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大跃进大饥荒50年---信息核实学的审视/taodax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02日 来稿)
     今年是大跃进-大饥荒50周年纪念,中国与世界仍处于对这场人为生态灾难研究的初期阶段,因为多年来政府一直把它的真相视为禁区,先是歌颂"三面红旗",后是对它轻描淡写的揭露和谴责.但导致这个灾难的机制并未得到多少修改---言论不通,情况不明,官员说谎,学者装傻,百姓无奈,和今天的污染情况多么相似!
    
     当空前规模的环境和生态危机在中国形成着一个新巨大灾难阴影时,对上一次的悲剧的剖析就变得格外迫切. (博讯 boxun.com)

    
    专制制度的落后信息系统搞不好工业化
    
    由于毛泽东一代领导团队的无知和疏忽,新中国承袭了古代帝王的管理模式和信息系统,模仿苏联的通过集体化农业和计划经济向工业化过度的战略,在1958年更意图以群众运动的方式实现经济跃进。可不幸的是,大家的幻想虽然飞进了共产主义,而双脚却还陷在过时的信息核实体系之中,一迈步就会栽跟头:
    
    1 取消了市场经济,供求信息无法凭借真实的价格来传递;
    2 媒体被垄断为党的喉舌;
    3 绝大多数官员不敢说实话;
    4 老百姓的不满和反对意见无法表达(无权投票,民意调查,结社,办媒体出版等宪法权利被剥夺);
    5 高层官员无制度化的辩论,只得看风使舵;
    6 “独立知识分子的群体”被消灭了
    7 言路被堵塞,整个国家无人能了解真实全景情况。
    8 毛泽东试图用以30%的比率从造假中得到真实数据.
    9 用秦始皇的办法完成任务(毛泽东说:「打人也是为了完成国家任务」);
    10 律师制度被正式取消,执法者不依法办案,人民失去法律的保护;
    11 毛泽东的一个逻辑错误:别人的不同政见,不是左倾就是右倾,随意可以划为敌人.只有他的意见永远正确,永远代表人民的利益;
    12 没有民意调查和自由的投票,空谈"使绝大多数党员都代表贫农、下中农的利益".言词与实际相脱离;
    13 毛泽东还认为调查研究可以解决问题,他做梦也想不到,在工业化社会中,要靠法定反对党,民选议员,民办媒体,独立的学者,民间社团等多元力量形成的信息核实才可得到比较真实的信息;
    14 毛泽东团队的"好大喜功、急功近利、鄙视既往、迷信将来"的心理倾向;
    15 在全国范围内强行推广人民公社等单一的不成熟的方式,使风险过大;
    16 以利国利民的借口大上工程,决策人事后却可以不负任何责任;
    17 未经足够数量和时间的试验,就仓促大规模地推行“按需分配”政策,向共产主义幻象冲刺;
    18 从人的解放向人的奴役转变;
    19 统计为政治服务而失真;
    20 违法[宪法],侵犯农民的土地所有权和其他生产资料所有权.
    21 中国文化整体上的幼稚,对专制缺少抵抗力.
    22 谎称没有饥荒,谎称只有「三年自然灾害」,拒绝国际援助,还出口粮食和对外援助,只顾面子而不管人民的死活,给中下层官员树立了说谎的榜样;
    23 高层开会无标准的开会程序和规则,辩论无法充分展开,给阴谋活动留下空间;
    24 政策朝令夕改,无立法机构的指导,缺少民意的基础.
    25 政治制度趋向无约束的绝对权力;
    26 经济上否定人的自利动机,背离市场经济机制;
    27 制造阶级斗争的紧张环境,是一种恐怖政策;
    28 公共食堂破坏了百姓对粮食消费的合理控制;
    29 在绝对的权力面前,农民毫无保护自己的能力了;
    30 没设立法定反对党,不同政见被当作敌人来消灭,失去了对犯大错的制约.
    31 毛泽东团队缺少议会听证会和伪证罪,对谎言束手无策.
    
    1957年政治学家、第二任教育部部长张奚若十分温和地对共产党提出了"十六字"批评:好大喜功、急功近利、鄙视既往、迷信将来,没有触及政治学问题的深层(说了共产党也听不进去,甚至会被认为是反党),但他确实揭示了毛泽东团队的心理倾向.如果说人民公社的失败有其大众心理学基础的话,大跃进的发动也应该有其决策层的心理学基础.
    
