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晓波:不同于爱国颠狂的另一种民意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03日 转载)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在奥运年的聚光灯下,西藏危机在中西之间形成截然不同的景观。
     (博讯 boxun.com)

    在西方,西藏危机凸显出中国人权状况的恶劣,特别是中共当局封锁新闻和驱赶记者的决策,既违背了七年前申奥时向世界的承诺,也违背了早已生效的《北京奥运会及其筹备期间外国记者在华采访规定》,所以,西藏问题再次引起西方各界的高度关注,抵制奥运的呼声陡然升高,达赖喇嘛再次成为颇受欢迎的焦点,西方各国政要纷纷表示对达赖喇嘛的“中间路线”的支持,敦促中共当局尽快与达赖喇嘛展开对话,不出席北京奥运开幕式的西方政要不断增加。更重要的是,不仅是欧美大国之间表现出罕见的高度一致,而且是西方国家的民间、媒体和政府高度一致,不能不让人想起十九前六四血案后的国际景观。
    
    在中国,中共当局再次玩弄“阴谋论”和民族主义的把戏。温家宝公开指控达赖喇嘛是西藏危机的操控者,央视播放了掐头去尾的“拉萨3?14骚乱”专题片,拉萨闹市区的打砸抢烧的画面,一下子激化了汉藏冲突。再加上西方某些媒体的失实报道和奥运火炬在西方国家的传递屡受骚扰,特别是中国残疾火炬手金晶遭到袭击和CNN嘉宾卡佛蒂的出言不逊,进一步刺激了中国人的民族主义情绪。中国的官方发言人和媒体将矛头对准达赖喇嘛、西方的部分媒体和公众人物,发起一边倒的大规模宣传攻势,大量的海内外华人聚集在反分裂、挺奥运的民族主义旗帜下,掀起了反达赖反西方的狂潮。
    
    如此不可理喻的极端民族主义所凸显的,与此说是崛起大国的自信,不如说是弱国心态的又一次发作。
    
    不过,当人们仅仅聚焦于爱国高音的时候,似乎反达赖反西方已经变成了海内外华人的主流民意,那种令人热血沸腾的红色风暴,不仅席卷了整个中国,而且吹向巴黎、伦敦、柏林、悉尼、旧金山、长野、首尔……所以,人们很容易忽视值得倾听的另一种声音。事实上,即便在中国国内,构成另一种声音的民意基础决不次于极端爱国主义。
    
    就我个人浏览大陆网络的经验而言,官方煽动民族主义和丑化对手的效果已经大不如前,至少是大大减弱。1999年的中国驻南使馆被炸事件、2001年中美撞机事件、2005年反日大游行,官方统一舆论的能力渐次减弱,垄断与封锁的效应一次不如一次。也许是网民的迅速增加(2005年为超过1.1亿,到2008年3月已经翻倍为2.21亿,网民数量已居于世界之首。),也许是民意觉醒水平的大幅度提升,此次西藏危机中的民意分化远远超过前几次。
    
    对于中国社会来说,西藏危机进入公众视野是在3月18日温家宝记者招待会后,官方延迟多天播放的“拉萨3?14骚乱专题片”使西藏危机变成中国的头号时事热点。由于西藏问题向来极为敏感,一段时间内,几乎听不到与官方意见相左的声音,仿佛整个社会陷入失语状态,只剩下中共喉舌的独唱。但这一次的民间失语仅仅维持了十天左右。除了只能见诸于境外媒体的《关于处理西藏局势的12点意见》(王力雄等人)的群体性声音之外,在国内媒体上也开始陆续出现了不同的声音。4月3日《南方都市报》副主编长平先生的《西藏与民族主义情绪》发表于《金融时报》中文网,因中华网愤青的激烈声讨而广为流传,海内外支持长平先生的声音并不比讨伐之声弱多少。
    
