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你懂历史吗?是谁给你粮食?”——致来港愤青/张成觉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05日 来稿)
    张成觉更多文章请看张成觉专栏
    据《苹果日报》报导,北京奥运圣火在港传送当日,一位72岁的“的士”司机吴先生高举支持达赖的纸牌,一名愤青不顾尊卑冲前指骂道:“你今年几岁,你懂历史吗?是谁给香港人粮食?”
     (博讯 boxun.com)

    对古稀之年的长者如此无礼,用粤语的说法叫做“无(读卯)大无细”,是缺乏教养的表现。何况的士司机属于劳动者,依大陆观念,该愤青更应予以尊重。此皆不言而喻,毋庸细说。
    
    要多讲几句的,是后面的两问。
    
    一是“你懂历史吗?”这个问题本应由吴先生向发问者提出。因为,以其年龄与职业,显然阅历远较后者丰富得多。倚老卖老的说法是“食盐多过你食饭,行桥多过你行路”(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过的桥比你走的路多)。但既然愤青不知天高地厚,反客为主地提出诘问,那就由比吴先生小3岁的笔者代行回应,以反问作答。
    
    估计该愤青志大才疏,对西藏与中国中央政府相互关系的历史说不清,道不明,干脆在此扼要地为之补补课。
    
    远的不谈,只说近百年来的事。现任十四世达赖喇嘛1934年出生,原名丹增嘉措。1950年正式掌权,未几与北京达成协议,解放军进藏。1959年3月,他因不堪中共粗暴干预西藏自治,破坏藏族传统文化,被迫出逃,流亡印度至今。由于几十年来他始终如一地不懈努力,坚持以非暴力手段争取实现西藏地方自治,保护藏传佛教,博得国际广泛同情,荣获诺贝尔和平奖。
    
    应该指出,达赖并不主张西藏独立。他希望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架构内解决西藏自治的问题,即除国防和外交外,由藏人自己管治西藏事务。如此而已。
    
    今年3月14日拉萨事件,源于达赖流亡49周年前夕藏民的纪念活动。由于中共限制境外记者(包括香港记者)采访,事件真相依然成谜。但当局的新闻封锁无疑加剧了西方的疑虑。
    
    以上的叙述,愤青如有异议,欢迎在网上展开讨论。
    
    二是“谁给香港人粮食?”
    
    简略而言,港人消费的粮食乃自费购买,供应者包括中国大陆、泰国、澳大利亚及美、加等多个国家。笔者日常食用者系泰国大米,吃的面包由澳州(港人对澳大利亚的称呼)面粉制作。
    
    这里反问一句:“谁给你粮食?”如果你冲口而出地答称:“当然是我们国家自产的啦!”那就很可能大错特错,因为中国大陆长期进口粮食,你所吃的面粉未必由国产小麦加工而成。
    
    据我所知,周恩来生前说过,由于国际市场上稻谷和小麦价格差异,故出口部分稻谷,换取进口小麦,对中国有利。此种情况现在是否继续,我不敢妄下定论,但近年来,中国进口粮食数量巨大,却是有目共睹的。
    
    特别是目前大陆耕地仅十三亿亩,比上一世纪50年代的十六亿亩大为减少;另一方面人口却翻了一番。加上经济作物种植面积扩大,故必须进口粮食以填补缺口。
    
    除此之外,这个问题还有政治意味,即涉及所谓“谁养活谁”。
    
    中共是搞阶级斗争起家的,其蛊惑人心的宣传包括:是工人养活资本家,农民养活地主。以此挑动阶级对立,制造阶级仇恨。
    
    这里不妨回顾江青在60年代初对文艺界的谈话,她讲:工人为我们盖房子、织布,农民为我们生产粮食,解放军为我们守卫国防,我们却不在自己的文艺作品中反映他们,请问你们常说的艺术家的良心何在?
    
    透过她极左的言辞,可以看出那正属于列宁指出过的“左派幼稚病”。人类社会出现分工是一种历史的进步。把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对立起来,更是荒谬之至。有劳动能力的人,无论从事何种职业,只要是竭其所能,都应获取相应的报酬。
    
    尤其是现代商业社会,早已不是马克思所描述的资本原始积累时期。资本家管理企业,也付出了劳动,并且是复杂劳动。不存在谁养活谁的问题。你能说清是李嘉诚养活了他的员工,还是员工养活了李嘉诚?只能说互相依存,共存共荣。
    
    香港和大陆的关系也与此相仿。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千万别炫耀谁靠谁。须知你好我好,大家都好。而港人关心大陆的民主、自由与人权,也是基于“大家都好”的真诚愿望,绝无颠覆北京当局的意图。
    
    请愤青们三思!
    
    顺便提一句,下次来港参加任何示威抗议活动,务请讲文明、讲礼貌,尊老爱幼,守法自律,别给祖国大陆的形象抹黑,拜托!
    
    (08-5-7)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所有的狗都应当吠”——有感于对康生遗孀曹轶欧的访谈/张成觉
  • 黎智英的男儿泪/张成觉
  • 要求自由民主是中共优良传统吗?/张成觉
  • 石在,火种是不会灭的——悼念林昭殉难40周年/张成觉
  • 性伴侣的易名与“民主”的发展/张成觉
  • 一丘之貉 主奴之别——驳“党史专家”的谰言/张成觉
  • “失心疯”的昏君及其臣仆——“大跃进”荒唐之一例/张成觉
  • 上有好者,下必甚焉——《血色中国》的薄命红颜/张成觉
  • 郭沫若的马屁诗及其他/张成觉
  • 滥杀 贪腐 淫欲——《血色中国》的触目图景/张成觉
  • “人定胜天”还是“地哄肚皮”?——“全民写诗”的荒诞与恶果/张成觉
  • “大跃进”精神不足为训——与袁鹰先生商榷/张成觉
  • 红颜祸水是江青?——致袁鹰先生的公开信/张成觉
  • 学官得益 学子受害:张鸣教授谈大陆高校大跃进/张成觉
  • 学风腐败 学术造假——张鸣谈大陆高校大跃进(续)/张成觉
  • 毛的假社会主义及其在中国历史上的教训/张成觉
  • 戒严期的台湾与毛时代的大陆——浅议两种独裁之异同/张成觉
  • 台湾怎会有“文革”?——评一个不伦比喻/张成觉
  • 强奸140个女学生,可信吗?——苏明《血色中国》引起的争议/张成觉
  • 主张“缓建三峡工程”的反对派——访地理学家王维洛博士/张成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