事,他非常重视,特意给有关部门打了招呼。
    张臣就这样认识了市长张心愿,他决心好好利用这些关系,以便来日为己谋利。
    2001年11月,时任黑龙江省地税局局长的张心愿住进了哈医大附属医院。他非常痛苦———比疾病更让他难受的是对前途的担忧。
    在一般人看来,在号称“财神爷”的衙门里担任“一把手”,已经够让人羡慕了。可张心愿不这么想,他有更大的心愿。
    张心愿从走上仕途那一天开始,就明白了一个官场上的潜规则:要想在官场上混,一方面要把工作做好,另一方面就是要在上面找到有力的靠山。因此,走关系成为张心愿的人生准则。张心愿就这样一步步走向成功,1990年,他担任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1992年升任双鸭山市委副书记、市长。
    这几步升得太快了,快得简直让人眼热。但随后,张心愿在市长这个位置上一呆就是好多年,他觉得自己升得太慢了,得找人动一动。1996年,他认识的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兼老干部局局长韩桂芝升任省委常委、组织部长。他决定找她活动活动,挪挪位置。在一次次地送钱送物后,韩桂芝很快认真起来,而且她这人还真能办事,1996年12月,张心愿终于动了。尽管职务没有升,但位置很肥,是省地方税务局党组书记、局长,所有正厅级交椅中最肥的之一。
    从1996年12月到2001年11月,又是5年过去了。张心愿已经56岁了,他知道,假如再不动一动,可能就要在这个级别上退休了。他想获得更大的权力,登上副省级宝座,那样才光宗耀祖,不枉今生呀。
    住院正好有这闲工夫。一方面是下面的人借这个机会送钱送物,另一方面是他本人趁这个机会想想自己的前途问题。
    说来也奇怪,前来给他送钱送物的人,除了关心他的健康,就是关心他们自己的官位;惟独一个农民兄弟,竟然在关心他健康的同时,还关心起他的官位来。
    这个人叫张臣,是他早年在双鸭山处理鱼塘纠纷时认识的。“张市长,咱们五一村的老百姓让我代表大家来看看您。”这番介绍马上让张心愿想起往事,因为他是代表全村百姓的,张心愿只好有头没头地与他扯起了家常。
    可是,扯着扯着,张臣竟然扯到张心愿的官位上来了。他告诉张心愿,自己有个亲戚在中央当领导,关系如何如何的亲,还说将来有需要的话可以帮忙引见引见。
    这话对于张心愿来说,可是非同小可。要知道,多少天以来,他想着的都是如何与上面搭上关系,以便早点升到副省级。
    张心愿当即决定通过张臣试一试,他从皮包里掏出5万元给张臣,让他先帮忙活动活动。
    走出病房,张臣忍不住睁大了眼睛,他想,这领导干部的钱真好挣呀。
    想用赃款购买更大的“官帽子”
    寻常人或许认为这事太不可思议了,堂堂正厅级官员,怎能随随便便相信一个农民的话,并且凭几句话就甩出5万元呢?寻常人不相信,可张心愿信。因为,他的官位就是一步步靠关系、靠送钱送物得来的。就拿已经暴露的韩桂芝来说,从1996年韩桂芝当上省委组织部长开始,至案发时,他已送给韩桂芝人民币12万元、美元5000元。但张心愿一直未等到提拔的迹象,他知道,想升上副省级,未必能从韩桂芝那里得到多少帮助,最好能够得到中央领导的关心,才能见效。
    因此,张臣所说的那层关系,正是张心愿求之不得的。
    张臣拿了5万元后,并未给张心愿提供任何帮助,而张心愿也没有来催他。他脸皮厚,竟然在2002年7月再次找到张心愿要钱。那次,在五一村的张臣给在省城的张心愿打了电话,声称自己种地需要两台农用机械,想问他借40万元。张臣敢开口,张心愿竟然也答应下来。不久,他还真派儿子开车将巨款送到了张臣的家里。张臣知道自己钓到大鱼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一个月后,他又给张心愿打电话要钱,说自己还想买车,再借15万元。这回张心愿把他叫到了省城,在地税局局长的办公室里给了张臣15万元。拿了钱,张臣立马买了一辆4700丰田吉普车,威风凛凛地出现在黑龙江不少城市的领导干部办公楼前。
    拿了人家这么多钱,不能尽玩虚的呀,得玩得再实一些。于是,2002年9月的一天,张臣找到他的一个老熟人、集贤县升昌粮库的退休职工李凤文,要他冒充“中央领导的哥哥”。有钱好赚当然没得推,李凤文满口答应。
    2002年10月的一天晚上,张臣领着省地税局局长张心愿来到了北京府佑街宾馆2006房间。一进门,张心愿就看到一个很有城府的人坐在房间里。张臣马上趋身上前,介绍说,这就是中央领导某某的亲哥哥,在某省担任领导,现在北京看病。张心愿赶忙上前问候,可对方只不冷不热地和他搭了几句。但是就在这不多的话里,这位“中央领导的哥哥”提到了一些中央领导家里的情况,然后对他说:“你在黑龙江对张臣不错,你的事我知道了,我可以帮忙。但你岁数有些偏大,到北京哪个部委当个末把手还有可能,往沿海城市调调可能性更大。”张心愿听完后激动不已,第二天,他就在北京紧急凑到200万人民币和12万美元,一次性全交给了张臣,说是让他送给“中央领导的大哥”作为“活动经费”。 
