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巴克:评《拉萨藏独暴乱事件为什么未能事先制止》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23日 来稿)
    
    吕老师:
     看过你的《拉萨藏独暴乱事件为什么未能事先制止》,感受尽管您一片好心,对政府的不能提前制止说出了你的看法,也许是谋略,但我认为,今天当局由于不能走民主政治路线,才导致了国内突发事件越来越多,再说,达赖先生一而再、再而三地声明不搞独立,但争取西藏人民民主自由的做法是不可改变的,而当局对西藏的杀戮,你并没有看到根本,实际上是当局内部采取暴力引诱的方式使一些大脑简单的人随着成了“暴徒”,而他们安排的主要“暴徒”也就销声匿迹了,也是说他们自己化装成“民众”的一员然后打砸抢地诱导傻瓜去做这样的事好给他们理由去开桌坦克镇压,大开杀戒也就在情理之中了。何况,他们害怕的是和平抗争,并不是暴力活动,因为他们需要的是理由来举起屠刀。 (博讯 boxun.com)

    我们虽然并不高看西方的民主形式,也对我们公有制下的民主发展抱有希望,但是,我们清楚,只要利益集团依然存在,胡温当局就不会改变牺牲劳苦大众的根本利益的最不被共产党人高看的行为。而他们不是这样做的吗?
    你作为一个学者,你的正义行为,何时不是被迫害吗?为什么?还不是利益集团在作祟的结果吗?尽管你我不想走向政府的对立面,很想为政府做你我的贡献,帮助他们走出政治误区,可你我。谁不是被监控的对象?成为当局的三种人?尽管是江时期给我们定性的,可胡时期的今天,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们政治民主自由呢?因为我们比他们还爱我们的国家,爱我们的人民啊?
    因为,我们的存在,主要是威胁了利益集团的切身利益,而这种切身利益又是建立在牺牲劳苦大众痛苦之上的,而且,他们的人,本身,哪个又不是利益集团的成员?利益集团的保护者呢?从下到上,就连他们自己,难道就不知道早就背叛了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背叛了社会主义的基本精神?去年,温家宝也说过社会主义其中也包括民主制度,但为了利益集团的实际利益,还大言不惭地说:“社会主义还处在初期阶段,不能进入中期阶段”,试想,这是什么原因呢?
    就国内政治发展分析,我想最近写一篇文章,因为我办了个小厂,事情太多,所以没有撰写,等有些时间写好一定请教先生你的指点,而暂时,我对你的被蒙蔽感到悲哀,因为象我们这样的人,虽然可以为维护国家利益而做我们的努力,但坚持原则,也应该是我们的美德。面对当局的“黑诈糊弄嘭”,不能再助纣为虐了,因为我们什么也没有,还有一架正直人的脊梁。
    
    
    拉萨藏独暴乱事件为什么未能事先制止?
    吕加平
    (2008年4月21日)
    一
    “3.14”拉萨大规模藏独暴乱事件,和随后几天在甘南、阿坝等地发生的相同事件,各种媒体连续作了大量的揭露和报道,其暴乱场面和破坏程度令人触目惊心:藏独暴徒的暴乱罪行使拉萨市的商店铺面、银行通讯和单位学校等被抢劫、破坏和烧毁的多达900多家,被烧死打死的无辜群众和武警战士达18人,伤者数百人,造成直接经济损失2.8亿元人民币,阿坝市被破坏受损的价值达该市10年生产值的总和。不仅如此,境外藏独分子和支持者还打砸抢烧我国40多个驻外使馆和领事馆等机构,并在伦敦、巴黎、旧金山等城市抢夺奥运火炬,冲击奥运圣火传递活动,企图破坏2008年北京奥运会,极大地损害了我国在国际上的形象和威信,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境内外藏独分子和暴徒在达赖喇嘛和国际反华势力的精心策划和密谋组织下,如此丧心病狂、野蛮残忍地打砸抢烧暴行和恣意破坏奥运火炬传递的捣乱行径,使人人痛恨,个个谴责。
