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六四之夜我所经历的一个片断:装甲车开过来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04日 来稿)
向六四之夜英雄的北京人民致敬!

    在纪念六四第十九周年之际,作为当时的一个亲身经历者,我把当晚我所经历的一个片断写出来,借此向英雄的北京人民致敬!
     (博讯 boxun.com)

    6月3号是星期六,傍晚六七点钟左右,天安门广场的广播里突然播出充满杀气的通告,说北京已经发生反革命暴乱,要求广大市民不要上街,呆在家里。大家一听就明白,这是要动手的信号。不过,我们当时没有一个人想到法西斯当局真敢开枪杀人。想象的是他们派人来抓人,跟76年的清明一样,用棍棒来打人。但是我们人多,两个打丫一个,怕啥?
    
    晚上十点多钟,我们在北京火车站对面的东单加油站附近,老百姓围着一群士兵,给他们看报纸,将北京的真实情况告诉他们。那些士兵不做声,只是坐在地上,也不理睬市民。路上横着一辆两节的公共汽车,就在东单加油站门口。大概十一点钟左右,气氛突然紧张,一辆装甲车从南边北京站方向开过来,准备冲向长安街。老百姓立刻起身阻拦,有几个人爬到公共汽车顶上,站在上面,好让装甲车看见上面有人,不会撞。我们还直接到公共汽车里面,想借此挡住装甲车的去路。一开始,装甲车直接来撞公共汽车,意图把公共汽车掀翻,结果尽然不成。我们在公共汽车里面也不下来,人群看装甲车如此嚣张,非常气愤。只见有个穿着白衬衣的小伙子,爬上装甲车,一手去揭装甲车的盖子,一手拿着棍子往里插。这一幕让人想起阿尔巴尼亚的电影《地下游击队》里面游击队员揭开敌人坦克车盖子往里面扔手榴弹的画面。可惜,装甲车的盖子没有被揭开。装甲车和我们的公共汽车在那里斗了几个回合,不分胜负。就在这时,装甲车趁人群都集中到公共汽车上的当口,突然从东向西顺着公共汽车的边猛地一蹭,窜上西侧人行道,一溜烟往长安街奔去。人行道上的自行车被装甲车轧成了麻花。不过,最北边的两辆自行车因为靠近电线杆而幸免于难。愤怒的人群追上长安街,装甲车已经向天安门方向窜去。我们沿着装甲车的路线往天安门赶去,路上碰到一大群人在那里议论刚刚过去的那辆装甲车。他们说,有个人站在路上阻挡装甲车,结果装甲车直接朝他开过去。“完了完了!”大家以为英雄必死无疑,结果戏剧性的画面出现了,装甲车过去,那哥儿们竟然站起来了,毫发未伤!原来他正好倒在装甲车的履带之间!连人都敢轧,那还了得?!人们急了,要跟装甲车拼命!扔石头的,抄家伙的,追呀!有几个抓起长安街路中间的横栏,将铁扦插入装甲车履带,这一下,终于把这家伙给治住了。自然,人们给它送来了最爱——火种,装甲车就这样顺利抵达天安门广场,在共军的指定时间到达,完成任务!这就是天安门前历史博物馆附近燃烧的那辆装甲车,好像是004号!装甲车上的三个士兵逃出来的时候,愤怒的人群要打死它们。是我们的学生把人群拦住,救了他们。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是大屠杀,英烈不需要屠夫的平反和降旗!/我思我在
  • 官方网怎么说“六四”?/武振荣
  • 中国官方为何不给六四平反?/高洪明
  • 一位大陆朋友的“六四祭”
  • 六四时的济南/老兵孔强
  • 妙觉慈智法师纪念六四诗文
  • 六四之夜,北京汉子的声音划破了夜空“李鹏,我X你妈!”
  • 遗忘六四是中国人文精神的死亡(图)
  • 曹长青:谎言机器仍在运转—写在六四19周年
  • 不忘六四/坐困愁城
  • 六四已经19周年,民主不能再等!/司马兀立
  • 昝爱宗:六四和中共地震—纪念六四死难者
  • 把六四作為國民教育題材/許漢榮
  • 祝贺王丹获哈佛博士-兼祭六四十九周年/林泉
  • 六四倾听历史脚步声/秦晋
  • 任君平:黑色的“六四”我们静思
  • 纪念六四十九周年/古树
  • 每一下腳步聲都在說:六四不能忘/盧峰
  • 胡平:反驳为"六四"屠杀辩护的几种论调
  • 为六四死难英灵默哀3分钟
  • 六四事隔19年,近百民运人士仍在囚
  • RFA张敏:“六四”十九周年祭:尊重生命寻求真相
  • 小周报告:天益网六四之际关闭社区论坛
  • 人权民运信息中心:600多人在六四屠杀中死亡,两万人被捕
  • 六四前夕各界提醒北京不要忘记改善人权的承诺/RFI
  • 人权组织促北京释放在押六四人员/VOA
  • 丁子霖:用沉甸甸的六四天安门惨案血路图纪念十九年前死去的亲人(图)
  • “六四”十九周年 仍有不少人为此被监禁
  • 六四前夜,大陆有人点燃蜡烛(图)
  • 亲历者回忆:我知道谁开了六四第一枪 (图)
  • 前中央委员许家屯:六四后有人找我秋后算帐 (图)
  • 奥运火炬六四到长沙:劳民伤财
  • 刘晓波:盼六四死難者獲國家級悼念
  • 杨尚昆生前透露 六四死亡逾六百人 两万人被捕
  • 强烈要求立即释放“六四”十九周年后仍在狱中服刑的北京市民
  • 丁子霖:国旗何时为六四死难者降下?
  • 刘晓波:盼六四死难者获国家级悼念
  • 塌土沉礫中燃起六四燭光/陳國權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