    事后,张心愿对张臣说,钱他不缺,只要能帮他提拔,多少钱都行。
    正因为这句话,张臣一次次对他下手。两个月后,张臣又给张心愿打电话,说“中央领导的哥哥”病重住院,要他到北京看望。随后,张心愿又接到了“中央领导的哥哥”病中挂来的电话,他马上送去了20万元人民币。
    其实,这也是张臣设下的连环圈套。一方面是借病重狠狠敲他一笔,另一方面为下一步的骗局埋下伏笔。因为“中央领导的哥哥”拿了300多万元,不把事情办成,总说不过去呀。于是,张臣决定让“中央领导的哥哥”病重,然后病故,这样张心愿就不至于找他退钱了。不久,张臣告诉张心愿,“中央领导的哥哥”病故了,此事转交给“中央领导的弟媳”继续办。而所谓的“弟媳”,其实就是张臣那已经退休的叔伯嫂子、曾在内蒙古牙克石大雁矿务局任政工科长的刘凤香。2003年9月,张臣安排张心愿到北京与刘凤香见面,又从张心愿那里敲到5万美元。
    这前后一笔笔算起来,张臣先后6次从张心愿手中骗了280万元人民币和17万美元,合计人民币420多万。
    更让人觉得“黑色幽默”的是,那次张臣策划让张心愿到北京会见“中央领导的哥哥”,张臣担心扮演者李凤文演技太差,况且年纪只有50多岁,于是特意安排他们晚上见面,并把房间的灯调暗。同时,将李凤文精心打扮,用帽子遮住他的黑发,但还是有部分黑发露在外面,怎么办呢,情急之下,张臣从宾馆房间里找来牙膏,将李凤文的黑发染白,做戏做得这么假,张心愿竟啥也没看出来。 
    农民“卖官”获取“利润”八百万
    张臣有亲戚在中央当领导的消息,经他有意无意透露出去后,再加上张心愿的逢迎巴结,他很快在黑龙江省的许多领导中间有了知名度。
    张臣也非常会利用自己的知名度,那次儿子满月,他大摆酒宴,一方面找来叔伯嫂子刘凤香扮演“中央领导的弟媳”喝满月酒,另一方面故意将消息散播出去,让张心愿等人前来捧场。几个回合下来,张臣的名字在官场上越传越“神”,给他送钱让他帮助“活动”提拔的官员也越来越多。
    2002年5月,佳木斯市的市委副书记刘某某想竞争市长。他认为自己作为市级后备干部已多年,群众口碑也不错,但担心上层没人替自己说话,心里没底。就在这时,这位刘副书记通过他的部下认识了张臣。见面后,张臣满口答应帮忙,但要100万元作为“活动”经费。不久,刘副书记分3次送上100万元人民币。有意思的是,刘副书记后来发现上当了,就找到张臣要他把钱退还给自己,还威胁说:“不还钱,我就让公安局把你抓起来!”可张臣也不示弱,道:“你胆肥了?你抓我试试,看谁倒霉。”就这一句话,把堂堂刘副书记给吓住了,当场就老实了。一直到后来,他都没敢再找张臣提要钱的事。
    2004年6月,黑龙江鹤立林业局局长丁养泉通过关系与张臣相识,希望提拔到合江林业局当局长,被骗走人民币80万元和美元2.4万。到张臣“卖官”的后期,就连原本不相信他的家乡人也不得不信服他的实力。集贤县原县委书记、双鸭山某区的副区长先后拜求到他的门下,共计被诈骗人民币50万元和10万美元。
    2004年7月24日,张臣的“卖官生涯”走到了尽头。双鸭山市公安局以涉嫌诈骗为由将其刑事拘留,同年8月25日,他被正式逮捕。与他同时被逮捕的还有参与诈骗的李凤文和刘凤香。
    经法院调查,被告人张臣共参与诈骗作案12次,共骗得赃款合计人民币800多万元。最终,法院一审宣判被告人张臣犯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
    这么多领导干部竟然被这么低劣的骗术所骗,损毁名誉钱财和大好前程,实在令人深思。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个农民骗官案以如此荒唐可笑的方式上演?某些官员内心顽固滋长的“权力饥渴症”、“升官饥渴症”是首当其冲的诱因。如果要给这些“上当受骗”的官员一份调查问卷,恐怕再堂皇漂亮的官词也无法掩饰其饥渴的内心趋向:做更大的官,获取更大的权力。在做梦都想更上一层楼的权力饥渴症患者面前,张臣粗糙诈术编织的权力幻景也就有了心理止渴的功效。第二个原因就是,贪来的钱花出去不心疼。反正得来容易,花冤枉了也不心疼,还可以继续贪,继续花。三是知道被骗也只好自咽苦果,不敢声张。四是官场上“潜规则”盛行,用人上的不正之风害人。试想,假如官场风气正,又有谁会想这些歪门邪道呢?
    日前,中央纪委副书记刘锡荣针对用人上的不正之风问题时严肃指出,一定要严厉制止“跑官要官”这一官场上的毒瘤,对“跑官要官”制止不力造成用人严重失察失误的,要严肃追究责任。中央的严厉举措,一定会对那些心怀不良的人以狠狠打击!
    