    但是人们在痛恨和谴责藏独暴徒疯狂破坏和滥杀无辜的同时,也看到了这样的一件怪事:我国负责国家安全、社会治安的国安情报机构和公安国保部门,在“3.14”之前似乎并没有觉察和发现拉萨会发生藏独暴乱事件的任何迹象,对达赖喇嘛和其亲信与境内藏独分子头目们事先秘密串通联系并策划组织这次暴乱的预谋和计划也似乎是一无所知,从而使人们因为事先毫不知情、毫无警觉和未作防备而在事件发生时大感突然,猝不及防,致使成千上万的暴徒如洪水猛兽一般,恣意打砸抢烧竟无人阻拦和制止,终于使事态迅速扩大,并很快蔓延于整个藏区,造成了重大牺牲和损失,甚至危及国外奥运圣火传递和北京奥运会的安全。
    更有甚者,据网上信息报道,在藏独暴乱停止10多天以后,我国政府组织外国驻华使节和国外记者到拉萨参观采访暴乱实地景像,但他们在拉萨市区参观采访时,突然窜出一队打着要求西藏独立的雪山狮子旗举行抗议示威的藏独闹事者。由此表明,该暴乱事件并没有得到彻底平息而仍在继续,藏独分子的气焰仍很嚣张,这使参观采访者大为惊愕,使别有用心者正好抓到了“西藏人民要求独立”的活证据而可以在国外媒体上大做反面宣传,这也使以为已经“平安无事”、“万无一失”的当局组织者甚为难堪。从而也更加证明,有关国安国保部门在暴乱后未能做好现场检查清理,因此也就没有能够预先发现和制止此类藏独事件的再度发生。
    以上这些事实也似乎表明,政法系统的安全情报机构和公安国保部门对这次藏独暴乱事件竟然是如此的麻痹大意,掉以轻心,毫无提防,给党和国家造成了如此恶劣的影响和严重危害,因此可以说,他们在这次事件中没有事先提防和制止的不作为,是一种严重的失责渎职行为,应该受到严肃追究和查办。
    二
    但是如果对这个未能事先制止这场藏独暴乱事件的责任再往下探究的话,却可以发现问题并没有这么简单,仅凭这些表面现象就马上下这样的结论未免太早,也太为轻率,因为这次“3•14”拉萨暴乱事件,有其很深很复杂的国际反华背景,尤其与西方反华势力支持西藏独立和破坏奥运会有关。
    据新华社、人民日报海外版、国际先驱导报、新华网、环球网和德国外交网等媒体4月15日报道,还在2005年3月时,一个由国家提供资金的德国基金会,受总部设在美国华盛顿的费里德里希—瑙曼基金会负责人罗尔夫-贝恩特的指使,与在印度达兰萨拉的达赖喇嘛取得了联系,他们之间协调行动,准备开展反华的“西藏(独立)运动”,并决定在两年后召开第五次“支援藏人国际大会”,组织全球对中国的抗议活动。2007年5月11日至14日,这次“支援藏人国际大会”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举行,有来自56个国家的300多人,以及以西藏流亡政府“总理”桑东仁波切为首的36个西藏团体和145个西藏支持组织参加会议,还有欧洲、美国、印度等国有影响的政治家参与,尤其令人注目的是美国国务院副国务卿、属于布什政府中新保守派核心圈内人物葆拉•多布里扬斯基女士也出席了会议。会议一致认为,奥运会是可以公开为西藏独立运动做宣传的“极好机会”,为此,会议在美国布什政府国务院和“西藏流亡政府”协助下,制定了一个破坏奥运路线图和对中国的抗议活动,他们计划在奥运火炬传递期间采取能产生公众效应的行动,并使抗议活动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达到高潮,而在这个“西藏运动”的计划中,就包括有要在西藏拉萨和整个藏区制造藏独暴乱事件的内容。为了在全世界范围内开展这个支持藏独、分裂中国和破坏奥运路线图的反华“西藏运动”,会议还特聘了一名专职人员坐镇在华盛顿的总部进行全球性指挥协调。
    美国副国务卿葆拉女士在布鲁塞尔会议上支持制定破坏奥运路线图,仅过4个月,即2007年9月,美国国会便邀请达赖赴美访问,并授于达赖国会民政最高奖项—国会金质奖。这是由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女士和前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兰托斯联手推动的,前者有支持藏独强硬反华派之称,后者被称为是“达赖喇嘛最好、最能依靠的朋友”,而他们两人都是民主党“国际西藏运动”的成员,“人权活动分子”,早在1989年时就曾联合其他议员提出了所谓要求“中国改善西藏人权”的“7项条件”。在达赖的这次访美中,美国总统布什不仅第一次以官方身份正式会见了达赖,还亲自出席美国国会给达赖的授奖仪式,并亲手将国会金质奖章挂在达赖的脖子上。
