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六四已经19周年,民主不能再等!/司马兀立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03日 转载)
     作者:司马兀立
    
     1989年6月4日,我和同事从海淀区回单位,路过积水潭医院,正见有人用推车往医院送尸体,旁边的死者家属,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嚎……市中心的桥头或十字路口,是成扇形布防的野战军匪兵,全副武装,对行人虎视眈眈…… (博讯 boxun.com)

    
    一 九八九年共匪镇压民主运动的残酷、屠杀的狠毒,历史上的独夫民贼,也都难以想象,生活在民主国家的人们更觉不可思议。共匪调集野战军前来镇压,兵力三十 万,是徐蚌会战投入兵力的一半。人民死伤惨重,有的死者被炸子(爆炸子弹)打掉半个脑袋,脑髓流了一地,有的心、肝、肺被炸子掀开,有的则被战车撞得四分 五裂,有的被坦克压成肉酱……死相恐怖,惨绝人寰,触目惊心……
    
    共 党统治将近一个花甲——六十年了,八九六四民主运动也整整十九周年了。共产匪党从镇反、三反、五反、四清、反右、文革、四五、六四……直到月前的大地震中 的隐瞒作弊,搜刮榨取,杀人无算……以种种形式发动对人民的战争,无日稍息,他们全部的诡秘心思,完全用在如何奴役、杀戮之上,所谓政策、法律、改革…… 形同具文,一是缓兵之计,一是用以欺骗国际社会……他们统治的手法,下流无赖,愈出愈奇,变本加厉,人间良善,死无葬身之地,尚不知祸从何来。
    
    八九年的民主运动,是和平的,理性的,人民所提出的诉求、甚至可说是可怜的。普遍而言,只是反腐败、反官倒的愿望而已,是积极的、良性的,与人为善的,而且反毛的义士还被学生抓起来送到东厂西厂,但他们得到的答复,是坦克突进的轰鸣、机枪扫射的狂吼。
    
    现代以还,中国人民几代人的悲剧,甚至人类的悲剧,根源都在共产党的造乱作恶,这是一个庞大的病源病灶,祸根不除,悲剧必将源源不断,每个人都会切齿痛心地感到深受其害。
    
    因此,吁求民主,追求自由,呼唤现代法治宪政社会,首先就要反共,反共是一切民主事业的先决条件,反共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反共是民主革命的唯一道德!
    
    检 视我们历年来的悲剧、苦难的生活根源,乃是反共不得其法不得要领,路径严重走偏,致使共产党死到临头却又起死回生,多次走出生天,这个亘古罕见的邪灵,在 灭亡的关头,多次侥幸扳回一局又一局,而其统治手法,愈加的残忍卑鄙,搜刮更为苛酷,庞大的军警机器,庞大的宣传机器,保障其蹂躏践踏,致使国脉危浅,民 不堪命,人民呻吟不已,挣扎不已,甚至辗转就死,灰飞烟灭。
    
    六四已经十九周年,民主不能再等!时光迁流,逝者如斯,时代要求民主运动必须有新的手法,更强大的推力,形成新的破局。笔者不揣谫陋,提出以下参考:
    
    其 一,多年来,海内外反共是否理性太多、文攻太多、观望太多?而斗智不足、斗勇不足、出奇兵不足?郑义先生最近《海边的豪宅——记魏京生》一文中记述,他曾 经热心地邀集魏京生、王炳章等大佬从中撮合,未能如愿,功亏一匮,令人扼腕叹息。他感慨道:各路豪杰分分合合,江湖恩怨欲说还休。但是郑义这个努力是可敬 可取的。实则,民运——广义的民运,应该有更大的考量,应有更具头脑的幕僚,予以整合,联合民运各派别、维权人士、失地农民、下岗工人、卑屈市民、海内外 秘密组织、东突战士、藏青俊彦……向匪共发起不停的打击撕咬!
    
    其 二,放飞气球、即空飘气球,此法可以免除法轮功挨家挨户塞文件、放传单的做法,免除其被共党抓到后活取器官的不必要牺牲,空飘气球技术并不复杂,通过这种 和互联网相比已算古老但有奇效的传递方式,要让人民知道六四英魂冤魂的血不白流……让人民知道共党在大地震中的种种倒行逆施,让人民知道悲剧正笼罩着每一 个人,任何人没有例外。当大陆人民普遍知道真相的时候,中国的齐奥塞斯库的末日就到了……
    
    其 三,应有人站出来向美国朋友恳切讲明,在纽约法拉盛的围攻退党中心义工事件,那样任由中共在老美的土地上耀武扬威、为所欲为,是危险的、也是丢人现眼的。 不是共党嚣张,而是老美失策。须向美国政坛要角讲述《农夫和蛇》的故事。告诉他们,不要太过期望和平演变,反而要警惕共党和平演变他们。要敢于向众多在 美、在欧、在日的中共权贵集团的子女说明,如果中共肆意作恶,滥杀滥捕,残害无辜摧残政治犯,那么,他们的子女是不安全的!家长在专制国家奴役人民,子女 在民主国家寻欢作乐,古往今来,没有这样的道理!
    