    张奚若1935年在《国民人格之培养》一文中论述的思想远远超过了如今的主流思想(官方认可的,主旋律),而日本明治维新的思想家福泽喻吉在1872年的《劝学篇》和1875年的《文明论概略》中就将这种思想在日本普及了,(因此他的肖像被印在日本的钞票上).在这个意义上毛泽东的革命使大陆倒退了50多年,比日本落后了100多年,难怪在日本,自行车不用锁,公共汽车可以按站牌上标明的时间准点到站,日本的远见还表现在早早地发展地下铁以对付人口拥挤的大都市时代,早早地开发机器人以对付未来的老龄社会,...
    
    而毛泽东一代团队用恐吓和愚民的政策使人民变为实现自己共产主义梦想的工具,随意用非法手段来操纵,结果闹出砸锅炼钢铁和亩产万斤粮的千古笑话.
    
    毛泽东自以为"懂得农业",但采用的方法都是违背农民利益的,他的方法不同于古今中外的农业,又遭到众多的党内高层反对,却还一意孤行的推行到底.直到他死后,小岗村农民暗中开始了自发的改革.毛泽东把中国作为一个大公司来管理,缺少多元探索,分险太集中了,一步不慎满盘皆输.如果毛泽东是傻的话,制度却又很笨,信息也被自我堵塞,凑到一块儿了.(读.《凤凰口述历史:1953—1962,农工部长邓子恢》)
    
    毛泽东在大跃进中一度以为可以找到使精神变物质的”精神原子弹“,使物质财富源源从共产主义聚宝盆里不断流出;于是就有精明胆大的县长投其所好,"包装"出闪亮的样板给他看,以图获得国家级的支持,现在的南街村之类大概也是类似心理.等到1964年山西昔阳县大寨获此殊荣时,内容已不是共产主义聚宝盆,而是艰苦奋斗战天斗地了。( 读《中国的眸子》《徐水人民公社颂》《徐水:“共产主义”试点记》《一个神话 》)
    
    毛泽东知道他的制度下会产生谎言,媒体在一味地"宣传"党的政策和"大好形势",干部为了执行党的政策都在"报喜不报忧"和比赛"高指标"+高压征收,高层官员即使提出批评时也用词婉转,深知"九个指头优点,一个指头缺点"的标准说法,多数高层官员在经过"反高饶""反冒进""反右""...等斗争,感到了毛泽东的反复无常而采取见风使舵或三缄其口的对策,在不知不觉中,谎言正在象癌症一样在毛泽东下的政治中扩散,改变了官场以至日常人们交往的行为准则,---它始于对[宪法]第35条(言论自由)的破坏,对党内和政府内本来就不明确的制度和程序的搅乱,对中国传统文化中关于真假问题的格言智慧的践踏.毛泽东被马列"唯物主义"的观点所惑,误以为钢粮产量,积累率,增长率...才是实在的,而精神是可以由他主宰的运动来塑造的.对于造假现象,毛泽东是既爱又恨,打算用"三七开"来从中"榨取真实".
    
    但实际的造假浪潮很快就超过了毛泽东的"三七开"的预测.毛泽东更没有料到的是,其致命打击的是文明的核心--社会诚信.其破坏之惨重,至今执政者仍无力改善中国社会诚信滑向崩溃的趋势,
    
    虽然1959年的钢铁的废品率,还似乎在毛泽东的估计范围内,但在大炼钢铁运动中征用了过多劳力对当年的粮食收割产生了巨大影响,以至大幅减产,征收了农民的作饭锅去炼铁也对以后的生活造成了困难,...其负影响链既广又深,而由此在人民中产生的不信任情绪之强烈和长久更是难以计算....
    
    毛泽东陷入了信息自杀的迷魂阵而不仅是一个简单的陷阱,因为一层错误包裹着另一层错误,重重叠叠与无知与谬见交织在一起,恐惧和谨慎主宰着一切言论,大家发现宁左勿右是安全的对策,没有统计学的调查,没有民办媒体和出版的多元的真实声音,阶级斗争的利剑高悬,使知识、观点、事实、数据都处于蒙昧的笼罩之中.现代民主国家反对党的角色被战争的方法清除了,民间的反对意见被多次政治运动压制了,党内患上了“恐右症”,...毛泽东就这样把自己困入了昏暗不明凄凄惨惨的迷魂阵.
    