    达赖集团在欧洲议会也可谓是“高朋满座”,这里已经成了藏独分子在欧洲的大本营,其辖下的“西藏问题协调小组”,由德国议员托马斯-恩曼担任主席,而该小组成员已经囊括了欧洲议会全部七大党团。这个小组每月都要举行例会,与“西藏流亡政府”和达赖“驻欧洲特使”格桑坚赞等人保持直接的密切联系,藏独方面利用欧洲议会的平台扩大自己的国际影响力,欧洲议会则企图借助西藏问题向中国施加压力。而对于在布鲁塞尔会议上所制定的“西藏运动”计划,德国政治家们表现得尤为热衷,他们一直企图利用奥运会作为对中国施加压力的手段,想要迫使中国改变对西藏的政策,并动摇北京对中国西部的控制。柏林试图在西藏发生动乱而削弱中国的意图十分露骨,来自原共产党东德的德国女总理默克尔不仅要求北京和达赖直接对话,而且还在去年秋天邀请达赖赴德举行会谈,并亲自接见了达赖,从而奠定了西藏发生动乱的基础。不仅如此,德国联邦议院西藏小组于去年11月在柏林专门召开了一个关于西藏与奥运会的会议,并制定了一个破坏奥运打击中国的计划,德国议员们听取了这个西藏计划的情况介绍,该计划旨在向北京派出准国家性质的西藏队进行公开挑衅,并准备在奥运会上“向世人暴露中国的苦难”,以便把奥运体育赛事政治化而成为讨论西藏主权独立的平台。如果中国政府压制藏独分子,包括德国在内的西方反华势力就以此为借口破坏奥运圣火传递和抵制奥运会,而这一计划正是弗里德里希-瑙曼基金会和一个德国议会工作小组组织活动的重点,以达到阻止中国崛起,使中国只得采取守势的目的。
    三
    对于以上的这些情况中国方面是否知道呢?又是怎样反应和对待的呢?
    众所周知,我国负责国家安全、社会治安的政法系统国安情报部门和公安国保部门,一个对外,一个对内,是组织严密、纪律严明、行动敏捷、效率极高且又极具威慑力的准军事强力专政机构。他们恪尽职守,以国家的外内安全为自已的最高宗旨,对于任何敌对性质的外来颠覆、里通外国、内外勾结而危害国家安全、威胁国家政权和破坏社会稳定的动向、变化和事态,尤其是一些暴动叛乱和恐怖活动的迹象,不论是大是小,哪怕是一些蛛丝马迹的征兆表现,他们都能够及时侦察发现,尽收于自己的视线之中而高度警惕,严密监控,严加防范,毫不马虎懈怠。尤其对于得到国际反华势力和恐怖主义组织支持的藏独、疆独这样重大危害国家安全和社会秩序的暴乱因素和分裂动向,更是在事先早就通过内外谍线和各种情报渠道秘密侦察和了解得一清二楚,绝对不会允许其发展坐大和发生暴乱事件,即使发生了,也会毫不手软地迅速加以控制和镇压的。
    因此,对于达赖喇嘛为头子的境外藏独集团与国际反华势力沆瀣一气,相互勾结,策划西藏“独立”运动、破坏北京奥运会的种种情况,国安情报机构和公安国保部门早就知道了。对于达赖派人与境内藏独势力的头目们暗中串通联系,并策划在3月14日要在拉萨搞所谓的“西藏人民大起义”的藏独暴乱行动这么大的事情,更是始终在密切关注和跟踪探查,非常清楚,而且他们认为,如果因为害怕得罪西方而睁一眼闭一眼地放任不管,任其发展,以妥协求“谅解”,以退让求和谐,一旦真的在西藏拉萨等地发生了打砸抢烧甚至武装暴动的藏独大暴乱,不仅会使人民生命财产受到重大损失和牺牲,而且也会在国际上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这必定会使中国的形象和威信蒙受巨大损害,更会助长达赖集团和国际反华势力大搞藏独和破坏奥运的气焰,从而使我国的国家安全和社会治安受到严重危害,使奥运圣火传递增加困难,也会给北京奥运会的举行带来更大的不安全因素,甚至很有可能会受到西方反华势力的强烈抵制而遭受严重破坏。因此他们认为必须事先加以制止,不能让暴乱发生,于是他们一边把所侦察了解到的情报及时向中央报告,一边制定能提前防范和事先制止这场暴乱的计划和措施。
    既然是这样,那么又为什么会发生“3•14”拉萨和藏区其他地方一系列暴乱而并没有事先加以制止呢?事情的真实情况究竟是怎样的呢?
