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每一下腳步聲都在說:六四不能忘/盧峰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02日 转载)
    
    十九年前的六月,當大批解放軍進駐北京,中國政府矢言要平息動亂時,大家仍然相信號稱代表人民的人民政府不會採取過激的手段清場,不會讓人民血灑北京街頭。很不幸,大家這份信任落空了。號稱人民政府的中國政府不但用真槍實彈對付手無寸鐵、和平請願的年輕學生及市民,更出動裝甲車、坦克車衝向無辜的百姓,令長安大街、南池子、木樨地等變成大量平民喪生之地,令平民百姓的血灑在街上,灑在路旁;也令大量的母親失去兒子女兒,大量的妻子失去丈夫,大量的年幼子女失去雙親。
     像這樣殘殺無辜平民的暴行,像這種血腥鎮壓年輕學生的人禍,我們必須好好記住,我們必須繼續追究,我們要用行動來說明我們絕不會遺忘。昨天的遊行及後天的燭光集會就是要說明,人民不會忘記。 (博讯 boxun.com)

    十九年過去了,十九年間當然發生了不少事,中國社會、經濟的變化固然非常巨大,國內外發生的重大事件及變故更把不少人的目光吸引住,如北京將要舉辦奧運等。但是,不管是中國經濟飛躍發展或北京辦奧運,都不能洗刷北京當政者屠殺無辜平民的暴行,都不能改變十九年前發生的事實,更不能當成血腥鎮壓和平請願學生的理由。昨天的遊行及後天的燭光集會就是要提醒中國政府,歷史的賬總是要算的,欠人民的債總是要還的,人民是不會忘記的。
    更何況對中國的未來發展來說,牢記歷史,還清欠負人民的債是非常重要的。
    一九八九年的天安門民主運動既是百多年來中國人爭取民主、自由、人權的重要一章,也是匡正時弊的一番努力。當時的市民、學生希望「德先生」(democracy)能在中國站穩腳跟,從而糾正改革開放中出現的腐敗情況,從而減少政府及官員濫權的機會,從而加強對官員的制衡。只可惜,這一番努力、這一個合理的訴求在六四鎮壓中被扼殺。自此以後,各級官員受的制衡約束越來越少,貪污腐敗問題不斷加劇,甚至最高級的官員如政治局委員及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也出現貪瀆問題,大量無權無勇的平民百姓則成為貪官的俎上肉,成為官商勾結體制的犧牲品,成為各種豆腐渣工程的受害者。
    悼念六四,紀念天安門民主運動除了重申中國人民百多年來堅持的民主訴求外,更是要提醒中國政府,民主是糾正時弊、消除貪腐及豆腐渣建設的不二法門。若果中國政府真的希望改革可以健康發展,改革的成果不會被少數人吞噬,它該做的是正視六四,還六四死難者公道及回應人民的民主訴求。
    昨天的悼念六四大遊行跟以往的遊行有點不同,昨天的遊行並沒有在沿途叫口號,而是盡量保持沉默,以示對四川地震死難者的哀悼。儘管沒有叫甚麼口號,儘管只是默默的遊行,但市民的心意仍然清楚不過,市民的堅持仍然清楚不過。他們的每一個身體語言,他們的每一下腳步都在說:人民沒有忘記六四,人民渴望看到一個民主中國。到後天,市民也會用手上的燭光向中國政府及全世界說:人民不會忘記六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平:反驳为"六四"屠杀辩护的几种论调
  • 刘晓波盼六四死难者获国家级悼念
  • 胡平:一不怕天,二不怕民,那还得了?!―写在"六四"十九周年之际
  • 大赦国际纽约地方组筹备六四纪念活动启事
  • 六四未平反 统一也要谈——致中国民国新总统马英九先生的公开信/郑存柱
  • 鲜为人知的秘密:六四中28军抗命哗变
  • “鼠类屠夫”:从达濠死亡集中营,“六四”大屠杀 到西藏大屠杀/陆士绅
  • 王立雄:藏民正用实际行动纪念六四大屠杀19周年!
  • 孙文广:建议两会讨论六四、法轮功问题——致两会公开信之二
  • 李鹏留下的六四之页等着继任者去翻/万生
  • 六四鬼魅呼嗥,李鹏夜不能寐,袁木自称历史罪人/昭明
  • 任君平、潘公正:六四的领袖您们好
  • 陈方安生谈六四避“平反”字眼,称与胡总目标一致
  • “六四”抗暴者现状令人担忧(三)——孙宏、赵庆
  • “六四”抗暴者现状令人担忧(三)——孙宏、赵庆
  • 继江泽民后,曾庆红已成为六四平反最大障碍/昭明
  • 格丘山:游荡在邓小平和毛泽东两座悬崖峭壁之间的中国(上)邓小平的神话在六四结束
  • 从假包子新闻联想到萨斯时期的张文康、天门自焚案的CCTV、六四事件中的袁木
  • 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二)/余志坚
  • 强烈要求立即释放“六四”十九周年后仍在狱中服刑的北京市民
  • 丁子霖:国旗何时为六四死难者降下?
  • 刘晓波:盼六四死难者获国家级悼念
  • 塌土沉礫中燃起六四燭光/陳國權
  • “天安门母亲”公布“六四”罹难者死亡地点等分布图示
  • 陈一谘:大型六四史实片 明年六月全球公映
  • 中共遭遇六四以来严重危机,20日严令暂缓公款旅游/昭明
  • 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再次被限制自由!
  • 美商會前主席盼北京奧運前特赦六四犯
  • “六四”难属对“两会”代表有话说(之三)/RFA张敏
  • “六四”难属对“两会”代表有话说(之二)/RFA张敏
  • “六四”难属对“两会”代表有话说(之一)/RFA张敏
  • 政坛悍匪张德江在“六四”之后曾力挺江泽民
  • 中国通涨形势严峻 和六四前夕很像
  • 廣東媒體為六四下台高官正名
  • 六四后美特使密访华 邓小平:别说7国制裁70国也没用
  • 国内网站发帖巧妙纪念"六四"/方无忌
  • 六四广告人昨天解禁,今天到《成都晚报》致谢(图)
  • 湖南被囚十八年六四政治犯李卫红获释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