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胡平:推荐《中国大饥荒档案》网站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05日 转载)
    胡平更多文章请看胡平专栏
    
     [日期:2008-06-05] 来源:北京之春 作者:胡平 [字体:大 中 小] (博讯 boxun.com)

    
    
    
    1958年,毛泽东发明三面红旗――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由此,引出了一场人类历史上最为惨烈的大饥荒。2000年,旅美学者秋实先生等本着对历史负责的态度,建立了《中国大饥荒档案》(ChinaFamine 1959-61)网站(www.chinafamine.net)。在"前言"里,编辑部阐明了《大饥荒档案馆》的宗旨:那就是,"全面收集保存有关这场饥荒的各种资料,同时也留下一份今日之人如何看待那段历史的真实记录,并借此表达我们对千万死难生命的纪念。我们期望,这里所保存的惨痛记忆能成为永恒的警示,使类似悲剧永不重演。"
    
    网站分为八部分:
    一、 大事纪要,从1958年到1962年逐月大事记录;
    二、 图片资料馆,关于大跃进和大饥荒的图像资料;
    三、 纪实与回忆,有关大跃进和大饥荒的纪实、会议、评论文章等;
    四、 研究与综述,有关大跃进和大饥荒的学术论著和研究综述;
    五、 历史文献,大跃进和大饥荒时期的文件、讲话、社论、报告和档案等;
    六、 统计数据,关于人口死亡、粮食产供销、农业受灾状况等等的统计数据;
    七、 以史为鉴,大饥荒历史在今天的回响;
    八、 网人评说,大饥荒是虚构还是事实?主要领导人及其政策有没有责任?
    
    研究大饥荒这段历史,有两个事实最重要:一个事实是,在那三年(1959-61),中国是否出现了严重的自然灾害;另一个问题是,到底有多少人因为大饥荒而非正常死亡。相比之下,第一个事实比较清楚。1997年,北京的海洋出版社出版了由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等编写的《中国气候灾害分布图集》。《大饥荒档案》的编辑们把其中的相关部分放在网上。仔细阅读这些资料,我们不难发现,所谓"三年自然灾害"之说是站不住脚的。那三年的中国气候应当算是正常年景,甚至可以说是风调雨顺。
    
    至于第二个事实,到底有多少人非正常死亡,到目前为止还不清楚。有人推算是1500万,有人推算是4000多万。这两个数字相差很大,不过就是按照一千五百万这个数字,在人类历史上也是最高的了。《大饥荒档案》编辑部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分省人口死亡统计数据推算,全国除西藏外的28个省、市、自治区,非正常死亡人数超过1800万,如果按照蒋正华教授给出的漏报率下限计算,则不低于2200万。2005年,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原重庆市委办公厅主任兼团市委书记廖伯康的回忆录,里面讲到四川非正常死亡人数是1000万甚至1200万。以此推论,全中国非正常死亡人数就连4000万都不止了。
    
    《大饥荒档案》的编辑同仁都是民间学者,不可能接触到被列为党国机密的资料。他们另辟蹊径,推出专辑,发表了一组有关中国大跃进饥荒死亡情况的村庄调查。其中有安徽省肥东县黄栗人民公社大李大队,十二个生产队不完全统计,灾前180户868人中,381人在饥荒中死去,死亡人口遍及139户,其中22户人口死绝。作者本人当年只有10岁,也在这场饥荒中沦为孤儿。这份调查列出了每一个死难者的姓名、年龄和家庭情况。1959年河南省光山县十里公社高大店大队吴围子小队120人中共有72人饿死,其中又有63%绝了户。作者吴永宽父子为该村人士,45年后为那些冤死的人立下两块纪念碑,记录下所有死难者的姓名。四川荥经县城关公社官田坝四队在1959-62年间死了89人,占全生产队的1/3多。作者一一列出他们的姓名。这份调查的作者说,据县里有关统计,荥经县全县58年加上外来人口近12万人,62年后统计只剩5.7万人,死了一半。四川是全国各省非正常死亡人数之最,荥经县则是四川之最。
    
    很多人认为,等到将来有关大饥荒时期的档案全部解密,我们就可以获得比较完整比较准确的统计数字。不过我对此不无怀疑。以中共官员做事之浮皮潦草,粗枝大叶以及欺上瞒下的习惯,我很怀疑是否存在着完整准确的统计数字。另外,中共当局自知罪孽深重,他们会不会趁现在大权在握时篡改销毁这些资料,那也不是没有可能的。有鉴于此,我以为像上面提到的村庄调查一类形式更显得重要而必须。我希望有更多的亲历者拿起笔来,为这段历史留下见证。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平:反驳为"六四"屠杀辩护的几种论调
  • 胡平:一不怕天,二不怕民,那还得了?!―写在"六四"十九周年之际
  • 胡平:从"台湾地区正副领导人"谈起
  • 胡平:中国大饥荒研究的奠基之作―推荐丁抒先生《人祸》
  • 胡平:西藏问题之我见
  • 奇怪的示威抗议/胡平
  • 胡平:奇怪的示威抗议
  • 胡平:大饥荒年代中国农民为什么不造反?
  • 胡平:西藏问题之我见(提纲)
  • 胡平:失败者也能写历史―廖亦武《最后的地主》序言
  • 胡平:要得公道,打个颠倒--民族认同问题
  • 胡平:美国为什么还没出过女总统?
  • 胡平:这样的党凭什么不反?—读胡风女儿晓风写的《我的父亲胡风》
  • 胡平:犬儒中国——读胡发云小说《如焉@sars.come》
  • 胡平:民主与革命-"什么情况下您会开展一场革命?"
  • 胡平:一位公民记者之死
  • 胡平:劳尔说:他"不想为把坦克开上街头负责"
  • 胡平:聚焦北京奥运 聚焦中国人权
  • 胡平:也谈"替富人说话"
  • 胡平:江泽民是个胆小鬼
  • 胡平:文革中有过言论自由吗?—文革“大民主”辨析
  • 胡平:评毛泽东热—写在文革四十周年
  • 胡平:反思文革认清极权专制的本质.....
  • 胡平:如何在2025年之前消灭世界上最后的独裁者
  • 胡平:读吴思《潜规则》与《血酬定律》
  • 胡平:伟大的容忍——论胡耀邦精神
  • 胡平:简评中共民主白皮书
  • 胡平《论言论自由》电子文本
  • 胡平:从李敖谈到自由主义
  • 胡平:玩世不恭的机会主义-评李敖大陆行
  • 胡平:简评康晓光的儒教治国论
  • 胡平:危乎哉!中国的民主橱窗-坚决支持太石村民维权抗争
  • 胡平:希望就是力量-纪念“六四”十六周年
  • 胡平:谈谈反日风潮的“民意”
  • 哗众取宠 可以休矣——评胡平《不比不知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