    其四,应有民运界别的谋略家出山,联络法轮功,整合民运各山头,在反共的前提下各出奇招,形成合力,而其各自不同的政见,待反共功成,民主实现,再各自向人民宣达不迟。
    
    其 五,不要冷落了海内外的反共先贤,麦克阿瑟、蒋介石、经营联邦调查局数十年的胡佛……这些久经考验的精金美玉,是民主社会的守护神,是他们艰苦卓绝的斗 争,才避免了共产主义的席卷全球,避免了人类面临的比纳粹更大的灾祸。既然在美国、东欧等处都已建立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那么不妨也同时建立反共灵魂人 物的纪念碑,以期鼓舞人民信心,击退共匪嚣张气焰,缅怀其事功,宣导其思想,民主事业的达成,与反共相始终。1950年代中期,为了民主国基的巩固,在美国首先就宣布共产党非法。历史的经验,实当记取。
    
    其 六,同情学生运动、反对六四镇压,毅然走上反共道路的共军刘连昆将军,弃暗投明,冒险犯难,建立殊勋,与共党作殊死斗,而不料为国民党政客一句“共军发射 的是空弹!” 的不智炫耀而瞬间暴露,以致身死事灭!多年秘密战线毁于一旦。可叹、可惜、可敬、可伤!因此我们要质问国民党前大佬李登辉,如此疏忽大意,你有几个脑袋给 共产党玩?因此我们要质问台湾国安局,你们是如何保护秘密战线的栋梁之才的?你们的专业水准在哪里?因此我们要质问马英九,你不是刚选出的总统吗?怎么一 见共产党就变成了马领导人,又变为马先生?共产党吃你这一套小儿科把戏吗?倘不明确、坚决反共,你的立身之基又在哪里?凡此种种,均应予以冷水浇背、予以 当头棒喝,使其警醒,使其知道反共的紧迫性、严酷性。
    
    希望潜在的富于智勇、胆略非凡的革命家、谋略家走向前台,联络一切反共生力军。使刘连昆们不致枉死,使军中力量尽快与知识界和民间人士联成强大推手!使反共力量知道他们并不孤单!
    
    据海外媒体猜测,反对镇压学生、抗命不从的徐勤先将军、何燕然将军,都被共党秘密处决。民运阵线的同道们,应将刘连昆、徐勤先、何燕然……列入圣者之林,裨使后来者有所效法而不寒心。
    
    最后,笔者要说,为了六四惨死的英魂、冤魂,为了抵抗向我们每个人压来的共产奴役的死亡阴影,所有的反共力量,必须予以整合,必须再出高招奇招,必须形成联合的而非松散的强大声势,我们有的是反共的人群,所缺的是方法和策略。
    
    如 果下一个十年,甚至再下一个十年,即六四三十、四十周年之际,我们的纪念还是象地下工作一样,悲切哀啼,为共产钳制,甚至到天安门献束花都被视为颠覆罪, 都要被捕被关被押解,到那时还不能正大光明予以纪念,即还不能以民主社会的实现来告慰亡灵,那么,该诅咒的固然是共产党,而该被谴责的则是我们——从知识 精英到普通人的每一个活人!是我们这个民族的整体!
    --------------------------
    原载《议报》第357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昝爱宗:六四和中共地震—纪念六四死难者
  • 把六四作為國民教育題材/許漢榮
  • 祝贺王丹获哈佛博士-兼祭六四十九周年/林泉
  • 六四倾听历史脚步声/秦晋
  • 任君平:黑色的“六四”我们静思
  • 纪念六四十九周年/古树
  • 每一下腳步聲都在說:六四不能忘/盧峰
  • 胡平:反驳为"六四"屠杀辩护的几种论调
  • 刘晓波盼六四死难者获国家级悼念
  • 胡平:一不怕天,二不怕民,那还得了?!―写在"六四"十九周年之际
  • 大赦国际纽约地方组筹备六四纪念活动启事
  • 六四未平反 统一也要谈——致中国民国新总统马英九先生的公开信/郑存柱
  • 鲜为人知的秘密:六四中28军抗命哗变
  • “鼠类屠夫”:从达濠死亡集中营,“六四”大屠杀 到西藏大屠杀/陆士绅
  • 王立雄:藏民正用实际行动纪念六四大屠杀19周年!
  • 孙文广:建议两会讨论六四、法轮功问题——致两会公开信之二
  • 李鹏留下的六四之页等着继任者去翻/万生
  • 六四鬼魅呼嗥,李鹏夜不能寐,袁木自称历史罪人/昭明
  • 任君平、潘公正:六四的领袖您们好
  • 亲历者回忆:我知道谁开了六四第一枪 (图)
  • 前中央委员许家屯:六四后有人找我秋后算帐 (图)
  • 奥运火炬六四到长沙:劳民伤财
  • 刘晓波:盼六四死難者獲國家級悼念
  • 杨尚昆生前透露 六四死亡逾六百人 两万人被捕
  • 强烈要求立即释放“六四”十九周年后仍在狱中服刑的北京市民
  • 丁子霖:国旗何时为六四死难者降下?
  • 刘晓波:盼六四死难者获国家级悼念
  • 塌土沉礫中燃起六四燭光/陳國權
  • “天安门母亲”公布“六四”罹难者死亡地点等分布图示
  • 陈一谘:大型六四史实片 明年六月全球公映
  • 中共遭遇六四以来严重危机,20日严令暂缓公款旅游/昭明
  • 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再次被限制自由!
  • 美商會前主席盼北京奧運前特赦六四犯
  • “六四”难属对“两会”代表有话说(之三)/RFA张敏
  • “六四”难属对“两会”代表有话说(之二)/RFA张敏
  • “六四”难属对“两会”代表有话说(之一)/RFA张敏
  • 政坛悍匪张德江在“六四”之后曾力挺江泽民
  • 中国通涨形势严峻 和六四前夕很像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