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耿庆国三年前曾经给温总理写亲笔信/taodax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15日 来稿)
     推荐一篇让人吃惊的网文,大家都已经知道:中国的地震科学家耿庆国于2006年他根据旱震关系提出中期预报,近年阿坝地区将发生7级以上地震。2008年4月26日和27日在中国地球物理学会下属的“天灾预测委员会”经集体讨论,作出“在一年内(2008.5-2009.4)仍应注意兰州以南,川、甘、青交界附近可能发生6-7级地震”的预报(文字报告已报中国地震局等,4月30日密件发出),明确提出“阿坝地区7级以上地震的危险点在5月8日(前后10天以内)”
    (见[地震预报专家欲哭无泪 今天的强震有人预报] 李世辉 2008-05-12)
     (博讯 boxun.com)

    刚刚我又找到了以下的文章:
    
    问地震
    
    ---耿庆国曾经给温总理写亲笔信,信被按照程序转回国家地震局
    
    gxc 08-05-14 [兵团战友 » 小村故事 » 日志 ]
    http://bingtuan.com/blog/?uid-2688-action-viewspace-itemid-18169
    
    
     地震震了,人命关天,惨不忍睹。大方向必须转向抗震救灾,该承担责任的借此便可以一推二六五了。但是究竟是“非主流”在利用科学造谣,还是主流不懂科学的渎职,已经分晓。
    
     作为“非主流”一代国宝级、周恩来关注过的地震预测专家肯定有话要说。作为临近他们的旁观者,作为共和国公民,作为地震预报专家耿庆国“八杆子还搅合得着”的远亲,我必须实话实说。
    
     这批“非主流”观测此震已达三年之久。三年前,因为在自己单位学术上孤家寡人的位置,耿庆国曾经给温总理写亲笔信。信被按照程序转回国家地震局,地震局领导对耿的教训,为什么那段话与当年唐山大地震前地震局当权者教训北京地震大队小伙子的如出一辙?
    
    总理办转信是正常的,无可非议。但是相关部门的推委是正常吗?当年唐山大地震前,因为国家地震局置一批青年专家的观点于不顾,万般无奈下,耿只得求助于新华社发内参。
    
    近年这代专家成了退休的“非主流”,一代志士英才的学识、职业素养、年龄和官本位观念究竟构成什么关系?结论悚然:这种推诿,贻误的是以众多人命为高昂代价的“学术”!
    
    谁人敢站出来证明4月下旬这批“非主流”召开的那个重要预警会?收到预警会寄发相关材料的国家各个职能部门,眼下把这些材料都扔到哪里去了?
    
    谁人敢站出来说,那份材料上清晰地写着:四川大震将在5月8日正负10天内?
    
    谁人如今敢正实,当震区人们在震前若干天前看着各种动物异常现象,尤其是看着大批癞蛤蟆雄赳赳地穿越铁轨时,心有疑虑,嘀咕是否是地震前兆,而我们的专家给予的标准答案是“气候反常”?
    
    耿之类的“非主流”是一批没钱没权的老穷光蛋,尽管他们遵照周总理的指示用土法上马曾经走在世界地震预报科学的最前端,可这是个没名没利、呕心沥血的累活儿苦活儿,现在的中国科学与世界接轨,谁人肯做这等傻活儿……现在很多人迷恋洋爸爸主义,可是颇会享受生活的洋爸爸们根本做不出中长期预报。临震预报,需要洋爸爸们的科学仪器,自然实权在握的主流们一分钱也不可能给“非主流”批的,于是“非主流”就更为非主流了。但坚强不屈的非主流们硬是用触类旁通的土法上马还是稳、准、狠地抓到了地下作祟的这个恶魔,这又将怎样解释呢?
    
     大灾来了,我们的人民大众与谦和清廉的国家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万众一心,因为大家深深懂得责任重于泰山。但是,大灾之前把头顶上的责任泰山当棉花糖、欺上瞒下、官本位的无能之辈,为什么如今又能推诿得如此圆满呢?看着百姓的凄惨无比和胡温二位日理万机,渎职又有台阶下的他们就不痛心么?
    
    学术争鸣,百花齐放。而地震预报争鸣只有两个字“震否”。从世界惟一有预报的中国海城大地震到今天,几十年过去了,中国大地震的主流为什么总是“否”的一家之言呢?
    
    一代地震预测专家,已经从血气方刚的小伙子熬成了百病缠身的清贫“非主流”,可是他们依旧以自己的赤诚和孜孜不倦地学习关注着国家的命运:
    
    邢台大地震中周恩来的临危授命——通海大地震周恩来明确指出的研究方向——海城大地震举世无双的有报——唐山大地震长达几年的捂盖子——汶川大地震的“非主流”意识。面对这个巨大拱形,我们国家的地震预测工作是在前进还是在倒退?
    
    一个地震预报专家,一生能有几次关于大震的预报?如果一批国宝专家的预测总是正确,可又总不被“主流”吸纳,比专家们更冤的就是无辜的人民了。
    
    我知道,我敢问。我知道,问话根本就没人敢答。
    
    但是我还是要问,因为我是一个热爱共和国、与共和国休戚与共的好公民!
    
    辛苦了,同人民休戚与共的胡温两位国家好领导!
    
    辛苦了,永远走在抗灾救灾最前端的中国军人!
    
    辛苦了,永远无私行善于他的人民百姓!
    
    是的,我心很痛。这两天总在流泪,为了无数的无辜冤魂……
    
    一群百病缠身的博学“非主流”,你们不好好在家安享晚年,一天到晚捧着那多科学数据四处奔走游说,你们,你们风尘仆仆地到底为了什么!?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