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请换一个思路看新闻的真实性和公正,客观/张鹤慈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07日 来稿)
    
    正如中国人因为近百年的历史中,从来没有见识过民主政党,从孙中山到共产党都是独裁党,就是列宁式的一个领袖,一个主义的政党,有严密的组织和铁的纪律,从儿童到军队都控制的政党。所以,中国人对什么是民主政党,认识不深刻,中国人对政党政治弄不大明白。
     (博讯 boxun.com)

    同样,中国一直处在新闻不自由的状态;国家垄断了舆论工具。所以,中国人对民主社会下的新闻自由理解不深。常常简单的认为,中国新闻状况的反面就是新闻自由。
    
    在这次因为抵制奥运和西藏风波中,海内外对西方媒体的批评和随之而来的辩解,同样多是用独裁国家的新闻的规律来解释自由世界的新闻状况。
    
    对CNN主持人卡夫蒂的攻击和辩护,都是没有弄明白,对独裁国家,没有新闻自由的状况和对民主国家,有制度性的保护下的自由新闻是不可以用同一准则的。
    
    独裁国家只有一个声音,而民主国家可以有不同的,针锋相对的声音。批评者把自由的媒体中的一个声音,看作是国家,政党的声音,是因为他们不懂得,民主国家可以存在非政府的声音。
    而一些辩护者非要为每一个声音辩护,甚至自己也承认中国人就是蠢货,同样是不懂得,不是否定了民主媒体中的一个声音,就是否定了民主的媒体的真实性,和客观,公正。
    
    首先,要区别新闻报道和时事评论的区别。新闻报道要求真实性,而时事评论并不需要。
    
    如果一篇新闻报道说:中国人的智商是其它人种的三分之一,所以中国人都是蠢货。文章的作者就必须提供医学报告和统计材料。这样的报道你可以去抗议,可以要求作者道歉,甚至可以上法庭。
    但如果一个时事评论员说中国人都是蠢货,不论你多么不爱听,他有他谈自己的看法和他自己的判断的权力;你可以写文章反驳,你也可以骂回去。但他本人这么说,在自由社会没有多大的问题。至于对他所在的媒体的影响,是他老板的事情。可能让他道歉,可能会开除他,也可能会更加重用他。
    
    就是因为自由社会存在不同的声音,所以他可以说,你也可以反驳。没有必要为了新闻自由,而一定要为一个评论员的声音辩护,甚至承认自己的民族就是蠢货。新闻自由不是说每一个声音都是正确的,而是说,每一个声音都可以发出,所以你能够得出正确的判断。
    
    关于新闻的客观和公正,同样是生长在新闻不自由的中国人的误区。因为中国是一个声音,所以你有权要求这个声音客观,公正,但在自由,民主的社会,媒体是不同的声音。不论是服务于利益集团,或只是哗众取宠,都允许不客观,不公正的新闻的存在。
    媒体人也是人,不论有多么高的职业素养,同样不可能避免个人的观点和倾向进入新闻报道。
    民主社会的多元性,新闻媒体的多样性是你可以从不同的观点和倾向中找出真像。
    
    CNN的照片剪裁不是问题。新闻照片当然可以剪裁,当然可以有针对性,有倾向性的剪裁。如果一个新闻记者照了一张上访的人在华丽的新机场的照片,你难道可以要求他把机场全部照上?否则就是以偏概全?记者对体裁的事先的取舍,和照片事后的剪裁一样;没有什么可以指责。只要没有人工合成,没有移花接木,照片就是真实的。
    
    一个报纸可能刊登在巴黎抢火炬时,西藏人在地下被警察拖拉的场面。而另一张报纸可能刊登了西藏人和残疾人冲突的画面。两者都没有违反真实性。倾向性不同的新闻的存在,就是民主社会的特点和人民知情权的体现。
    
    一些为西方媒体的辩护,用了独裁媒体下的公式,所谓的辩护,往往反而成为了攻击。
    一些人用中国的新闻严重违反真实性,违反了客观公正,来反驳中国人对西方报道失实和错误的批评。难道应该用中国媒体的现状来作为世界媒体的批准?似乎中国人因为自己的媒体的可怜,可气的现状,就没有任何权力批评西方媒体。难道中国人在巴黎的高档服装店买了假名牌货,就必须忍气吞声,因为中国自己存在大量的假冒产品?
    
    中国的新闻被国家控制,作为政治的工具。但西方的媒体并不是就洁白无垢。
    
    新闻作为第四权力;既然和立法,司法,执法后的第四是权力,就同样可以被泛用和误用。正像西方的政治家是在民主制度的制约下从事政治活动一样,媒体也是在民主制度的保护和制约下活动。
    
    当然不像共产党教育所说的那么简单,如媒体就是资本家的工具;但大媒体的后面当然有利益集团,政府当然希望能够控制媒体。这些都不必否认。西方社会的新闻自由,是民主制度下的自由,这个制度可以保护新闻领域不可能成为政府或某一些利益集团的私人工具。
    
    媒体在西方,仍然可以是政治工具,美国之音和自由亚洲电台等都是政治工具。只是不同立场的人,对工具的目的性有不同的解读:从打破新闻封锁,推动中国的民主化,颜色革命的正面评价到颠覆国家政权否定的评价。
    
    我们可以要求美国之音真实,但不可以要求他完全公正,客观。这些媒体倾向性明确;报忧不报喜,基本都是中国的负面新闻。但人们不可以因此而指责他不公正,客观。不只是因为他的目的性;而且从新闻平衡和打破新闻封锁的角度看。针对大陆的美国之音和国内媒体的比例微乎其微。用不着美国之音再重负新华社的正面报道。
    
    一个左派的网站,你不能要求他用同样的篇幅刊登自由主义的文章。但如果在中国,只允许左派的网站的存在,而不允许自由主义发出声音,你可以谴责这种做法违反了客观,公正。在媒体自由存在的状况下。没有必要用客观,公正要求一个媒体。除非这个媒体自我标榜他是完全的客观,公正的媒体。
    
    对中国媒体的要求:真实性,客观,公正。对西方媒体只可以要求真实性。而不能要求客观,公正。
    其实,对中国媒体要求什么真实性,客观,公正也是不妥的。新闻报道是否真实可以检验,但在新闻报道中,谁决定什么是客观,公正?
    
    如果一切是由政府决定,那么政府控制的媒体永远是客观,公正的。而如果让媒体自由,让社会说话,你就不必要求媒体如何的客观,公正。
    
    多元的声音,是整个舆论客观,公正的保障。新闻自由后的媒体,在健全的法制下;人们自己去判断,取舍。
    
    互联网的出现,不论对中国还是世界,都是新闻自由的突破。不论中国政府怎么封锁围堵,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互联网,手机和数控技术,使独立的蚂蚁可以挑战大象。这在新闻自由西方也是具有根本性的变化。而对控制的媒体的独裁国家,就是革命性的变化。
    
    中国的变化,不能够确定突破口在什么地方。但如果是对人民最有利的变化,突破口应该就是在新闻自由。
    
    张鹤慈。04。05。08 _(博讯记者:张鹤慈)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