    而据本人所知,暴乱起始时参加的人数并不多,达赖喇嘛从境外派来的与境内藏区的一共只有140多个藏独头目和骨干,他们在拉萨秘密聚集策划,并在3月10日举行游行,要求释放因庆祝达赖喇嘛获得美国国会金质奖章而被拘留的藏独僧侣,然后准备号召和组织拉萨和全藏区的藏独分子于3月14日举行藏独大暴动。这时,已经侦知了这个情报的国安国保部门立即向中央紧急报告,并要求趁现在还只是少数人在密谋策划而还未有大规模人群聚集闹事之时,防患于未然地将这140多个藏独头目和骨干分子拘留起来,予以严密隔离和监控,阻止他们的串连活动,切断他们与境外达赖集团和外国势力的联系,也使境内藏独势力群龙无首,无法组织行动,从而避免大规模藏独暴乱事件的发生。
    可是上面在得到报告后却指示,对于达赖和藏独分子要暴乱闹事不要“打草惊蛇”,而要“引蛇出洞”地让他们充分暴露,因此不准事先抓捕控制,不许将暴乱火苗提前扑灭,而是要听任他们四处活动去组织和进行这次暴乱,以使他们有充分的犯罪事实,让国内外人们看清他们的藏独面目和非法暴力罪行,然后以此证据将他们一网打尽、严厉法办。正准备以强力手段事先制止这次暴乱的国安国保部门只得遵命作罢,看着这140多个内外藏独头目无阻挡地迅速出动,四处煽风点火、召集人马,组织这次暴乱行动。
    果然,由于无人阻拦和制止,这些藏独头目在达赖的摇控指挥下,在短短的几天之内就召集组织起了越来越多的藏独分子,并很快在拉萨聚合起来,到事件发生前夕,事态已经非常严重了。可是上面不仅仍然不许加以干涉和阻止而任其发展,而且还命令军警部队在暴乱发生时不许携带抢械武器,对严重犯罪的现行暴乱之徒也不许当场抓捕,更严禁开枪,只许带防暴盾牌加以被动阻挡,以便可以充分暴露藏独暴徒的凶残手段和犯罪事实。结果到3月14日时拉萨市的大规模藏独暴乱终于爆发,仅上街参加打砸抢烧的藏独僧侣就有7000多人,加上非僧侣暴徒,起码在万人以上。由于广大拉萨市民事先并没有得到当局有关可能会发生藏独打砸抢烧大暴乱的提醒和警告,也就未作准备而没有警惕和防范,整个城市几乎处在不设防状态而一派太平盛世的和谐景象,所以成千上万的暴徒们在光天化日之下能够如入无人之境地横冲直撞、疯狂犯罪,于是也就出现了电视镜头和报刊照片上所实录曝光的被打砸抢烧的种种毫不太平、极不和谐的暴乱惨状。
    四
    从以上所介绍的情况可以看到:
    1、那种认为国安情报和公安国保部门麻痹大意、掉以轻心,在暴乱发生前毫无觉察、毫不知情、毫无防备的渎职失责,致使这场藏独暴乱无所顾忌、毫无阻拦地发生和扩大而措手不及,这是不符合事实的。他们对可能会发生暴乱的情况不仅及时报告了中央,而且要求立即对藏独头目实行抓捕控制,以便将暴乱邪火扑灭在未燃之时,这些事先防范和及早制止的意见和措施,无疑是非常正确的,极为及时的,那种见乱不防不治的渎职失责之过,在他们身上是不可能发生的;
    2、这次藏独暴乱事件之所以会在人们毫不知情、无所防备的情况下突然发生,结果形成如此大的暴乱规模,造成如此惨重的破坏损失、人员伤亡和恶劣影响,主要在于中央在得到国安国保的紧急报告后不采纳他们要对当时还人数不多、还未活动、更未形成暴乱气候的藏独头目采取果断抓捕的要求,反而以让达赖和其藏独分子充分暴露为由对其放任不管,任其四出活动去号召和组织藏独人马,从而使他们能够从容行动并快速发展壮大。而在发生暴乱时上面又仍然不许进行严厉镇压,听任暴徒们聚集汇合、无所顾忌地打砸抢烧,并听任他们在藏区其他地方继续大搞暴乱活动而再次不去事先制止。这也就使达赖集团和藏独分子认为中共惧怕国际压力不敢镇压而大鼓舞,于是其分裂胆量和暴乱气焰越加高涨嚣张,打砸抢烧暴行也更加肆无忌惮、猖獗疯狂,而这时由于国安国保甚至军队武警公安已被不许镇压的禁令所限制而捆住了手脚,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暴徒们一再的猖狂而无可奈何、无能为力了;
