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鲜为人知的秘密:六四中28军抗命哗变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22日 转载)
    (网友爆秘)

    六四日凌晨七点............

     六四日凌晨七点左右﹐西路第二梯队的二十八军风尘仆仆地来到木樨地桥﹐又被群众重新设立的路障挡住了。虽然三十八军推进时打死打伤那么多人﹐但还是有许多不怕死的学生﹑群众将后到的二十八军围住﹐向他们痛诉「二十七军」(当时国内外都把三十八军当成二十七军)的暴行。二十八军的战士干部都不相信群众描述的情景﹐他们讲军队绝不会向人I民群众开枪。于是一些年轻人跑到复兴医院﹐高喊着﹕「要血衣﹐要血衣﹐二十八军不相信军队会向群众开枪。」 (博讯 boxun.com)

    这时我正在复兴医院和那位医生交谈着﹐看见这些年轻人很快从医院里拿出血衣给二十八军送去。血的事实立即震撼了整个二十八军﹐导致军心混乱﹐许多战士气愤地撕掉领章﹐扯下帽徽﹐有的甚至把枪扔到河里。靠近木樨地桥的约有七八十辆车的军人全都下了车﹐弃车而不顾﹐整个部队几乎失去控制。

    约十点左右﹐有人开始烧军车﹐军人们不但不制止﹐有人还告诉烧车者如何才能将装甲车点燃﹐一时火光熊熊﹐浓烟冲天﹐约有七十四辆军车其中包括三十一辆装甲车﹑两辆通讯车全部烧毁。

    中午十二点半左右﹐一架直升机飞到木樨地二十八军的上空﹐用高音喇叭反复传达军委命令﹕「军委首长有令﹐军队不能受阻﹐受阻坚决还击﹗」这实际上是在公开下达开枪的命令。一时间整个木樨地地区再度紧张起来。但二十八军始终没有执行军委的命令﹐相反﹐有一个战士开着装甲车﹐用高射机枪向直升机扫射﹐将直升机打跑。部队不执行命令反而向军委的飞机开枪﹐这意味着部队实际上发生了哗变。我立即跑回家对家里人讲﹐看来中央对部分军队失去控制﹐弄不好部队之间还要打起来。

    到了下午五点﹐二十八军不但没往前推进一步﹐反而全部撤走了(有一部分撤到了军事博物馆)。后来听在军队工作的一位朋友讲﹐二十八军的团以上的干部全部被逮捕﹐关在军队监狱里﹐包括一些军师级干部不但带上了手铐﹐而且带着脚镣。

    除了二十八军外﹐还有一些部队包括一些属于第一梯队的部队也有抗命的﹐如从北边方向来的一支部队在颐和园后的青龙桥被当地的群众拦住﹐部队也是没有执行开枪的命令即撤走了。六四日晚上﹐北京南边传来了隆隆炮声﹐我们全都跑到南边的阳台上﹐什么也看不见﹐但炮声是确实的。后来传来各种消息﹐讲在南宛机场有两支部队打起来了﹐但无法得到证实。当时从国家领导人到老百姓﹐个个人心惶惶﹐不知还要发生什么事情。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鼠类屠夫”:从达濠死亡集中营,“六四”大屠杀 到西藏大屠杀/陆士绅
  • 王立雄:藏民正用实际行动纪念六四大屠杀19周年!
  • 孙文广:建议两会讨论六四、法轮功问题——致两会公开信之二
  • 李鹏留下的六四之页等着继任者去翻/万生
  • 六四鬼魅呼嗥,李鹏夜不能寐,袁木自称历史罪人/昭明
  • 任君平、潘公正:六四的领袖您们好
  • 陈方安生谈六四避“平反”字眼,称与胡总目标一致
  • “六四”抗暴者现状令人担忧(三)——孙宏、赵庆
  • “六四”抗暴者现状令人担忧(三)——孙宏、赵庆
  • 继江泽民后,曾庆红已成为六四平反最大障碍/昭明
  • 格丘山:游荡在邓小平和毛泽东两座悬崖峭壁之间的中国(上)邓小平的神话在六四结束
  • 从假包子新闻联想到萨斯时期的张文康、天门自焚案的CCTV、六四事件中的袁木
  • 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二)/余志坚
  • 箫十三:出卖六四亡灵的鲜血(诗歌)
  • 邓正来:六四大屠杀死难人数之外的受害者
  • “六四”致命伤:独立知识分子群体的缺席/李劼
  • 六四年前的今天中国共产党纪念美国独立日的文章/沉舟
  • 刘蔚:唤醒国人之71—今天活着的人不比六四死难者幸运
  • 天网:请传谣造谣者向六四英雄母亲道歉
  • “六四”难属对“两会”代表有话说(之三)/RFA张敏
  • “六四”难属对“两会”代表有话说(之二)/RFA张敏
  • “六四”难属对“两会”代表有话说(之一)/RFA张敏
  • 政坛悍匪张德江在“六四”之后曾力挺江泽民
  • 中国通涨形势严峻 和六四前夕很像
  • 廣東媒體為六四下台高官正名
  • 六四后美特使密访华 邓小平:别说7国制裁70国也没用
  • 国内网站发帖巧妙纪念"六四"/方无忌
  • 六四广告人昨天解禁,今天到《成都晚报》致谢(图)
  • 湖南被囚十八年六四政治犯李卫红获释
  •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再度被非法限制出境(附图和录音)(图)
  • 包遵信先生安息-包遵信先生1989年六四事件档案照片(图)
  • 六四“黑手”、著名学者包遵信先生病危
  • 曾庆红最后一条明路,平反六四/昭明
  • 高瑜:从四五到六四为宪政民主而奋斗的知识群体
  • “六四”大学生开始进入中国权力核心
  • 大陆仍然封锁“六四”事件资料
  • 湖南被囚十八年六四政治犯将获释
  • 湖南被囚十八年六四政治犯李卫红将获释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