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槟郎:悼念汶川地震遇难者
请看博讯热点:四川地震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2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槟郎更多文章请看槟郎专栏
    
     (博讯 boxun.com)

    
    你们走了
    在地母的神经质痉挛之后
    在天父的暴雨的涕泣之中
    云层的上面是天堂
    你们点亮星星的灯
    从此悬挂在我们头上的夜空
    
    自然面前何异于虫豸
    人类难以挣脱宿命的囚笼
    而左右手又何尝没有区别
    文明的混凝土为什么
    有选择的成为刽子手的帮凶
    生前关于地震的谣言已经辟清
    天国的父母官们如何圆梦
    
    太突然的你们走了
    带走了昔日的艰辛家园
    常常准备着死去的我却活着
    挣扎在惨淡的人间
    谁在戏弄着你们和我
    向地平线外的地震遇难者默哀
    你们已安详,悲哀属于仍活着的人
    
    2008-5-20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槟郎:记汶川地震
  • 槟郎:0八年春时事之我见—答乌有之乡网的采访
  • 槟郎:中年记兴
  • 槟郎:油菜花的故乡
  • 槟郎:我是棵笨拙的野草——致蔡楚
  • 槟郎:春雨里牵挂圣火
  • 槟郎:小诗二首
  • 槟郎:一袋奶粉
  • 槟郎:叹胡佳
  • 槟郎:我的奥运梦
  • 槟郎:达兰萨拉的尼娜
  • 槟郎:藏女尼娜
  • 槟郎:奥运羽衣曲
  • 槟郎:贺马英九当选
  • 槟郎:赞孔子学府
  • 槟郎:我的知青哥哥
  • 槟郎:三个姐姐三朵花
  • 槟郎:上访村情书
  • 槟郎:上访村情歌
  • 槟郎:易村吏
  • 槟郎:我们死在路上—纪念鲁迅冥诞70周年
  • 槟郎:我被枪击伤多少年了
  • 槟郎:为兰州的学生呼求
  • 槟郎:情人哪,我们只能忍受
  • 槟郎:致导斌兄
  • 槟郎:致刘路兄
  • 槟郎:祖国需补一根筋
  • 槟郎:朋友,你去了何方
  • 槟郎:致蔡楚君
  • 槟郎:越活越不要脸了
  • 槟郎:这个冬天实在冷
  • 槟郎:悼杨春光
  • 槟郎:我接受法国费加罗报关于中日关系采访记略
  • 槟郎致香港资本家王盛华先生的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