    3、中央这个事先不予制止的不“打草惊蛇”而“引蛇出洞”的做法,听任藏独分子策划组织和进行大规模暴乱而不许抓人,确实起到了让达赖喇嘛和境内外藏独分子的分裂活动和暴乱犯罪得到充分发挥表现和暴露的作用,从而使国内外都看清了达赖藏独集团的分裂目的和假“非暴力”的残忍嘴脸,彻底戳穿了达赖集团在西藏问题上的种种谎言,也揭穿了国外反华势力支持藏独分裂的阴险企图。但是应当看到,这种拒绝事先制止之策而采取姑息放纵甚至诱使暴乱发生和扩大的做法,虽然暴露了暴徒而获取了他们犯罪的证据,却是以拉萨和其他暴乱藏区人民的生命财产和社会治安秩序遭到大规模破坏和牺牲的惨重损失为代价的。这些无辜百姓和商家单位学校由于事先没有得到当局的相关提醒和警告,更没有动员和组织起来进行防暴自卫,所以都未作思想准备和实际防备,甚至以为如果真的发生什么暴乱的话,一定会得到人民政府和人民军警强有力的保护,故而直到临近暴乱时仍还安然自得,和谐生活、工作、经营和学习。所以当暴乱真的大规模发生而遭到众多暴徒突然袭击时,因失去政府军警方面有力有效的保护,只能任其疯狂打砸抢烧而没有任何抵御能力。因此可以说,他们都是因为中央实行这个“引蛇出洞”、“欲擒故纵”政策而把他们当作促使发生暴乱的“诱饵”才遭此劫难的,而如果当时中央听取了国安国保的紧急报告以后立即按照他们“以人为本”、“安全第一”、“防患于未然”原则予以事先制止的意见下令去做的话,这次“3•14”拉萨藏独暴乱事件和其他地方的暴乱事件原本是完全可以避免的,这些无辜人民群众和商家单位学校等也不会遭此灾祸劫难,其结果必然是群众和军警生命的零伤亡,公私财产零破坏和零损失,而与这个“以民为饵”政策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拉萨市的党政机关和重要部门,由于事先已得到要发生藏独暴乱的警告和通知,所以做了充分的防暴准备,并有大量军警公安部队和装甲坦克严阵以待,决不允许暴徒冲击。很显然,官员与百姓在生死安危上的这种悬殊待遇,是完全违背毛泽东主席“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教导和胡锦涛总书记“权为民所谋、利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的“以人为本”、“执政为民”要求的。由此可见,这些在暴乱中遭受巨大损失和伤亡的无辜受害者,是在替中央受难,为国家遭祸,因公而伤亡,因此他们应该得到足额的国家赔偿和补偿,而不仅仅是给一点“补助”;
    4、中央对暴乱采取“引蛇出洞”之策,意在“欲擒故纵”,也就是为了在暴乱后将在暴乱中得到充分犯罪表现而完全暴露的藏独凶犯们一网打尽,依法严惩,所以中国政府在暴乱前和暴乱时虽然没有抓人,却是事先在拉萨市各个制高点可视处安排布置了许多现场秘密摄像点,以便在发生暴乱时尽可能多而具体地拍摄到暴乱犯罪场景和暴徒面目,作好事后辨认而可以抓捕的准备。果然,在“3•14”暴乱后即就根据这些大量拍摄到的录像资料和群众举报,对参与组织指挥和进行打砸抢烧的暴徒凶手实行了大规模抓捕。据拉萨公安部门统计,截止4月9日,在拉萨共抓捕拘留暴乱犯罪分子953人,其中批捕403人,公开通辑14人。这与对暴乱如果按照国安国保的意见予以事先制止而只抓捕100多人相比,这个被抓捕人数扩大了近6倍,如果再加上对其他地区的暴乱犯罪分子进行抓捕和通辑的话,人数肯定还要多许多。很明显,这种可以对暴乱事先制止却不去制止的“引蛇出洞”、“欲擒故纵”之策,不是在缓解事态、缩小矛盾、维护社会和谐和治安秩序,而是在促使和诱使暴乱的发生和扩大,以及犯罪分子的大规模增加,加剧社会治安的不安定因素,这是违背胡总书记“构建和谐社会”和“稳定是硬指标”的指示的;
