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周宇新:从毛泽东到温家宝哪个中共高官不撒谎?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17日 来稿)
    
    今年3月18日的总理记者见面会上,路透社记者曾向温家宝:“今天有一个叫胡佳的人正在北京接受审判,他的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我在此想请教的是,现在国际上有舆论批评中方在奥运会召开之前,进一步加大对一些持批评意见的人的逮捕力度。您有何评论?”温家宝回答说:“您所提到的个案问题,我明确地讲,中国是法治国家,这些问题都会依法加以处理。所谓在奥运会之前抓捕异见人士,纯属无中生有,完全是不存在的。”
     (博讯 boxun.com)

    我当然希望温家宝讲的是实话,不想上网查了一查,发现实情并非如此,在奥运会之前被中共抓捕的异见人士决不止于胡佳一人。
    
    今年1月17日,黑龙江富锦失地农民维权代表于长武被当局判处两年劳动教养。显然,在被判劳教之前,于长武已被当局抓捕。劳教决定书称他组织上访,要人权不要奥运、要土地不要奥运,还接受海外媒体的采访,特别是与有法轮功背景的媒体有联系,因而认为他危害了国家安全和公共秩序,构成了劳教条件。另据报导,北京维权律师滕彪于今年3月6日晚也被当局绑架,目前仍下落不明。
    
    更让我吃惊的是中共当局近期对法轮功学员的大规模抓捕。根据明慧网来自中国大陆各省的消息,截至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一日,据不完全统计,从2007年底开始发生的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的案例已达1878宗,遍布中国大陆二十九个省、市、自治区,其中河北省252例,山东省221例,辽宁省218例,黑龙江194例,北京市156例,吉林省12 5例,河南省99例,四川省92例,广东省85例,天津市58例,湖北省51例,上海市45 例,安徽省34例,江西省30例,内蒙古自治区30例,浙江省27例,陕西省23例,重庆市21例,甘肃省20例,贵州省17例,湖南省16例,江苏省15例,山西省13例,宁夏回族自治区10例,云南省10例,新疆自治区6例,福建省5例,广西壮族自治区4例,青海省1例。
    
    非法抓捕情况最为突出的是北京等设有奥运场馆的城市地区。如根据来自北京市的消息,2007年12月至2008年3月中旬,全北京被抓捕的法轮功学员人数达190多人,约占全国总数的十分之一,远远高于全国其他地区。该市顺义县将举办奥运的水上项目赛艇、皮划艇和马术等比赛项目。在距奥运倒计时一年前后,据不完全统计,当地就发生了20多起暴力抓捕法轮功学员事件,重点集中在建有奥运场馆的附近的马坡、木林、北小营镇,首都国际机场附近的天竺、后沙峪乡和城区内。
    
    显然,温家宝“所谓在奥运会之前抓捕异见人士,纯属无中生有,完全是不存在的” 的说辞是在公开向国际社会撒谎!
    
    不过,类似这样撒谎的中共高官温家宝远不是第一次了。
    
    我至今还清楚的记得,2003年的春天,被瞒报许久的SARS已在中国大面积扩散,发展成为威胁到全世界七十亿生命的可怕瘟疫。就在这种十分危急的情况下,4月3日,时任中国卫生部长的张文康竟然仍在新闻发布会上信誓旦旦的宣称,SARS已经得到了控制,“北京有12 例SARS,死亡3例”。但几天后的4月19日,北京301医院蒋彦永大夫向媒体提供的证词即爆出真情:到4月3号为止,单是北京309医院就已经接收了 60个感染SARS的病人住院,其中至少有6人死亡,大大超过了张文康公布的数字。消息公开后,世界舆论为之震惊!张文康因此被舆论冠名为“谎言部长”。
    
    早在这之前的1989年12月,时任中共国防部长的迟浩田访问美国华府,天气奇冷。在美国防大学演说时,面对听众关于“六四”的提问,迟浩田竟当众表示:“天安门广场上没死一个人”。此言一出,群情哗然。
    
    在公开撒谎方面为中共首脑做出表率的当属“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
    
    1961年,毛泽东在接待来访的法国社会党领袖后来的法国总统密特朗时,针对西方世界有关中国发生大饥荒的传言说,“我再重复说一遍,中国没有饥荒。”许多西方人对毛的这番话信以为真。
    
    那么,当时的中国究竟有没有发生大饥荒呢?半个世纪后的今天,可以说事实已经很清楚了——不但发生了大饥荒,而且还是人类历史上死人最多的一次大饥荒!
    
