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胡平:中国大饥荒研究的奠基之作―推荐丁抒先生《人祸》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04日 转载)
    胡平更多文章请看胡平专栏
     今年,2008年,是中国大饥荒50周年。从1958年到1961年,在中国发生了人类有史以来死人最多的一场大饥荒。上海大学教授金辉指出:"仅仅中国农村的非正常死亡人数,就可能达到四千零四十万。"纵观中国历史,1949年中共上台执政之前的二千一百二十九年中,"共发生二百零三次死亡万人以上的重大气候灾害,死亡了二千九百九十一万多人"。而毛泽东一个大跃进,饿死的人就至少相当于二千多年间因自然灾害而死的全部人数的总和。三年大饥荒,过去中共官方称之为"三年自然灾害",然而中央气象局的统计材料显示,那三年的中国气候实际上是很正常的。并没有出现严重的自然灾害。大饥荒不是天灾而是人祸。1962年初,中国刚刚走出三年大饥荒的深渊,国家主席刘少奇对即将赴任安徽省委第一书记的李葆华说:"回去以后,把前三年的历史写本书,如果勇敢些,就把它编剧演。再勇敢些,就立碑传给后代。"
     (博讯 boxun.com)

    这里,我向大家介绍一本关于大饥荒的书,书名是《人祸》,作者是旅美学者丁抒先生,由香港九十年代杂志社于1991年出版,是有关中国大饥荒的第一部专著,堪称中国大饥荒研究的奠基之作。后来,作者又对此书做了增订再版。作者从合作化运动讲起,讲到大跃进,大炼钢铁,人民公社,吹牛皮放卫星大刮共产风;再讲到庐山会议反右倾,变本加厉,最后讲到六二年七千人大会。作者下了很大功夫,收集了几乎当时一切可以收集到的资料,并予以细心的归纳整理,以夹叙夹议的方式,既描述了这场大饥荒的状况,又分析了它的成因与后果。每一个想认真了解和深入研究大饥荒这段历史的人,都不应该错过《人祸》这本书。
    
    正如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马迪亚.森指出的那样:"人类的饥荒史的一个重要的事实是,没有一次大饥荒发生在有民主的政府和出版自由的国家。饥荒发生在古代的王国,发生在当代的专制社会,发生在原始部落,发生在现代技术官僚独裁的国家,发生在帝国主义统治的殖民地经济,发生在一党专制的新兴独裁国家。但是,那些独立的、实行定期选举的、有反对党发出批评声音的、允许报纸自由报道的、和能够对政府决策正确性提出质疑的没有实行书报检查的国家,从来没有一个发生过饥荒。"
    
    我们知道,共产党开大会发布公告,总爱说什么"从胜利走向更大的胜利"。但事实上,共产党却往往是从错误走向更大的错误,从罪恶走向更大的罪恶。毫无疑问,毛泽东是大饥荒的罪魁祸首。然而直到今天仍然有人为毛泽东辩护,说毛泽东搞大跃进人民公社是什么"好心办坏事"。是的,李志绥也说过:"毛一再号召'讲真话'。即使在今日,我对共产党的梦想早已全然幻灭之时,我仍认为如果毛在'大跃进'初期便完全了解真相,他可能会及时制止那场大灾难。"当然了。我也这么认为。天下没有一个统治者乐於自己国家的经济走向崩溃,正如同没有一个统帅乐於自己的军队打败仗。可是,一旦纠正错误可能会影响到自己至尊无上的权势,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我完全相信毛是真心实意地想了解真相。谁说暴君不喜欢听真话呢?他只是不喜欢讲真话的人。所以暴君常常分不清真话假话,所以暴君常常被谎言所包围。我同样相信毛是愿意纠正自己错误的,只要这种纠正无损於自己的英明形象。然而,除非事态恶化到无法掩饰的地步,毛才有可能完全了解真相;此时再出面制止已经谈不上"及时",那势必会损害到自己不容挑战的权威。在这种情况下,暴君宁可将错就错,甚而变本加厉。暴君尤其不能容忍别人先於自己指出错误纠正错误,因为那在暴君看来便有谋反夺权的重大嫌疑。五九年庐山会议就是明证。尽管说到後来(六一年六二年),毛不得不作出让步,那么他从此便对那些比自己正确的同僚怀下了不可原谅的忌恨。在很大程度上,毛发动文革正是为了对当年的退让进行报复。无怪乎彭德怀、刘少奇会成为文革中在劫难逃的牺牲者。
    
    著名的自由主义思想家哈耶克早就指出,在极权统治下,往往是最坏者当政。因为极权主义的理念本身就是错误的,当共产党用强力推行它那套理念时,势必导致惨重的失败;这样,共产党就面临又一次选择:要么,它老老实实地承认错误,这就必然导致一党专政的瓦解。要么,它强词夺理,文过饰非,以错为错,甚至变本加厉,用更大的错误去掩盖先前的错误,用更大的罪恶去保护先前的罪恶。毛泽东和中共所做之事,纵然说在一开始还可能有好心办坏事的成分,那么很显然,越到后来,好心的成分越少,越到后来,越是坏心办坏事。
    
    由此可见,唯有结束共产党一党专制,我们才能从根本上结束这些错误与罪恶。这就是我们在大饥荒50年后应该得出的结论。
    
    --北京之春2008年5月号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平:西藏问题之我见
  • 奇怪的示威抗议/胡平
  • 胡平:奇怪的示威抗议
  • 胡平:大饥荒年代中国农民为什么不造反?
  • 胡平:西藏问题之我见(提纲)
  • 胡平:失败者也能写历史―廖亦武《最后的地主》序言
  • 胡平:要得公道,打个颠倒--民族认同问题
  • 胡平:美国为什么还没出过女总统?
  • 胡平:这样的党凭什么不反?—读胡风女儿晓风写的《我的父亲胡风》
  • 胡平:犬儒中国——读胡发云小说《如焉@sars.come》
  • 胡平:民主与革命-"什么情况下您会开展一场革命?"
  • 胡平:一位公民记者之死
  • 胡平:劳尔说:他"不想为把坦克开上街头负责"
  • 胡平:聚焦北京奥运 聚焦中国人权
  • 胡平:也谈"替富人说话"
  • 胡平:简答"为什么要民主"等十个问题
  • 胡锦涛搞不清谁是自己人 李克强也不是好人/胡平
  • 胡平:"惜乎不中秦皇帝"——重审林彪罪案
  • 胡平:简评中共十七大
  • 胡平:江泽民是个胆小鬼
  • 胡平:文革中有过言论自由吗?—文革“大民主”辨析
  • 胡平:评毛泽东热—写在文革四十周年
  • 胡平:反思文革认清极权专制的本质.....
  • 胡平:如何在2025年之前消灭世界上最后的独裁者
  • 胡平:读吴思《潜规则》与《血酬定律》
  • 胡平:伟大的容忍——论胡耀邦精神
  • 胡平:简评中共民主白皮书
  • 胡平《论言论自由》电子文本
  • 胡平:从李敖谈到自由主义
  • 胡平:玩世不恭的机会主义-评李敖大陆行
  • 胡平:简评康晓光的儒教治国论
  • 胡平:危乎哉!中国的民主橱窗-坚决支持太石村民维权抗争
  • 胡平:希望就是力量-纪念“六四”十六周年
  • 胡平:谈谈反日风潮的“民意”
  • 哗众取宠 可以休矣——评胡平《不比不知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