    5、这次藏独暴乱事件是一次分裂国家、破坏社会的重大政治叛乱事件,而不仅仅是刑事犯罪案件,但是中央却想把它按照刑事犯罪案件的标准去对待和处理。好像中国政府以确凿犯罪证据去抓捕暴乱罪犯,并依法惩处,这是有根有据有法可依的法治表现,这样一来,使看重依法办事的国际社会就会无话可说了,甚至可能还会对中国的这种法治进步“称道”一番了;国际反华势力和达赖集团的嘴就被堵住了,他们也就没有太多的理由可以继续反华和破坏奥运了。
    其实中央当中那些负责制定政策的人,有点像没有社会实践经验的三门生(从家门进校门再进党政机关门)那样,这样想这样做未免太为天真幼稚、一厢情愿了,因为从前面介绍的国际反华背景来看,对于国际反华势力和达赖集团来说,他们利用藏独来破坏奥运是铁了心的,中国方面不论是事先制止暴乱而抓捕拘留一些人,还是事后算账地抓捕法办一些人,都是要按照他们攻击中国和破坏奥运的既定方针去办的,不能改变的。但是对中国来说,让暴乱发生还是事先就予制止,是事先抓还是事后抓,两者是有性质上的区别的,如果在暴乱发生前就抓,并公开揭露国际反华势力和达赖集团大搞藏独、搞乱中国和破坏奥运、甚至要发动大规模藏独暴乱的阴谋计划,对中国公民不搞只报喜不报忧的愚民政策,使他们有此知情权而知道这些情况,也就能广泛动员群众提高警惕,做好防暴反暴自卫的各种准备,从而就能事先制止暴乱的发生。并且因为参与策划暴乱的人数和被抓人数很少,涉及范围很小,因此不会造成巨大的破坏、损失和伤亡,甚至是零伤亡、零破坏、零损失,也不会造成太大的国际影响,这也就使国际反华势力和达赖集团的反华借口不多,破坏奥运的捣乱理由有限;反之,如果在暴乱发生后再去抓,结果是大规模的破坏、牺牲和恶劣国际影响已经造成,而且参与暴乱的人数太多。要抓捕和法办的人也太多。同时也因为这次暴乱大大展示了藏独势力的实力和国际干预的强大作用,这使境内外藏独分子和国际反华势力会大受鼓舞,他们仍然可以说,中共这是在侵犯和破坏人权,是剥夺藏民族宗教信仰、民主自由的种族主义镇压,甚至可以制造和编撰各种谣言攻击诬蔑中国,更有借口大搞分裂中国的藏独,也更有理由去破坏奥运火炬传递活动和2008年北京奥运会,而不会出现中国所希望看到的那种友好、善意和称道。
    五
    正是以上这些原因,所以在“3•14”暴乱以后人们可以看到:
    (1)美国众议院就有人提出了关于禁止美国官员出席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议案,公然敦促美国政府插手属于中国内政的西藏事务。而美国国会众议院女议长佩洛西在3月21日率领支持藏独的议员等反华人士专程赴印度达兰萨拉,去出席所谓“西藏流亡政府”为她举行的欢迎会,以对达赖藏独集团的“声援”。她与达赖共进午餐,然后两人手牵手地去参观藏人寺庙,在他们身后是一片挥舞美国国旗和藏独雪山狮子旗的欢迎人群。在讲话中,佩洛西对那些打砸抢烧的西藏暴徒避开不谈,却对“3•14”暴乱事件中的受害者横加指责,并公然宣称如果国际社会不愿失去在人权问题发言权上的“道德权威”,就应该就西藏问题向中国施压。美国国会众议院予以积极响应,在最近通过了支持西藏独立.干涉中国内政的决议;
    (2)3月26日,所谓“西藏流亡政府”“议长”噶玛秋贝到欧洲议会,他提出所谓“结束杀戮”、“释放被抓捕者”、“治疗伤者”、“尊重人权”和“向西藏派遣国际调查团”等五点要求,并鼓动欧盟领导人拒绝出席奥运会。就在当天,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斯科特指责中国在西藏“实施了种族灭绝”,并声称“对于有原则的政治家,已经不是是否抵制奥运会的问题,而是何种抵制的问题。”欧洲议会议长珀特林则在3月底发出“如果西藏的暴力(指中国在事后抓捕暴乱犯罪分子)继续下去,欧洲国家不能排除抵制奥运会来威胁中国”的叫嚷,这博得了不少欧洲议会议员的喝彩。而欧洲议会也已经向达赖发出了12月来访的邀请,并也在最近通过了支持西藏独立、干涉中国内政的决议;