    
    
    
    
    
    
    
    
     中华申正网站站长:孔强
    
     2008年6月10日
     电话:0537-4985159
     手机:15963062157
     skype:renshangyan786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强烈抗议上海当局政治迫害冯正虎先生/孔强
  • 利益集团的代言人在转移视线 国人恐惧倍增/孔强(图)
  • 中国人民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恐惧/孔强
  • 中国人民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恐惧感/孔强
  • 中国要想发展必须先解决的几个问题/孔强公开信第十部分 (图)
  • 六四时的济南/老兵孔强
  • 党啊党啊亲爱的妈妈(照片)/孔强(图)
  • 残疾冤民陈国生给黑龙江省宝山区委书记温跃峰的公开信/孔强(图)
  • 孔强:严厉谴责当局打压郭泉
  • 孔强:紧紧呼吁救助中华申正网站副站长任尚燕女士 (图)
  • 孔强:江泽民势力制造矛盾 抵制赈灾
  • 吴志明抵制奥运会火炬传递 打压为地震灾区捐款娟物/孔强(图)
  • 追究地震局等部门和单位责任、做好善后工作--写在四川512震后/孔强(图)
  • 孔强致各界的公开信:(八)中国没有法制观念也没有司法公正而言(图)
  • 孔强:我们需要真正的民主、人权和自由
  • 我们需要人权和自由/中华申正网站站长:孔强
  • 孔强的第七封公开信:请求紧急法办江泽民的外甥吴志明/孔强敬呈
  • 孔强呼吁社会各界人士紧急关注郑恩宠律师 (第六封公开信)(图)
  • 江泽民的外甥吴志明给上海公检法每人发2万多元现金庆祝雪灾/孔强
  • 职员集体“下水” 银行惊曝4亿“窝案”/孔强(图)
  • 黑龙江双鸭山人民法院和检察院凭感觉办案/孔强 (图)
  • 江泽民外甥吴志明参与打压任尚燕/孔强(图)
  • 黑龙江双鸭山市残疾冤民陈国生再被行拘/孔强(图)
  • 为什么选择这个时候抓人/孔强(图)
  • 周永康下令拘谨申正网任尚燕 孔强急呼救(图)
  • 上海国保冒充海外媒体致电张宝亮 孔强不惧威胁
  • 孔强遭打压 张宝亮揭上海建血浆数据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