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晓波:今天国旗降下,哪一天国旗再降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21日 转载)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博讯 boxun.com)

    作者:刘晓波 文章来源:观察 更新时间:5/20/2008
    
    无论是天灾还是人祸,给大灾难的死者以国家性的哀悼,是一个国家给予生命的最大敬重,也是举国之民给予难属的最大安慰,更是国家对生者的最大激励。
    
    近年来,中国频发大型天灾人祸,每一次造成惨重伤亡的灾难过后,民间都会发出“为死者降半旗”呼吁。2008年以来,大雪灾和重大铁路事故之后,“降半旗”的民间呼声日益增高;5•12大地震以来,这种民间呼声变得格外响亮,民间也提出把5•12定为“汶川大地震国难纪念日”。
    
    5月18日,当我从晚间新闻里听到全国哀悼日的《国务院公告》时,我的内心有真挚的感动。政府决定5•19为全国日悼念,遵循了祭奠死者以“七”为周期的中国传统,5月19日正好是“头七”。
    
    5月19日14时28分,为汶川大地震的34073遇难者,也为这些死者的家人,国旗降下,悲笛长鸣,举国默哀,我第一次对国旗产生了敬意。
    
    这一刻,必将与5•12一起进入历史,变成中国人的集体记忆。因为,五十九年来,中国国旗第一次为天灾中死去的平民降下。
    
    俱往矣,1949年后的中国有着太多不堪回首的日子,无数国人的生命毁于太多的人祸天灾,但国旗只为最有权势者的死亡而降,甚至仅仅为“以百姓为刍狗”的暴君而降,却从来没有为平民而降。
    
    死于最为暴虐的毛泽东时代的国人,可谓不计其数。大跃进饿死了几千万人,文化大革命让无数生命毁于红卫兵造反与群众专政。即便是纯属天灾的1976年唐山大地震,吞噬了24万生命,但毛泽东的冷血决不允许下半旗。而当年九月九日毛泽东病死,国旗却为之降、汽笛为之鸣、举国为之哀。
    
    后毛时代,死于天灾人祸的国人,也不在少数。大洪水、SARS、频繁的矿难,火车脱轨,……特别是死于六四的学生和市民,是国家的钢铁机器对手无寸铁的平民的大屠杀,是暴政制造的惨烈人祸,所以,六四亡灵最应该得到国家性哀悼,但在中国现行制度下却最难得到下半旗的悼念。
    
    今天是汶川大地震的国家哀悼日,再过半个月就是六四十九年祭日。十九年即将过去,大屠杀的头号罪魁邓小平得到下半旗的哀悼也已经11年了,但六四亡灵,不但从来没有得到过下半旗的致哀,甚至连六四难属们的祭奠也难以公开进行。现在,六四遇难者的母亲们,大都白发苍苍,还有一些母亲已经倒在为孩子的亡灵讨还正义的路上,她们已经看不到国旗为自己的孩子降下的那一天。
    
    十九年来,六四亡灵和他们的母亲所面对的,与其说是太黑太冷的天堂,不如说太黑太冷的人间;与其说是太过冷血的社会,不如说是太没人性的政权。
    
    5月19日14时28分,国旗降下的那一刻,我哭了。
    
    这是欣慰的泪,为几万名大地震的遇难者,他们的亡灵得到了安慰。
    
    这更是悲伤的泪,为几十年来死于制度性人祸的遇难者,为死于大跃进、文革和六四的平民,他们的在天之灵至今没有得到国家性哀悼。
    
    如果说,为大天灾中的遇难者降旗,第一次表达了公权力向人性、生命和民意的靠近,那么,为六四等制度性人祸的遇难者下半旗,将是公权力向普世人权的归顺,也是国家性正义的第一次公开表达,更是中国走向自由民主的标志。
    
    今天国旗降下,愿大地震中的死者安息、生者坚强!
    
    哪一天国旗再降,让“六•四”等人祸的遇难者安息,让中国的伤口愈合!
    
    2008年5月19日于北京家中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大地震,中國民間在行動/刘晓波
  • 刘晓波:大地震中的民间之光
  • 刘晓波:“抵制家乐福”变成大陆网络的禁忌—写于世界新闻自由日
  • 刘晓波:不同于爱国颠狂的另一种民意
  • 刘晓波:我看中共开启谈判大门
  • 刘晓波:迎风而立的王千源
  • 刘晓波:当选的马英九还敢向中共打民主牌吗?
  • 刘晓波:汉人无自由,藏人无自治
  • 刘晓波:胡温又一场“政治改革秀”
  • 刘晓波:西藏危机是唯物主义独裁的失败
  • 刘晓波:解开西藏死结的钥匙
  • 刘晓波:黑暗权力的颠狂——有感于滕彪被绑架
  • 崔亚平:关于《刘晓波文集》的通信(四)
  • 《刘晓波文集》最新版本目录(电子稿)
  • 刘晓波:胡温政权的画饼民主
  • 刘晓波:当代文字狱与民间舆论救济
  • 刘晓波:坏制度与“好总理”
  • 刘晓波:垄断“救灾” 正是独裁之灾
  • 刘晓波:奥运年与喻华峰获释
  • 刘晓波特别推荐:国内网友对倒塌学校和死亡孩子的统计
  • 民间权利意识在觉醒-著名作家刘晓波谈中国独立民间社会当前的发展(图)
  • 丁子霖刘晓波关于“人性光辉奖”和“良知勇气奖”奖金使用的说明
  • 刘晓波:勇气并不必然代表良知—获奖感言
  • 刘晓波:从中共独裁的新特征看十七大
  • 苹果日报专访刘晓波:同一个梦想没同样的人权
  • 明报专访刘晓波:胡温治下 平反无望(图)
  • 刘晓波:6月3日晚丁子霖夫妇和徐珏女士前往木樨地祭奠爱子亡灵(组图)(图)
  •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刘晓波获得第十一届人权新闻奖(图)
  • 刘晓波:爆竹声中警察上岗,真辛苦
  • 记者无国界访华会见了独立中文笔会会长、著名异议人士刘晓波
  • 刘柠:我遭遇北京警察骚扰的经过-探访刘晓波家
  • 美国之音报道刘晓波等受威胁事件
  • 刘晓波收到威胁信:“小心狗命”
  • 刘晓波:中国权贵的暴发户心态
  • 刘晓波丁子霖等关于高智晟律师被捕的声明
  • RFA: 刘晓波出书批判独裁爱国主义
  • 刘晓波新著《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出版(图)
  • 刘晓波: 六四夜 天安门广场见
  • 刘晓波: 三岁李思怡之死拷问灵魂
  • 刘晓波:为了饭碗和公正--简评大庆辽阳等地的工潮
  • 吕柏林: 农民有福利吗?──为刘晓波的“农民福利说”注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