    (3)由于在“3•14”暴乱后西方国家的媒体对中国大肆造谣诬蔑和百般攻击,使得这些国家的民众的反华情绪升高了起来。据英国广播公司(BBC)在4月2日公布的本年度全球民意调查报告显示,德国和日本都有59%的人对中国持有负面看法,法国人则有46%的反对中国。也就是说,在欧洲同中国关系最好、从中国得益最多的德法两国,竟然都是赤裸裸的反华国家。最近,巴黎市长要授于达赖为巴黎荣誉市民,刚从中国获得200亿欧元订单而大获其利的法国总统萨科齐翻脸不认人地要求中国与达赖对话,并且威胁说,否则就会影响奥运会的举行,以此对中国施加压力。德国女总理默克尔更是公开声明她将抵制8月在北京举行的奥运会,以抗议北京对西西藏喇嘛们所采取的抓捕行动。4月13日,默克尔又宣布她将再次会晤达赖;;
    (4)4月10日达赖喇嘛跑到日本东京举行记者招待会,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的夫人安倍昭惠到旅馆去与他会见,以转达安倍的问候。这也表明,如果已有东山再起迹象的安倍晋三重新复出日本政坛,他就会打支持达赖藏独这张牌而向中国施压;
    (5)国际反华势力和达赖藏独集团进行反华的“西藏(独立)运动”和策划组织藏独暴乱,最直接的目的就是要破坏奥运圣火传递和北京奥运会,所以在“3•14”暴乱以后境外藏独分子和所有国际反华力量对奥运圣火传递的冲击破坏变本加厉起来,在英国伦敦、法国巴黎和美国旧金山都发生了藏独暴徒和支持者抢夺火炬的捣乱行径,使得这个火炬接力活动充满了困难和危险。这不仅使下程的传递国纷纷缩短了传递距离,而且还大大加强了对火炬传递的护卫力量,据传中国方面甚至派出了身着运动服便装武艺高强的特警队员作为护卫员在火炬两侧和前后严加防守护卫。在达赖藏独集团的大本营印度举行火炬传递时,为防止藏独暴徒冲击,确保火炬传递安全,印度政府派出15000人的军警予以护卫,传递路线两侧防备森严,并令临街居民紧闭门窗,以防不测,但仍有许多藏独分子企图去抢夺火炬,只是被印度警方抓捕了100多人才算未能得逞。在泰国传递时,泰国警方也抓捕了100个跟随而来企图抢夺火炬的藏独分子。现在还剩下不多几个火炬传递国家和地区,藏独分子和国际反华势力更是急切地要想把奥运火炬抢去砸踏熄灭,以使这场奥运圣火传递半途而废,使中国脸面丢尽,威信扫地。他们也想在国内传递时抢夺火炬而使圣火接力半途夭折,尤其想在奥运召开之前,在北京或中国其他举行奥运分赛的城市发生一次或多次恐怖爆炸事件,以吓退各国参加者,从而破坏北京奥运会。而前几天传出消息,东突疆独分子为了配合藏独破坏奥运,继上次企图点燃从乌鲁木齐飞往北京的航空客机的未遂空难事件后,现在又准备在北京制造恐怖爆炸事件了。
    六
     由此看来,从现在起到奥运会开幕举行之前的这些日子里,对于中国来说最最重要的当务之急有三项:
    (1)如何确保境外奥运圣火在最后几站、尤其澳大利亚堪培拉的传递能顺利进行,做到奥运圣火不被跟踪而来的藏独分子和国际反华者冲夺砸熄;
    (2)如何确保即将开始的为时3个月的国内奥运圣火接力传递活动的绝对安全;
    (3)如何应对藏独暴徒、疆独恐怖分子和国际反华势力企图在北京和中国其他重要城市或奥运会分赛区制造恐怖爆炸事件而绝对不能让它发生。
     前不久在广州召开的全国政法治安工作会议上,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传达了胡锦涛总书记“稳定是硬指标”的指示,而胡总书记在4月16日接见日本自民和公民两个执政党的干事长时又严厉指责达赖喇嘛采取极端暴力行动制造西藏“3•14”暴乱事件,严厉批评抵制北京奥运之风在欧美愈演愈烈的反华行径,他严正指出:“这是有计划的阴谋活动”。外电报道说,胡锦涛的讲话表明中国最高领导人对于当前西藏局势、对达赖喇嘛和欧美一些国家所谓抵制奥运之风持强烈反对立场的鲜明态度。