    毛泽东只相信党内的同志(警卫员,秘书,...)和韶山的老乡,不敢相信众多的知识分子;从下文中可以看到,他号召"全党大兴调查研究之风",却不动员天下的读书人(记者和教师)去完成这一任务,其封闭心态由此可见一斑;但他没想到,党员多是既得利益者,为了不被扣上反党的帽子,肯定都使用见风使舵之术,调查研究得出必然是迎合上级心意的掺水报告,这种假报告后来成了必修课,连大中学生都写得轻车熟路了,以致很少见到说真话的调查报告了.
    
    毛泽东把帝王整人术发展到了顶峰,而社会心理学知识却是一塌糊涂,害人害己--人们表面上响应他,实际上暗中抵抗,整个社会逐渐陷入停滞.
    
    由于思想方式的差别,尽管远隔万里之外,西方媒体还是作出具有穿透力的观察---今天的环境危机观察,也同样是国外的专家和媒体可以作比较彻底地透视,其科学态度和方法,至今还不为绝大多数中国人所真正掌握。
    
    
    QUOTE:
    读《基督教科学箴言报》1959年8月11日社论《日趋衰落的公社》
    美《新闻周刊》1960年2月1日《共产党中国:夸口和事实》
    周刊《虹》1960年2月15日文章《因中国难民而引起的惊慌》
    南斯拉夫马克斯·斯穆德尔茨教授1960年l月5日在《前途报》的文章。
    《纽约时报》1959年10月1日文章:《10年红色中国》
    拉达尼1962年8月10日在《中国新闻分析》的文章
    安娜•路易斯•斯特朗《1962年的日记》
    大办公共食堂是实践马克思的“按需分配”原理,可惜未经足够数量和时间的试验,就仓促大规模地推行,既违反科学的试错法(波普尔),又缺少”试验+立法+效果调查“的立法程序,真是中了那位智者所说的“好大喜功,急功近利”的警告;很明显,今天的南水北调工程不是在重复当年类似的程序错误?找个利国利民的借口,决策人事后又可以不负任何责任,搞成了(哪怕是一时的),便可大事吹嘘一番;如果搞砸了,如三门峡工程,也无人为之负责和受罚。等老百姓知道真相时,三五十年早已过去,留下滥摊子让后代为此而操心去吧!
    
    大跃进-大饥荒的历史惨剧终于开始得以揭开了,3000万人的牺牲是否能够唤醒今天国人的警觉和智慧?“人类的血战前行的历史,正如煤的形成,当时用大量的木材,结果却只是一小块,...",但愿鲁迅先生当年对历史的评判能够被当今的知识浪潮所修正,但愿专制的苏联在工业化震动中崩溃能够给人们足够的教训,从中提炼出符合逻辑的必然结论,使我们在环境崩溃的挑战面前作出明智的抉择。 (读 《大跃进与当代中国 》杨大利 )
    
    国家统计局为狂热的政治服务而扭曲真实情况,使经济决策成为无本之木,后果惨不忍睹;对照历史,看到了今天漏算了环境、生态、健康三大成本的GDP统计,人们还能平静地保持沉默吗?
    
    彭德怀1959年7月在庐山给毛主席写了那封意见书,指责毛犯了“小资产阶级的狂热”和“左”的错误,毛泽东看到彭指出的问题都是毛已经在纠正中的,唯有“小资产阶级的狂热”的标签暗含着不祥的杀机,如果将来再出现失误时,岂不有可能因此被踢下宝座,而毛的雄心正在问鼎领先跨入共产主义大门的桂冠.刚从苏联回来的彭大元帅,是否得到了赫鲁晓夫的心传?毛泽东决定先下手为强,再将"反左"改为"反右"以证明这一杀手锏打得正当,革命需要燃料,哪怕它来自以前的同志.这一招改写了中国政治棋局的规则;而毛的战友们会为了实现共产主义的冲刺,支持毛而牺牲彭的公正对待. ( 读《邓小平政治评传》 大卫•古德曼)
    