    关于长平文章的激烈争论打开了西藏话题,互联网上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不同声音,既有对官方的西藏立场及08奥运的不认同,也有对爱国愤青的尖锐批判甚至嘲讽。艾未未、贺卫方、贺延光、刘军宁、张鸣、许志永、章立凡、吴祚来、邢小群、胡戈、张星水、胡星斗、余习广、王小峰、五月散人等知名知识人,通过纸媒发文,通过网络的个人博客、发帖和跟帖,也通过接受采访和参加研讨会等多种形式,不断地发出独立的声音。关于“抵制家乐福”的讨论成为各大网站的专题,正反观点的交锋异常活跃。对愤青们的过激行动的反弹,可见诸于海内外的各大汉语网站,其中不乏在国内极具影响的青春偶像的清醒声音。比如,被愤青们封为“民族英雄”的奥运火炬手金晶就明确反对“抵制家乐福”,大陆最红的80后作家韩寒也在自己的博客中接连发出《一场民族主义的赶集》、《爱国,更爱面子》、《回答爱国者的问题》的帖子,他的个人博客的点击率超过1.3亿,在大陆排名第二。韩寒以其特有的幽默嘲笑愤青们拿一家超市发泄的“没腔调”。在海外,20岁的杜克大学留学生王千源的声音,凸现了年轻一代中国大学生的独立精神。关于王千源的争论也遍布大陆网络,“博客中国网”还推出专题《“人民公敌”王千源》,介绍了正反两种声音。(http://bbspage.bokee.com/2008zt/wangqianyuan/)甚至,大陆民间对爱国狂飙的反弹,一开始还出现在CCTV这样的媒体上。
    
    围绕着中西之争的话题,无论在网络还是一般民间观点而言,以民主价值和自由主义观点的立论逐渐占据上风,吞吞吐吐的曲笔也逐渐被直来直去的评论所代替。在“猫眼看人”、“关天茶舍”等大型民间BBS上,审帖和删帖的尺度逐渐放松,这说明官方意识形态及宣传不再能够垄断全社会对最敏感问题的看法,近年来思想启蒙和维权运动对民间的影响由此可见一斑。
    
    比如,“猫眼看人”中有署名“四面墙”的帖子《奥运倒计时100天与皇帝的新衣》:“奥运之前,开放网络,开放卫星电视,铲除新闻禁忌,让我们穿着皇帝新衣一般透明起来,让我们的文明社会坦荡地展现在阳光之下,……当这一切都透明起来,你看CNN、DNN它们还敢造谣不?全世界人民都看着呢,谣言不攻自破,到时候丢人现眼的还不知道是谁呢。”“我们的政府应该是不怕透明的,泱泱古国,现在又是和谐社会,人民都懂得八荣八耻了,我们有什么不敢透明的?我们的制度是世界上最优越的制度,我们的执政党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党,我们的人权也比自以为很牛皮的美国好5倍,我们害怕他们看?”“谣言止于透明。误会止于交流。乐于交流,是自信的表现。敢于透明,更是自信的表现。”
    
    再如,在《关天茶舍》,有署名“文化耕作”的帖子《 幸福童年的幻觉——思考某种“爱国主义”》,短短1370字,却颇有深度:“政治就像是一场场的把戏,作为观众永远也看不到聚光灯以外的所发生的事情。媒体的功能也许只是根据自己偏好(或发挥口舌作用),把灯红火绿的江湖幻术编辑成各种看似严重的事件写真。我们这个时代更多的是一种喧闹,人们正如放学同家一路上叽叽喳喳、欢呼雀跃的小学生,那种被教条和高音喇叭所征服的意志,在此一时彼一时的真理诉说中,在时而激荡江河的爱国主义教育、时而超男超女炒股票的全民娱乐声中,产生着某种幸福童年的幻觉。”
    
