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谁是马克思主义者?——戳穿毛言必称马克思的骗局/张成觉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08日 来稿)
    张成觉更多文章请看张成觉专栏
    
     (博讯 boxun.com)

    从1848年《共产党宣言》面世算起,马克思主义诞生160年了。尽管上世纪90年代初“苏东波”之后,马克思主义行情大跌,但中共仍将之宗奉为最高宝典。邓小平逝世之际,其悼词中的“谥号”,依然以“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作为第一桂冠,享有与毛同等的崇高地位。
    
    人所共知,邓并非理论家。所谓“邓小平理论”空有“理论”之名,但邓之所言,却不无大实话,例如:“不管白猫、黑猫,捉到老鼠就是好猫”,乃来自群众口语,通俗易懂,符合实际。又如文革后拨乱反正期间,邓坦言:“社会主义是什么,马克思主义是什么,过去我们并没有完全搞清楚。”(转引自何方《从延安一路走来的反思》,明报出版社,2007年,750页)
    
    不仅如此,1985年他接见外宾时还说:“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就是要发展生产力。”而毛“有一个重大的缺点,就是忽视发展社会生产力。”(同上,751页)
    
    邓前面一句话里讲的“我们”,显然主要意指中共第一代领导核心,包括毛、刘、周及他本人在内。后面一句则是对毛的批评。应当说这两句话都“有所据而云焉”,绝非信口开河。
    
    有关后面一句,毛曾供认不讳,说自己对变革生产关系有兴趣。诸如不顾当时大陆生产力性质的现实,提前大搞合作化、公社化之类,结果导致生产力的大破坏,便是明证。
    
    倘将邓这两句话跟毛的“谥号”相联系,就会出现明显的矛盾:毛既然没弄清马克思主义,又违背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怎能被称为中国最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呢?
    
    这就不禁使人想起马克思曾经说过的:“我只知道,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也就是说,毛这位由中共奉赠的“马克思主义者”,实质上属于马克思本人否认自己列于其内的“马克思主义者”。
    
    由此又想到,文革期间,曾先后被公认为毛之接班人的刘少奇、林彪,在成了“党内第九次、第十次路线斗争”“为首的”反面人物后,都给戴上了一顶“假马克思主义的政治骗子”的大帽子。虽然如此扣帽子,未免有损毛的崇高形象,某些小民可能感到困惑:怎么连伟大领袖都受骗了?他不是“高瞻远瞩,洞察一切”的吗?但其时“腹诽”危险之极,随时会构成“恶(毒)攻(击)”罪,要杀头的。所以未闻有质疑者。
    
    现在看来,姑勿论刘、林是否政治骗子,及其曾否兜售假马克思主义的货色,只看毛本身,倒是地地道道的假马克思主义的政治骗子,尤其入主中南海后,27年间骗了几亿中国人。
    
    悼词称他所创立的毛泽东思想,把马克思主义发展到了一个新阶段。我们不妨简略地分析一下,那到底是些什么玩意。
    
    毛提倡与崇尚个人迷信,说不搞个人崇拜不得了。他自称“马克思加秦始皇”,实际是“斯大林加秦始皇”,推行极权专制。而马克思主义则反对造神运动,宣扬“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强调无产阶级自己解放自己,并以解放全人类为目标。
    
    毛提出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坚持以阶级斗争为纲,“造反有理”。文化大革命七、八年又来一次,要搞多次,不断整人。马克思主义则以人的解放为基本信条,“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
    
    毛将马克思主义神圣化,称其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置之于“科学的科学”的至高无上的地位。但马克思认为自己的学说只是开辟通向真理的道路,并没有穷尽真理。
    
    毛把马克思主义政治化,使之成为人人必须坚持信奉及顶礼膜拜的教义,不许怀疑、讨论,更不能批判与扬弃。而马克思则并不认为自己的理论高于人文社会科学的其他流派,更非处于垄断整个意识形态的地位。
    
    毛否定人道主义,否认人性,只讲阶级性、党性,实质纵容权欲与兽性。马克思主义则与人道主义相通,崇尚民主、自由、平等、博爱等普世价值。
    
    毛的假社会主义以落后的小生产为基础,以一千多年前东汉张鲁(191年前后)的“五斗米道”为样板。马克思认为,社会主义必须以社会化大生产的高度发展和物质极大丰富为前提。
    
    毛实行文化专制主义,舆论一律,禁止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并极度敌视知识分子。马克思则提倡多元化的文化,反对普鲁士的新闻检查制度,主张新闻和言论自由,同时尊重知识,尊重知识分子。
    
    如此等等,不一一列举。
    
    假作真时真亦假。毛君临天下,作威作福,垄断了话语权和对马克思主义的解释权,造成了无以伦比的思想混乱。直到今天,神州大地十三亿人,真正懂得马克思主义的仍属少数,能当得起马克思主义者这个称号的,更是凤毛麟角。
    
    所幸的是,假马克思主义基本上已原形毕露。马克思主义作为科学,逐渐被日益增多的中国人所认识。毛跟刘少奇、林彪一样,作为政治骗子的面目也大白于天下了。
    
    最后,借用文革时期常见的一句“最高指示”,回赠毛这个“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
    
    “假的就是假的,伪装应当剥去。”
    
    (08-5-8)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你懂历史吗?是谁给你粮食?”——致来港愤青/张成觉
  • “所有的狗都应当吠”——有感于对康生遗孀曹轶欧的访谈/张成觉
  • 黎智英的男儿泪/张成觉
  • 要求自由民主是中共优良传统吗?/张成觉
  • 石在,火种是不会灭的——悼念林昭殉难40周年/张成觉
  • 性伴侣的易名与“民主”的发展/张成觉
  • 一丘之貉 主奴之别——驳“党史专家”的谰言/张成觉
  • “失心疯”的昏君及其臣仆——“大跃进”荒唐之一例/张成觉
  • 上有好者,下必甚焉——《血色中国》的薄命红颜/张成觉
  • 郭沫若的马屁诗及其他/张成觉
  • 滥杀 贪腐 淫欲——《血色中国》的触目图景/张成觉
  • “人定胜天”还是“地哄肚皮”?——“全民写诗”的荒诞与恶果/张成觉
  • “大跃进”精神不足为训——与袁鹰先生商榷/张成觉
  • 红颜祸水是江青?——致袁鹰先生的公开信/张成觉
  • 学官得益 学子受害:张鸣教授谈大陆高校大跃进/张成觉
  • 学风腐败 学术造假——张鸣谈大陆高校大跃进(续)/张成觉
  • 毛的假社会主义及其在中国历史上的教训/张成觉
  • 戒严期的台湾与毛时代的大陆——浅议两种独裁之异同/张成觉
  • 台湾怎会有“文革”?——评一个不伦比喻/张成觉
  • 主张“缓建三峡工程”的反对派——访地理学家王维洛博士/张成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