    尽管1954年[宪法]第8条规定:国家依照法律保护农民的土地所有权和其他生产资料所有权,违法宪法的"共产风"政策还是一度横扫了中国农村;尽管有"言论自由"的宪法条款,但"政治的气氛很恐怖";国家对干部的物质优待和政治威吓,使他们丧失了独立人格和思考能力.那么多读书人的盲从现象,从不敢公开提出疑问到不能在内心产生对毛泽东的怀疑,是反映出了中国文化整体上的幼稚?也许应该说,对宪法缺少尊重的民族,其心理必然还处于旧文明时代.(宪法和近代科学几乎是同时产生的啊.) (读《从“共产风”到“大饥荒”:中国知识分子回忆中的农村“大跃进”》 )
    
    毛泽东团队对人民和世界谎称没有饥荒,谎称只有「三年自然灾害」,拒绝国际援助,还出口粮食和对外援助,只顾面子而不管人民的死活,给中下层官员树立的说谎的榜样;当所有的官员都说谎时,人民也开始用说谎来回应;于是,中国被毛泽东营造成了一个谎言迷宫,如同误入了唐僧取经路上的小雷音寺,无法脱身,大家都假装不知道也不敢作声,只求厄运别降到自己的头上,有的干脆投靠权势踩着别人往上爬;而毛泽东知道人民付出的代价是史无前例地高,以至于他需要经历了巨大的心理蜕变,才可以获得得安宁;他要把反对意见的人都视为敌人,把失败归罪于阶级敌人,(如同希特勒把仇恨引向于犹太人),把谎言贯彻到底,把知道内情的人也要一一除掉;等到了1966年,他选定了同盟者和时机,发动了为掩盖大跃进失败的文化大革命.(读 [毛泽东时代的大饥荒──《饿鬼》书评])
    
    饥饿引起的浮肿病被隐讳地称作“二号病”,人民公社敬老院食堂的锅里没菜没饭没有油,却称作"幸福院";......高层开会没有固定程序,不同意见的人们无法辩论透彻,给少数强人以机会来窃取优势,给阴谋活动留下空间,决议表决成为走过场.会上的决定之后也不兑现,也无人核对和追问.孙中山把《罗伯特议事规则》翻译成《民权初步 》,把开会的科学程序引入中国;可惜,毛泽东团队是否有人想到:会议的质量是受开会规则质量的影响?
    
    毛泽东把人命不当回事,才如此轻率地发动一次次的政治运动,斗这个批那个,他说"与人斗,其乐无穷",为了多收缴粮食要"马克思与秦始皇结合起来”,这种对人民的大规模伤害现在才开始被逐渐揭发出来,中国人民50年来一直是无法表达自己的态度和观点,迅速普及地互联网终于把专制的无边阴云彻底地穿透了,毛泽东要开始接受人民和历史的审查了. (读张戎《毛泽东─ 鲜为人知的故事》)
    
    阿克顿勋爵说"权力是腐败的,绝对的权力绝对腐败",以这一对人性的估计为起点,可以发展起全套对权力约束的民主制度;当毛泽东团队逐渐走向绝对的权力时,不知这句警告可曾被他们回想起来过?
    
    亚当.斯密揭示了,在人的自利动机下,社会被"无形的手"所推动向前发展.这符合司马迁在《史记.货殖列传》中对古代中国社会经济生活的讲述,"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承认人民为自利而奔波,并指出对于当权者,“善者固之,其次利道之,其次教诲之,其次整之,最下与之争”.
    
    而毛泽东却要对运行了数千年的经济机制大动手术:毛主席描述未来的人民公社: "一人民公社的特点:一曰大,二曰公。...大,好管,好纳入计划。公,就是比合作社更要社会主义,把资主义残余(比如自留地、自养牲口)都可以逐步搞掉。房屋、鸡鸭、房前房后的小树,目前还是自己的.将来也要公有。"企图要人民逆本性而动,要为公利而工作,在经济上采用了与民争利的最下策,连鸡鸭都要归公!
    