     根据胡总书记“稳定是硬指标”的指示和认为西藏暴乱及欧美抵制奥运“这是有计划的阴谋活动”的斥责,可以看出:
     1、凡是暗中的阴谋活动,只要知道了,就应该公开揭露出来,并予以事先制止,不让其发生和得逞,以避免酿成巨大损失和危害。因此胡总书记的这个指示和表态,实际上也是在完全肯定并支持政法系统国安国保要求中央“以人为本”、“防患于未然”而事先制止暴乱发生的意见,他们不仅无失责渎职之过,而且有护国为民安全之功;或者也是在严厉批评并纠正中央有些人不许事先制止暴乱而采取“以民为饵”、“引蛇出洞”、“欲擒故纵”之策,致使暴乱得以发生和扩大、稳定受到破坏、人民生命财产受到严重损害而造成巨大损失和恶劣影响的做法,他们对这次严重失误失职应负重大责任;
     2、这也表明胡总书记要求吸取西藏暴乱能在事先可以制止却不去制止而造成巨大损失和危害的教训,决不允许为了让达赖藏独集团和内外反华势力得到充分暴露以对其严惩而再让这种见乱不防、见害不治甚至反而激化事态的事情发生。因此这次必须要“防患于未然”地提前做好防范准备,采取各种有效措施,确保境外和国内奥运圣火传递的绝对安全和顺利进行,尤其要确保奥运会的安全而绝对 不让恐怖爆炸事件发生;
     3、如果这三项任务没有按照胡总书记“稳定是硬指标”的指示去做好而使破坏火炬传递和恐怖爆炸事件发生了,这个时候再去追究查办应该承担这个失责渎职或治害不力的责任者,也就好说了。
    当然,人们相信,破坏奥运的圣火被砸和恐怖爆炸这两件特大坏事能够得到事先制止而不会发生,奥运圣火传递会顺利进行,2008年奥运会将安全如期地在北京举行,并取得圆满成功。然而也就在昨天,即4月20日,新华社发出消息:恐怖分子已经准备在北京等地实施防不胜防的自杀性炸弹爆炸事件了。
    警惕啊,人们,切不可掉以轻心,必须事先果断制止。
     (10570字)
    
    联系地址:湖南省邵阳市东风路175号省祁剧院 邮编:422001
    电话:0739—5222053 email: [email protected]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对拉萨事件的肇事者应当从轻处罚/高洪明
  • 3-14 天益网友在拉萨
  • 最后的香格里拉:拉萨的暴乱和汉藏文化的冲突(图)
  • 胡坤明:拉萨骚乱始末
  • 陈维健:拉萨血案中共还世界的一个惊奇
  • 便衣纵火,拉萨惨剧重演(图)
  • 镇压拉萨示威:看来中国不想举办奥运会了?
  • 唯色:拉萨林卡的变迁(图)
  • 2007--拉萨碎片:西藏的屏障在崩解分裂(图)
  • 王力雄:拉萨到上海的火车(图)
  • 拉萨色拉寺400僧人被拘,传监狱爆棚
  • 路透社:中共在拉萨启动思想学习教育 警惕国民要有大国理性
  • 拉萨色拉寺再有四百僧侣被捕
  • 愈加清晰:拉萨“3.14”暴力事件暴力黑手浮出水面 (图)
  • 拉萨市民不畏镇压声明退党以示抗议
  • 拉萨的天空仿佛仍在燃烧—拉萨现场日记
  • 一位拉萨僧人对西藏事件的思考(图)
  • 纪实:一个藏人亲历的拉萨3•14/阿甚
  • 拉萨5月1日迎客,布宫如常开放
  • 拉萨市民:电视中烧杀抢的藏民不像普通藏民
  • 境外记者采访拉萨后接受同行采访
  • 甘南藏族高中生罢课 拉萨市长要游客缓行
  • 西藏常务副主席:解放军没参与平息拉萨事件
  • 流亡藏人返回拉萨秘密拍摄记录片
  • 拉萨首日冲突失序武警故意放纵?(图)
  • 据报拉萨又发生藏人抗议事件/BBC
  • 美联社:境外媒体参访拉萨 西藏僧侣当面吶喊抗议
  • 拉萨18名死难者家属获20万抚恤金
  • 重兵把守拉萨大昭寺 想参拜要有证件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