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正在形成左右合作的反西方联盟/张鹤慈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13日 来稿)
    
    在哈耶克的“通向奴役的道路”一书中,谈到在二次世界大战以前的德国;你遇到的德国人,不知道他是共产党人,还是纳粹,但同样是对西方文明持坚决的敌视态度。这里的西方文明,是指以英国的经验主义和个人主义为基础的自由主义。
     (博讯 boxun.com)

    同样在今天,你遇到一个中国人,不论是支持政府改革开放的主流派,还是视改革开放为资本主义复辟的反对派,同样视仇视西方的文明,这里的文明,也是指在西方占主导地位的自由,民主思潮。
    
    中国真正独立的知识分子,真正可以成为社会的良心的声音,一方面部分人在中共政权的高压和收买下,转向为既得利益的帮凶和帮闲。另一方面,部分人在民粹思潮的影响和本身被边缘化后的失落和愤慨,而成为新毛泽东思想的继承人。清醒而坚定的民主化的声音,在今天的中国越来越被排斥,被中共的官方,和民间的民粹高调共同排斥。越来越难发出自己的声音。
    
    民族主义的狂热和病态,使中国理智的声音越来越微弱。今天,在官方的鼓吹和民粹的怨恨下,一个仇视西方文明的左右同盟正在形成。而中共党魁胡锦涛的既得利益集团的右派集团,向毛泽东原教旨主义的左派倾斜,是左右两派合作的一个切入点。狂热的民族主义,是左右两派合作的基石。
    
    作为正统的共产党理论,就是输出革命,赤化全球。西方的自由民主,当然是专制的首要的敌人。西方帝国主义国家,亡我心不死。从最讲究敌我的中共的观点看,西方是中共的天生的敌人;所以,共产党从建立起就是仇视西方文明,和仇视西方国家的。
    
    今天中共已经不再强调意识形态,放弃的革命输出。最新,最时髦的理论,是从“中国可以说不”为代表的极端民族主义。是极端仇视西方文明的民族主义。
    
    今天主导中共官方的理论是中国正在崛起,是二十一时间将是中国世纪;是一个崛起的中国不符合西方的利益,所以西方国家一定会不顾一切的打压,围堵中国。
    
    中共是依靠仇恨得的天下,中共也是依靠仇恨治天下的。改革开放后的中国,一度放松了对内外敌人的制造。对内,需要重新积累合法性,需要用发展来获取合法性,对外,开放需要面对世界,中共也一度压低了仇恨西方的声音。
    但是今天,中共重新开始了以恨治国。民族主义的疯狂和病态,给中共的以恨治国提供了理论基础和群众基础。
    
    原来毛泽东的阶级斗争理论,被国内外的新左派和相当多的所谓民运人士继承。这些民粹派同样的是仇视西方。
    他们的理论,基本就是原教旨的毛泽东主义:中共产生的新的既得利益阶层,把中国出卖给了国际资本;中共和海外的资本主义国家一起压迫中国的工人,农民。中国的改革开放实质上是资本主义复辟,而西方就是这个复辟的罪魁祸首和中国农民工血汗的汲取者。
    
    今天海内外仍然有一些支持西方对中共施压的群体,或是利用西方的政客;但这些人,关心的也不同样是什么民主价值,而同样是把西方对中共的压力,只看作可以利用的工具。这些不是从民主的价值观,而只是实用主义的对待西方的人,如一直抱怨美国给的钱太少了,当美国出面谴责中共时就欢迎,但和中共合作或经济来往是就骂。而随着中国进入世界,和世界合作规模的扩大,这些人对西方的反感就越来越大,实质已经充满了敌意,他们认为今天中共的存在和发展,是西方政府对中共纵容的产物。随便找来一篇今天的文章,作为注脚:【今天在中国任何一个地方出现了任何一点动乱它还敢立刻把坦克派上街头,把军队派到这个地区去,这一切我觉得是这个世界的纵容所造成的。仲维光4月12日】
    
    他们寄希望于西方政府帮助他们推翻共产党,如伊拉克那样的替他们更改政权;而这个希望一旦落空,从亲西方变成反西方,只是一步之遥。目前这些人和西方极左派的越来越合作,就是一个征兆。这些西方的极左派,就是当年反对越战,支持文革,今天反对全球化反对G8集团的同样的群体,也就是中国新左派的同盟军。
    
    看起来水火不容的左右两派,在对待西方文明上,可以携手合作。而民族主义越疯狂,左右合作的空间就越大。
    
    中共政权玩弄民族主义,虽然也会感到危险,也会担心可能会失去控制。但中共今天已经不可能放弃玩弄民族主义。
    民族主义的动力同样是恨,用恨把人民团在一起,比用爱或其它的东西都更得心应手。特别在国内危机重重,矛盾尖锐的时刻;中共只能玩弄民族主义的火。
    
    义和团开始的反清灭洋变成扶清灭洋。就是当年誓不两立的左右的联合。
    戊戌变法的实质是西方文明对中华文明的冲击,变法的失败原因复杂,但变法的支持者几乎都是汉人,使这个运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满汉之争,中外之争使变法缺乏基础的支持,满汉之争使上层顽固的反对变法。民族主义是毁坏变法的罪魁祸首。
    
    维新的副产品就是义和团;义和团的反清是基于民族主义,灭洋同样是民族主义,而官方把反清轻易的变成了扶清。把疯狂的民族主义之火引向了对洋人的仇恨。民粹如果得到官方的支持,非常容易就会被官方引入当权者需要的轨道。
    
    今天的中国同样存在,民间不满的力量,被中共转移到仇恨西方的运动中可能。中国民间的反对力量,不论国内还是海外,都被一些不懂西方的文明的精髓的力量把持。他们所以提倡民主,不过是因为他们的对立面共产党不民主,和当年反对国民党的共产党一模一样,民主只是反对敌人的武器。他们的理论,口号,几乎和49年以前的共产党没有任何区别。仍然是阶级斗争,造反有理那一套。
    
    在中国历史上没有任何时候,民主这个词出现的像今天频率这么高。但也同样可悲的是。今天中国的政治人物,不论在朝在野,对民主的领会,并不比西方民主思潮进入中国的时期高多少。
    中国的政治反对派,或说左派,同样不是民主派;这就是中国左派同样仇视西方文明的主要原因,也是中国右派和左派可能携手合作的基础。
    
    当中国的左右两派携手之时,就是中国的法西斯在舞台上露面的时刻。不论中国版的法西斯多么的不伦不类,多么的可笑滑稽。但在民族主义的狂热和国内矛盾的尖锐的前提下,中国的确存在着法西斯化的危险。
    
    狂热又病态的民族主义之火已经在燃烧,谁在火上浇油?
    
    张鹤慈。 12。4。8 墨尔本 _(博讯记者:张鹤慈)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呼吁全球华人不要参加反西方游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