    这样一来,毛泽东在经济和政治两大事情上,采取了错误的人性假设,采用了错误的运行机制,注定要遭受失败.,毛泽东的问题是知识不足胆量有余,战争上是巨人,经济上是侏儒.至于高悬阶级斗争当作鞭子恐吓人民,则意味着他已堕落为彻底的暴君. (读 《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史 (1950-1978)》 杨小凯)
    
    毛泽东团对的想法实在是很怪异,连百姓怎么吃饭都要严加干涉,强力推广公共食堂,古今中外独此一家;法律、外交、科学等大事任其畸形发展,却要全力以赴指挥农民怎么种庄稼,而且用的都是错误可笑的方式--密植,深翻,...;政策变来边去,方法是连吹带吓,闹得人民无所适从.堪称暴君加昏君.(读《文贯中:饱受磨难后的思考 》,《中国的总管家周恩来》 )
    
    1959年,信阳地区预报的粮食产量72亿斤,而实际只有20多亿斤,把毛泽东的"三七开"比例超出太多了;说真话干部却有的被定成"严重右倾分子"有的被撤职;公粮竟收了16亿斤,将农民的口粮、种子粮都交了征购,使百姓没饭吃了,只得逃荒要饭。政府还认为这是破坏大跃进,在各路口设岗拦堵群众,不准外逃。由此可见,在绝对的权力面前,农民毫无保护自己的能力了,连逃荒要饭都做不到了.百姓饿得脸上已出现浮肿,政府却还要开展反瞒产运动,写信到省委的群众被逮捕法办了,有的党员被开除了党籍,扣压上告信件达12000多封,把饿死的人必需统统说成是瘟疫.....,完全是用法西斯式的手段治理农村,使得人人自危,谁也不敢出来为人民说句实话.中央派人调查发现饿死几十万人后,省政府还继续肯定“大好形势”,继续捂盖子.---古今中外少有的人为灾难,制度带来的灾难. (读《信阳事件:一个沉痛的历史教训》 张树藩 )
    
    历史学家唐德刚指出了毛泽东团队的最大疏漏之处之一,没有及时从"帝治"转为"民治".从"人治"转为"法治",没有设置法定反对党的位子,使毛团队的意见分歧没有和平解决的出路,(组建反对党),变成了解不开的死结,只得在党内残酷地拼个你死我活,彭,刘,林,邓,周,大批高干....把主要政治精力都耗在与毛的周旋和斗智上了.毛泽东把持有反对意见的战友不是整死就是整服,更加无法无天地胡搞乌托邦试验,带着中国走进了没有出路困境.(读《新中国三十年》 唐德刚 )
    
    在民主国家议会听证会上说谎的人会被定伪证罪,而毛泽东团队却无可奈何地听任谎言横行.1960年6月至7月主管财贸工作的李先念副总理受中央委托,到河南信阳地区调查,县里干部宣称亩产高达万斤,河南省委主要负责人也是继续吹嘘.媒体都是谎言,中下层官员不敢说实话,老百姓的上告信被地方政府扣住,----言论不通,情况不明,官员说谎,学者装傻,百姓无奈,和今天的污染情况多么相似!幸亏现在有了互联网.(读《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李先念呕心赈粮荒》)
    
    本贴将和大家一起用[中国环境危机三定律]提供的简洁对照方法,用10项民主设置所组成的现代信息核实体系,来对照追踪专制制度的信息缺陷在中国历史上的伤痕印记,以及这一致命缺陷对当今中国持续的伤害和对未来的潜在威胁.
    
    ..................
    
    最详细的记载是丁抒著 的《人祸--3年自然灾害的前后历史真相》 九十年代杂志社1991年出版(?).全书共12章. 
    
    李锐的《庐山会议实录》 和《大跃进亲历记》 都是宝贵的第一手资料和深刻的观察.
    
    英国的杰弗里.雷根在《愚昧改变历史》 2007年6月山东画报出版社)一书,把大跃进的"后院炼钢计划"列为"重大历史失误的第一级",让人民大张旗鼓地献出作饭铁锅却换得被称为"牛屎钢"废铁,堪称是一次"反工业革命".而"公社化"大食堂是"由傻子编剧,疯子演出的闹剧".官方的吹嘘宣传使人们一度处于"颠狂的状态",有的人认真讨论粮食多得吃不完怎么办,有的人以为已经进入了共产主义大门.吹嘘 、欺骗 、恐吓必然掩盖人民的不满和反对声音,当缺少劳力收割时,大量的庄稼烂在地里,国家仍然以超高的指标向农民征收粮食,大饥荒就到来了....
    