    看大陆的网络民意,你会发现极为怪诞的现象——几乎在所有重大时政问题上,网络民意的主流都是对官权的不满,而唯独在西藏-奥运问题上,主流民意才与官权一致。高声呐喊着参与反西方游行的愤青,很可能就是在网络上大骂物价暴涨和股市暴跌的网民。
    
    就在爱国者呼吁人们上街反西方的同时,另一场针对官权的示威游行也在酝酿中。由于物价持续上涨和股市暴跌,主流网络民意认为政府在保障民生上严重失职,目前已发生股民自杀、打砸证券交易大厅、裸体示威、集体上街打标语横幅等抗议事件。在网络上,直接批评、甚至漫骂胡温的言论比比皆是,温家宝被戏称为超级“影帝”,这一称号迅速传播,目前已经成为广为人知的温总代名词。有些激愤的声音甚至喊出要“美军前来解放中国”的声音。有趣的是,“汉奸”一词也似乎少了很多贬义,很多人公开说如果美军打进来,就主动给美军带路,做汉奸。另外,"支持藏独"、"抵制奥运"这种完全无法被政府接受和容许的语言,也在许多网站上出现并被保留下来。这显示中国政府在很大一部分民众心目中的形象已彻底毁坏。
    
    义和团式民族主义热潮再次形成的同时,直接批评和讽刺这种热潮的声音也足够大胆锐利,最典型的是“脑残”和“一次性夜壶”这种词语在网络上的广泛流传,显示了人们对盲目信赖独裁政权的"爱国者"的嘲笑。正如抗议西方和抗议政府的示威同时酝酿一样,爱国和嘲笑"爱国者"的观点对立显示:在敏感政治问题上,中国社会不再可能形成相对一致的观点,而是呈现尖锐对立,双方的用语都直来直去,不留缓冲地带。可以说,在重大问题上,彼此对立的两种观点在同时挤压政府,并使中国社会面临分裂的危险。
    
    就在西藏、奥运等热点话题被广泛关注的同时,由于多年来维权运动的推进,这段时间内,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上揭露侵权案件的频率大大提高。短短二十天时间内,湖南江华唐家波死亡案件,广东女演员谭静事件、重庆女高中生被"奸杀"案、追问山东28岁副厅级高官升迁及其家庭背景事件、年轻女市长撞死小学生案、江西鄱阳警察打死报警人案、以及福建泉州、江苏苏州、内蒙包头等地恶性拆迁事件的曝光等等,都凸现了“爱国秀”无助于民生的改善,也无法缓解民众对官权的厌恶。社会内部矛盾及民众对政府的失望,似乎也有逐渐升级的趋势。民众对以上敏感问题的高度关注,肯定比对奥运的关注更能影响中国社会的未来变革。因为,胡温的“国际大PARTY”是过眼烟云,而政治体制的变革则决定着中国未来的长治久安。
    
    对内,民族主义狂潮无助于解决中国的深层危机,对外却可以遮蔽这些危机,让不熟悉中国的外国人误以为现在的中国除了爱国主义,再无其他。
    
    由于缺乏专业的调查和多元化声音的纷繁,目前要全面准确评估中国民众对政府、西藏、奥运、西方的主流态度是困难的。不过,若以"爱国"(支持政府)与"爱人权"、"爱自由"(质疑和批评政府)为标准进行区分,可以根据三类不同网站进行分析:1,审帖较松,删帖比较慢的时事类网站,不支持政府及其观点的发帖和跟帖在80%左右;2,“爱国者”(又被称为愤青)集中而审帖也不是很严的网站,比如“中华网”,两种观点的帖子各在50%左右(当然,对自由观点的帖子审查和删帖尺度都要紧一些);3,显示出的所有帖子几乎全部是支持政府的网站,比如新浪和搜狐这样的大型门户网站,由于浏览者众多和网管人数多,其审帖、删贴的速度奇快,一切不符合政府需要的帖子都被很快删除。
    
