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责无旁贷与逆耳忠言——对四川大地震的思考/张成觉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14日 来稿)
    张成觉更多文章请看张成觉专栏
    08年神州多难,继华南雪灾、山东火车特大事故后,天府之国发生超强地震,伤亡惨重,举国同悲。
     (博讯 boxun.com)

    血浓于水,香港政府迅速宣布申请三亿元支援大陆救灾,各大慈善团体亦纷纷拨款以作配合。同胞有难,港人理应施以援手,责无旁贷。
    
    但在此同时,我们身处享有较多言论自由的特区,也可以而且应该对防震减灾有所建言,这也是责无旁贷。
    
    首先,防震减灾务须坚持以人为本,毋忘人命关天之祖训。
    
    但据新世纪新闻网报导称,收到内地政府工作人员某君发来的电邮,说其任职于四川地震局的叔叔,前些日子曾“很痛苦的”致电给他,表示“知道有地震的征兆,可是局里却不允许他们透露出去,说什么要保证在奥运会前的安定局面。”
    
    某君认为:“为了制造出掩人耳目的安定局面,四川地震局在有迹象表明有震情的情况下,仍然压下不报,置老百姓的生命安全于不顾。”
    
    此事是否当真?实在令人存疑。联系到另一则报导称,某匿名者于5月7日于网上发布预测,谓5月12日在四川或湖北中部将有大地震,但因怕被视为“造谣”,故不敢向当局反映。这两者有无关联?真是扑簌迷离。
    
    应当指出,任何国家的政府当局,对于发布天灾或恐怖袭击的预报,无不审慎从事。这里面无疑需作适当的平衡。既要保证公众的知情权,又不能使之产生恐慌。如何做得恰到好处,确实不易。
    
    但无论如何,平民百姓的生命必须作为第一优先的考虑因素。政党的利益、面子决不应列为“重中之重”。
    
    其次,防震减灾宜“土洋结合”,群策群力。
    
    所谓“土洋结合”,就是不仅充分利用现代科技的一切先进监测手段,同时积极收集各种动物的异常表现与水文突然变化等有关资料,及时综合分析。为此,应发动和相信群众,重视其所提供的书面或口头报告。
    
    然而,5月10日《华西都市报》报导绵竹市西南镇檀木村数十万蟾蜍走上马路,竟由当地林业局专家轻飘飘地作解释了事,地震部门似乎毫无反应。该地离此次地震的震中所在汶川只有几十公里。
    
    另外一则报道更值得深思。它说的是邻近汶川的某县当局平息了地震传言,安定了人心。不料几天之后,真的发生了地震惨剧!这是巧合,还是有人玩忽职守?抑或蓄意隐瞒某些预兆?
    
    第三,防震减灾与反腐败不可分割。
    
    据报导,此次灾区坍塌的学校甚多,可见其中不少“豆腐渣”工程。都江堰市聚源中学一名学生家长李大昌,就愤怒控诉该校教学楼建筑质量差,其16岁的爱女因此遇难。
    
    现时内地各级贪官与不法的承建商狼狈为奸,偷工减料,中饱私囊,屡见不鲜。酿成恶果,无异草菅人命。现已揭露的仅属冰山一角。此弊不除,防震减灾势必徒托空言。
    
    第四,防震减灾与传媒监督应密切结合。
    
    有报道称,“既往在各种灾难报导中表现不凡的一些知名地方媒体,已接到宣传部门通知,禁止派出记者进入灾区”。如若属实,则非常不智。难道大陆当局要步缅甸军政府的后尘吗?
    
    第五,防震减灾应欢迎国际援助。
    
    1976年唐山地震后,当局拒绝国际援助,致使死亡人数和各种损失大大增加。当局宜吸取教训,为欧美、日本、澳洲各国及港、台的救援人员与物资开绿灯。但据说,捷克于地震发生几小时后即表示愿派出救援队,迄今仍未获准。
    
    从电视上看到:温家宝总理在灾区现场指示,要尽力搜救被困人员,哪怕有一点希望,也要尽百倍的努力,决不放松。又说早一秒钟,就能救一个人。其所言绝对正确。救人既然要争分夺秒,那为何不从速让捷克救援队成行呢?
    
    总之,现代科技条件下,任何天灾人祸都难掩尽天下人耳目。希望大陆当局审时度势,采取开明、开放的态度,发动群众,全力以赴,同时积极争取和接受国际援助,以便拯灾民于水火,战胜此次特大的地震灾害。
    
    (08-5-13)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康生为何先毛而得“善终”?/张成觉
  • 请勿中伤胡耀邦/张成觉
  • “慨当初,依飞何重,后来何酷。”——《大公报》名记者范长江的命运/张成觉
  • “这鸭头不是那丫头”——80年前的中国共产党一瞥/张成觉
  • 57反右是毛走向独裁的分水岭?——与章立凡先生商榷/张成觉
  • 谁是马克思主义者?——戳穿毛言必称马克思的骗局/张成觉
  • “你懂历史吗?是谁给你粮食?”——致来港愤青/张成觉
  • “所有的狗都应当吠”——有感于对康生遗孀曹轶欧的访谈/张成觉
  • 黎智英的男儿泪/张成觉
  • 要求自由民主是中共优良传统吗?/张成觉
  • 石在,火种是不会灭的——悼念林昭殉难40周年/张成觉
  • 性伴侣的易名与“民主”的发展/张成觉
  • 一丘之貉 主奴之别——驳“党史专家”的谰言/张成觉
  • “失心疯”的昏君及其臣仆——“大跃进”荒唐之一例/张成觉
  • 上有好者,下必甚焉——《血色中国》的薄命红颜/张成觉
  • 郭沫若的马屁诗及其他/张成觉
  • 滥杀 贪腐 淫欲——《血色中国》的触目图景/张成觉
  • “人定胜天”还是“地哄肚皮”?——“全民写诗”的荒诞与恶果/张成觉
  • “大跃进”精神不足为训——与袁鹰先生商榷/张成觉
  • 主张“缓建三峡工程”的反对派——访地理学家王维洛博士/张成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