    2008年新华出版社出版了新华社一线记者张广友的回忆录《抹不掉的记忆——共和国重大事件纪实》,第一次向人民报道了50年前这场灾难最严重地区之一的恐怖真实情况.
    
    有铁流的两篇文章:
    《三代贫农刘桂阳中南海门前高喊:打倒毛主席!》 2008-04-20
    《1958年,中国假话的开创年》 2008-01-04
    
    其它新资料有:
    《“三年大饥荒”中的昌乐县县委书记王永成》,由于他没有跟风追求高指标,对农民网开一面,山东省昌乐县没有饿死人 .
    
    还有1959年3月,在郑州召开的六级干部会上,河南省上戈公社窑沟连连长李成午如实反映当时"共产风"的情况,受到毛泽东的接见和夸奖,这是当时毛泽东少有的清醒时期. (《毛主席追查“共产风”,点名接见俺》)
    
    1961年1月28日,陈伯达带领的中央工作组来到广州。召开了座谈会,先后听取陶铸、赵紫*、安平生关于广东农村情况的报告,新兴县来的一位大队干部梁纪南,与众不同的是,他不对公共食堂说什么“十大好处”的赞扬话,而是用夹生的普通话放了一炮:“你们尽说公共食堂的好处,我认为公共食堂的弊端很多,群众意见也很大,应该将其解散。”语惊四座,大家都把眼睛看着他。然后,梁纪南说了解散食堂的“十大理由”,激动之处,拿起烟斗在桌面上猛敲,给大家留下极其震撼的印象。...调查组还把他的意见送毛泽东。
    
    1961年5月3日河北邯郸武安县伯延村农民张二廷对周恩来总理说:“总理啊,如果再这样下去两年,连你也会没有吃的!...我们都没吃的了,你们当然会没有吃的!” (《广州的降温——记1961年中央工作会议》)
    
    1961年10月14日山东民警干部曹树立写信质问毛泽东的政策.此前,他的父母因饥饿(患水肿病和干瘦病)相继去世。(《共和国风云中的毛泽东与周恩来》)
    
    在那个年月,要想核实信息需要勇敢的人拿出玩命的勇气.....
    
    1958年11月23日毛泽东《在武昌会议上的讲话》,专门讲到"作假问题",他提出了对上报到中央、省、地这三级的信息按"三七开"相信。
    
    1961年1月18日毛泽东《在八届九中全会上的讲话》,暴露了他把一切政策失误都归因于阶级敌人的粗鲁帝王式逻辑.难道他对现代政治科学真是一无所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失心疯”的昏君及其臣仆——“大跃进”荒唐之一例/张成觉
  • 大跃进---毛泽东陷入了信息自杀的迷魂阵/taodax
  • “大跃进”精神不足为训——与袁鹰先生商榷/张成觉
  • 学官得益 学子受害:张鸣教授谈大陆高校大跃进/张成觉
  • 学风腐败 学术造假——张鸣谈大陆高校大跃进(续)/张成觉
  • 从[中国环境危机三定律]看雷颐对大跃进的评论/taodax
  • 公社顿顿吃燕窝海鲜:大跃进究竟是谁在信口开河/ 李凯源
  • 冉云飞:奸商史玉柱的大跃进
  • “上床了吗?”——中国的性大跃进
  • 高校大跃进培养的是奴才与愤青/ 张鸣
  • GDP大跃进,几家欢喜万家愁/万生
  • “中国崛起”是第二场“大跃进”神话?/老槍
  • 孙文广:“一胎化”与“大跃进”
  • 新中国经济史论之六:大跃进的传说
  • 各地“大跃进”兴建PX项目,遍地布隐患
  • 大跃进作风:为奥运特制蔬菜,让中国形象蒙羞!
  • 李若建:大跃进后人口损失的若干问题
  • “红楼梦”大跃进,“现代版红楼”商机喷涌引来大批媒体商家掘金/朱红
  • 江苏太仓又搞大跃进?评庸官治理江苏太仓之一/陆和芳
  • GDP大跃进/万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