    不过,这类网站也为有心人留下了把握网络民意的机会,网站会显示总留言数量和显示出的留言数量,二者之比也能说明问题,使有心人要大体统计全部留言所呈现出的观点分歧也不困难。如果以100为计算标准,一般而言,重大公共事件新闻后的全部跟帖,只有30条被显示,70条不显示,这就说明可能是70%的帖子因不见容于官权而被删除。比如,4月23日新浪网发布的《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反华全纪录》,打开发表评论栏,留言6105条,却仅仅显示784条。有兴趣者可以自己到新浪和搜狐等网站进行统计,有时只有不到10%的留言被显示。
    
    由此可见,从中国各大门户网站看到的主流民意支持政府,显然是经过网管们严格过滤后的民意。所以,我对中国的主流民意保有比较乐观的态度,关心时政和政治问题的中国网民,其主流是对独裁政权的不满,是热烈地期望政治变革。被当局忽悠起来的民族主义浪潮看似强大,其实没什么了不起,以中国人口基数之大,目前的爱国"愤青"抗议西方浪潮,虽然吸引了海内外的强烈关注,却未必代表主流意见。因为,民生压力和权利被侵的不公正感受,是绝大多数中国人都必须面对的现实,这种关乎切身权益的感受和经验,总会超越抽象的民族主义的诱惑和西方“反华势力”的遥远威胁。
    
    据一些网友进行的个人性网络调查显示,这次参与抗议西方的民众中,也并不都是支持中共政权的,他们同样认为官场腐败,但希望把政权和国家分开对待。由于目前中国社会的矛盾呈显性化和尖锐化,一旦有另外的突发事件形成,这样的“爱国者”大都会站到政权的对立面上。换言之,当公共事件涉及到主权与人权的复杂关系时,网络民意还可能分化为主权优先派和人权优先派,但如果面对类似“孙志刚事件”这样的公共议题时,主流民意肯定站在官权的对立面。而且,根据对以往历次非理性民族主义事件的观察,随着时间的推移,"愤青"转化为"汉奸"的大有人在,"汉奸"转化为"愤青"的却很少。政府忽悠起来的民族主义浪潮,虽有利用民意来转移压力的一时之功,却无解决中国根本问题之效。
    
    在一个稳定压倒一切的专制国家,在一个官权腐败遍及政权的各个细胞的社会,政治信息、政治思考和政治行动的空白,才是专制制度的最有力保障。但在民间权利意识日益觉醒的今日中国,任何政治动员和政治性话题的刺激对政权稳定都是潜在威胁,互联网所提供的难以完全封锁的信息平台和发言平台,必将为已经拥有世界最多网民的国家提供越来越多样化的信息、议题和观点,随着信息量、时政议题和多元观点的增加,民众对政治话题的兴趣也会随之增长。
    
    “爱国主义是恶棍的最后避难所”,这个避难所的主要功能就是利用爱国主义,特别是当外部压力加大时利用“爱国愤青”,用完之后就弃之,比扔掉擦屁股纸还容易。
    
    百多年前,大清国想给诸列强点儿颜色看看,于是,慈禧太后狠狠地利用了一把义和团,但当她发现“拳民”不足以重振大清,反而招来八国联军进北京,让大清国更深地陷入危局,她只能一面割地赔款、一面用砍头来“惩办祸首”,无数义和团愤青成了大清国的牺牲品。
    
    四十二年前,毛泽东发动文革来打倒最大的政治对手,让自己变成天无二日的红太阳,于是他向愤青发出“造反有理”的号召,他还登上天安门八次接见红卫兵,向愤青们挥手指方向。以刘少奇为首的党内走资派集团被踩在脚下之后,国内面临巨大的就业压力。红太阳再次闪烁“广阔天地,大有作为”之光,愤青们便只能“到广阔天地里炼红心!”
    