    刘少奇在1961年初曾告诉苏联大使契尔沃年科说,“大跃进”期间共中国有三千万人非正常死亡。事实上比这还多。专家根据中国历代人口统计资料测算的结果表明,当时非正常死亡的人口大约有三千八百万,其中主要是饿死、累死的。
    
    当年饿死人最多的是四川、安徽、河南、山东、甘肃这几个省。
    
    在毛泽东前秘书李锐所著的《“大跃进”亲历记》中,有这样一段描述1959~1961年大饥荒时安徽省凤阳县情形的文字:“凤阳全县死绝8404户, 死跑而空的村庄27个。村民严俊冒告诉记者:“1960年,我们村附近有个死人塘,浮埋着许多饿死的人。为什么浮埋?饿得没力气呀,扔几锹土了事。说起来,对不起祖先,也对不起冤魂。人饿极了,什么事都干得出来。我的一位亲戚见人到死人塘割死人的腿肚子吃,她也去了。开始有点怕,后来惯了,顶黑去顶黑回。我问她:‘怎么能……?’她叹息道:‘饿极了。’”
    
    但事情到了毛泽东嘴里却成了:“中国没有饥荒”!
    
    有人天真的以为,说谎只是中共个别掌权者的所为,不是党的责任;还有些人认为,现在的党已经承认了过去的造假事实,改正了错误,不会重犯了。这些出于善意的看法,源于对中共的本质缺乏足够的了解。从毛泽东到温家宝,可以说,没有一个中共领导人不曾公开撒过谎。这再充分不过的表明,说谎其实是中共与生俱来改变不了的本性,不管谁掌权,也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或者将来,只要中共存在一天,就必定要说谎;而且一旦搞起政治运动,就会更加肆无忌惮变本加厉。翻阅中共从起家到今天的八十多年历史,可以说它是无时不撒谎,无事不撒谎,撒谎成性到了极至。中共的历史完全称得上是一部名副其实的谎言史。难怪大陆民众讥讽说,“共产党的报纸除了日期是真的,其它都是假的!”
    
    纵观人类社会,不管是什么社会势力,要想有所作为,必得取得民众的支持。区别只在于,善者以仁爱行于世间,顺天理而行,因而自然就能赢得民众的支持,不但根本不需要谎言的包装,而且其善的本性本身对谎言就是排斥的。恶者正恰好相反,他们从来都不敢以本来面目示人,因为他们是邪恶的代表,奉行的是“假恶暴”,逆天理而行。尽管恶势力的目标与民众的利益一向背道而弛,但要实现他们的目标却又不得不藉助民众的力量与支持,如何解决这个矛盾?唯一的办法只有说谎——用谎言构筑的“美好形象”把自己邪恶的真实面目掩盖起来,用谎言构筑的“美好未来”诱惑民众,同时尽力把他们要打倒的对手加以丑化,无论是希特勒政权还是中共都是这样的典型。
    
    按照中共的“党逻辑”,党的利益高于一切,说谎不但不是什么丢人的事,而且光荣无比;只要党的利益需要,什么谎都能说。中共从起家到今天之所以谎言不断,根源就在于此。所以,如果有一天中共不说谎了,那它也就不是共产党了。只要它还是共产党,就必定要造假说谎,特别是在重大的善恶、是非问题上,就更是如此。
    
    从毛泽东到温家宝,历史不正向我们证明了这一点吗?!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嗜权如命以我为中心的毛泽东/周宇新
  • 谁才是真正的反华势力?/周宇新
  • 中共掩盖其扼杀信仰自由暴行的三大伎俩/周宇新
  • 中共究竟是在保护信仰自由还是在践踏信仰自由?/周宇新
  • 为“反共”正名/周宇新
  • 周宇新:中共领导的农民运动是革命还是暴民造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