    极端民族主义让人昏聩,所以愤青不长记性,屡屡被独裁者利用。但今日国人毕竟不是慈禧太后的臣民,也不是毛泽东的红卫兵,其愚昧程度大大降低,所以,后毛时代的中共政权对爱国情绪的机会主义利用,也会让“愤青”逐渐学会独立思考并转换政治立场。2005年的全球华人反日大签名的人数是4200万,而这次“全球华人反分裂、护圣火大签名”截至4月22日只有775万人。很可能让当局意想不到的是,忽悠和刺激民族主义情绪的强度和时间长度,与"愤青"转化为"汉奸"的速度和人数可能是成正比的。因为,当政权利用和放纵爱国情绪并允许他们走上街头时,“愤青”们会踊跃参与、兴高采烈;而每一次这样的被官权操控的民族主义动员,扩大到一定程度都会遭到官权的严格管制。当政权因害怕失控而进行控制、甚至压制时,“愤青”们就会灰心丧气并发生分化,每次分化都会让一部分“愤青”转化为“汉奸”。而且,这种转化具有不可逆的特点,大都是“愤青”转化为“汉奸”,而很少有“汉奸”转化为“愤青”。
    
    在论坛和QQ群上的"愤青"与"汉奸"论战,多数以愤青的理屈词穷而告终,因为犬儒化的非理性民族主义经不起追问。QQ群等即时聊天工具与个人博客一样,目前已经构成十分活跃的公民网络空间,使得中国社会日益活跃的民间形成暗潮涌动,以怀疑和批判独裁官权、呼唤公民自由和民主改革为主流。只因为官方对爱国言论的放纵和对批评性言论的严控,加之警察“请喝茶”的心理威慑、网络的审查与删帖的作用,不同于爱国颠狂的另一种民意才显得不如"爱国民意"有声势,但这些活跃于网络之上的觉醒者与被压制的沉默多数一样,在某个历史契机来临之时,可能比爱国愤青更能左右中国的未来进程。
    
    2008年4月23日于北京家中(《人与人权》2008年5月号)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并非危言耸听——海外“爱国”民族主义的真正受害者是谁
  • 煽动民族主义给我们带来什么?/大陆公民
  • 两种不同的民族主义:听一听弗洛姆的话/傅国涌
  • 中国民族主义冲击全球普世价值/林保华
  • 韩寒:抵制家乐福挺没出息 是一场民族主义的赶集
  • 人民权利还是民族主义?----中国还有民族主义吗?/仲大军
  • 从民族主义走向中华主义/殷恺玄
  • 韩寒:一场民族主义的赶集
  • 没有肛门还要吃民族主义这份泻药,就得忍着/昭明
  • 徐斯俭:中国民族主义发展可能影响治藏政策
  • 北京以民族主义運動保穩排外/林和立
  • 北京為民族主义之火急降溫/秦汉
  • 愚蠢的人群才讲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汪丁丁
  • 民族主义,中共对抗普世价值观影响的最后武器/昭明
  • 汪丁丁:愚蠢的人群才讲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
  • 追究责任,还是煽动民族主义?/林保华
  • 袁伟时:当前中国民族主义逆流管窥
  • 中国人为什么不需要民族主义
  • 谁在喂养民族主义这个怪兽?
  • 愤青该思考了:北京也应害怕中国民族主义
  • 中国民族主义情绪影响与西方沟通
  • 凌沧洲昝爱宗等九位学者就民族主义的联合声明(完整版)
  • 民族主义推至沸点,文革语言灌爆网路
  • 北京巧妙利用民族主义激情/秦汉
  • 一周新闻聚焦:奥运圣火传递欧美受阻 激起强烈民族主义情绪(图)
  • 奥运疯:中国民族主义网民,狠批内地“汉奸媒体”
  • 一周新闻聚焦:十博士生倡议抵制圣诞节 再掀民族主义浪潮
  • 刘晓波新著《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出版(图)
  • 中国反日活动 政治操作民族主义(图)
  • 疆独组织指赵紫阳以民族主义处理学潮
  • 一个中国朝鲜族民族主义者的告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